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另一邊的「罪」:轉型正義豈能獨漏律師?

台南鹽水民宅火警 1人死亡、3傷者送醫

商標轉換過程中舊商標的維權使用 — 兩則美國判決的介紹

(圖片來源:Pixabay)
(圖片來源:Pixabay)

【陳秉訓/國立政治大學科技管理與智慧財產研究所副教授】

根據商標法第63條,商標會因為無「維權使用」而導致廢止之結果。該廢止事由有三個基本要件:(1)迄未使用或繼續停止使用系爭商標;(2)無正當事由;(3)已滿三年。反觀美國商標法15 U.S.C. § 1064(Lanham Act § 14)規定若商標「已經被放棄」(has been abandoned)時即成立廢止事由。但該條文不限定於「無正當事由」,而「迄未使用」也不問。另「停止使用」的期限並無規定,但商標未使用達「連續三年」之證據可做為「推定放棄」的初步證據(prima facie evidence)。

商業實務上常有商標調整的活動,即以新商標取代舊商標,但舊商標如何進行「維權使用」而避免有廢止事由,進而最後讓他人任意使用或註冊。本文意在介紹二則美國法院判決,2002年的Cumulus Media, Inc. v. Clear Channel Communications, Inc.案(以下稱「Cumulus案」)及2004年的ITT Industries, Inc. v. Wastecorp. Inc.案(稱「ITT案」),以供台灣商標審查或審判實務之參考。

案例一:Cumulus Media, Inc. v. Clear Channel Communications, Inc.案

Cumulus案中,美國聯邦第十一巡迴上訴法院認為商標權人有提出「使用」的證據,因而維持地方法院的初步禁制令(preliminary injunction)以禁止被告使用系爭商標。

Cumulus案涉及的是非註冊商標,其權利人為經營廣播電台的Cumulus Media公司(以下稱「CMI」)。CMI在1994年初開始以「The Breeze」來代表其電台頻道。直到2000年9月止,CMI使用「The Breeze」來推廣行銷其電台廣播節目,例如電台或電視的廣告、戶外標牌、名片、杯子、車牌、短衫、便利貼等等。

2000年9月起,CMI改採「Star 98」來宣傳其電台廣播節目。CMI並改變其音樂節目的樂曲選擇風格。不過,CMI仍保留「The Breeze」的使用,例如戶外招牌、名片、杯子和車牌等等。多數人還是會把「The Breeze」與CMI做連結。甚至在2001年9月時,閱聽率調查公司會將受訪者收聽「The Breeze」的陳述視為收聽CMI電台的統計。

2001年8月Clear Channel Communications公司(以下稱「Clear Channel」)開始改變其名稱為「The Breeze」,並且使用與CMI「The Breeze」招牌相似的招牌。Clear Channel開始宣傳其電台,並以舊的CMI音樂節目曲風為號召來吸引CMI的原聽眾。在Clear Channel使用「The Breeze」後,有CMI的聽眾向CMI反映有混淆的印象。

之後,Clear Channel正式以「The Breeze」表彰其電台的營運。於2001年10月12日,CMI對Clear Channel提出商標侵權告訴。同年11月1日,地方法院做出禁制令,命令Clear Channel暫停使用「The Breeze」來宣傳其電台節目。

Clear Channel上訴並主張CMI放棄「The Breeze」商標。然而,上訴法院不同意,其主要的理由是被告未達其應負之舉證責任。亦即,儘管「使用」的舉證應由權利人提出,但此並未改變被告對於「商標放棄」應有的舉證責任。因為權利人CMI確實提出商標使用證據,包括名片、看板、宣傳品等等,CMI即已盡了「使用」的舉證責任。地方法院也考慮了雙方證據,因而其裁定無明顯的錯誤。

案例二:ITT Industries, Inc. v. Wastecorp. Inc.案

ITT案中,系爭商標為「MARLOW」,商標權人ITT Industries公司(以下稱「ITT」)與被告Wastecorp公司(以下稱「Wastecorp」)間原為商標授權關係。在1993年,Wastecorp從ITT處購得「MARLOW」商標的泵浦生產線,並獲得四年的商標授權。Wastecorp替ITT生產工業用泵浦,而ITT則以「MARLOW」商標來販售該產品。

1997年4月時雙方代工合約到期,但Wastecorp卻繼續使用「MARLOW」商標於所其製造的泵浦產品上。此引發ITT於1997年底至1999年3月間寄發警告信,要求Wastecorp停止使用「MARLOW」商標。最後,1999年4月ITT對Wastecorp提告,而起訴理由之一為商標侵權。

針對商標議題,Wastecorp主張ITT已放棄「MARLOW」商標,因為ITT在合約結束起(1997年4月)至1998年4月(ITT取得延長商標權之日)間「未使用」系爭商標;而其商標延長申請為非法,因為其欺瞞已放棄商標之事實。

不過,地方法院認為ITT在1997年4月後仍繼續使用系爭商標,其所發現的相關「使用」事實如下:(1)雖「MARLOW」商標產品的最後出售日期為1997年4月間,但ITT有將「MARLOW」商標使用在其他同類產品上;(2)在1998年1月時,ITT曾通知其經銷商並宣佈「MARLOW」商標產品將移轉給其他製造商製作;(3)1998年至2001年間,ITT分別在貿易雜誌或商展刊物上有刊登「MARLOW」商標產品之廣告。

Wastecorp不服地方法院的判決而上訴至美國聯邦第三巡迴上訴法院。針對「商標放棄」爭點,Wastecorp引述1998年1月ITT通知經銷商的信函,而指出ITT對經銷商宣佈的內容是:原「MARLOW」商標產品已轉到「GOULDS」商標產品線下生產,且現在的「GOULDS」商標產品原來是以「MARLOW」商標為名銷售。另Wastecorp點出ITT承認其自1993年4月後並未直接販售「MARLOW」商標產品。不過,上訴法院不認為這些主張顯示ITT未使用系爭商標。

上訴法院認為因為ITT授權Wastecorp使用商標四年是無爭議的,故授權契約期間無法證明ITT「未使用」系爭商標。另上訴法院除了考量ITT的廣告證據外,其更看重1998年1月信函做為商標使用的證據。上訴法院指出該信函是寄給「MARLOW」商標產品的經銷商,且在敘述時是引用「MARLOW」商標產品型錄來指稱產品。再者,該信函雖顯示ITT販售「GOULDS」商標產品,但並不代表ITT沒有以「MARLOW」商標為名而銷售相同的產品。因此,該信函內容即屬於系爭商標的「善意」使用。

啟示一:維權使用的心態

美國商標法基本上要求商標於申請時要「使用」,此乃「使用主義」。另因加入商標相關的國際智財協定,其亦允許以「具使用之意圖」為基礎的商標申請。然而,在使用主義下,「維權使用」的檢視重點不單純是「使用」本身,而是從「停止使用」的行為與商標權人的心態來界定「維權使用」的有無。商標權人的心態對「商標放棄」之判斷有關鍵的影響,僅「停止使用」並不代表商標的放棄。

根據Cumulus案,儘管商標權人已經有更換商標的作為,但其原商標仍有一定期間的保護。只要系爭商標仍有表彰其服務來源的使用,可被視為持續使用,而降低權利人被認定放棄商標的風險。另根據ITT案,雖商標權人移轉系爭商標產品而在其他商標名義下銷售,此單一證據不能視為商標權人放棄商標;反而是相關商業活動中之陳述雖涉及系爭商標將除役,但該陳述因有引用系爭商標而成為一種商標使用的證據。

啟示二:維權使用認定之彈性

現行商標法第5條的「商標之使用」定義要求「行銷之目的」的使用,其立法理由指出「行銷之目的」與《與貿易有關之智慧財產權協定》(Agreement on Trade-Related Aspects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TRIPS)第16條第1項的「交易過程」(in the course of trade)有相近的概念。但事實上,該第16條第1項的規範對象為「侵權使用」。

從商標權人角度,「行銷之目的」之商標使用可能過於限制「維權使用」的適用。以Cumulus案為例,該案情境在台灣將不屬於「維權使用」。Cumulus案商標權人事實上不再使用系爭商標來行銷其電台節目;但因其營業上仍保有系爭商標的「使用」,例如名片、看板、宣傳物等等,故法院仍認為系爭商標並未被放棄。若以台灣商標法第5條來檢驗,既然商標權人已不再以系爭商標來表徵其電台節目,則其使用系爭商標於電台營運以外之事務應不屬於「行銷之目的」之「商標使用」。

美國法院判例對於「維權使用」的認定是較彈性,而其強調「商業情境」。Cumulus案商標權人仍在他的事業中使用該商標,且其事業內容是不變的,則其使用仍屬「維權使用」。從「商業情境」來看,系爭商標雖不再為表徵電台節目所用,但仍不失其「表徵的性質」,因為該商標能代表商標權人營業歷史。

ITT案商標權人因更換供應商而決定要轉換系爭商品的商標。在轉換的過程中,商標權人曾發出通知給經銷商。雖ITT案商標權人已未在原商標產品上標示系爭商標,法院卻不認為系爭商標進入停止使用之狀態。關鍵的事實在於商標權人對經銷商的通知中是以系爭商標來表徵相關商品,且以系爭商標產品的經銷商來稱呼接受通知者。亦即,商標權人對系爭商標的使用主要在陳述商標更換的政策,而仍有以系爭商標來代表商品來源的行為。

事實上,舊商標因其所累積商譽而對企業仍是有價值的。商譽的建立來自於在消費者心中豎立商標表徵的印象。若其他人用了商標權人過去使用的商標,削弱了該商標在消費者心中的表徵印象,此亦可能有減損商標權人商譽的結果。因此,如果准許商標權人在其營業範圍內使用其商標,儘管該使用非屬表徵當下的營業項目,卻仍可認該使用為「維權使用」,進而維持其商標權,並保障消費者心中對商標權人服務或商品來源之印象。


【詳細內容請見《北美智權報》261期;歡迎訂閱《北美智權報》電子報

相關新聞

美國半導體出口管制加緊 中國芯國產代工將受阻?

2020年5月12日,媒體報導應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泛林集團 (Lam Research) 等美國半導體設備公司發函給中國國內的晶圓製造公司,表示不能將購買自該公司的設備用於加工軍用產品,並且保留無限追溯的權利。

只要聰明運用 你的一天不只24小時

每個人每天都有公平的24小時嗎?表面上看起來是的,但實際上卻不是,因為扣除每天必要的任務後,每個人每天的「可支配時間」絕對都不同,每天平均的時間運用效率也大不相同。

「雙十一」能否註冊為商標?兩岸看法大不同

為了吸引消費者目光,業者有時偏好以諧音字或流行詞彙申請註冊商標,譬如最近熱議的「順時中」便是一例。然而,這類創意極容易誤踩公序良俗界線或視為不具識別性,實不可不慎。

歐盟的「智財犯罪」問題不容小覷!

新冠肺炎對全球社會、經濟造成的負面衝擊還在持續擴大,而少數能從中「獲益」的領域,例如仿冒的口罩、劣質的藥品大肆在市場上流竄,其結果也非人們所樂見。尤其當組織犯罪滲入到智財侵權後,問題只會更加棘手。

台灣社會民情並不適合亞洲金融中心

科技島和金融中心,各有其優點和缺點,很多台灣人抱怨高房價,但曾經身為亞洲金融中心的香港,比台灣更低的稅賦,房價可是比台灣還要高出一截,為了吸引大量國際資本前來投資,那樣的社會環境,未必會適合台灣人,走科技和製造業路線的台灣,改走金融中心路線,未必是更好的選擇。

應對高教危機 首要之務是處理流浪教師問題!

五月初時,曾獲得金馬、金鐘獎肯定的導演易智言對外宣布,不會再回母校政治大學擔任兼職教師,還透露大學兼任教師的鐘點費一個小時僅700元不到。以易智言在電影電視業界的資歷,也許根本看不上這份一個學期了不起四、五萬元的兼職收入,但對台灣許多「博士以上、教授未滿」的流浪兼職教師來說,這可是極其珍貴、而且稍縱即逝的生活依靠。

零售業的行動支付創新

各國零售業受到新冠疫情衝擊,現金交易意願低落之餘,民眾對於行動支付接受度更高,這樣的契機促使零售業者必須加速數位轉型,行動支付業者更是順勢拓展市場。而在台灣,大大小小的行動支付業者多達70家,在激烈的競爭生態下,更難培養消費者的使用忠誠度,行動支付業者必須發展創新商業模式,才有可能在眾多對手中突圍。

「運用」方能取得專利適格─2020年Illumina v. Ariosa Diagnostics案

2015年CAFC在Ariosa案判決「游離胎兒DNA」的發現和偵測方法發明僅是一種對自然法則的複述,不具專利適格。2020年,CAFC對該自然現象的後續技術發展產生不同的專利適格認定,其判斷重點聚焦在系爭請求項是否具專利適格的重點在於該請求項是請求「一種自然現象」,還是「運用該自然現象的方法」,本文以Illumina v. Ariosa Diagnostics案解說CAFC在判斷上的差異。

羅東川呼籲:中國應制定知識產權案件審理專法

在中國,「舉證難、時間長」是法院審理知識產權案件時的普遍現象,而隨著法院收案量年年增加,這個問題恐怕只會更加嚴重。為了讓審判體系能夠更專業、更有效率地審理知識產權案件,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庭長羅東川認為,解決之道就是制定知識產權案件的訴訟專法,才能給予知識產權更完整的保護。

從廣明案看美國陪審審理 ─ 談在美訴訟的勇氣與智慧

美國陪審訴訟制度,與台灣有很大的差別。由於踐行全套陪審訴訟,耗費的人力、物力瀚繁,無論是國家訴訟資源或涉案當事人都無法承擔大量的陪審訴訟。在許多相應制度的配合下,美國全國以陪審實際終結案件的數量極低。惠普訴廣明違反競爭法限制價格乙案,經陪審審理終結,最終判賠金額為438,650,000美金之天價,實屬罕見案例。

口罩國家隊康那香:從不織布到防疫科技應用

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之前,一般人所認識的康那香,是歷史悠久的「康乃馨」品牌;而在這次疫情之後,康那香不只是不織布製造商,更是為人熟知的口罩國家隊一員。從這次防疫經驗讓台灣廠商看見跨產業合作的重要性,智慧照護是未來趨勢,將對我們的生活產生很大改變。

您的創作是商標戲仿還是商標侵權?

近年來各式媒體平台發達,愈來愈多創作者公開分享自己的創作、以多元的經營模式營利並增加曝光度。抄襲的議題隨之層出不窮。到底「致敬」到何種程度,才會被認為是抄襲呢?戲謔仿作(戲仿)的判斷標準為何?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