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WHO示警亞太:不能只靠邊境管制 要為Omicron擴散做好準備

台北早晨的多樣化美食

烙有小熊臉的吐司早餐。 圖-魚夫
烙有小熊臉的吐司早餐。 圖-魚夫

文.圖-魚夫

台北人的早餐,最經典者就是燒餅夾油條配豆漿,這鐵三角差可比擬劉、關、張桃園三結義了,更驚人的發現是,這個組合乃是台灣原創!

台灣有百年油條,沒有百年燒餅,燒餅是戰後進入台灣的。一般咱們看到可以夾油條的燒餅,其形如朝笏,又稱朝牌餅(一作潮牌餅),來台後發展到今天,南北作法大不同,北部使用高溫烤爐,質地較為鬆軟,不像南部是炭烤缸燒,食來頗富嚼勁。

圖-魚夫
圖-魚夫

永和有家「世界豆漿大王」,1955 年由山東人李雲增離開部隊後找來軍中袍澤一起創業,這家店不管是我在報社或電視台工作,只要熬夜收工後,便會拖著疲累的身子先去吃過再回家補眠,每回都看到一群「老芋仔」分工合作,用鄉音交談得不亦樂乎,生意一大早就沖沖滾!這裡的經典早餐便是燒餅夾油條配豆漿,為什麼這三者會義結金蘭呢?

從前在中國北方,住在北平的梁實秋回憶,他嘗到豆漿是14 歲那年,北京滿人的美食家唐魯孫也曾說過:「北平的油條,是兩股一擰,炸成長圓形,跟現在台灣擎天一柱的油條,完全兩樣。」所以考究起來,這三者應是渡海來台後才結拜的,竟成豆漿店裡不成文約法三章的組合,如此佳緣,野史稱「新桃園三結義」!新桃園三結義出了台灣本來無復見之矣,但台商反攻大陸後,中國也流行起來了。

有一種說法,認為食油條手會油油的很膩,而燒餅本來就是可以包餡料的,剛好用來包油條,不過台灣有百年油條,沒有百年燒餅,顯然燒餅夾油條也是別類的外省老芋遇見台灣姑娘。其次,台灣人在戰前是習慣油仔粿蘸杏仁茶,豆漿鮮之見也,所以豆漿也算新移民。

日本時代,臺灣人也曾為了要不要實踐跟日本人一樣的早餐而發生論戰。由於皇民化運動的推行,譬如醫師也是文學家的吳新榮在日記裡寫道,他經常穿著和服,喜歡吃「沢庵漬け」(醃漬切片的黄色菜頭)、味噌、刺身和鋤燒等,這曾是當時在異族統治下對皇民化的一種認同;但也有像文壇老前輩吳濁流那樣在短篇小說〈先生媽〉中,嘲諷那些早餐不吃油條而食味噌的皇民化士紳,強調早餐不吃味噌來抗拒日本文化的壓迫。

從前父親大人要是來我台北的住處,一大早便開著我的車去吃早餐,他的選擇大都是米粉湯或半粥,再配上一小盤紅糟肉。米粉湯是一種大箍米粉,半粥則是從生米煮成粥,不是泡飯或飯湯,這些大抵都是隨著廣東、福建漢人的移入而出現,父親是饕家,自然對這些道地的古早味樂此不疲。

烤吐司當早餐,再抺層牛油是我兒時的記憶,不過吐司應是隨著日本治台而進入台灣的,這食物在日本時代稱「食パン」,乃源自明治初期用模型烘焙的英國白麵包。這種麵包據考證就是吐司,在烤麵包機發明前,可能就是用炭火來烤吧?

蛋餅的出現,和燒餅夾油條一樣,也是台灣的獨家發明,是戰後從外省人製作蔥油餅開始的,慢慢演變成加入雞蛋,為了使口感更為軟嫩,再羼入蕃薯粉,此乃蛋餅之誕生也!北方外省人的麵食文化,當然也為台灣人的早餐帶來饅頭,如今饅頭的品項多到不可勝數,可奇怪的是不愛吃甜食的我,對黑糖饅頭並不排斥。

早餐對許多台北人來說,趕著上班,兵馬倥傯之際,囫圇吞棗者眾,至於勤務時間自由者,於9 點後進食,那只能算是早午餐;有一天,我刻意起了一大早,想要像在台南那般好好享受一碗鮮魚湯,打探一番,居然在台北鬧熱滾滾的巷弄裡找到一家,心想如果有心找尋,台北的早餐也真的是很多樣化的啦!

【完整內容請見《台北畫刊》六月號629期

台北畫刊109年6月-居家再定義 後疫情時代的私家體驗
台北畫刊109年6月-居家再定義 後疫情時代的私家體驗

相關新聞

菜粽為何沒包菜? 台語不「輾轉」不知菜粽即是素粽

有則冷笑話,有個人去吃了菜粽後,便和店家爭論,既是菜粽,為何粽子裡沒包菜?這對許多台語不「輾轉」(liàn-tńg)的年輕人來說,並不知所謂菜粽即是素粽的意思,古早人一大早不愛吃太油膩,那麼素粽便是最好的選擇之一,配上一碗味噌湯,一杯決明子茶,也算人生的小確幸,台北連鎖店「王記府城肉粽」就把台南的花生菜粽帶來北部,菜粽上撒滿花生粉和香菜,食來為之神清氣爽。

燒餅油條豆漿 南北大不同

全球只有台灣才有燒餅包油條配豆漿這種新桃園三結義的組合,出了台灣,甚至只到金門,就油條燒餅分道揚鑣了,有人說,騙我,我到中國大陸,就常遇見,這時候我通常會說:「那是台商反攻大陸後才出現的。」

清粥 半粥 飯湯 台北非常「粥」到

大概是二、三十年前,台北在復興南路二段上,從100號到140號間出現了五、六間的清粥小菜,最早的一家叫「可口美」,接著有「無名子清粥小菜」等等,每家幾乎都是24小時營業,從早到晚人聲鼎沸。我那時候在電視台主持政論節目,下了班通常已是9、10點,便偶爾會來復興南路吃宵夜,也經常會遇見電視或政治圈裡的朋友,有了這些名人的「交關」,更增添了店家的傳奇,生意沖沖滾。

從牛肉砲到戰斧牛排 台灣人從忌諱到大啖特啖

清國境在1911年發生革命黨起義,終於「驅逐韃虜,恢復中華」,成立中華民國,而同時間在日本統治下的臺灣,也正歷經翻天覆地的變化。以民生的角度來看,根據最大報《臺灣日日新報》同年6月的報導,艋舺大稻埕區域的冰淇淋商人竟達500人之多,展開非常激烈的競爭;該報於10月24日也報導了今之臺南「公會堂」許多人正忙著品嘗由船運來臺的神戶牛所製作的西洋料理和鋤燒(壽喜燒)。在那個時節,外來的飲食,不管是冰淇淋或牛肉,都可見臺灣飲食文化進行著革命性的改變。

台北庶民美食中的汕頭味

幾十年前去了一趟上海,當時所謂的「十里洋場」已漸甦醒,台商出入頻繁,因應新的經濟型態,美食餐廳也如雨後春筍般出現。那時曾去一家火鍋店,店內的各式醬料裡,其中一味「沙茶」還特別註明「台灣人專用」。咦?在台灣吃火鍋就是要蘸沙茶,這奇怪嗎?

未來新日常 來自紐約的城市防疫觀察

新冠肺炎疫情不只挑戰全球公衛體系,更為人們的生活帶來天翻地覆的改變。究竟人們該如何面對疫情,讓百工百業盡可能恢復往昔?每一位台北人又要如何建立疫情下的生活新常態?透過旅居紐約作家李濠仲的視角,分享他的城市觀察與防疫經驗談。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