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大學考招
文教新訊
大學研究所
技職教育
中小學
國家考試
升大學甄選攻略
升學情報站
新知學習
觀點評論

「考得再高,爸爸也不會開心」 偏遠學校需要正式教職

2018-06-29 09:07唐宇新(花蓮縣源城國小教師)

非新聞當事人,圖為溪口小學一年級老師在給她唯一的學生上課。 中新社
非新聞當事人,圖為溪口小學一年級老師在給她唯一的學生上課。 中新社
分享
今年初與東華大學演講時,我就提到了這個疑問「偏鄉,你究竟在哪裡」?

「不山不市的偏遠」 比較接近台灣定義的「偏鄉」

像我所服務的這類型學校就被大家定義定成偏鄉,不過我比較喜歡用不山不市的學校來稱呼自己。畢竟依設校史來看,這所學校本身就是一支支援系統的分校而轉型的正式學校。而真心能談上偏鄉的,大概只有離島型、山巔型這兩大類的學校而已,也因此很多媒體在定義我的時候總是用偏鄉老師,我真誠的建議各位可以用偏遠來取代,因為這裡真的很遠而且很偏,光是開車來去台東、花蓮隨便都是一百公里起跳,而且最高速限70公里在這樣的距離奔馳。在時間=距離÷速度的邏輯下,你怎樣快也就是一個小時五十分抵達各位所謂的市中心。

後山的孩子長的什麼樣子?

宋少卿先生在相聲中說:「山上的孩子、山上的孩子,都沒有穿褲子……」不過,這裡的孩子不但有穿褲子,而且還長得跟你我所知的都市小孩一模一樣,也跟都市一樣家長陪伴的時間越來越少,只是都市是因朝九晚七的上班族性導致,而這裡的家長則可能是必須到遙遠的地方工作,返家時間會比較晚一些。當然,高勞力的工作時薪高、勞動力大,卻也看老天爺賞飯。時不時的你會在街角巷口看見一群男人閒閒在那邊談天配啤酒,你真的不能怪他,畢竟老天爺給的機會就是這樣,沒有的時候你在家裡也是瞎度一日,不如走出門來跟朋友絮絮,搞不好還會有一點零工的機會。只是有時一喝就是到傍晚,傍晚回到家小孩看到似醉非醉的家長,只能躲得遠遠的。

失能的家庭、教育的負荷

「都嘛蔡英文害的!」這句話大概就是我最近最常聽到一句話,不管是在車站遇見退休的老師,還是路邊賣菜的阿桑都一樣很愛這句。他們總愛抱怨政府的領導人不夠愛這塊土地,讓工作機會都跑光光,從馬英九年代一路到蔡英文年代,抱怨的對象不過就是從馬英九變成了蔡英文而已。然而我卻很少聽見他們抱怨自己「我今天回家的時間晚了些」、「我的孩子功課不知道做的怎麼樣」、「我的孩子在學校表現的好不好」……,這些話似乎已經成了高級品,只有那種月入數百萬的人才能享有。

近期也有一位好友因此感慨萬分:「我的學生跟我講,『我即使考得再高,爸爸也不會因此開心一秒鐘』。」說實話,聽久了你就麻痺了,因為在這樣的職場待久了,你也只能跟學生這樣講:「爸爸不在意,老師卻很在意啊?你上課的好表現我都記在心中了。」當然,我也不希望成為孩子失能家庭的替代品,講實在的,我們這樣能給孩子的彌補究竟有多大呢?我們自己也不知道。

不小心流走的一片雲

對學生而言,這裡的老師就像一片雲,他們不曉得會遇見觔斗雲還是雷雲。或許你會遇見翻轉的孫悟空,當然也有可能遇見滿身脾氣的雷公電母。 也如我常常與孩子說的一句話「你不可能永遠遇見雷公雷母型的老師,更不可能隨時遇見會翻轉的悟空,你只能必須以自己的方法來找尋學習的樂趣,因為老師不是你能選擇的,但你可以選擇自己面對自己的態度。」 這樣說好了,我們幾個比較熟的教育界朋友都很清楚,有幾個人真的有翻轉教學的實力,有哪些是「悟空」,也知道有哪些是「誤空」。不過最少這些人有在思考教學的概念,會去四處取經、聽道、感受、體悟,這或許或有一些會帶入課堂上,讓師生享有教與學的樂趣,無論任課老師是複製了哪個方法,抑或是帶著孩子創客手工,最少那都會為學堂帶來一絲絲的希望。 接著的議題就是這些老師中有多少是正式的、會留在孩子身邊三年以上的,也因為這個因素,孩子的身邊總是只有留不住的浮雲,而不會有知識上的寄託與依靠。

要有一片雲伴在山邊海邊陪著孩子成長才行

那天與Lis線上教學平台的嚴天浩淺談了四十分鐘,我們分離時只知道自己心意是契合的,因為我們都盡力在這塊土地上製造出能夠伴山伴海的雲。當然我也經常這樣笑自己「我絕對不是蔡英文口中那個會犧牲又愛國的軍公教」,有誰工作不是為了最後退休後的那份退休金啊? 相同的也回應到陪伴者這個議題上,政策上的忽視,讓山濱海邊的學校的正式教職缺很大,但政府總是愛用勞務約聘來找老師補足那個1:1.75的空虛數值(師生比),讓更多的鐘點低薪教師進駐現場,製造了學校招聘的困擾,也同時製造了更多的流雲在孩子頭上漂泊。 我也不曉得該說什麼好,政府既然都從軍公教身上徵稅了,也成功以正義轉型的口號省下了四百億的軍公教退輔金了,這樣困難的事情都被政府做完了,但卻仍然見不到這些錢回饋到孩子身上,甚至是教室的邊邊角角。事實上我也真的不敢奢望政府,畢竟他們總愛選擇最難的事情來做,最簡單的事就用最少的錢來聘最大量的人補進教室就好了,對這些口中滿是功德的官員來講,只要有人在教室,學生就會享有最高品質的教育了!

只是隨口功德的背後,是否真的製造了教育上的困境? 最困難的事都做了,政府是否能認真的為教育做個超值四百億的長久考量?謹期待下一個未來,謹期待下一個真誠的執政者,謹期待夠長久的教育政策……孩子需要一片軟軟的雲與一些雷公雷母,那是台灣之光孕育的基礎。

偏鄉教育唐宇新教職師資

唐宇新(花蓮縣源城國小教師)

花蓮師範學院86級畢業,花蓮縣教師,臉書貓獅子的小學堂主持教師。曾任桃園縣教育局借調教師,待過桃園潮音國小、埔頂國小、新北屯山國小、育英國小以及現今花蓮服務學校。年資20年,終身以學生們所提的「開心才是上課的第一要件,因為開心所以才能更專心學習」為職志。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