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導體行業薪酬逐年提升 是泡沫還是真浪潮?

【Kelven/愛集微】

當華為、中興等突然面臨晶片斷供的問題,半導體產業便出現在大眾的聚光燈下。自2014年《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出台以來,中國政府政策的支持使得半導體產業飛速發展。自2015年開始,產業規模增幅均維持在20%以上。這一優異的成績,無疑給中國民眾打了強心針。

據中國半導體產業協會資料顯示,即使在中美貿易摩擦的不利環境下,2018年中國積體電路產業規模仍達到6532億元(人民幣,下同),同比增長20.7%。IC insights的資料則顯示,2018年中國IC設計市場規模達到2577億元,同比增長高達32.24%,創近三年最高增幅(2016年23%、2017年 28%)。

產業的蓬勃發展不僅體現在市場規模上,同樣體現在企業數量以及從業人員的薪資方面。據《中國集成電路產業人才白皮書》,2018年全國共有1698家IC設計企業,較2017年的1380家增長23%。薪資方面,據《2019年半導體產業薪酬趨勢》報告顯示,2019年Q1,整個半導體產業的平均薪酬為11767元,同比增長5.3%,Q2薪資同比增長則達到了6.5%。

薪酬網的調研報告同樣能夠證明半導體產業員工工資上漲的事實。報告顯示,2017年學歷博士及以上、8-10年工作經驗的總經理層平均工資(年)為1163703元,2018年則達到1502718元,增幅近30%。學歷為本科、具有2-5年工作經驗的普通員工,平均工資(年)同樣從78423元上漲到99439元,同比增長26.7%。

神秘「推手」

薪資增長的原因可以歸結為產業蓬勃發展的必然,但產業蓬勃發展的推手又是什麼?這才是更值得探究的問題。

國家政策扶持顯然是重要原因。半導體產業蓬勃發展始於2014年的《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在2015年,中國國務院更是設定了半導體產業的技術路線圖,2020年中國國內積體電路市場要占全球市場的46%,2025年上升至49%。此外,2020年國產積體電路(晶片)要滿足中國國內49%的需求,到了2025年,這一數字要達到70%。

2014年9月,積體電路國家大基金一期成立,註冊資本為987.20億元,主要運用多種形式對積體電路產業進行投資,充分發揮國家對積體電路產業發展的引導和支持作用。天眼查資料顯示,積體電路國家大基金一期累計對外投資72家公司或機構,涵蓋IC設計、IC製造、封裝測試等各個環節。

2019年10月22日,積體電路國家大基金二期成立,註冊資本翻倍上升至2041.5億元。值得一提的是,國家大基金二期的股東達到了27家,涵蓋中央財政、地方政府資金以及民企資金等。據悉,國家大基金二期主要聚焦積體電路產業鏈佈局,重點投向晶片製造及設備材料、晶片設計等產業鏈環節,支持產業內骨幹龍頭企業做大做強。

另一方面,地方對於半導體產業同樣是敞開大門。上海在2017年出台《關於本市進一步鼓勵軟體產業和積體電路產業發展的若干政策》,指出對於優秀企業給予研發資助的同時,也將積極支持符合條件的積體電路企業在科技板掛牌、拓寬融資管道。北京則在2014年便出台了《北京市進一步促進軟體產業和積體電路產業發展的若干政策》,指出對積體電路重大投資專案,將會鼓勵和引導產業發展基金等對項目進行投資。

事實表明,地方的積極政策已經得到了「回報」。據廈門半導體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王匯聯介紹,目前中國本土半導體產業人才集中度較高,南方以上海為中心,輻射珠三角地帶,北方則以北京為代表。此外,包括南京、成都等城市的半導體產業也在蓬勃發展。

政府部門的支持自然引起資本對於半導體產業的關注。鼎興量子投資公司合夥人吳葉楠在接受集微網採訪時表示:「國家政策支援半導體企業上市,並對它的融資提供了很多的扶持政策。相當於(半導體產業)有了財富效應,更多的人願意將錢投進來。」

ICInsights資料顯示,至2018年,中國半導體產業投入已經達到110億美元,超過歐洲與日本的總和。對於半導體企業來說,有政策扶持與資本儲備,自然能夠吸引更多優秀的從業人才,提高自身的技術競爭力的同時,對於技術團隊的穩定來說也是有很大好處的。

企業在高端人才上投入的錢,一定會為企業省下更多的錢。中用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江大白舉出了一個簡單的例子:「如果你花500元買了只雞,但只花5毛錢買了醬油,那燒出的雞一定不會好吃。同理,企業買了上億的設備,但沒有高端人才指導使用,必然無法讓設備100%發揮作用。」

半導體產業本就是技術驅動的產業,以高級工程師為代表的高端人才便是產業的基石。如今大陸半導體產業蓬勃發展,為本土以及海外一大批高端人才提供了創業和成長的舞臺。而國外半導體產業頻繁的重組,同樣釋放了一大批半導體高端管理人才。這些人才,無疑是中國半導體產業崛起的關鍵。

四川和芯微電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鄒錚賢則表達了對基層人才的看法,他認為:「人才自古是可遇不可求的,半導體產業薪資的上漲有利於吸引更多產業外的人員進來。而對公司來說,更多基層人才的加入將能夠降低公司成本,並讓高端工程師們的生產力得到解放。」

目前,如光伏、顯示面板、LED等泛半導體產業,中國已經達到國際領先水準。而在半導體製造、設備、材料等方面,中國的相關技術也在不斷突破,有望在區域聚集的屬性下,重演產業遷移之路。

但任何一個產業在蓬勃發展的過程中不可避免會出現隱患,對於半導體產業而言自然也是如此。薪酬快速增長的背後,也不可避免出現了薪酬增長「頭重腳輕」,高端人才薪酬飛速增幅掩蓋基層人才薪酬低增長的現象。

薪酬增幅的真相

江大白在接受集微網採訪時直言,目前半導體產業薪資增高主要是高端人才薪水大幅增高,而基層人員的工資漲幅其實比較正常。這其中,各和人才的供需關係有著直接原因。

據江大白介紹,在2015年前,中國國內8吋以及12吋晶圓廠加在一起也沒有超過15座。而從15年開始,新建的晶圓廠就有20多座。在國內相關人才本就缺少的情況下,突然增加了一倍多的晶圓廠,自然會讓人才的空缺更為嚴重。半導體廠商為了增加自身競爭力,只能高薪酬挖人。很多高端人才的薪酬可能翻兩倍、三倍甚至更多。

王匯聯對此進行了更為詳細的分析,他認為半導體產業的人才可以分為三類,其中最重要的也是最為稀缺的便是經驗豐富的帶頭人(高端人才),他們可以帶領團隊進行相關工作,最具價值因此薪酬增幅最高。而具有一定經驗值並在一線進行工作的第二類人才與進行基礎工作的第三類人才由於人數較「多」,薪酬漲幅自然低了很多。

多位業內人士在接受集微網採訪時表示,當下高端人才薪酬的高速增長是可以接受的,甚至是有利於半導體產業發展的。用高薪吸引到高端人才,才能為中國半導體事業打好基礎,有利於推進技術升級,同時對於補充人才缺口、吸引更多優秀人才無疑有正面意義。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中國半導體產業的高端人才多為原海外從業人員,包括臺灣、新加坡、美國等地的人才。相對來說,中國國內的高端人才經過近十年的培養後,已經有了一部分能夠使用的人才。

另外,半導體領域的人才培養週期過長。據王匯聯介紹,半導體產業這個學科同一般的工科學科不同,它的工程化要求是極強的。這就導致即使學歷教育完成後,不論是本科、碩士還是博士,都不是能直接用的。人才從學校出來後,必須要在工作中積累一定的實際工作經驗,而這個過程又是極為漫長的。

江大白則結合業內薪資漲幅給出了更為詳細的時間劃分。他表示,半導體產業從業2年至5年的人才,薪資增幅可能在20%~30%,而在產業工作7、8年以上的高端人才,積累的經驗能夠幫助他們完成更多的事,其薪酬會變得非常高。事實上,工作7、8年就是半導體產業劃分高端人才與否的一個重要參考點。

就中國的實際國情來說,已經培養出具有7、8年工作經驗的高端人才可謂少之又少,只能從境外高薪聘請高端人才,而這自然拉動了整個產業的薪酬漲幅。

鄒錚賢認為當下半導體產業缺少的已經不僅僅是人才,更缺的是人力。


【詳細內容請見《北美智權報》257期;歡迎訂閱《北美智權報》電子報

相關新聞

新冠疫情引發的大陸搶註商標亂象

近期整個大陸都忙於對抗疫情的救治行動中;但另一方面,「李文亮」、「火神山」、「雷神山」等和新冠肺炎相關的熱門詞彙,卻在大陸出現商標搶註的情形,就連中國工程院院士、著名呼吸病學專家鐘南山的名字,都成為搶註商標的對象。

意匠行不行-2020年施行之意匠法修正重點介紹

在日本迎接新天皇、新年號的同時,許多法規如特許法等也迎來了新的修正條文(「特許法等の一部を改正する法律案」)。而本文要討論的就是日本國會於令和元年(2019年) 5月10日通過《意匠法》(用以規範設計專利的法律)的修正案,該修正後的新法於2019年公布,並將於今(2020)年4月1日正式施行。

資金行情推升 美國房地產市場可望受惠

維持了11年多頭榮景的美國股市,在肺炎疫情的打擊下急速反轉,即使聯準會祭出強勢貨幣政策,仍然難以扭轉當前的頹勢。不過,這些成本極其低廉的資金仍然得尋找出路,如果出口不是股票市場的話,相對穩健的房地產市場,很有可能是資金行情的第一波受惠標的。

2019美國發明專利獲證量解讀:各國均有斬獲,未來成長可期

在歷經多年的委靡不振後,2019年的美國發明專利可說是一吐怨氣,出現了久違的雙位數獲證量成長。其中,雖然中國企業的獲證量成長態勢仍然相當兇猛,但美國、日本、加拿大、德國企業的收穫也十分豐碩,而且就公開案量也穩定緩升的現象看來,美國發明專利獲證量的成長期,可能才剛開始而已。

EPO公布2019專利指數:數位科技類申請劇增、AI、5G領域多方角力

早前,歐洲專利局EPO (European Patent Office) 公布了2019專利指數。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數位科技領域的專利申請數大幅提升,與上一年度相比成長了近20%,大部分相關申請來自美國、中國及韓國;顯示歐洲在下一波全球經濟的數位化轉型過程中,是一個相當重要的關鍵市場。此外,華為、愛立信及高通在數位通訊網路及無線通訊類的歐洲專利申請競爭踴躍,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各通訊大廠角逐5G市場的決心。

直接抓取微博用戶發佈內容 會涉及不正當競爭嗎?

同樣一句話或一段話,用戶先登陸微博發佈了,自己還能不能在微信群討論裡再說呢?估計大多數人的回答應該是肯定的。畢竟,雖然呈現相關內容的平台發生了變化,但是,用戶並沒有變,用戶與其表達的觀點或內容之間的署名或來源關係並無變化。

半導體行業薪酬逐年提升 是泡沫還是真浪潮?

當華為、中興等突然面臨晶片斷供的問題,半導體產業便出現在大眾的聚光燈下。自2014年《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出台以來,中國政府政策的支持使得半導體產業飛速發展。自2015年開始,產業規模增幅均維持在20%以上。這一優異的成績,無疑給中國民眾打了強心針。

至荷比盧區域經商在商標保護上的競爭策略

荷比盧聯盟(Benelux Union)由歐洲大陸西北部的三個相鄰的君主立憲國家所組成,包括荷蘭、比利時兩個緊臨北海與英國遙遙相望的臨海國家,以及毗鄰比利時東南方的內陸國盧森堡。其中荷蘭自大航海時代起即是西方傳統上重視貿易的國家,與四面環海且位處歐亞大陸及太平洋間樞紐位置的台灣,就其地理位置及歷史淵源來看,自十七世紀起因航海技術提升而興起經濟、城鎮建設、軍事發展及貿易活動,雙方即有著密不可分的往來關係。

從伴娘禮服設計探討設計專利權範圍解讀與申請歷史禁反言

時尚產業或流行產業少有利用專利來保護其創新設計,不過,美國著名的伴娘禮服設計師Jenny Yoo(JY)選擇以設計專利和商標來保護她的創新設計。2012年,她推出被稱為「Aiden」和「Annabelle」經由連接到禮服腰部的前、後各兩條可轉換薄紗飾條的重新配置及組合,可為一件衣服提供多種不同的外觀樣式(如圖1)。

除了降息,央行還能怎麼因應疫情的經濟衝擊?

為了因應新冠肺炎的衝擊,世界各國中央銀行掀起一股降息潮,台灣當然也不例外,也連帶調整了央行定存單的發行策略,企圖能在預設期間內嚴控市場資金的供需狀況,確保企業融資不至於陷入困境。然而,如果這場肺炎疫情的影響持續擴大,央行的口袋裡又還有哪些應對工具呢?

遠距辦公興起:在家也能成為智慧辦公室!

全球疫情不斷升溫,許多企業與組織開始思考改變工作模式,以遠距或線上方式進行團體溝通的需求日益上升,雖然遠距工作還不能完全取代現場辦公,但隨著協作工具與技術的進步,不但讓辦公室更加智慧化,甚至足不出戶也能完成大部分的工作需求。

談專利法如何保護醫藥組成物之新用途:新穎性修法之建議

瑞德西韋(Remdesivir,又稱GS-5734)號稱是COVID-19病毒的解藥,最初是為了治療伊波拉病毒(Ebolavirus)而由吉利德科學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所開發。關於瑞德西韋,吉利德有發明專利申請案第104135247號「絲狀病毒屬病毒感染之治療」(申請日:2015年10月27日,公開日為2016年8月16日),已於2019年12月20日初審核准審定,並於2020年2月7日申請領證,而等待公告中。該申請案主要請求項為化合物請求項,而第2項即為瑞德西韋的化學結構式。不過,該申請案僅屬於有效成分之新藥品,而未涉及具體的、一定劑型及劑量的製劑。特別是該申請案並未指稱可以治療COVID-19病毒。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