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系女子修煉 當Birdycody以紋身作為自主圖騰

Cody認為刺青不需要特意追求意義,因此鮮少過問客人刺青的目的。(圖/Birdycody)
Cody認為刺青不需要特意追求意義,因此鮮少過問客人刺青的目的。(圖/Birdycody)

文∕翁于庭 攝影∕KRIS KANG 圖∕Birdycody

一切都是粉嫩色的,她的指甲、她的異想世界,甚至是她的刺青工具,刺青師Birdycody替來客紋上的線條或圖樣裡,有著台北的多樣風情。刺青就像城市裡濃烈而迷人的五光十色,總能尋覓到每個人坦然攤開在肌膚上的靈魂本色。

當她成為自由的刺青師

東方臉孔的天使、穿著時髦星星洋裝的兔子老師、卡通形象的中國山水,或者一串迷因色彩的中文句子……滑開她在Instagram上的刺青作品,跨界的元素交疊、融合一一展現。「我就是把我喜歡的元素統統畫下來而已。」

眼前是Birdycody(Cody),入行成為刺青師兩年,一頭慵懶的捲髮垂落在肩上,穿著荷葉邊緊身襯衫、運動褲搭厚底鞋,加上聽來稚嫩的聲音,更立體化了她隨興自在的言行舉止。

畢業於台北實踐大學服裝設計學系的Cody,出社會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是服裝助理,踏入刺青這一行其實是有些任性的決定。「朋友知道我一直都有在畫圖,一聽說有人在找刺青學徒,就問我要不要試試看。」就這樣,Cody開始了她由紙張、布料等媒材拓展到人類皮膚的創作之旅。

當時的Cody利用下班時間學習,一方面讓師父(現任「豆葉紋印所」主理人)帶領入門刺青的專業知識;另一方面她也持續產出屬於她異想世界的圖像,後來更乾脆辭去原本的工作,全心投入刺青師的行列,「其實沒想到,畢業後這麼快就遇到一件合適又喜歡的事。」Cody笑著說。

刺青師Birdycody有一套自己看待生活的有趣準則。(攝影∕KRIS KANG)
刺青師Birdycody有一套自己看待生活的有趣準則。(攝影∕KRIS KANG)

刺青作為一種喜歡的自我呈現

刺青風格百百種,從美式傳統的Old School、日式傳統半胛、寫實過渡到以單色為主的點墨(Dotwork)皆有,Cody的作品大都屬於黑白線條或圖案局部上色,與近日流行的手針(Stick and Poke)手工風格不謀而合。

一改大眾印象中刺青陽剛且客人多為男性的形象,Cody認為,如今台北的女刺青師與女性客人也不在少數,而男、女刺青師的風格也非截然二分,雖然以自己相對隨興的畫風來說,Cody身邊的男性刺青師剛好較多是工筆精緻的寫實路線,但她毫不避諱地說,並沒有感受到性別帶來的創作差異,台北的刺青風格如此豐富,正是因為每個人的喜好與講究的細節各不相同。

Cody的刺青元素多樣,圖案風格大都是女子感的夢幻中帶著幽默。(圖/Birdycody)
Cody的刺青元素多樣,圖案風格大都是女子感的夢幻中帶著幽默。(圖/Birdycody)

Cody的客人以女生為多數,當然也有不少男性,觀察前來刺青的女子,手臂內側是大熱門;至於圖案方面,她說,「女生喜歡刺貓狗等比較具象、可愛的圖案;男生的話,大都是山水,或者『魔鬼陣』圖,那些看起來比較抽象、神祕的類型。」她分析道。

客人前來刺青的理由五花八門,但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喜歡」。在選擇圖案時,通常是從刺青師繪製的「認領圖」,也就是刺青師現有的圖案中挑選,若有中意的,就可以跟刺青師討論要刺在哪個部位。總是一派輕鬆的Cody解釋,許多人總是把刺青想像得意義重大,但與其分析怎樣的人選擇什麼類型的圖,她寧願把這樣的過程單純當成一種個人喜好的展現。生活在台北,刺青早已不是什麼禁忌或新聞,作為成年人,Cody覺得人人都有自由意志、只要確定是自己喜歡的就夠了,「通常我只會提醒他們刺哪個部位會特別痛。」她露出淘氣的笑容。

Cody(右)和她的師父(左)活出一種台北女生獨特的模樣,鞏固熱愛的事物,也認為幽默能改變成見。(攝影∕KRIS KANG)
Cody(右)和她的師父(左)活出一種台北女生獨特的模樣,鞏固熱愛的事物,也認為幽默能改變成見。(攝影∕KRIS KANG)

愛恨由己的都會姐妹戰隊

不去追求意義感、專注於當下的喜歡與痛快,Cody與她充滿趣味的刺青圖騰,像是一種屬於大城市特有的自由隱喻。自在隨興的她也曾與從事模特、髮型師等不同行業的姐妹,集結彼此的藝術長才,自發性舉辦了名為「Teach Me」的快閃展覽,讓次文化的面向更為多元地延伸出去。Cody笑著說,那次展覽,她除了製作出一具大型的裝置藝術,也舉辦刺青活動,就是「現場畫,現場刺」。大部分的參與者都不是思考了好幾天才來的,而是現場決定了就刺,這種作法大大衝擊了目擊的長輩。

如同許多人的疑慮,「刺青選圖不是應該更深思熟慮嗎?」二十世代的Cody有著這個時代女生截然不同的看法,她說,很多人喜歡刺具有懷念意義的圖案,「但是很懷念的事物,刺在身上天天看可能會難以抽離,那倒不如刺一個嶄新的東西,你會越看越喜歡。再回頭來看那時的自己,會覺得更像是把意義昇華了。」

台北新女生的抉擇與原則

像Cody這樣的台北女生,不太常感覺後悔,甚至覺得遺憾有點喜感。在她的姐妹之中,流傳著一個暱稱為「鞏立原則」的判準 ,意思是「鞏固自己所愛,樹立自己的最高標準」。比起猶豫不決,她們更喜歡抓住有感而發的剎那,而後發揮在自己熱愛、擅長的領域上。

「我覺得不管把台北女生放到哪裡,她們都會是一群特色十足的存在。同時,她們隨和開放,對事物的接受度廣,也很知道該怎麼打扮自己。」在Cody觀察下,非主流的風格也占據了台北時尚的一部分。

左:Cody喜歡線條簡單的刺青,身上刺的也是線條感的圖案。(攝影∕KRIS KANG) 右:工作室的一隅,擺放著各種刺青用的顏料。(攝影∕KRIS KANG)
左:Cody喜歡線條簡單的刺青,身上刺的也是線條感的圖案。(攝影∕KRIS KANG) 右:工作室的一隅,擺放著各種刺青用的顏料。(攝影∕KRIS KANG)

最後問起Cody,如果要為擬人化的「台北」刺青,會如何客製圖案?她思考了一下,笑著說:「我會希望是有點台式『俗』、卻又帶著無法一目了然的神祕氣息,再加一點惡搞元素的『女人風格』。」聽來讓人摸不著頭緒,Cody又說,「就是例如愛心、Kitty、星星等,那些乍看之下很女生的標籤,用沒那麼標準美學的表現方式,歪歪斜斜地展現在女子身上,反而有一種自在的幽默,這就是『女人風格』。」更具體來說,這是二十世代的另類女生所期待看見以及實踐的台北女人風格,面對過往的女性刻板印象,相較於急忙除去標籤,她們更喜歡用有趣的形式來溝通、解套。

「我很喜歡那種自由的喜感,幽默感是非常有力量的。」她說所有外顯的視覺呈現,文字也好、圖騰也罷,都是「溝通」的一種形式。透過溝通,會使人們了解彼此、迸發文化火花。就像Cody的刺青,刺在身上、穿梭在城市裡,便是一個女孩隨興而自主、由內而外的自我表述。

【完整內容請見《台北畫刊》二月號625期】。

手機、平板請下載

【《現在玩臺北App》iOS版】。

【《現在玩臺北App》Android版】。

相關新聞

家常菜統一大江南北

從前舍弟和我合開了家「魚夫家飯」,走的是偏江浙菜路線的家常菜,諸如蒜燒豆腐黃魚、豆干炒肉絲、砂鍋獅子頭、圓籠排骨等等,現在台北麗水街有家「六品小館」和我們家有姻親關係,這家餐廳當時幾位創辦人都是眷村出身,因此所謂的家常菜,現在逐漸有個專用的名詞,呼之為「眷村菜」,融合了大江南北各省的菜色,這只有台灣才有,到了對岸中國,那就各省涇渭分明,不像咱們如此這般大雜燴。

創意爆炸的台灣炸物

炸物這兩字很奇怪,不像日語,也不像台語,日語說到油炸的食物,漢字不會寫成炸物,而是用「唐揚げ」、「フライ」(fry)或「カツ」(katsu)來表示;台語說油炸物鮮少用「炸」字,而是使用「糋」,讀成tsìnn,按《教育部臺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的舉例,如糋甜粿(炸年糕,音為tsìnn tinn-kué)、糋番薯糋(炸番薯,音為tsìnn han-tsî tsìnn)。而糋也可以是名詞,如肉糋(炸肉,音為bah-tsìnn)、豆乾糋(油炸豆腐,音為tāu-kuann-tsìnn)等。

同志不再是禁忌之愛 厭世姬畫出自由的新聲

簡單的黑色線條勾勒出動物形體,在雞、貓、豬、兔子的可愛外表下,臉上卻都掛著一雙死魚眼,配上一句嘲諷職場、生活的內心話,直言的厭世風格,精準地講進大家的心坎裡,療癒了一眾無奈的年輕世代,這些創作全出自圖文作家厭世姬。出生於網路世代的她,在多元開放的社會氛圍中,以創作跨越禁忌界線,追求自由發聲的出口。

安心旅遊GO了沒 銅板價暢遊台北

隨著國內疫情逐漸緩和,民眾出遊興致大增,台北市觀光傳播局推出「安心旅遊」專案,只要先上北北基好玩卡或KLOOK 官網購票,即可享有歡樂銅板價與套票等優惠;觀傳局並規畫17 條安心旅遊路線、推出安心旅宿,鼓勵民眾一起安心GO 台北。

以季節滋味撫慰心脾—當旬食成為生活的一部分

印象中大概是這樣的對話吧!偶然想起台東成功鎮上的海產店大姐,邊聊著三仙台的地質形成,邊炒著海瓜子,一派輕鬆。季節在她的餐桌上更迭,一如拍打岸灘的浪潮,年復一年。

為何無菜單? 子曰:不時不食

日本安倍夜郎的漫畫作品《深夜食堂》,食堂老闆幾乎什麼菜都做得出來,還經常變化菜色,改編成電視劇後,就索性演出無菜單,盡量滿足客人的各種需求。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