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染疫足跡害慘海鮮餐廳、訂位全取消 一通電話讓老闆哭了

台股開盤下跌168點...英特爾釋單未能預期 台積電開跌24元

醫療專題報導/專利與生命的拔河:專利行使與強制授權的兩難

圖二、印尼因強制授權議題被美國列入「優先觀察名單」。 (圖片來源:USTR)
圖二、印尼因強制授權議題被美國列入「優先觀察名單」。 (圖片來源:USTR)

【吳碧娥╱北美智權報 編輯部】

※如欲轉載本文,請與北美智權報聯絡

專利權獲證後本應用來行使,但因COVID-19疫情快速爆發後,呼吸器、疫苗、檢測、藥物的專利都和生命息息相關,專利權人若在非常時期堅持行使專利,反而像是在阻礙救災,可能會讓公司的商譽受傷害;而救命的研發人員一方面要跟時間賽跑、一方面要應付專利訴訟,如此一來公眾難以早日取得防疫、治療相關用品,那麼強制授權是否可以解決此一困境?

(圖片來源:2020/10/22「後疫情時代的數位轉型法制策略」研討會,施雅薰簡報)
(圖片來源:2020/10/22「後疫情時代的數位轉型法制策略」研討會,施雅薰簡報)

2020年3月下旬,義大利Brescia地區因疫情快速延燒,導致呼吸器一次性使用的閥門零件耗盡,供應商Intersurgical因需求暴增而生產不及,新創公司Isannova向原廠請求設計圖遭拒,仍以逆向工程製造閥門零件,在24小時內以3D列印生產100個3D閥門,每套成本約為1美元,雖成功用於救治Brescia地區上百位的病患 ,但專利權人Intersurgical一度揚言提起侵權訴訟。

資策會科技法律研究所法律研究員施雅薰指出,雖然Intersurgical事後否認並未威脅起訴任何相關人員,並盡全力為醫院提供醫療服務,但在疫情當前的情況下,即使專利權人不管商譽受損也要提告,救濟仍會受到限制。專利權最重要的是「排他性」,在美國要取得禁制令要透過eBay案的《衡平原則四要素》來判斷,其中一個要素是公共利益考量,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CAFC)會以禁制令發佈之後,大眾是否有藥物可使用做為考量。

圖一、資策會科技法律研究所法律研究員施雅薰分享COVID-19疫情與專利權行使的兩難困境。 (圖片來源:吳碧娥/攝影)
圖一、資策會科技法律研究所法律研究員施雅薰分享COVID-19疫情與專利權行使的兩難困境。 (圖片來源:吳碧娥/攝影)

強制授權之法源依據

根據《與貿易有關的智慧財產權協定》(TRIPS)第31條(b)規定,「強制授權申請人曾就專利授權事項以合理之商業條件與權利人極力協商,如能無法於合理期間內取得授權者,方可准予強制授權。會員得規定國家緊急危難或其他緊急情況或基於非營利之公益考量下,可不受前揭限制而准予強制授權」,而何謂「國家緊急危難」呢?施雅薰解釋,為解釋TRIPS第31條強制授權、構成國家緊急情況或其他極端緊急情況之要件,WTO在2001年11月通過「杜哈宣言」給予指引,WTO會員有權決定構成國家緊急情況或其他極端緊急情況之條件,像是愛滋病、結核病、瘧疾及其他傳染疾病等,即構成「國家緊急危難或其他緊急狀況」,可不與專利權人協商而強制進行醫藥品的專利授權;台灣的法源依據則是在專利法第90條和第91條,允許將強制授權所製造的藥品,出口給製藥能力不足的會員國。

表一、COVID-19疫情下之強制授權 (資料來源:2020/10/22「後疫情時代的數位轉型法制策略」研討會,施雅薰簡報)
表一、COVID-19疫情下之強制授權 (資料來源:2020/10/22「後疫情時代的數位轉型法制策略」研討會,施雅薰簡報)

雖然強制授權有法源依據,但不僅是法律問題這麼簡單。強制授權雖可降低藥品價格、增加可近用性,但隱憂是品質難以確認,因為做出來的成品效果不見得跟原廠一樣好;此外也容易產生貿易糾紛,且不利未來研發。

施雅薰指出,降低藥品價格是強制授權最立竿見影的效果,以過去經驗觀察,至少可以省下三~八成的藥物成本,印度政府曾在2012年對甲苯磺酸索拉非尼進行強制授權,讓每月藥品價格控制在176美元以內,約為專利權人所收價格的3%,等於以非常低廉的成本取得藥物。2004年馬來西亞政府曾對涉及治療愛滋病藥物(去羥肌苷、齊多夫定、拉米夫定和齊多夫定組合)的專利發放了使用授權,將三種專利藥品的成本降低81%,使政府計畫的治療能力從1,500人擴大到4,000人,並將愛滋病毒治療費用從每個病人每月315美元降至58美元。

不僅如此,強制授權甚至可以做為授權談判的工具。可治療炭疽病唯一藥物為環丙沙星,在911事件後,為因應炭疽病的生物恐攻,美國政府曾要求專利權人拜耳提供藥品,拜耳聲稱需20個月才能提供足量用藥,且拒絕降價要求。此時學名藥廠提出僅需3個月就可製備相同劑量,並獲得政府在專利上對學名藥廠的支持,最後拜耳只得允諾減價50%並提高產量。

強制授權隱憂之一:帶來貿易紛爭

哥倫比亞在2015年受國內公共衛生組織的請求,考慮強制授權瑞士諾華藥廠治血癌的藥品Glivec,藥價預計可降至原先三成左右。根據相關統計,Glivec一年在哥倫比亞的使用費約為20,000美元,哥倫比亞2014年平均年收入則為12,500美元。但瑞士大使Livia Leu向哥倫比亞衛生與社會保護部表達抗議,認為強制授權等同向專利權人徵收專利,可能阻礙未來創新藥品的研發、不利將藥品投入於哥倫比亞市場,應是最後採用的政策工具,此爭議延燒兩年後,哥倫比亞政府決定收回強制授權的命令。

而美國身為專利大國,對於國際間的智財保護議題尤為關切。2020年4月美國公布《2020年特別301報告》,強調對智財權保護與執法,以及製藥和醫療器材產業市場進入障礙的重視。根據該份報告,為了維持智財權制度的完整與可預測性,政府應僅在極有限情況下、並於用盡一切努力後,才可於合理的商業條件下以強制方式獲得專利權人授權。值得注意的是,美國貿易代表署今年將印尼列為「優先觀察名單」,正因印尼專利法有關專利要件和強制授權方面的問題,引發美國對於印尼缺乏有效智財權保護的嚴重關切。

強制授權隱憂之二:不利未來新藥研發

自2010年以來,藥物研發開銷成本暴增,全球12家大藥廠的上市藥物開發成本暴增33%,藥物原須經過漫長過程,其間歷經研究、測試和審批,費時往往逾十年,每個新藥研發費用15~20億美元。根據據藥物發展研究中心Tufts統計,一款新藥從新藥臨床試驗(IND)到通過審批,平均費時96.8個月。但近年來製藥公司藥物的研發報酬率(R&D Returns)卻持續下降,從2010年的10.1%一路下滑至2018年只剩1.9%。

圖三、新藥研發報酬率 (資料來源:2020/10/22「後疫情時代的數位轉型法制策略」研討會,施雅薰簡報)
圖三、新藥研發報酬率 (資料來源:2020/10/22「後疫情時代的數位轉型法制策略」研討會,施雅薰簡報)

施雅薰認為,新藥研發效率的下降,凸顯專利保護越來越重要,否則誰還會想投入新藥研發?根據美國一項經濟學實證研究,製藥產業若沒有專利保護,有六成的藥根本不會出現在市面上,專利對於製藥產業的重要性高於其他產業。有專利才會有藥物的存在。近期美國政府認為新冠肺炎用藥瑞德西韋(Remdesivir)的定價太高,是否強制徵收瑞德西韋也在美國引發爭議。施雅薰表示,Gilead藥廠花費10億美元成本研發所得到的藥物,只獲得美國聯邦政府補助3%,等於補助3000萬美元要徵收10億美元的支出,由於藥品的研發成本過高,若強制授權若遭濫用,專利權人擔心專利遭到沒收,會影響製藥產業未來不敢投入大量成本進行研發。

解決之道:發展藥品專利池

除了政府補助和獎勵,2007年美國引入「優先審核憑證」(PRV),讓符合規範的藥物可以提前上市、獲得收益。PRV可以轉賣也可以用來募資,讓藥廠提早得到收益,並針對特定藥品提供「先期市場承諾預購型承諾」。

要促進生醫研發,「藥品專利池」(Medicines Patent Pool,簡稱MPP)會是一種可長可久的方法。2020年3月,哥斯大黎加總統致信WHO,希望WHO協調成立權利與技術的「池」,以自願方式集結現存與未來有關於診斷檢驗、醫材、藥物、疫苗的專利與其他智財權,用於檢測、預防、控制與治療COVID-19。國際藥品採購機制(Unitaid)回應支持藥品專利池,並在2020年4月3日表示將擴大其專利池,納入任何可能有助於全球應對COVID-19的醫療技術,並在其中推動授權以促進創新與近用。MPP於2020年5月29日啟動C-TAP計畫,關鍵要素是向聯合國支持的藥品專利池進行授權,組織可將HIV、結核病和C型肝炎有關的IPR授權給擔任中介角色的MPP,MPP再授權給低收入國家的學名藥廠,大量製造、分配藥品給所需患者。

圖四、藥品專利池基金會在2010年7月成立並全面運作。 (圖片來源:https://medicinespatentpool.org/)
圖四、藥品專利池基金會在2010年7月成立並全面運作。 (圖片來源:https://medicinespatentpool.org/)

維護生命健康與生醫相關專利權的行使,本質上即有某種程度的對立性,只是在COVID-19疫情下,此種對立情形顯得更加嚴重。強制授權雖能降低藥品價格、提升產量,卻恐造成國際紛爭、傷害專利權人未來投資研發意願。在各藥廠自願投入的前提下,推廣專利池可以利用談判的力量,讓藥廠獲得想要的報酬,並促進國際間的合作、降低藥物研發的成本。施雅薰強調,藥品專利池可確保對藥品快速研發,同時對專利權和法律問題保持透明,並允許製藥公司將不同的藥物合併為單一劑型或固定劑型,以創造更好的藥物。此外,藥品專利池可幫助大型製藥公司與全球學名藥廠合作發展所需藥品,並讓全球數家製造商立即獲得授權,快速獲得藥品。專利池將是未來製藥界的研發方向,降低專利權人和專利授權的對立,攜手促進更好的藥物研發。


【詳細內容請見《北美智權報》273期;歡迎訂閱《北美智權報》電子報

相關新聞

陷類似商標困境:五年前騰訊贏了 五年後亞馬遜為何卻輸了?

同樣是商品或服務標識被他人在先註冊為商標,五年前,騰訊變相奪回了「微信」商標;五年後,亞馬遜因使用「AWS」標識,不僅被判商標侵權,還被要求賠償原告人民幣(下同)7646萬元。

國際不確定因素難解 台商回台投資意願因而大增

這兩、三年的台灣民間投資出現了久違的榮景,除了得歸功於半導體業的製程設備採購更新,也不能忽視台商回台投資的效應,尤其當美中貿易戰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均未消停時,這些在海外打拼多年的台商終於發現:家真的才是最好的避風港。

醫療專題報導/台灣的醫衛新南向契機

台灣從2018年開始啟動「醫衛新南向政策」,與新南向國家的醫衛合作是新南向政策五大旗艦計畫之一。過去台灣醫衛產品的主要外銷對象為美國、歐盟、大陸、日本,但從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台灣對新南向國家的醫衛產品出口大幅成長,台灣廠商可思考從藥品及醫材領域進軍新南向市場。

專利授權量比獲證量重要 成大打破數大就是美的迷思

自2020年8月1日起,國立成功大學 (以下簡稱成大) 的研究總中心正式更名為產學創新總中心,究竟除了名稱變更外,在組織架構上又起了什麼變化?對於成大整體在研發創新及產學合作方面的運作,又會產生什麼實質的影響?毫無疑問的,成大產學合作績效表現在國內大專校院裡一直都非常亮眼,不管是在「爭取企業界機構產學與效率」或是「智慧財產授權收益與效率」,一直都名列前茅。而且,在《遠見》雜誌去年初公布的《2020企業最愛大學生排行榜》中,成大連續6年蟬聯冠軍,其畢業生為企業最愛僱用的社會新鮮人。為何企業厚愛成大學生?為何成大於產學合作表現如此亮眼?有什麼做法是值得其他學校學習的?藉成大產學創新總中心正名之際,北美智權報專訪了成大助理副校長暨產學創新總中心主任莊偉哲及產學創新總中心營運長暨企業關係與技轉中心主任張志涵,將分兩刊期為讀者解開這個令人好奇的迷團,這一期先由張志涵解構成大產學創新總中心,及分享成大智財管理及產學合作的經驗,下一期將由莊偉哲來解密產學創新總中心的績效及新創加速中心的運作模式。

發明被人偷搶去申請怎麼辦?美國AIA法案後第一件專利衍生程序Andersen v. GED案

在美國,若我的發明被他人偷偷拿去申請專利,我該如何提起救濟?在2012年美國發明法案(簡稱AIA)之前,採取的是權利衝突程序,修法後,採取的是專利衍生程序,以認定到底誰是真的發明人,以及誰可以取得該專利。美國專利審理暨救濟委員會直到2018年3月,才正式決定啟動第一件衍生程序之審理,並在2019年3月做出最終書面決定。臺灣過去對於美國的專利權利衝突程序,以及美國發明法案後的專利衍生程序的運作並不熟悉,本文將以這則Andersen v. GED案,來說明美國的專利衍生審理程序。

嚴格限制商業活動的價格漲跌 合理嗎?

在自由競爭的社會中,商品價格的波動本來就是自然現象,但台灣社會對於民生物資的價格,卻一直抱持著只能跌、不能漲的心態。誠然,惡意囤貨或者哄抬物價都是不可取的行為,政府依法也必須加以處分,但若廠商只是因應市場供需變化而漲價,消費者自然會做出買不買單的決定,政府也不需要強加干預了。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