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量專利侵權人貢獻度之合理權利金計算法—Intel Corporation v. Future Link Systems, LLC案判決之借鏡

(圖片來源:Pixabay)
(圖片來源:Pixabay)

【陳秉訓/國立政治大學科技管理與智慧財產研究所副教授】

※如欲轉載本文,請與北美智權報聯絡

專利法給予權利人損害賠償的補償,另法院實務上同時以「不當得利」請求權,而讓侵權行為所得的利益能返還給專利權人,而二者皆准許以「合理權利金」來計算相關的補償金額。關鍵問題是如何考量相關因素而來計算「合理權利金」。

在智慧財產法院107年民專上更(一)字第4號民事判決中,法院認同被告的專家證人所提出的系爭專利貢獻度的評估方式,即「將系爭產品之製造過程分為製作母版、射出成型、降溫、塗覆染料、濺鍍金屬反射層、邊緣清理、貼合製程、預寫、包裝印刷等步驟」,並在「考慮光碟片品質及消費者購買動機後」,給予各步驟相當的權重,包括「第1、4步驟給予3分,第2、5步驟給予2分,其餘步驟給予1分」,最後「則遵循DVD-R規格的貢獻比例」而估算系爭專利的貢獻度為8/14。這種計算方法的本質是考慮系爭侵權物的生產方式,而生產方式乃侵權人所決定,故該算法乃從侵權人對系爭侵權物之貢獻而修正系爭專利的貢獻度。

在美國實務中,亦有考量侵權人技術貢獻度的合理權利金計算方法。本文進一步透過Intel Corporation v. Future Link Systems, LLC案(簡稱「Intel案」)裁定,而介紹該算法。

Intel案的背景

Intel案裁定起因於雙方所提出的排除專家證人或證詞之聲請,而爭點是專家證人的證據能力。美國專利訴訟中可以陪審團為事實判斷的主體,而陪審團由一般公民所組成。為讓陪審團成員僅接觸與本案相關且可信賴的事實證據,法官負有守門員的任務以排除不當的資訊。特別是專家證人或證詞,法官必須檢視該專家證人是否有相關的專業,並判斷該證詞是否依據充分的事實或數據、是否運用可信賴的原理或方法、及該專家於該原理或方法適用於相關事實或數據時是否為可信賴。如果不服對造的專家證人或證詞,當事人可提出聲請以避免該類證據成為陪審團的事實認定基礎。

從侵權人的貢獻度出發

Intel案中,法官認為被告的損害賠償專家證人所提出的計算方法是可信賴的,而該方法有考慮被告的專利技術於被控侵權物(半導體晶片)的利用狀態,而值得本文介紹。

被告專家證人的計算方法有四個步驟,以區別系爭侵權物中與被控侵權特徵無關之價值部分。首先,其從「有無涉及侵權行為」之角度出發,將被控侵權物所利用的技術分類,例如系爭侵權物的製造方法歸屬於「無涉侵權行為」之技術類別、系爭侵權物的系統架構則歸屬於「涉及侵權行為」之技術類別。接著,該專家分析被告對於不同技術的研發資金投入。整體來說,第一步驟和第二步驟在計算該些技術類別的個別價值之比重,以排除與侵權行為無關之技術價值,例如晶片製程、廠房、封裝等技術,並有助於判斷系爭侵權物的特徵何者應納入損害賠償之計算。

在第三步驟中,該專家針對「涉及侵權行為」之技術類別,再進一步分類「被告自有且無涉侵權行為之技術」和「使用到系爭專利之技術」。具體而言,該專家將具有被控侵權特徵之系爭侵權物分為數個「技術桶」(technology bucket),而「技術桶」之分類是根據原告的侵權分析中對於技術特徵之分類,且可對應至相關系爭專利。另該專家參酌其他技術專家對於被告相關專利之分析,以將被告的專利對應至相關「技術桶」。其挑選被告的相關專利時所考量的因素包括:(a)該專利與系爭專利之分類號與技術之關係;(b)該專利發明在系爭侵權物的實際實施狀態。

接著,該專家針對系爭專利與被告的相關專利進行「向前引證分析」(forward citation analysis)。所謂「向前引證分析」是根據核准的專利E文件所列出之「參考文獻」(References Cited,其呈現有哪些習知技藝是與本件專利相關,而文獻的提供來自申請人、專利代理人、及專利審查委員),其中「被參考」的專利F指專利F被新專利E所引用,而專利F被引用的次數常用來評斷專利F的價值。透過「向前引證分析」,以比較系爭專利與被告專利之「被其他後進專利」所引用之次數。據此,該專家可衡量系爭專利與被告專利等對於被控侵權物之價值。

於最後一個步驟中,該專家依據「向前引證分析」所得到的價值比重,以計算系爭侵權物的所得利益中被控侵權特徵所貢獻的部分。

綜合來說,被告專家的損害賠償計算方式考量被告對系爭侵權物價值的貢獻度,包括:(a)研發投入之價值;(b)應用在被控侵權特徵之被告專利之技術價值。該方法將系爭侵權物的價值減去「與侵權行為無關的價值」後得到「與侵權行為有關的價值」。接著將「與侵權行為有關的價值」減去「被告專利所產生的價值」,而最後得到「給原告的損害賠償價值」。至於「被告專利所產生的價值」與「系爭專利所產生的價值」之比重分配,則利用雙方相關專利的向前引證數量來衡量。

「合理權利金」計算方式之建議

Intel案做為思考之起點,考量我國專利訴訟實務上常僅涉及一件系爭專利,本文進一步提出的「合理權利金」計算方式為:

每件系爭侵權物之合理權利金=(系爭侵權物之價值)×(與侵權行為有關之技術特徵之研發投入比重)×(系爭專利所產生的價值比重)

「系爭侵權物之價值」指系爭侵權物之每單位訂價或售價,此相同於智財法院的實務。在製造者、為販賣之要約者、販賣者、使用者、及進口者等侵權行為主體(定義於專利法第58條第2項)中,使用者的「系爭侵權物之價值」可能不易定義,因為使用者不如其他行為人有訂價、售價或進口價的價值資訊。不過,實務上有案例(例如智慧財產法院101年度民專上字第4號民事判決)於計算損害賠償時,以系爭侵權物之採購價為計算基礎。

其次,「與侵權行為有關之技術特徵之研發投入比重」乃由系爭侵權物的成本分析而得。問題在於如果被告的會計資訊無法提供該資訊時法院應如何處理。本文建議可以系爭侵權物的「物料清單」(bill of materials,簡寫BOM)為推估。BOM會列出單件產品的組裝件、次組裝件、零件、及原始材料等等,而該些物件會隨附相關的價格。研發投入有基本的材料費,則可推估侵權技術特徵的相關物件其價值占系爭侵權物整體之比重。當然,「比重」的推估可由當事人提出鑑定報告書證或由法院囑託鑑定而得到。

最後,「系爭專利所產生的價值比重」部分,其實務操作上問題在於如何選定被告專利以做為「向前引證分析」之用。在Intel案中,被告的技術專家所選定的被告專利有163件,但系爭專利僅9件,而其導致系爭專利對系爭侵權物的貢獻度大幅稀釋之結果。此有不當選定被告專利之疑慮。

其他注意事項

根據Intel案原告,被告的技術專家於挑選被告專利時有兩個主要的問題。首先是被告技術專家並未對所選的被告相關專利做請求項分析,即認定該專利已實施在系爭侵權物上。其次,該技術專家配對被告專利與「技術桶」時,其分類之方式主要從被告技術的角度,而非從涉案侵權物的角度。原告認為此等問題導致被告的損害賠償專家於衡量系爭侵權物的價值時,實際上參酌的是被告「過時的專利組合」,而對於本案的損害賠償計算而言是不適當的作法。不過,Intel案法院認為此議題屬於專家證詞的證明力問題,而應交由陪審團認定。

本文以為Intel案原告之指控值得參考。該案被告不從專利與產品間的關連性來檢視專利能否納入相關「技術桶」,卻從技術路線圖(roadmap)的角度,以將舊世代技術的相關專利灌到新世代技術的專利池,以致系爭專利之價值比重被不當稀釋。因此,採取「向前引證分析」之法來衡量系爭專利與被告相關專利間的價值比重時,應排除「不相關」的被告專利,以避免Intel案被告技術專家其有方法論上的瑕疵。

至於如何選擇適當的被告專利,本文建議法院應要求被告具體指出系爭侵權物係落入其專利之範圍,以決定個別專利得否納入「向前引證分析」。甚至,被告應提出與系爭侵權物或被控侵權特徵有關的研發紀錄資訊,以驗證相關專利是否係產出自該研發活動。

另若涉及不當得利金額的評估,關於「向前引證分析」之基準日亦須考量,以使得引用次數能夠固定,而「價值比重」數值能穩定。本文建議以侵權行為的發生日為準,因為根據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467號民事判決,該時間亦為「未經其同意而實施該發明」之起始點,而為「返還義務成立」之開始。


【詳細內容請見《北美智權報》268期;歡迎訂閱《北美智權報》電子報

相關新聞

開學季配備電腦:蘋果、戴爾、華為、小米和聯想,大陸學生族怎麼選?

在訊息發達的時代,電腦基本成為每個大學生的標準配備,而在日後的各種工作或是學習中,電腦也是所有人必不可少的一樣工具。

大陸手機性價比之戰:各類新品牌圍堵 誰能打敗小米?

「性價比」號稱是小米的三大鐵律,但是,在各類新品牌的圍追堵截下,誰更具性價比,可能就存疑了。

大開福利支票 就會讓社會變得更好?

美國原先預期在8月要實施新的紓困方案,這是為了因應美國在中國武漢肺炎疫情後的民間經濟與商業援助政策,但是這個政策在民主黨和共和黨爭論不休的辯論過程中,呈現持續僵持的局勢,紓困案起初僵持的原因在於,兩黨對於援助的金額規模差距太大。

美國規則、全球適用 台灣供應鏈如何應對?

近日美國總統川普基於維護國家安全理由,透過行政命令制裁運營TikTok及WeChat母公司,這股趨勢讓赴美投資的企業不禁思考:美國政府的政策禁令,究竟會對全球供應鏈產生多深的影響?而這些禁令又將持續多久?

談專利侵權損害賠償請求權失效時 智財法院所給予的額外補償

根據台灣專利法第96條規定,專利權人在知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二年內,必須向法院請求損害賠償,而逾期時則喪失權利;另「無故意或過失」之侵權人亦不負賠償責任。但實務上,當專利侵害賠償請求權失效時,智財法院仍會給予其他補償機制。

跟進國際潮流 中國版專利連結辦法出爐!

本刊在前文(未來兩年中國智財法制修訂進程)中曾預測過,在眾多與智慧財產權相關的法制當中,「商業秘密」與「藥品相關智財權」將是中國政府優先處理的兩大重點,更把期限直接訂在今年10月。果然,在9月14日,中國國家藥監局與中國國家知識產權局就公告《藥品專利糾紛早期解決機制實施辦法》的試行版本,並開始向公眾徵求意見,徵求期限也正好是10月底。這也代表著起源於美國的藥品專利連結(patent linkage)制度,即將越過太平洋在中國落地。

SEMI成立高科技創新創業平台 使新創站在巨人肩膀前進世界

為促成高科技企業和新創互補合作,SEMI國際半導體產業協會於9月15日宣布正式成立「高科技創新創業平台」,並將在SEMICON Taiwan 2020國際半導體展期間舉辦半導體新創技術發表會與系列論壇,此活動邀請科技部及國發會擔任指導單位,期能發掘足以創造下一個世代成長動能的優質新創。此次活動也集結國內外半導體大廠企業創投 (CVC) 與新創對接,讓台灣新創站在巨人肩膀上前進世界。

歐盟商標近似之整體印象判斷:2020年Sumol + Compal Marcas, SA v EUIPO案

當商標圖案有主要部分與次要部分時,如何做整體的近似判斷與混淆誤認之虞判斷?歐洲普通法院於2020年9月9日,做出Sumol + Compal Marcas v EUIPO案,歐洲法院認為,當商標圖案中的部分元素識別性較低,縱使面積較大仍不屬於主要部分。最後判決認為,案件中的商標不構成近似而無混淆誤認之虞。

功能界定物的迷霧

我國專利法第26條第2項明定「…各請求項應以明確、簡潔之方式記載,且必須為說明書所支持。」此間謂之明確除了「單獨由請求項之記載內容,即可明確瞭解其意義,而對其範圍不會產生疑義」之外,還包含了「每一請求項的範疇應明確」。然而,審查基準中僅僅指出發明專利必須明確於前言處 (即標的名稱) 記載請求項所指者為物或方法,並未繼續深入討論。但,範疇明確與否豈是審查基準寥寥五行就可道盡。

國知局《商標侵權判斷標準》解讀

中國國家知識產權局(國知局)於6月15日發布了《商標侵權判斷標準》(下稱《標準》),並函請大陸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知識產權局或知識產權管理部門遵照執行。

從Scrum一案看美國商標訴訟如何取得暫時禁制令

在美國,欲聲請暫時禁制令(preliminary injunction)的當事人必須證明符合4項要件,本文以2020年7月16日Scrum一案裁決為例,詳述法院如何判斷暫時禁制令涉及之各項證據;礙於篇幅緣故,本篇先說明背景事實以及管轄權認定問題,要件部分則留待後篇處理。此外,本案耐人尋味之處在於兩造事業的淵源與關聯性,如何各立門戶經營且不踩踏侵權紅線,值得省思。

從專利看各大廠智慧眼鏡的最新發展

截至目前,全球科技大廠都在致力於布局VR/AR领域,而智慧眼鏡正是VR/AR技術最重要的商業化產品應用。儘管蘋果和三星的智慧眼鏡都還沒有明確的產品問世計畫,但是近期不斷曝光的各項新專利,顯示智慧眼鏡的競爭激烈……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