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已3.5萬人繳回駕照 首批高齡換照大限將至

最後的奴隸船 一去不回的旅程

克羅蒂德號的貨艙成了110位非洲俘虜地獄般的牢籠。在橫渡大西洋的六星期航程中, 有人死亡,其他人則盼望一死解脫。多年後,倖存者芮朵施告訴訪談者,那裡面的味道「就足以殺了你。」 ART: THOM TENERY | SOURCE: JAMES DELGADO | SEARCH, INC.
克羅蒂德號的貨艙成了110位非洲俘虜地獄般的牢籠。在橫渡大西洋的六星期航程中, 有人死亡,其他人則盼望一死解脫。多年後,倖存者芮朵施告訴訪談者,那裡面的味道「就足以殺了你。」 ART: THOM TENERY | SOURCE: JAMES DELGADO | SEARCH, INC.

【撰文: 席爾薇安. 迪鳥夫 S Y LV I A N E D I O U F】

去年月,在失去自由的非洲人首次踏上英國殖民地維吉尼亞的400年後,有個水下考古團隊宣布,在阿拉巴馬州的莫比爾市附近發現了「克羅蒂德號」燒黑且沉沒的殘骸;它是目前已知最後一艘抵達美國海岸的奴隸船。

1860年,在美國禁止引進奴隸的52年後,有位富有地主僱用了這艘雙桅帆船與船長,走私了一百多名非洲奴隸進入阿拉巴馬,這項罪行的刑罰是絞刑。完成這個陰暗的任務後,這艘船就被一把火燒掉以摧毀證據。自1600年代初期至1860年,估計有30萬7000名非洲人被運送至美國本土當奴隸,而克羅蒂德號上的俘虜是最後一批奴隸,讓這一艘臭名昭彰的船為長久以來的「美國原罪」畫下句點。1865年,美國總統亞伯拉罕.林肯宣稱重創美國的南北戰爭便是上帝對這項罪行的審判。

戰爭結束後,奴隸制度廢止了,那些由克羅蒂德號運送來、離鄉背井的非洲人,成了自由的美國人落地生根,但他們並未放棄非洲人的身分。他們在莫比爾市上游的樹林與沼澤地定居,打造簡單的房舍、種植花園、飼養牲口、打獵、捕魚與農耕。他們設立教會並建造他們自己的學校。

他們就這樣創造了一個緊密、自給自足,之後被稱作「非洲城」的社群。許多他們的後代迄今仍住在那兒。這群不凡之人的故事──他們碰到的挑戰與勝利、他們遭受的痛苦與展現的韌性──是非洲城居民引以為榮的記憶,也是他們奮力保存的遺產。

【故事的守護者】 查理.路易斯(左)與他的玄孫女蘿娜. 蓋爾.伍茲之後改名為查理.路易斯的歐魯雷是克羅蒂德號的俘虜中最年長的。他在之後名為路易斯區的地方墾殖定居, 今天仍有超過200位他的後代住在那裡。「我們家裡都會跟我們說克羅蒂德號的故事,」蘿娜.蓋爾.伍茲 說:「在非洲城長大是一件令人自豪的事。」 SOURCES: LORNA GAIL WOODS; UNIVERSITY OF SOUTH ALABAMA ARCHIVES
【故事的守護者】 查理.路易斯(左)與他的玄孫女蘿娜. 蓋爾.伍茲之後改名為查理.路易斯的歐魯雷是克羅蒂德號的俘虜中最年長的。他在之後名為路易斯區的地方墾殖定居, 今天仍有超過200位他的後代住在那裡。「我們家裡都會跟我們說克羅蒂德號的故事,」蘿娜.蓋爾.伍茲 說:「在非洲城長大是一件令人自豪的事。」 SOURCES: LORNA GAIL WOODS; UNIVERSITY OF SOUTH ALABAMA ARCHIVES
【爭來的成功】 波雷.艾倫(左)與他的玄孫女薇妮塔.韓森之後改名為波雷.艾倫的庫波雷為了撫養他的15個小孩,每天做完12小時堆木工的工作後,回到家又繼續在他多產的果菜園耕作到黑夜。薇妮塔.韓森表示他的許多後代都繼承這樣的工作態度:「我的祖母生了九個小孩,他們全都上了大學。」 SOURCE: EMMA LANGDON ROCHE, HISTORIC SKETCHES OF THE SOUTH (1914)
【爭來的成功】 波雷.艾倫(左)與他的玄孫女薇妮塔.韓森之後改名為波雷.艾倫的庫波雷為了撫養他的15個小孩,每天做完12小時堆木工的工作後,回到家又繼續在他多產的果菜園耕作到黑夜。薇妮塔.韓森表示他的許多後代都繼承這樣的工作態度:「我的祖母生了九個小孩,他們全都上了大學。」 SOURCE: EMMA LANGDON ROCHE, HISTORIC SKETCHES OF THE SOUTH (1914)

在1860年5月登上克羅蒂德號的110位年輕男女與小孩,來自班提、達荷美、凱比、阿塔族,還有豐族。他們的父母為他們取名為柯索拉、庫波雷、艾比蕾、阿芭切、君帕。他們有些人是長途貿易的商人,或許身上還帶著鹽、銅與織物。有些人可能剛冶完鐵。還有些人可能剛織完布、收成完薯蕷,或榨完棕櫚油。有些女性已經結婚,還生了小孩;她們可能務農或是在市場擺攤。有個名叫庫波雷的男性雙耳都戴了個小圓耳環,這表示他經歷了加入約魯巴族宗教的儀式。

歐薩.奇比來自奈及利亞的凱比,那是個以專業漁夫聞名的王國。他們之中有不少人就像19歲的柯索拉(之後改名為庫喬.路易斯),是受到奴隸交易王國達荷美襲擊的受害者。柯索拉說他出身平凡,但他的祖父其實是班提國王的官員。有個叫柯紅可(樂蒂.丹尼森)的年輕女孩就跟許多人一樣是被綁架來的。他們被強迫啟程的旅程終點,是烏伊達的奴隸圍欄。

經歷這巨大的恐懼與苦難時,這群俘虜從彼此之間找到了支持與團結,直到外國奴隸業者他們新建立的群體硬生生打散。倖存者後來的報紙訪談與口述史詳細記錄在我的著作《在阿拉巴馬夢見非洲》一書中,根據這些紀錄,克羅蒂德號的船長佛斯特進到奴隸圍欄後,奴隸便被要求每十人圍成一圈。檢查過他們的皮膚、牙齒、手腳、雙腿與手臂後,佛斯特買下125人。當晚他們被告知隔天要出發。許多人哭了一整夜。他們前途未卜,也不想與所愛的人分開。

早上,這群沮喪的人涉水渡過深度及脖的潟湖到達海灘,再搭獨木舟登上克羅蒂德號。接下來發生的事成了他們永遠的創傷。他們被迫脫光衣服。奴隸交易的規矩之一便是非洲人必須全裸。多年後克羅蒂德號上最後的倖存者,仍會因為有些以為裸體是「非洲特色」的美國人稱他們為赤裸野蠻人而感到屈辱憤怒。

【爭來的成功】 波雷.艾倫(左)與他的玄孫女薇妮塔.韓森之後改名為波雷.艾倫的庫波雷為了撫養他的15個小孩,每天做完12小時堆木工的工作後,回到家又繼續在他多產的果菜園耕作到黑夜。薇妮塔.韓森表示他的許多後代都繼承這樣的工作態度:「我的祖母生了九個小孩,他們全都上了大學。」 SOURCE: EMMA LANGDON ROCHE, HISTORIC SKETCHES OF THE SOUTH (1914)
【爭來的成功】 波雷.艾倫(左)與他的玄孫女薇妮塔.韓森之後改名為波雷.艾倫的庫波雷為了撫養他的15個小孩,每天做完12小時堆木工的工作後,回到家又繼續在他多產的果菜園耕作到黑夜。薇妮塔.韓森表示他的許多後代都繼承這樣的工作態度:「我的祖母生了九個小孩,他們全都上了大學。」 SOURCE: EMMA LANGDON ROCHE, HISTORIC SKETCHES OF THE SOUTH (1914)
【故事的守護者】 查理.路易斯(左)與他的玄孫女蘿娜. 蓋爾.伍茲之後改名為查理.路易斯的歐魯雷是克羅蒂德號的俘虜中最年長的。他在之後名為路易斯區的地方墾殖定居, 今天仍有超過200位他的後代住在那裡。「我們家裡都會跟我們說克羅蒂德號的故事,」蘿娜.蓋爾.伍茲 說:「在非洲城長大是一件令人自豪的事。」 SOURCES: LORNA GAIL WOODS; UNIVERSITY OF SOUTH ALABAMA ARCHIVES
【故事的守護者】 查理.路易斯(左)與他的玄孫女蘿娜. 蓋爾.伍茲之後改名為查理.路易斯的歐魯雷是克羅蒂德號的俘虜中最年長的。他在之後名為路易斯區的地方墾殖定居, 今天仍有超過200位他的後代住在那裡。「我們家裡都會跟我們說克羅蒂德號的故事,」蘿娜.蓋爾.伍茲 說:「在非洲城長大是一件令人自豪的事。」 SOURCES: LORNA GAIL WOODS; UNIVERSITY OF SOUTH ALABAMA ARCHIVES

就在運送俘虜上船時,佛斯特發現有數艘蒸汽船接近。由於擔心被抓,他放棄還在海灘上的15人揚帆離開。航程的頭13天,所有俘虜都被關在船艙裡。數十年後,阿芭切(克拉拉.透納)在1906年對《哈潑雜誌》的記者談到船艙內的骯髒、黑暗、炎熱、鎖鏈和焦渴,「她的雙眼燃燒,靈魂因為這段回憶而產生難以形容的激動。」父母因為無力減輕他們孩子的恐懼與苦痛而分外絕望、哀痛與驚恐。有位之後改名為葛蕾西的婦女跟四個女兒一起上了船;年紀最小的瑪蒂爾妲大概才兩歲。沒有水喝是種折磨,而他們的餐點――糖蜜與玉米粥――並沒有幫助。

他們一天只有兩次可以「喝一口水」,那水喝起來像醋。許多人生病,有兩人死了。奴隸船是充滿無法言喻的苦難之地。團結很重要,而那些一同受苦受難的俘虜會建立一輩子的關係,有時會延續好幾個世代――前提是如果他們沒有被再次拆散。在克羅蒂德號上一個半月的時間裡,這樣的群體誕生了。

7月8日,這群船友瞥見了遠方的陸地。他們說聽見的聲音就像一大群蜜蜂的噪音。那其實是拖船拖著克羅蒂德號進入莫比爾灣的聲音。他們被轉移到提摩西.梅赫的弟弟伯恩斯的蒸氣船上,沿河而上到達約翰.達布尼的農園,佛斯特則一把火燒了這艘船。由於日益成長的農園缺乏工人,美國深南部的奴隸主多年來都從較北邊的南方州購買人力,但是他們認為價格高得不合理。在阿拉巴馬,即使佛斯特與梅赫謹慎行事,他們的船隻「祕密」抵達的事情仍在一、兩天內就傳遍大街小巷,還上了報紙。

潔拉汀.杭特(左)與卡洛琳.哈里斯在非洲城聯合傳教浸信會教堂一年一度的建堂禮拜上,傳遞捐款盤。克羅蒂德號的倖存者在1872年建立了最早的教堂,當時叫做老地標浸信會教堂。教堂的名字雖然改了,但信眾集會延續至今。
潔拉汀.杭特(左)與卡洛琳.哈里斯在非洲城聯合傳教浸信會教堂一年一度的建堂禮拜上,傳遞捐款盤。克羅蒂德號的倖存者在1872年建立了最早的教堂,當時叫做老地標浸信會教堂。教堂的名字雖然改了,但信眾集會延續至今。

另一方面,那些年輕非洲人下船後,來到了達布尼位於克拉克郡的農園的竹叢中,那裡荒涼而蚊蟲肆虐。他們吃的是讓他們生病的肉類與玉米。他們沒有衣服,甘願以破布、麻布袋碎片和獸皮代替。當聯邦攻府派出美國法警帶隊尋找這些非洲人時,他們早已被移置到伯恩斯的農園。半個世紀後,他們才透露自己當時「幾乎難過的要死掉了」。

提摩西.梅赫安排了拍賣會。當這群船友新建立的家庭又再次被拆散時,他們哭泣、唱了一首道別的歌曲,並祝彼此「一路平安。」根據《水星報》在1860年7月23日的報導,大約有80人被帶到莫比爾市,而「有些不會說英語的黑人有天沿著鐵路走。」這些人走著走著,正好有個馬戲團經過,他們一聽見大象的叫聲便尖叫:「伊雷,伊雷,阿加納庫,阿加納庫。」(約魯巴族語和豐族語中「家鄉」與「大象」的意思)。他們的餘生都在阿拉巴馬州度過。葛蕾西與她兩個女兒一起被賣掉,但痛心的是,她再也不知道另外兩個女兒的下落。

提摩西.梅赫遭逮捕,在受審後無罪開釋。控告伯恩斯.梅赫與達布尼的聯邦案件被駁回,因為「所述黑人」從未被找到。佛斯特因為沒有繳納他「進口貨物」的稅金遭罰款1000美元。提摩西.梅赫幫自己留了16位男性與16位女性;伯恩斯要了20名俘虜,包括柯紅可;詹姆斯.梅赫帶走了柯索拉與他的七位同伴。佛斯特接收了16人,包括艾比蕾(西莉亞.路易斯)。當時在烏伊達以100美元買下的每一個人,現在都值1000美元,而一旦適應了奴隸生活,他們有可能賣到2000美元,相當於今天的6萬美元......

完整內容文章,都在《國家地理》雜誌2020年2月號 NO.219「最後的奴隸船」

《國家地理》雜誌2020年2月號 NO.219「最後的奴隸船」
《國家地理》雜誌2020年2月號 NO.219「最後的奴隸船」

延伸閱讀》

沉船揭露奴隸買賣的歷史性轉變

格鬥士與競技場上的真相

Follow 科普新知:《國家地理》雜誌 官網

跟大家一起討論科學:《國家地理》雜誌 粉絲團

更多《國家地理》雜誌 優惠訊息

相關新聞

如果氣候持續變暖 皇帝企鵝將走上滅絕之路

牠們能在最惡劣的條件下生存,卻可能被我們推向滅絕.....

買下3分之一個台灣大的土地 然後捐出來做公園...

The North Face創辦人夫婦在智利與阿根廷買下100萬公頃土地,然後捐贈成立新公園。

昆蟲都去哪兒了?正以驚人的速度消失中

昆蟲正以驚人的速度消失中,這對地球來說可能是場大災難......

可能會感到疑問或擔憂!如何和孩子談論新型冠狀病毒?

你的孩子可能會對新型冠狀病毒或COVID-19感到疑問或擔憂...

靛藍小孩們長大了 正積極行動為搶救地球而戰

靛藍小孩們長大了,他們正積極行動為搶救地球而戰...有數百萬的孩童在成長過程中看著冰層融化、氣溫上升,他們已經厭倦了等待政府領袖採取行動...

世界地球日50週年之際 我們要問:2070年我們會在哪裡?

《第六次大滅絕》作者伊麗莎白. 寇伯特專文為國家地理雜誌詳述攺變世界的大災難,面對悲觀未來...

日本獼猴供娛樂表演是文化 還是虐待?

長久以來,日本獼猴提供娛樂表演,也是文化象徵。但在今日的日本,牠們宛如馬戲的表演引來了愈來愈多關切...

紅鶴鮑伯撞上一家飯店窗戶 導致腦震盪並傷了翅膀

紅鶴鮑伯撞上了旅館窗戶,無法重返野外,卻成為深受喜愛的保育象徵。這是關於牠的故事。

重建盧安達

1994年那場死亡100萬人的盧安達大屠殺,大部分的死者是男人,大部分的逃亡者是男人,大部分的囚犯是男人,請問誰要來治理國家?

疫情大流行人類封城 給地球重新開始的新契機

人類封城,給了動植物喘息的機會;世界地球日50週年之際,或許我們可以樂觀迎向未來~

先鋒探險家 檔案庫揭開國家地理女性先鋒的故事

如果一個女性喜歡旅行,熱愛探索,就沒有什麼能把她綁在家裡.......

蜜蜂的祕密

史無前例的蜜蜂影像,顯示出這些昆蟲如何自我防衛、保持溫暖或涼爽, 並維持群體生活....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