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學校榮譽榜
專家名人說
特色學校
特色課程

世上真正的印鈔機是什麼? 這場營隊讓小學生邊思考邊落淚

2016-02-17 12:41聯合新聞網 文/林哲宇(世界和平遊戲授證引導員)

結束台大場的營隊,我們馬上投入舉辦在林口長庚國小的世界和平遊戲營隊。這是我們的第五場在台灣舉辦的營隊,結束的那天,我緩緩的走出校門,看著斜陽輕輕的從窗戶灑進教室,細數著每場的世界和平遊戲都會發生的獨一無二的故事。

關於我們的小革命,無剩食運動

從營隊的一開始,就是我們的小革命。有舉辦營隊經驗的夥伴就知道,要讓一個營隊沒有產生任何廚餘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情,營隊的前幾天我們每天都剩下大量的廚餘。我們試著和孩子討論解決的方法,在幾個女孩兒的號召下,開始促進了共食的風氣。

圖片提供/世界和平遊戲
圖片提供/世界和平遊戲
分享

「哲宇,你可以叫大家跟我們三個一樣,帶自己的餐盒然後分著吃一個便當啊!」

​「喔!我覺得很不錯啊!你要不要幫我問問其他人要不要也加入共食的行列?」

然後,我們的小革命就展開了,孩子和我一起號召其他人ㄧ起加入共食的行列。並在營隊的第四天及第五天當中,我們順利的完成了營隊零廚餘的創舉。

你把它噴成綠色就好了啊!

許多的家長及老師經常詢問我們:「你們之前帶的課程都是國高中以上的孩子,國小的孩子真的可以嗎?」舉辦完第五場營隊之後,我可以非常有自信的和所有人說:「他們,真的可以!」

在危機文件當中有一個危機是關於「種族淨化」的議題,富有的天馬帝國將克雷爾人趕出國家,但因為首相生病必須使用他們的「生命之泉」,因而需要再次將克雷爾人引渡回國,並解決國內的種族歧視問題。

圖片提供/世界和平遊戲
圖片提供/世界和平遊戲
分享

營隊當上有一個在法國待了兩年的孩子,我問他如何把克雷爾人雖然已經引渡回國,但是他要怎麼樣融入天馬帝國?

「很簡單啊!就把黃色的克雷爾人用噴漆噴成綠色的就好拉~他們就自然變成了天馬帝國的居民了。」

「小秉,那如果你住在法國的時候,他們的人民叫你把膚色漂白變成法國人,你願意嗎?」

「當然不願意啊!我可是台灣人耶!」

「那你覺得被噴成綠色的克雷爾人會怎麼想呢?」

「恩....應該會覺得不開心吧?」

「對啊,所以你可以在想的更深一點,到底怎麼做才是對克雷爾人最好的。」

我請他去問所有在營隊當中的成員以及工作人員對於克雷爾人的看法。後來這位年紀僅有三年級的孩子,若有所思地告訴我,他知道為什麼克雷爾人無法融入天馬帝國,因為大家都覺得他黃黃的很醜。可是都沒有人真正的「了解」克雷爾人的心聲。我問他,如果是你的話你會怎麼做?

「也許我長大以後,再也不會因為別人和自己不一樣而排擠別人吧!我會試著和他們聊天、做好朋友。」

我不知道這樣的種子對這個孩子來說帶來怎樣的影響,但我相信,他理解了人類無法相互了解的痛苦。也許他現在的年紀,只能說出「聊天、做好朋友」這樣的答案,但若他長大之後,他就能真正的和所有與自己不同的人相處。

如果爸爸得了癌症的話,你會告訴他嗎?

世界和平遊戲當中,有一個危機是要找出潛藏在孩子當中的「破壞者」,破壞者由其中一個孩子扮演,因此仔細的觀察到底誰在暗中破壞整個遊戲。孩子們在過程中不斷地詢問我破壞者是誰。因為他們沒有頭緒,我告訴他們是女生。後來找出破壞者之後,是一位男生,孩子紛紛怪我竟然騙他們,我說為了讓他們學到更多東西,所以這是一個「善意的謊言」,並詢問大家是否有說過善意謊言的經驗。

圖片提供/世界和平遊戲
圖片提供/世界和平遊戲
分享

「我的家人得了癌症,為了怕他傷心,所以家人決定隱瞞這件事情。」

「喔?其他人呢?其他人有沒有和小閔一樣的經驗?如果你是那位家人的話,你希望知道實情嗎?」

「希望啊!這樣我才有時間在最後的時間做我想做的事情。」

「可是,知道真相會很痛苦誒...其實不知道說不定比較好。」

我告訴孩子,這些問題都沒有標準答案,重要的是你怎麼想這件事情。唯有透過思考,才能夠讓自己更加釐清各種價值觀與想法。

絕望當中的希望曙光

在整個遊戲的最後一個遊戲日,孩子們開始凝聚起來,隨著末日鈴聲的逼近,幾乎所有的孩子焦慮的在教室當中亂跑,如果這個時候家長從窗外看進教室裡面,他們可能會要求我們營隊退費(笑)。因為最後破關的機率微乎其微,幾乎所有的方式都不可能讓各國的資產上升,但是,仍然看到許多不放棄的孩子,紛紛提出各種方案解決財務空洞。這些方案,也許在現實生活當中並不合理,但是我們看到了孩子在絕望當中所展現的「不屈」特質。

圖片提供/世界和平遊戲
圖片提供/世界和平遊戲
分享

遊戲當中大部份的孩子都會選擇放棄,這件事情其實並不令人意外,因為在絕望當中很少有人願意堅持下去,而那些願意繼續堅持下去的人,通常就是世界最絕望的時候,能夠帶領大家度過難關的領導者。當這位領導者打開道路,出現一絲絲希望的時候,開始就會跟隨者願意跟隨並一起努力。

撤軍!撤軍!撤軍!

遊戲的終章,各國的財務空洞將導致遊戲的失敗,擔任聯合國秘書長的孩子不斷在教室裡大聲的喊著:「撤軍!撤軍!大家撤軍!撤軍就可以減少每日的財產支出了!」許多首相紛紛接受了他的遊說簽下和平條約,並願意撤除國家內的所有兵力以減少軍費支出,僅保存少數的軍隊,真正的放棄軍備競賽,將所有的金錢挹注在解決財務空洞的問題。

圖片提供/世界和平遊戲
圖片提供/世界和平遊戲
分享

「為什麼現實世界當中,各國不會放棄軍備競賽?」我在一旁不斷的想著。看著遊戲塔上逐漸減少的坦克車、士兵、戰機,心想如果這是我們的真實世界該有多好?

孩子們,對不起,大人們將世界搞得一團糟,因為我們不信任彼此,我們還是無法放棄軍備,把金錢用在真正該解決的問題上。

為什麼大家都要賺這麼多錢?

不過,光是撤軍仍然無法解決世界上的財務漏洞。孩子們紛紛請求世界銀行捐出財產,協助資產下降的國家。

「銀行的錢都是有錢人存的錢,所以捐出去沒關係。」

「你確定嗎?那如果我是大富翁,我就不想要把我資產的三分之二都捐給別人啊!」

「你的那些東西都是所有人民給你的,我們不要買你手機,你的公司就會倒閉。」

「好啊,那我就把手機賣到國外,我只要讓我的家人員工過得好就好了!」

「你怎麼可以這麼自私!壞心商人!自私!」然後孩子就哭了。

「我知道你很生氣,可是你把同樣的問題拿回去問你的爸媽,你的爸媽會捐出家裡面三分之二的資產與自己毫不相關的人嗎?」一陣沈默。

「捐錢沒有不好,只是捐錢這件事情真的解決問題了嗎?」

「可是真的到世界末日的時候,錢就沒有用了啊…」

「對啊,為什麼有錢人要賺這麼多的錢,明明就夠了,為什麼不捐出來。」

「恩,很好你們說到重點了,這就是我想要問你們的問題,所以『為什麼大家要賺這麼多錢?』,你們知道全世界百分之五十的資產都集中在百分之一的人身上。」

「那樣的世界,可能不是你們可以想像的到的。」

你們是一群幸運的孩子

「你們覺得餓肚子的孩子都在哪裡?」

「在非洲啊!就是那些黑人的小孩。」

「其實吃不飽的孩子還很多很多...敘利亞現在因為戰爭的關係,很多住在難民營的家庭,可能兩天只吃一個你們中午吃不完的便當。你猜他們看到那個便當的時候是什麼反應?」

「一定是狼吞虎嚥啊!全家人搶著吃!」

「還有人有其他的想法嗎?」

「………?」

「你們知道嗎?他們一開始的時候都不吃。」

「為什麼?不是很餓嗎?」

「因為他們都想要讓其他的家人先吃。」

「………」

孩子維持好久一段時間的沈默,不少的孩子開始流下眼淚,看著他們的眼淚,我也跟著流下眼淚。

「你們知道為什麼我要當社工嗎?就是因為我想要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

圖片提供/世界和平遊戲
圖片提供/世界和平遊戲
分享

所以,真正的印鈔機是什麼?

「阿屁葛格,所以我們到底該怎麼辦?捐錢不合理,軍火商發明的印鈔機也會造成通貨膨脹,那世界不就毀滅了?」

「我相信你們一定可以找到答案。所以你們覺得真正的印鈔機到底是什麼?」

「我覺得真正的印鈔機,是為別人著想!站在別人的立場思考!」

「我覺得真正的印鈔機是『愛』!只有愛可以無限地複製出去,世界就會變得更加和平。」

孩子的這些想法,讓我想起了我的人生之師池田大作先生與雪梨和平基金會理事長斯圖亞特.里斯的對談集《暢談和平的哲學與詩心》裡面提到的內容:

「努力賺錢的生活其實是受到限制的生活,而且財富顯然不是我們要追求的善。因為財富只是作為取得其他事物的工具。我們應該從『人類該如何生活』以及『在社會如何發揮善的價值』重新檢視經濟。」

「沒有戰爭不等於和平。只要還有人受貧窮、缺乏機會等不合公義的事情所苦,就稱不上真正的和平。」斯圖亞特‧里斯先生一語道破和平的真諦。​

世界和平遊戲帶領每個孩子思考的不只是「表面的和平」,而是更深層的「心之和平」。也許教育制度、經濟活動、社會政策乃至外交政策對孩子來說都還是非常的遙遠,但我們在營隊當中和孩子談論的,是「利他之心」而非「利己主義」。

評價社會的標準,不應該以「提供財富的高低」,而是孩子童言童語說出的和平哲學:「對人類幸福做出多少貢獻」來評價。

通往未來世界的和平曙光

在這個營隊當中,我在很多時刻都會默默的紅了眼眶。因為我看到了未來將會成為世界的領導人們為了解決問題,放下成見成為一個共同體的樣子,這些孩子未來很有可能就是首相、就是國防部長、就是外交官。我想,這個就是通往未來世界的和平曙光。

我們在帶領整個營隊時,經常感到焦慮不安,這些大人無法解決的問題,孩子有辦法解決嗎?我們經常這樣擔心著。但是,如果我們願意相信我們的孩子,他們就一定會找到解決問題的鑰匙。Ask Me How I Save The World,問孩子如何拯救這個世界。

圖片提供/世界和平遊戲
圖片提供/世界和平遊戲
分享

後記:​阿屁葛格,我以後要當社工……

「阿屁葛格,我以後想要當社工。」

「你確定你以後要當社工?社工薪水很低喔!而且很辛苦。」

「可是我想為世界多做一點事情……」我眼眶默默泛紅。

「喔!為世界多做一點事情不一定只有社工才做得到,任何職業都可以。不過如果你還是想要當社工的話,我答應你,在你長大出來當社工的時候,我一定會把社工的工作環境變好。」​

騎車回去的路上,眼淚直流,連續兩週的營隊,雖然身心俱疲。但是能夠著實的影響著這些孩子的生命,我想,這一切都值得。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自【世界和平遊戲】)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