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導體行業薪酬逐年提升 是泡沫還是真浪潮?

【Kelven/愛集微】

當華為、中興等突然面臨晶片斷供的問題,半導體產業便出現在大眾的聚光燈下。自2014年《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出台以來,中國政府政策的支持使得半導體產業飛速發展。自2015年開始,產業規模增幅均維持在20%以上。這一優異的成績,無疑給中國民眾打了強心針。

據中國半導體產業協會資料顯示,即使在中美貿易摩擦的不利環境下,2018年中國積體電路產業規模仍達到6532億元(人民幣,下同),同比增長20.7%。IC insights的資料則顯示,2018年中國IC設計市場規模達到2577億元,同比增長高達32.24%,創近三年最高增幅(2016年23%、2017年 28%)。

產業的蓬勃發展不僅體現在市場規模上,同樣體現在企業數量以及從業人員的薪資方面。據《中國集成電路產業人才白皮書》,2018年全國共有1698家IC設計企業,較2017年的1380家增長23%。薪資方面,據《2019年半導體產業薪酬趨勢》報告顯示,2019年Q1,整個半導體產業的平均薪酬為11767元,同比增長5.3%,Q2薪資同比增長則達到了6.5%。

薪酬網的調研報告同樣能夠證明半導體產業員工工資上漲的事實。報告顯示,2017年學歷博士及以上、8-10年工作經驗的總經理層平均工資(年)為1163703元,2018年則達到1502718元,增幅近30%。學歷為本科、具有2-5年工作經驗的普通員工,平均工資(年)同樣從78423元上漲到99439元,同比增長26.7%。

神秘「推手」

薪資增長的原因可以歸結為產業蓬勃發展的必然,但產業蓬勃發展的推手又是什麼?這才是更值得探究的問題。

國家政策扶持顯然是重要原因。半導體產業蓬勃發展始於2014年的《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在2015年,中國國務院更是設定了半導體產業的技術路線圖,2020年中國國內積體電路市場要占全球市場的46%,2025年上升至49%。此外,2020年國產積體電路(晶片)要滿足中國國內49%的需求,到了2025年,這一數字要達到70%。

2014年9月,積體電路國家大基金一期成立,註冊資本為987.20億元,主要運用多種形式對積體電路產業進行投資,充分發揮國家對積體電路產業發展的引導和支持作用。天眼查資料顯示,積體電路國家大基金一期累計對外投資72家公司或機構,涵蓋IC設計、IC製造、封裝測試等各個環節。

2019年10月22日,積體電路國家大基金二期成立,註冊資本翻倍上升至2041.5億元。值得一提的是,國家大基金二期的股東達到了27家,涵蓋中央財政、地方政府資金以及民企資金等。據悉,國家大基金二期主要聚焦積體電路產業鏈佈局,重點投向晶片製造及設備材料、晶片設計等產業鏈環節,支持產業內骨幹龍頭企業做大做強。

另一方面,地方對於半導體產業同樣是敞開大門。上海在2017年出台《關於本市進一步鼓勵軟體產業和積體電路產業發展的若干政策》,指出對於優秀企業給予研發資助的同時,也將積極支持符合條件的積體電路企業在科技板掛牌、拓寬融資管道。北京則在2014年便出台了《北京市進一步促進軟體產業和積體電路產業發展的若干政策》,指出對積體電路重大投資專案,將會鼓勵和引導產業發展基金等對項目進行投資。

事實表明,地方的積極政策已經得到了「回報」。據廈門半導體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王匯聯介紹,目前中國本土半導體產業人才集中度較高,南方以上海為中心,輻射珠三角地帶,北方則以北京為代表。此外,包括南京、成都等城市的半導體產業也在蓬勃發展。

政府部門的支持自然引起資本對於半導體產業的關注。鼎興量子投資公司合夥人吳葉楠在接受集微網採訪時表示:「國家政策支援半導體企業上市,並對它的融資提供了很多的扶持政策。相當於(半導體產業)有了財富效應,更多的人願意將錢投進來。」

ICInsights資料顯示,至2018年,中國半導體產業投入已經達到110億美元,超過歐洲與日本的總和。對於半導體企業來說,有政策扶持與資本儲備,自然能夠吸引更多優秀的從業人才,提高自身的技術競爭力的同時,對於技術團隊的穩定來說也是有很大好處的。

企業在高端人才上投入的錢,一定會為企業省下更多的錢。中用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江大白舉出了一個簡單的例子:「如果你花500元買了只雞,但只花5毛錢買了醬油,那燒出的雞一定不會好吃。同理,企業買了上億的設備,但沒有高端人才指導使用,必然無法讓設備100%發揮作用。」

半導體產業本就是技術驅動的產業,以高級工程師為代表的高端人才便是產業的基石。如今大陸半導體產業蓬勃發展,為本土以及海外一大批高端人才提供了創業和成長的舞臺。而國外半導體產業頻繁的重組,同樣釋放了一大批半導體高端管理人才。這些人才,無疑是中國半導體產業崛起的關鍵。

四川和芯微電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鄒錚賢則表達了對基層人才的看法,他認為:「人才自古是可遇不可求的,半導體產業薪資的上漲有利於吸引更多產業外的人員進來。而對公司來說,更多基層人才的加入將能夠降低公司成本,並讓高端工程師們的生產力得到解放。」

目前,如光伏、顯示面板、LED等泛半導體產業,中國已經達到國際領先水準。而在半導體製造、設備、材料等方面,中國的相關技術也在不斷突破,有望在區域聚集的屬性下,重演產業遷移之路。

但任何一個產業在蓬勃發展的過程中不可避免會出現隱患,對於半導體產業而言自然也是如此。薪酬快速增長的背後,也不可避免出現了薪酬增長「頭重腳輕」,高端人才薪酬飛速增幅掩蓋基層人才薪酬低增長的現象。

薪酬增幅的真相

江大白在接受集微網採訪時直言,目前半導體產業薪資增高主要是高端人才薪水大幅增高,而基層人員的工資漲幅其實比較正常。這其中,各和人才的供需關係有著直接原因。

據江大白介紹,在2015年前,中國國內8吋以及12吋晶圓廠加在一起也沒有超過15座。而從15年開始,新建的晶圓廠就有20多座。在國內相關人才本就缺少的情況下,突然增加了一倍多的晶圓廠,自然會讓人才的空缺更為嚴重。半導體廠商為了增加自身競爭力,只能高薪酬挖人。很多高端人才的薪酬可能翻兩倍、三倍甚至更多。

王匯聯對此進行了更為詳細的分析,他認為半導體產業的人才可以分為三類,其中最重要的也是最為稀缺的便是經驗豐富的帶頭人(高端人才),他們可以帶領團隊進行相關工作,最具價值因此薪酬增幅最高。而具有一定經驗值並在一線進行工作的第二類人才與進行基礎工作的第三類人才由於人數較「多」,薪酬漲幅自然低了很多。

多位業內人士在接受集微網採訪時表示,當下高端人才薪酬的高速增長是可以接受的,甚至是有利於半導體產業發展的。用高薪吸引到高端人才,才能為中國半導體事業打好基礎,有利於推進技術升級,同時對於補充人才缺口、吸引更多優秀人才無疑有正面意義。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中國半導體產業的高端人才多為原海外從業人員,包括臺灣、新加坡、美國等地的人才。相對來說,中國國內的高端人才經過近十年的培養後,已經有了一部分能夠使用的人才。

另外,半導體領域的人才培養週期過長。據王匯聯介紹,半導體產業這個學科同一般的工科學科不同,它的工程化要求是極強的。這就導致即使學歷教育完成後,不論是本科、碩士還是博士,都不是能直接用的。人才從學校出來後,必須要在工作中積累一定的實際工作經驗,而這個過程又是極為漫長的。

江大白則結合業內薪資漲幅給出了更為詳細的時間劃分。他表示,半導體產業從業2年至5年的人才,薪資增幅可能在20%~30%,而在產業工作7、8年以上的高端人才,積累的經驗能夠幫助他們完成更多的事,其薪酬會變得非常高。事實上,工作7、8年就是半導體產業劃分高端人才與否的一個重要參考點。

就中國的實際國情來說,已經培養出具有7、8年工作經驗的高端人才可謂少之又少,只能從境外高薪聘請高端人才,而這自然拉動了整個產業的薪酬漲幅。

鄒錚賢認為當下半導體產業缺少的已經不僅僅是人才,更缺的是人力。


【詳細內容請見《北美智權報》257期;歡迎訂閱《北美智權報》電子報

相關新聞

美國半導體出口管制加緊 中國芯國產代工將受阻?

2020年5月12日,媒體報導應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泛林集團 (Lam Research) 等美國半導體設備公司發函給中國國內的晶圓製造公司,表示不能將購買自該公司的設備用於加工軍用產品,並且保留無限追溯的權利。

肺炎疫情紓困 現金發與不發都是難題

當政府推出因應肺炎疫情的經濟紓困方案後,社會上一直有著希望直接對民眾發放現金的呼聲,但這項方案卻也一直不在政府的考量範圍內。平心而論,發放現金對於刺激消費的效果,確實會因為儲蓄效應而衰減,但對許多已經沒有正常收入、即將陷入困境的人來說,現金的價值可能比我們以為的還要更高。

只要聰明運用 你的一天不只24小時

每個人每天都有公平的24小時嗎?表面上看起來是的,但實際上卻不是,因為扣除每天必要的任務後,每個人每天的「可支配時間」絕對都不同,每天平均的時間運用效率也大不相同。

「雙十一」能否註冊為商標?兩岸看法大不同

為了吸引消費者目光,業者有時偏好以諧音字或流行詞彙申請註冊商標,譬如最近熱議的「順時中」便是一例。然而,這類創意極容易誤踩公序良俗界線或視為不具識別性,實不可不慎。

歐盟的「智財犯罪」問題不容小覷!

新冠肺炎對全球社會、經濟造成的負面衝擊還在持續擴大,而少數能從中「獲益」的領域,例如仿冒的口罩、劣質的藥品大肆在市場上流竄,其結果也非人們所樂見。尤其當組織犯罪滲入到智財侵權後,問題只會更加棘手。

台灣社會民情並不適合亞洲金融中心

科技島和金融中心,各有其優點和缺點,很多台灣人抱怨高房價,但曾經身為亞洲金融中心的香港,比台灣更低的稅賦,房價可是比台灣還要高出一截,為了吸引大量國際資本前來投資,那樣的社會環境,未必會適合台灣人,走科技和製造業路線的台灣,改走金融中心路線,未必是更好的選擇。

應對高教危機 首要之務是處理流浪教師問題!

五月初時,曾獲得金馬、金鐘獎肯定的導演易智言對外宣布,不會再回母校政治大學擔任兼職教師,還透露大學兼任教師的鐘點費一個小時僅700元不到。以易智言在電影電視業界的資歷,也許根本看不上這份一個學期了不起四、五萬元的兼職收入,但對台灣許多「博士以上、教授未滿」的流浪兼職教師來說,這可是極其珍貴、而且稍縱即逝的生活依靠。

原油供需調整中 前景不全然悲觀

因為中國武漢肺炎疫情重創全球經濟和商業發展,全球旅遊業和觀光業全面看淡,許多國家封鎖境內商業行為,全球原油需求大削減,5月交割的北美西德州中級原油(WTI)期貨一度跌至負37美元,最後以每桶10美元作收。但是原油市場的前景,真的有如此悲觀嗎?

智慧手錶新亮相:OPPOWatch、小米手錶和AppleWatch比一比

先模仿,再超越。對於很多大陸廠商或品牌來說,都能從其成長路徑中找到此「印記」。

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五大產業發展影響

2003年爆發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並未改變當時大陸整體經濟成長的趨勢。隨著大陸產業結構的改變,2020年的新型冠狀肺炎不同於以往,讓大陸面臨龐大的經濟下行的壓力。細數傳統製造、科技、零售、汽車、醫療在內的中國各大產業,都隨著這次疫情而啟動加速轉型的開關。

中國新冠肺炎造成的全球政經影響

中國新冠肺炎疫情還在持續發燒中,很可能2020年第二季,全球景氣和醫療後勤都會陷入低潮,直到下半年,或許防堵疫情蔓延才會傳出好消息,然後消費經濟才隨後復甦。

全球防疫下的剛性需求:視訊軟體大比拚

新型冠狀肺炎疫情正在全世界蔓延,大部分的商業及學習活動都無法正常進行。為了防堵疫情擴散,遠距視訊軟體一夕暴紅,因為資安疑慮近期頻上新聞的Zoom,每一天進行線上會議的使用者都超過2億人!遠距工作讓企業必須使用視訊會議軟體進行工作討論、團隊協作甚至檔案共享,同時也讓公司暴露在機密洩漏的資安風險中,一不小心就可能成為駭客覬覦的目標……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