還原歷史軌跡的模樣--古蹟修復建築師

徐裕健認為「做新的東西」沒意思,重現擁有靈魂的歷史空間才是他有興趣的事。 (攝影/林軒朗)
徐裕健認為「做新的東西」沒意思,重現擁有靈魂的歷史空間才是他有興趣的事。 (攝影/林軒朗)

【文-張雅琳 攝影-林軒朗 圖-國家攝影文化中心、徐裕健建築師事務所】

建築作為一種載體,不只為人們遮風擋雨,也承載了不同時空的記憶,記錄每個時代所經歷的生活軌跡。長期從事古蹟修復的建築師徐裕健,曾參與國定古蹟台北賓館和台北公會堂(今中山堂)等諸多修復計畫,被同業喻為「古蹟修復權威」,也讓全台北市古蹟為數眾多的中正區,再展昔日風華,傳遞台北的歷史文化。

當初考上建築師,徐裕健就決定不做建設公司的案子,只做古蹟保存。起因於他在成功大學就讀研究所時,有天和在學校旁建造廟宇的工匠閒聊,「師傅講的內容,我一個字都沒聽懂。」他難掩心中震驚,才發現傳統工藝裡頭的工夫那麼深,發誓要弄懂,論文甚至就以台灣傳統建築營建尺寸的規制研究為題。

「國家攝影文化中心」的建築樣式反映出日本曾為殖民強權的時代背景,其中屋頂塔樓的修復最具挑戰性。 (圖/國家攝影文化中心)
「國家攝影文化中心」的建築樣式反映出日本曾為殖民強權的時代背景,其中屋頂塔樓的修復最具挑戰性。 (圖/國家攝影文化中心)

徐裕健對古蹟老件情有獨鍾,工作室內還能看見運用廢棄木料做成的榫接。 (攝影/林軒朗)
徐裕健對古蹟老件情有獨鍾,工作室內還能看見運用廢棄木料做成的榫接。 (攝影/林軒朗)

「做新的沒什麼意思,不好玩,」徐裕健擺擺手說道,「一個空間如果沒有靈魂,就沒有感情。我們講spirit of space,舊建築有非常多歷史事件在那裡發生,就有無形的魅力。」他近期的代表作,是位於忠孝西路與懷寧街口的「國家攝影文化中心」,他傾盡全力,重現日本時代「大阪商船株式會社台北支店」的風貌,點亮台北城的歷史光譜。

爬梳脈絡

觀看建築的歷史定位

徐裕健指出,古蹟的重要性,不能只看單棟建築,而應將視野擴展至整個台北城的街廓,「它是一個歷史證據,所以做古蹟修復的人,必須具備歷史觀點,去看它在歷史上的定位在哪裡。」

台北城自清代建城以來,在城內地區設置許多官署衙門建築,也因政治中心的移轉,從此改變了台灣南北的發展。爾後進入日本時期,日本人大肆拆除城牆,改建成能夠彰顯天皇皇權的建築,如台灣總督府廳舍(今總統府)、台灣總督官邸(今台北賓館)等。而大阪商船株式會社台北支店這座建築的背後,不僅反映了日本為當時的殖民強權,其位置所在的「北三線」(今忠孝西路),也是「市區改正計畫」下的產物。

徐裕健表示,「三線路」是日本時代初期興建的四條市區三線道路,由於道路安全島上種植樹木,景觀秀麗,而使台北有「東方小巴黎」的美名。沿著「東三線」(今中山南路)散步到新公園(今二二八和平公園),曾出現在此的運動場、噴泉和露天音樂台,都是日本企圖將殖民地全力西化的證據。徐裕健這麼比喻:「所以現今中正區的古蹟建築,在當時就像一個殖民櫥窗,顯現了台灣整體政經脈絡的縮影。」

徐裕健與團隊共同討論修復事宜。 (圖/徐裕健建築師事務所)
徐裕健與團隊共同討論修復事宜。 (圖/徐裕健建築師事務所)

深入現場

從細節還原古蹟風貌

國家攝影文化中心這棟鋼筋混凝土造的三層樓建築,是日本知名建築師渡邊節在台唯一作品,帶有折衷主義美學裝飾,同時有著現代主義的簡潔風格。建物所有權在不同時代幾經轉手,直至1968年交通部公路總局將屋頂西北側的塔樓拆除、增建為四層樓,又於外牆貼上黃褐色二丁掛磁磚,外觀已和原貌大相徑庭。

為仿照當年模樣重建,徐裕健考究許多建築史料、歷史照片和現場殘跡,也從渡邊節在日本關西的代表作品中參考更多近代化設施的概念。他發現,這棟建築採用可讓牆面更穩固的石材乾掛工法,以及裝設避雷針、空調系統、汙水化糞池等設施,這些規畫如今看來司空見慣,但在1930年代都是極為先進的設計。

最具代表性的塔樓重建則被列為此次修復的首要之務。他提到,在當時日本民族主義抬頭的時代背景下,流行以現代建築輔以宮殿式屋頂,尖頂造型如同戴上冠帽,又被稱為「帝冠式」建築。在沒有任何施工圖可供參考的情況下,施作難度大幅提高,徐裕健在塔樓原位置找到柱位基礎和配筋,要求施工團隊先以木頭架構出基本造型,再從數張不同拍攝角度的舊照片比對大小、弧度,才得以大致掌握量體全貌。

此外,他找出僅存的半座窗戶殘跡,還原木結構的平衡錘窗,這種上下疊合的玻璃窗利用槓桿原理,可讓窗扇停留在想要的位置,在日本時期的仿西式建築中經常可見。其他諸如外牆磁磚、騎樓鋪面石材等,都一一根據最初的建造規格重新仿製。他強調:「深入了解後,能看見當初建築師的用心和重視的細節,我們就要想辦法盡可能地還原。」

尊重歷史

用使命感維護文化財

徐裕健分享,從事古蹟修復所需具備的,絕不只是認識某一個時代的構造技術、材料,而要有非常全面的跨時代了解,「有點像古董鑑定,你要能辨認不同時代的工法、匠師派系,才知道將來要怎麼修補。」他以台北賓館為例,修復時他判斷內部白牆並非台灣傳統建築常用的「白灰壁」,便取樣送至日本化驗,最後得證是在日本被廣泛運用的「漆喰塗」,當時還邀請了日本國寶級匠師小松七郎來台示範製作技法,「做了這麼多,其實最後看到的就只是一面白牆,到底意義在哪裡?就是我們守護了無形的文化財。」

撇開技能的養成,對徐裕健來說,要成為古蹟修復建築師的首要專業條件,就是要有歷史的使命感,「把它當作是我可以維護古蹟的一個機會,盡力去做到最後一刻。」台北流長的歷史文化,將藉由古蹟修復建築師之手,世代傳唱下去。

徐裕健。 (攝影/林軒朗)
徐裕健。 (攝影/林軒朗)

姓名:徐裕健

職業:古蹟修復建築師

特質:有使命感,善於苦中作樂。

工作任務:保留文化資産,完整地傳到下一代手上。

核心理念:文化保存是很純粹的,不應受外力干擾。古蹟修復還原的不只是建築外殼,還有可能消逝的工藝和匠師精神。

【完整內容請見《台北畫刊》4月號639期】。

台北畫刊639期-大手牽小手 用童心探索城市
台北畫刊639期-大手牽小手 用童心探索城市

相關新聞

家常菜統一大江南北

從前舍弟和我合開了家「魚夫家飯」,走的是偏江浙菜路線的家常菜,諸如蒜燒豆腐黃魚、豆干炒肉絲、砂鍋獅子頭、圓籠排骨等等,現在台北麗水街有家「六品小館」和我們家有姻親關係,這家餐廳當時幾位創辦人都是眷村出身,因此所謂的家常菜,現在逐漸有個專用的名詞,呼之為「眷村菜」,融合了大江南北各省的菜色,這只有台灣才有,到了對岸中國,那就各省涇渭分明,不像咱們如此這般大雜燴。

日常 × 植物 在城市實現森林窗台

夜鷺、白頭翁、綠繡眼……這群嬌客相繼造訪景觀建築師吳書原家中的陽台,停在樹梢,啄著鳥類最愛的果實,滿布陽台的綠意活潑了灰白的水泥叢林,而不定期造訪的小生物,也帶來一片充滿生命力的蟲鳴鳥叫,令人在都會中也能享受森林的滋養。

創意 × 植物 從大自然汲取想像力

除了繽紛鮮豔的花卉外,可以從植栽中汲取的創意,比想像中更寬廣。花藝家陳譓如認為,在炎熱潮溼又高樓林立的台北,用蕨類創造公共空間綠意,才是順應天時地利的最佳選擇,靈活運用在地常見且多元的植物物種,能為城市帶來獨樹一格、豐沛的生命力。

科學 × 植物 細細拆解自然的奧妙

平時從園藝的角度看待植物,考量的多半是外型漂不漂亮、好不好種,這一次,從台灣大學生態學與演化生物學研究所所長胡哲明的科學家視野出發,發現更多更深入的細節,在精細的科學繪圖技巧下,看見自然生態最真實的模樣。

聆聽真實的台北 創意總監方序中 × 聲景採集者蕭芸安

在這個充斥萬千訊息的世界裡,你想聽見什麼聲音?聆聽的時刻,又觸發了你何種情緒與心思?過去這些年,大家逐漸對於台北的聲音有了越來越明晰的認識,透過對聲音創作有熱情的「究方社」創意總監方序中和聲景採集者蕭芸安的對談,大家對於所處環境中的聲音有了更多想像與期許。

一字一句轉譯城市之美 廟宇外語導覽員

大稻埕曾是全台北最豐饒繁榮之地,也是近代台灣與世界接軌的樞紐,位在其中的台北霞海城隍廟早在淡水正式開港通商之前,就已安身此處,百餘年來見證大稻埕的興隆蛻變,保佑商賈繁榮、百姓安康,至今仍是大同區重要的信仰中心。在百年廟宇前,一名男子說著流利英文,向來訪的外國旅人介紹城隍信仰。他是霞海城隍廟的文宣組組長與外語導覽員吳孟寰。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