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雙北以外維持二級 陳時中:二、三級交界非必要勿移動

雙北防疫即日起升至第三級 無法實聯制的餐廳必須關閉

由漁船到品牌 「新合發」劉芯怡把好魚留台灣

▲「新合發」成功渡過品牌創立的艱辛期,變身為魚貨品質保證的招牌。 劉芯怡提供
▲「新合發」成功渡過品牌創立的艱辛期,變身為魚貨品質保證的招牌。 劉芯怡提供

【撰文/楊戎真】

作為漁家第三代,「新合發」品牌負責人劉芯怡與魚有著千絲萬縷的連繫。從父輩開著新合發號漁船在海上捕撈,到將其作為品牌名稱,推出精緻化的魚類商品,劉芯怡一心把父親捕到的好魚留在台灣,也讓「吃魚」變得簡單。

「鯖魚是一種很有魚味的魚。很多人會把魚本身的味道當作腥味,其實是不一樣的,因為這個魚本來就比較有味道。」新合發品牌負責人劉芯怡,彷彿是鯖魚的最佳代言人,總是竭盡所能地幫鯖魚澄清一些事實。

新合發號原本是船長父親劉新川所駕駛的漁船,如今卻是劉芯怡以「猩弟」(留學時日本同學將其英文名Cindy漢字化)為名,在網路上大力行銷推廣的魚貨品牌名。

看著劉芯怡執著又認真的樣子,不難想像「新合發」為何能渡過品牌創立的艱辛期,成功變身為魚貨品質保證的招牌,並且透過臉書、官網,持續地將魚的產地、相關知識以及相應的烹調方式傳遞給消費者。對劉芯怡而言,這是她對「吃魚」的熱情、對品牌的堅持,也是對父輩辛苦捕魚並維持魚貨新鮮度的一種崇高敬意。

漁家第三代 送魚促成開專賣店

談起這段轉變歷程,看似偶然卻又彷彿命中注定。

大學畢業後,劉芯怡進入外商金融公司任職,工作六年後,28歲的她前往日本就讀語言學校,準備學好日文後攻讀日本商業設計研究所,以便對父親的事業有所幫助,將魚貨出口到日本以及採買日本漁具。

一年後,劉芯怡通過日語檢定,之後隨著當時的男友、現在的丈夫一起前往美國。作為漁家第三代,吃魚是劉芯怡生活中再自然不過的事。離開了家,吃魚不再輕而易舉,在外面吃到的魚也和記憶中父親捕的魚味道不一樣,劉芯怡這才體悟到自家漁產的珍貴。2012年回到台灣後,便有了做鯖魚專賣店的想法。

談到這個初心,劉芯怡笑了笑表示,回台後先是在父親的冷凍工廠管理帳務,後來因為朋友到訪,總是送他們魚吃。當時新合發的漁獲除了銷售給國內上游廠商,主要是外銷至東南亞、非洲、美國、日本等國,因此送給朋友的魚,都是新鮮未經加工處理的。

「送的魚很好吃,可是我不會殺魚。」這句話成為朋友最通常的反饋。劉芯怡於是興起「把魚處理好、真空包裝好,再送朋友」的想法。隨後又想,既然已經處理了,不如做一個鯖魚專賣店。劉芯怡天真地與父親劉新川商討,他二話不說就答應:「好!妳要弄,就去弄。」

獲得父親的支持,劉芯怡緊接著徵得管理廠務的弟弟同意,便展開規劃。她思索著:「鯖魚在市場上很普遍,要如何切入市場?」

由於先生是因為魚有刺,怕麻煩而不喜歡吃魚的人,劉芯怡認為應該不少人有這樣的問題,於是萌生出「把鯖魚去刺來賣」的點子。她決定將油脂度與鮮度最好的鯖魚做成去刺的魚片,留給台灣的消費者。

但是,當劉芯怡把這個想法告訴弟弟時,得到的回應卻是:「妳瘋了嗎?鯖魚那麼便宜的魚類,做這個加工,會有人買單嗎?」

▲從冷凍庫取出後,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將魚去刺、包裝,讓魚保持在最佳的鮮度。 劉芯怡提供
▲從冷凍庫取出後,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將魚去刺、包裝,讓魚保持在最佳的鮮度。 劉芯怡提供

去刺又新鮮 鯖魚片大進化

弟弟的說法並未讓劉芯怡打退堂鼓。她想到日本壽司上的鯖魚都是去刺的,於是上日文網站研究如何殺魚、如何做到鯖魚去刺。她驚喜地發現,日本是採用機器自動化生產,將魚片送入機器後,魚刺便被夾起,既方便又可大量生產。於是劉芯怡趁著過年安排一趟日本參觀機器廠之旅,在機器廠見識到機器的方便。然而父親卻有意見。

從小劉芯怡便看著祖父與父親在海上討生活,而父親為了讓魚能維持最佳的鮮度,研發出獨有的「吸魚機」,將漁網裡的魚迅速吸至船艙並泡在冰水裡,再快速分級包裝送入-50℃的急速冷凍庫裡。父親劉新川因此認為,如果為了去刺把鯖魚解凍,魚就會變得軟爛不新鮮。「不新鮮之後,組織胺變高,腥味會變得很重。」劉芯怡說。

「魚不能被退冰,鮮度是不能妥協的!」父親明確地設下門檻,他耗費了很多心力將捕獲的魚迅速冷凍,以便保持最好的魚貨鮮度,如今怎能為了去刺卻要將魚解凍?

親自操刀殺魚 設計流程

父親不想因為去刺而破壞魚的鮮度,劉芯怡只能另謀他法。由於在冷凍狀態下殺魚才不會有血水,但這時候無法把魚刺夾出。因此,必須找到最適合的軟硬度下去刺。她開始自己試驗,研究如何能夠在不完全解凍的情況下,把魚刺去掉。

為了精準算出時間,劉芯怡殺了三個月的魚把流程設計出來,去頭、取片、除內臟、去腹鰭、去魚刺,最後把魚片放到真空袋裡送回冷凍庫,整個過程大約五分鐘。

流程雖然設計出來了,卻遇到阻力,不但弟弟反對,連第一線的工作人員都反彈。劉芯怡坦言:「我要把傳統的東西精緻化,對他們來說是沒有任何利益可言的事情。他們沒有動力,就會抵抗。」

但在劉芯怡的堅持下,工作人員只能聽命行事。每天早上,工廠的阿姨們工作4小時,將100條鯖魚變成200片鯖魚魚片。這些鯖魚片不是給親友,就是全部放在冷凍庫。劉芯怡笑說:「有一個棧板上面寫著『猩弟』,那些魚就是我的。」

▲透過一道道的魚料理,煮出大家的好奇心。 劉芯怡提供
▲透過一道道的魚料理,煮出大家的好奇心。 劉芯怡提供

辛勤耕耘網路 變身料理達人

去刺鯖魚做出來了,然後呢?要如何出現在消費者的餐桌上?「不然我來個鯖魚一百吃好了!」思考一番後,劉芯怡成立了臉書粉絲專頁,把自己做的鯖魚料理放到上面:鯖魚漢堡、鯖魚可麗餅,煎、烤、煮、炸,樣樣都來。大量的鯖魚料理貼文,吸引了一些粉絲。只不過,半年後才賣出第一條魚。

劉芯怡並不氣餒,2013年她著手創建官網,一開始的商品只有鯖魚片,不少顧客覺得很好吃,就開始問劉芯怡:「妳住海邊,可不可以幫我們找其他的魚,妳覺得好吃的、新鮮的魚,可不可以讓我們也買得到?」

於是,劉芯怡順勢與鄰近船東合作,「我跟鄰居阿伯說,如果你有捕到什麼魚,可不可以通知我?」劉芯怡開始收購其他漁船捕獲的他種魚類,送到工廠進行處理、包裝、上網銷售,逐漸擴充商品線。

隨著魚片銷售量的提高,消費者的肯定成了對第一線工作人員的莫大鼓舞。「我把客人的反饋告訴阿姨們,讓她們知道全台灣只有她們有辦法做到去刺。在網路上被大家知道,她們也感受到一種榮幸跟驕傲。」工作人員開始認同劉芯怡的作法,也產生了凝聚力。

加強專業 參與日本魚檢定考

劉芯怡在臉書上的鯖魚料理分享,除了吸引粉絲,也引起了出版商的注意,邀請她出書。出了第一本書《漁家女兒的魚鱻食帖》之後,「應該傳遞更多正確知識的使命感」油然而生,她開始思索,是否該透過認證來印證自己所言的正確性。

這個想法主要因為劉芯怡發現日本有很多關於食材的檢定,比如味噌檢定、發酵食材檢定、甜點烘焙檢定等,其中她也發現有關魚的檢定。檢定時,諸如不同產地魚的特性、料理、文化,吃生魚片為什麼要搭配紫蘇葉等,各種各樣的知識都是考題範疇。在日本參加魚檢定的人,除了對魚類有興趣之外,還有一些是日本魚料理研究家。

「原來魚的世界這麼大,很多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劉芯怡於是著手準備考試,半年後順利通過第3級檢定。

忍痛撤出大賣場 扛起自家品牌

雖然新合發的商品之前曾在家樂福與有機超市上架,但為了維持魚的新鮮度,劉芯怡最終決定撤回所有實體通路,目前只在自家官網上銷售。

談到這個決定,劉芯怡顯露出一種不得不然的堅持。雖然商品放在商場上,品牌能夠被看見是一件令她開心的事,但每當她去巡店時,看到魚被任意拋丟,內心非常不捨,一些被退回的魚真空狀態消失,面目全非的樣子也令她心疼不已,「我沒有辦法讓魚呈現那種狀態……」

就像農夫知道每一粒米背後的辛苦,劉芯怡也了解每一條魚背後的付出。從漁夫辛苦撈捕到最終上架銷售,過程中為了維持新鮮,必須付出很多心力,「我從頭看到尾,一心一意就是想把魚保護得很好,就像保護孩子一樣。」因此,儘管上架家樂福帶來不錯的業績,甚至有機會可以擴展到全省上架,但劉芯怡為了讓魚能維持最好的狀態出售,還是忍痛放棄。

新合發從傳統一級產業開始到逐步自創品牌,從一星期十張訂單到一百張訂單,再到每個月產出兩、三千片魚,目前每個月至少有五百張訂單。雖然相對於新合發的外銷規模而言,這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數字,但對劉芯怡來說,卻是一個將台灣漁產鮮度留給台灣人,讓吃魚變得容易,也讓更多人願意吃魚的品牌創建過程。

對於這個歷程,劉芯怡笑言,品牌創立以來,父親劉新川從未過問業績。如果沒有父親的全力支持,她這種有點任性的作法,勢必孤掌難鳴。

劉芯怡堅定地說:「新合發原來是父親的船的名字,如今變成一個品牌,我把招牌扛在自己身上。」直至今日,六十幾歲的劉新川依舊在海上拼搏。過去,劉芯怡總是習慣望著父親駕船出海的身影,在她眼中,父親有著日本職人般的精神,刻苦地將捕上來的魚以最快的速度冷凍,保存魚的鮮度。「他的魚好吃,這是他的驕傲,我想要延續他的精神。」

本文摘自《看》雜誌第221期,更多內容請見http://www.watchinese.com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看》雜誌 第221期)謝謝!

相關新聞

直播──變現之王?做一場直播 縮短到客戶口袋的距離

疫情籠罩下,以直播方式帶貨越來越夯,過去重視形象的大品牌也紛紛加入戰局,臉書與Instagram上的直播觀看率在2020年分別提升50%與70%。如何進行一場好的直播?酷訊搜索營運長孟逸錤,精闢點出直播成功的關鍵要點。

美中阿拉斯加會議為何不歡而散?

隨著中國在南海與亞太地區的步步進逼,世界真的很需要美國出面干預,壓制中國那咄咄逼人之勢。但是很不幸,如今的美國難擔此大任。近期內發生的事情很能說明這種狀態。

新疆究竟有沒有「種族滅絕」?數據文件告訴你

網路上一直看到有網友認為新疆集中營是假消息,中共針對新疆維族的「種族滅絕」也是謠言,沒看到證據不相信。在中共極力封鎖消息的情況下,連國際大媒體想一探究竟也阻礙重重,要能「親眼所見」,基本上不太可能。

扛著「技術萬花筒」 光禾感知科技成虛實融合大玩家

2017年成立、掌握AR關鍵技術的光禾感知科技公司,順利將技術商品化後,2019年入選《日經Business》「尋找十年後的Google、改變世界的100家公司」;2020年則獲得第19屆經濟部新創事業獎最高獎項「金質獎」。

出品《聽見歌 再唱》 銀行家羅綸有的電影夢

由楊智麟執導,馬志翔、陳嘉樺(Ella)主演,甫於4月16上映的電影《聽見歌 再唱》,是一部以「台灣原聲童聲合唱團」真人實事為背景的勵志喜劇片。片中許多爆笑又感人肺腑的劇情,主要來自原聲合唱團指揮馬彼得校長的真實故事。而當年催生「台灣原聲教育協會」的幕後低調出資者羅綸有,則是一位資深的銀行家,如今也是《聽見歌 再唱》的出品人之一。羅綸有為什麼會成立「有得電影公司」插足台灣電影界?他是如何開啟這樣與眾不同的斜槓人生?以下便是羅綸有的Podcast專訪紀錄。

台灣人民不該再亂冒風險

世界和人生到處都有風險,我們無法完全避免所有風險,也不能因為怕風險而什麼事都不敢做。各種決策都要對風險做適當的防範,但仍接受適度的風險。而什麼是適當的防範以及適度的風險是多少,都不僅要看客觀的事實和學理,也要看相關的成本和效益,更要看有權做決策的人之主觀偏好以及對事實和學理的認知或猜測而定。 台灣人過去似乎較偏好風險或較忽視風險出現的可能性。但近年國內外的各種風險事件如肺炎和大車禍,似乎在提醒甚至逼迫我們要改變以前的偏向。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