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終於硬起來!環球科大欠薪3個月 教育部開罰10萬元

美售3項軍備 專家:這項附帶出售最令台灣人感到亢奮

5G的最終完成式何時會來?

【作者: 籃貫銘】

台灣5G終於開台了,雖然說對多數的人來說仍是無感,但這電信服務史上至關重要的一個篇章,仍舊是翻開了它備受注目的第一頁。然而,對多數的地區來說,包含台灣也是,我們其實仍未讀到它真正的內容,什麼時候才能進入主軸,就是現在5G發展的重點了。

對5G有一定程度了解的人都知道,現在的5G布建多是屬於NSA的規格,台灣也相同,也就是非獨立式(Non-Standalone)的設置。目的是為了加速5G的普及,因此先行使用與4G LTE網路共存的方式,以提高5G無線網路的覆蓋率。

先採用NSA架構當然是成本考量,因為它無需另建基地台,但需使用5G的天線和頻段。簡單的說,就是用現有的4G LTE基地台來提供5G的訊號,是一種折衷的過渡方法,尤其是5G的牌照費高達數百億,任何一家電信商都必須想盡辦法快速商轉。

NSA易布建 但真5G應用還是要看SA

NSA架構的好處就是容易佈建,從成本與時間的角度來看,它只需要在4G基地台上加裝5G NR的模組,就能夠向消費者提供「增強型行動寬頻通訊(Enhanced Mobile Broadband;eMBB)」的服務,這是5G實現高速數據傳輸的重要技術。

圖一 : 5G網路NSA與SA模式示意。(Source:GSMA)
圖一 : 5G網路NSA與SA模式示意。(Source:GSMA)

但這個架構的限制是須要使用4G LTE的核心網路,也就是「演進式數據封包核心(Evolved Packet Core;EPC)」技術。然而這個技術對於5G網路另外兩個特色應用「大連結」與「低延遲」,卻是有點使不上力,主要的原因就是5G的網路服務傾向所謂的「切片式」,要能分段提供給不同的應用且更貼近終端使用者,但EPC在先天的設計上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所以理所當然的,要完美的達成5G時代所描繪的所有應用場景,走向獨立式(SA)架構,後端採行5G的核心網路(5GC),我們才能真正見識到5G的好處與優勢。

那是什麼時候?又要怎麼升級?

在一些新興國家,如果現在要建設行動通訊網路,那直接選擇5G SA架構是最好的方式,但那樣的案例實在很少,多數的國家和區域都是面臨著從NSA轉換為SA的情況。

NSASA轉換不困難 虛擬化技術是關鍵SA

但事實上,NSA要轉換至SA其實也沒這麼困難,它最主要的改動環節,就是在核心網路的部分,但由於5G使用了更高頻率的波段,而且又追求頻寬、低延遲、廣連結的目標,因此天線端也要有所因應。

首先在天線端,5G的訊號設計採用了更高頻段的頻譜,包含所謂的sub-6 GHz(410 MHz至7125 MHz),以及30 GHz至100 GHz之間的頻段,其中24250 MHz至52600 MHz的頻率又被稱作毫米波 (mmWave)。

但使用高頻訊號有一個重大特色,就是能夠帶來更大的傳輸量,但同時期穿透力也越差。這意味著5G必須要有新的天線設計,以彌補其容量和覆蓋範圍的問題。而這個答案就是「Massive MIMO」它是5G網路的關鍵技術解決方案。

圖二 : 5G網路的天線應用設計示意。(Source:Mitsubishi)
圖二 : 5G網路的天線應用設計示意。(Source:Mitsubishi)

而要部屬Massive MIMO要從三個方面來考慮,包括性能、安裝和成本(Total Cost of Ownership;TCO)指標。在初始階段,會從覆蓋範圍和容量最大化的角度來看,所以多會建議從4G的站點進行部署,以確保覆蓋連續性,並減少基礎建設的規劃和優化成本。

不過當4G與5G的天線要同時並存時,其實也牽涉到原本基地台的工程設計,因為功率越強大的AAU(主動天線單元Active Antenna Unit),重量也越重,並安裝在上是有一定的限制在,例如韓國就要求AAU的重量不超過25公斤,因此在部署上就會選擇32T/16T的5G網路設備。

但對於束波成形(Beamforming)這類講求精準傳輸的無線技術應用來說,例如運輸和工業等,使用64T和32T的架構,就會比16T的系統好上許多。而後其端相應對的機站電腦和回程(Backhaul)建設的能力,也同樣需要有所調整。

而NSA與SA主要的差異當然是在核心網路的部分,但5G的核心網路在定義上,就已朝向「全虛擬化」和「雲原生」的方式設計,這意思是說「軟體定義」的形式會是5G核心網路的主要成分。再加上3GPP還提供了標準化的CUPS技術(Control and User Plane Separation),讓4G核心網路的控制和用戶面可以分離,又讓升級和遷移容易了許多。

5G商業模式是根本 影響布局與時程

所以對運營商來說,要從NSA升級到SA最困難的任務是在軟體系統的設計與部署,他們要考量的是預計要提供的服務的內容與性能規,這裡頭就涉及了企業的核心運營模式和整體服務成本的規劃,可以說是非常的複雜,因為這是一家電信商的經營命脈。

GSMA就曾做過調查指出,領先的電信商都一致認為,4G網路的虛擬化是存在許多挑戰和風險,絕非輕易的事。像是確保IT平台上的運營商級服務層級保證機制(Service Level Agreement;SLA)就是一項巨大的挑戰。再者虛擬化技術能否滿足電信級的規範等。

目前4G核心網路EPC轉換為支援5G網路,大致有兩種典型的方案情境,也就是直接在基地台上加上NR訊號的類型(情境A),另一種則是除了加上NR的天線之外,還會把後端的實體EPC進行虛擬化(情境B)。

【欲閱讀更豐富的內容,請參閱CTIMES雜誌 2020 年第 348 期10 月號】

2020.10月(第348期)完全XR手冊
2020.10月(第348期)完全XR手冊

相關新聞

5G的最終完成式何時會來?

2020年創新與衰退並行, 多了些生命在現實中受迫要面對的生存考驗, 但也因此衍生出更多借助虛擬空間的契機。 XR技術不只將現實作為起點, 向外擴張(X as extended)科技的創造力, 更是引領我們革新對世界認知的伏筆, 結合未知(X as the unknown)與現實, 迎來網路化、虛擬化更透徹洗禮後的蛻變。

開創多元應用 電子紙站穩軟性顯示市場

2020年創新與衰退並行, 多了些生命在現實中受迫要面對的生存考驗, 但也因此衍生出更多借助虛擬空間的契機。 XR技術不只將現實作為起點, 向外擴張(X as extended)科技的創造力, 更是引領我們革新對世界認知的伏筆, 結合未知(X as the unknown)與現實, 迎來網路化、虛擬化更透徹洗禮後的蛻變。

真實與虛擬結合互動 MR當仁不讓

2020年創新與衰退並行, 多了些生命在現實中受迫要面對的生存考驗, 但也因此衍生出更多借助虛擬空間的契機。 XR技術不只將現實作為起點, 向外擴張(X as extended)科技的創造力, 更是引領我們革新對世界認知的伏筆, 結合未知(X as the unknown)與現實, 迎來網路化、虛擬化更透徹洗禮後的蛻變。

顯示仍是VR技術瓶頸 內容與服務左右未來發展

2020年創新與衰退並行, 多了些生命在現實中受迫要面對的生存考驗, 但也因此衍生出更多借助虛擬空間的契機。 XR技術不只將現實作為起點, 向外擴張(X as extended)科技的創造力, 更是引領我們革新對世界認知的伏筆, 結合未知(X as the unknown)與現實, 迎來網路化、虛擬化更透徹洗禮後的蛻變。

智慧聯網應用引動IC設計進入新整合時代

2020年創新與衰退並行, 多了些生命在現實中受迫要面對的生存考驗, 但也因此衍生出更多借助虛擬空間的契機。 XR技術不只將現實作為起點, 向外擴張(X as extended)科技的創造力, 更是引領我們革新對世界認知的伏筆, 結合未知(X as the unknown)與現實, 迎來網路化、虛擬化更透徹洗禮後的蛻變。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