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跨世代成長選擇
文教新訊
觀點評論
大學研究所
技職教育
大學考招
中小學
新知學習
國家考試
升學情報站
升大學甄選攻略
專業升學網
敬 教與學的人

什麼玩譯/銀翼殺手 盜版譯名變「官方」譯名

2017-10-12 13:07好讀周報

被推崇是科幻電影最頂尖作品之一的《銀翼殺手》(Blade Runner,1982),在睽違35年後,終於推出續集《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讓導演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這部經典作品再度成為熱門話題。關於這部經典,故事和話題真的很多(坊間出版了不少相關書籍)。其中之一,就是它的中、英文片名。先說中文。

《銀翼殺手》能夠成為台灣普遍使用的「官方」譯名,完全是個意外。當初台灣仍是盜版錄影帶天下的年代,這部電影好幾家都有發行,譯名有不同。其中一家不知從哪來的靈感,給影片取了《銀翼殺手》這個十分帥氣的名字(有一說這片名是後來合法錄影帶業者取的)。影片上映時,電影公司給它取的正式譯名是《2020年》。

但這實在是一個很無感的片名。因為用年份當片名的電影實在太多,2020年代表什麼?觀眾很難產生聯想。何況影片的時空背景是2019年,並非2020(採用後者是為了湊個整數?)。所以這個片名後來就被《銀翼殺手》取代了。這也是台灣史上極罕見、錄影帶譯名取代正式上映片名且永久流傳的例子。我想,續集《銀翼殺手2049》這個譯名,或許就是讓首集的兩個中文片名來一次大和解吧。

本片的英文片名也很有故事。多數人都知道,這部電影取材自美國科幻小說名家菲利浦.狄克(Philip K. Dick)的作品《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顯然,這個怪異篇名很難拿來當電影片名。恰巧,有一個叫亞倫努斯(Alan E. Nourse)的作家寫了一本叫Bladerunner的小說,內容描述未來世界的某個社會裡,由於手術刀等醫療器材奇缺,因此必須依賴走私者提供來源。這些走私者就被稱為Bladerunner。

1979年,以《裸體午餐》(Naked Lunch)等作品知名的「垮派」(Beat Generation)作家威廉布洛斯(William S. Burroughs)把亞倫努斯的小說改編成電影劇本。然而這個劇本不曾被搬上銀幕。後來,雷利史考特得知Bladerunner這個名字,覺得很帥氣,於是買下版權,成為《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的電影片名Blade Runner。

前面說過,Bladerunner原指「走私刀鋒(手術刀)的人」。英文裡,Runner可指走私者,例如走私槍械的人,英文就叫Gun Runner(或寫成Gunrunner)。不過如果跳開上述文本來解讀,Blade Runner亦可解讀為「跑在刀鋒上的人」。此一解釋正好符合《銀翼殺手》的故事內容。導演雷利史考特說,Blade Runner其實就是一個代號,取代了Detective(偵探)、Bounty Hunter(賞金獵人)這些較為平庸的名字。只是可能連他自己也沒想到,這個不平庸名字後來會變成一部「神品級」科幻電影的代表符號。

文/朱錦華

萊恩葛斯林在「銀翼殺手2049」演出精彩,戲份吃重。圖/索尼提供
萊恩葛斯林在「銀翼殺手2049」演出精彩,戲份吃重。圖/索尼提供
分享

電影好讀周報精選英語能力

好讀周報

●專為青少年設計的輕鬆刊物
●以推廣閱讀、寫作為核心內容的周報
●勇奪世界報業協會「年輕讀者獎」
每周一出刊/每份15元/訂閱優惠
專線:0809-080-186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