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今日精摘】收賄「最大咖」蘇震清抗告/大學指考放榜

美國「文革」禍起身分政治

因應反種族歧視風潮 白登尋求加速南方政治轉變 美聯社(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因應反種族歧視風潮 白登尋求加速南方政治轉變 美聯社(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撰文/何清漣】

2020年適逢美國大選,發生的怪事接連不斷,背景撲朔迷離的武漢肺炎如何從中國實驗室出來還在爭議之中,「美國文革」又如疾風暴雨般來臨。在美國大肆打砸搶燒的Antifa,剛被美國司法部定為恐怖組織,從不對中國政府的暴行說半個不字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這次不僅大肆譴責美國警察的執法暴行,還宣布承認Antifa是合法組織。

這些怪事的背景,將來總會有人揭示,本文只分析這次美國文革的驅動力:歐巴馬在美國啟動的身分政治:入學、就業、升遷、司法全按膚色標準,黑人優先。如果以為美國「種族歧視」仍然是歧視黑人,還請先看了以下事實再發表意見,因為美國早就形成了逆向種族歧視。

讓世界震驚的美國文革

5月25日,美國明尼蘇達州府明尼阿波利斯黑人佛洛伊德(George Floyd)因警察執法暴力而死亡,引發了一場民主黨主導、左派主流媒體推波助瀾的美國文革,開篇就是在美國各地(主要是民主黨州)砸毀各種歷史文物,類於中國文革的「破四舊」。民主黨眾議院議長南希‧裴洛西(Nancy Pelosi)親自圈定應該被移除的歷史人物塑像11座,各民主黨州為了方便Antifa與「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簡稱BLM,或譯為「黑命貴」)運動參與者打砸搶,紛紛宣布BLM運動是正義的,要求Defund Police(取消警察)。

美國開國先賢傑佛遜、華盛頓、美洲大陸的發現者哥倫布、南北戰爭的南軍領導者李將軍都難逃身後被砸爛頭、斬首、撒尿、烈火焚身、打翻在地,再踏上一隻腳的命運。裴洛西女士在國會大廈的解放廳帶領參眾兩院民主黨議員單膝下跪,並向佛洛伊德家屬贈送國旗覆蓋遺體,將一個屢屢犯罪者變身為英雄與美國制度的受害者,全美國民主黨州的議員、州長、市長等全部上街為黑人洗腳、吻鞋,一時之間,BLM所到之處,警察被強迫退出,打砸搶肆虐,梅西、亞馬遜、耐吉等名牌店被劫搶一空後,還立刻發表聲明,說今後本公司員工的非裔比例將提高至30%。

發展到後來,事情越來越荒誕,6月20日,美國國歌《星條旗》(The Star-Spangled Banner)歌詞作者弗朗西斯‧斯科特‧基(Francis Scott Key)在舊金山的塑像被BLM推翻,亞特蘭大郊區科尼爾斯(Conyers)的一位退伍軍人在家門口懸掛的國旗,被當地民主黨政府要求取下,否則罰款50美元。

我將這場由民主黨發動,恐怖組織Antifa、BLM等成為主要打手,遍及全美的打砸搶騷亂稱之為「美國文革」,是因BLM成員信奉新馬克思主義(Neo-Marxism),他們目前以暴力手段抹除並改寫歷史的方式,與中國1966年毛澤東發動的文革太過相似。這些,我寫在〈「打碎舊世界,創造新天地」——美國文革正在進行時(1)〉、〈移除歷史的美國「破四舊」、禁書——美國文革正在進行時(2)〉這兩篇文章裡,此處不再贅述。本文從三方面分析,黑人到底在美國是否受到歧視、黑人開出的天價賠償是否有道理。

平權運動之後,黑人在美國受到制度性優待

釐清一個民族在某國是否受歧視,主要看三點:

一、該國的憲法與法律是否對某民族有歧視性條款。

1964年7月2日,美國總統詹森簽署《1964年民權法案》,並在電視演講中宣布:「不承認黑人不可剝奪的權利的日子已經過去。」歷史證明,自從1960年代平權運動之後,美國法律對黑人再無任何歧視性條款。

二、該國各機構及企業對某族群是否有針對性的歧視性條款。

在美國,自《民權法案》之後,法律禁止在僱用人員、公用事業單位、工會會員資格以及聯邦出資項目等方面存在種族歧視。學校、政府機構的僱員均實行種族配額,黑人得到優待。大學招生也同樣如此,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等高校招生率先實行種族配額,對黑人學生實行錄取優待,哈佛大學、史丹佛大學等也紛紛加入這個行列。以哈佛為例,最終錄取的亞裔學生SAT分數要分別比白人、西裔、非裔高出140分、270分和450分(SAT滿分1600分)。

美國本來講究機會平等,這種優待政策其實是為黑人、西裔等在起跑線上讓他們先跑好幾公尺甚至十公尺以上。這種向邊緣、少數或特定群體提供招生優待,在世界各地都有類似做法。但這種補償最後總會陷入兩難境地:被補償者往往覺得天經地義,補償不夠,要求更多;但其他族群則會質疑破壞公平,如造成逆向歧視或偽造身分騙取優待等結果。

到了歐巴馬統治的八年,美國以膚色為特點的身分政治已經形成,一位名叫Ziad Ahmed的穆斯林黑人革命小將,因為在考卷上一口氣寫了一百遍Black Lives Matter,獲總統歐巴馬親切接見,並被名牌大學爭相錄取,最後他選擇了史丹佛大學——這種按政治正確錄取,與中國文革招工農兵學員按出身錄取,本質上相同,都是身分政治的產物。在這位總統的偏向支持下,Black Lives Matter運動產生,砸毀移除歷史人物塑像的美國式「破四舊」當時已經開始,但歐巴馬從未發聲制止。

三、社會歧視。

這種歧視不是制度保護的歧視,而是社會習俗與社會心理,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某種族自身的行為。以下的分析,主要介紹統計數據,即黑人群體行為的後果。

幾項與黑人有關的統計數據

一、黑人的犯罪率比其他族群要高

在美國,相較於白人階層,黑人的犯罪率、吸毒率、罹患愛滋病等疾病的機率都高得多。美國黑人占美國人口不到13%,在因傷害與謀殺罪嫌被捕的罪犯當中,黑人占比高達50%;在因搶劫被捕的罪犯當中,黑人占67%。一項研究顯示,被逮捕的女性罪犯中,其中75%是黑人女性,白人只占13%。據美國司法部估計,有三分之一的黑人男性會在一生中的某個時刻入獄——這比白人男性的機率要高出5倍。

這次BLM在全美打砸搶燒,《彭博社》於6月4日刊發文章〈新澤西州卡姆登市的警務改革〉(The City That Remade Its Police Department),列舉了該市警務改革的成功經驗:這個74,000人的小市曾是一個凶殺案高發之地,2012年高達67起,2019年降為25起,原因是在這7年當中,該市進行了「一些影響深遠的警察改革」。我仔細看了這篇文章,發現其主要措施是兩項:(一)輕罪不罰,放棄因違章駕駛、停車、小偷小摸行為的處罰,以緩和警民關係,同時也降低了犯罪率,讓居民自我感覺社區在變好;(二)降低警察工資,以僱用更多的警察,在市區範圍內巡邏。

對某族群實行輕罪不罰,無論如何不是歧視,而是優待。至少,我與其他沒有優待的人在美國開車時絕對不敢超速、違章停車,否則要面臨一系列麻煩,從罰款、記分,甚至吊銷駕照等。

二、黑人中單親家庭越來越多,不利於孩子的成長。

2018年統計數據顯示,黑人中單親家庭占四分之三,美國各州政府忙於建立「單親家庭社區」(Single-parent families community)以滿足需要。我住在新澤西,這些年來,州政府努力建設了不少類似社區,以極低的租金甚至免費讓黑人及少數拉丁裔單親家庭入住。其他族裔的工薪族要買到同樣地段、同樣性價比的房子,至少要30萬美元以上。

三、美國的福利偏向黑人及拉丁裔,尤其是前者。

單親家庭以母親為主,許多單親媽媽不需要上班,依靠領取福利為生。歐巴馬時期,針對黑人、西班牙裔與非法移民的福利支出猛增。根據美國國會研究服務處(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簡稱CRS)的數據,如果將生活水平低於貧困線的家庭的現金支出折算成現金,則他們在每個家庭中每天的平均支出為167.65美元。相比之下,2011年的家庭收入中位數為50,054美元,相當於每天137.13美元。

在2011財政年度,CRS確定了大約80個重疊的聯邦經過經濟狀況調查的福利計畫,這些計畫共同構成2011年單個最大的預算項目,超過美國在社會保障,醫療保險或國防方面的支出。這些聯邦項目的總支出加上約2,800億美元的州捐款,總計約為1兆美元——如果對數字沒概念,請比較以下數據:2011財年美國財政收入2.302兆美元,也就是說,聯邦財政收入的將近一半用於黑人為主的低收入家庭福利支出。

Black Lives Matter提出的訴求,誰能滿足?

慈母害子,這種過分的政策傾斜,並沒有讓部分黑人滿足。這次BLM運動提出了令人瞠目的賠償要求:取消警察(聯想到黑人犯罪率高,警察成了其天敵,就會理解BLM為何提出這個要求);給每個黑人發40萬美元奴隸賠償;對黑人實施不用上班的最低收入;黑人免費上大學;無後代的白人遺產給黑人;擬出售的遺產給黑人;白人建築商必須給黑人建免費住房;白人每月出錢給黑人用於買地等等。

以上要求的內容還在繼續豐富的過程當中。但是,天價賠償的總額已經提出來了。黑人娛樂電視台BET創始人羅伯特‧強生(Robert Johnson)5月30日在接受CNBC採訪時稱,「現在是讓美國白人承認奴隸制造成的損失,並為黑人提供14兆美元財富的賠償,以防止該國分裂為獨立的和不平等的社會。」

這筆財富有多大?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公布的數據,第一經濟大國美國2019年GDP總量21兆美元,位居第二的中國為13.84兆美元,擁有56個國家的非洲為2.1兆美元。

也就是說,美國政府必須拿出2019年GDP總量的三分之二、中國GDP的總量、整個非洲GDP總量的七倍來賠償給黑人。試問全世界,除了不事生產、每天只盼著政府高福利的左派們之外(台灣有不少),誰認為這種賠償合理?

黑人中的理性聲音

黑人當中不乏對本族群問題有深刻認識的人,芝加哥學派當中著名的黑人學者湯馬斯‧索維爾(Thomas Sowell),曾寫過一本《美國種族簡史》(Ethnic America: A History)。在這本書中,湯馬斯用大量的史實、數字,深入淺出地講述了各個種族在美國的文化史與奮鬥史,其中,他對自己族群的解剖分析非常犀利,可以洞穿今天美國黑人的真正困境:「黑人家庭熬過了幾個世紀的奴隸制和種族歧視,但卻因福利主義而土崩瓦解。」

近年崛起的黑人女性政治活動家、川普支持者歐文斯(Candace Owens),曾經是一位堅定的反種族歧視者。她在2016年推出SocialAutopsy.com(社會屍檢)網站,旨在揭露互聯網惡霸,觸犯了左派利益,引發了對她的人身攻擊。在這之後,歐文斯成了保守派。佛洛伊德事件發生後,她立刻發表「我不支持佛洛伊德,他不是我的英雄」(I DO NOT support George Floyd and I refuse to see him as a martyr!)影片,用警局的犯罪紀錄說明了佛洛伊德是個罪犯。針對左媒廣為引用的黑人死於警察槍擊高於其他族裔的數據,並從中引伸出警察專門針對黑人暴力執法這個說法,她列舉了一組符合犯罪學理論的統計數字,表明黑人犯罪率高,因此死於警察槍下的也多。她最後指出,從數據分析看,這個警察因種族歧視原因專門針對黑人施暴的說法是編造的,是故意編造出來煽動暴亂影響2020大選的。

她引用了黑人學者肖比‧斯蒂爾(Shelby Steele)說過的話:「黑人群體是獨特的,黑人的文化也具有獨特性。這是唯一一個只會去迎合支持社會基數最最底層社區的族裔。」加以通俗解釋:「並非每個黑人都是罪犯,並非每個黑人都在犯罪。但是我們的獨特之處就在於我們是唯一的只為我們社區裡不做好事的人吶喊鬥爭爭取權利的族群。……我個人的理念是,不管你是什麼人種何種膚色,你做惡事就會有惡報。我們必須往好的方向做,更好的教育我們自己還有我們的孩子。不然我們已無法前行。」

拳王阿里的兒子則將BLM分子稱為種族主義者和邪惡分子,他說可以和平抗議不可以亂來,「我父親如果今天還活著,絕不會同意BLM這個口號,因為所有種族的命都重要。那些喊這個口號的很多不是黑人。」

當BLM在美國各地打砸搶燒時,並提出各種近於荒謬的索賠要求時,湯馬斯‧索維爾嚴肅發問:「美國是不是已經走到荒謬的最高階段,有些人要為他們出生前發生的事情負責,而另一些人卻不需要為他們自己今天的行為負責?」這種荒謬還體現在此時此刻的美國街頭,黑人可以命令任何一位白人下跪請罪、或者吻他們的髒鞋,民主黨政客們也配合他們的要求,下跪謝罪,為黑人當街洗腳。

所有這一切,源自左派政府強調反種族歧視的身分政治,這種以膚色確定權利的身分政治,破壞了美國賴以立國的憲政與法治。

本文摘自《看》雜誌第213期,更多內容請見http://www.watchinese.com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看》雜誌 第213期)謝謝!

相關新聞

如何消除「歧視」?

最近美國掀起了「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簡稱BLM)運動,讓種族歧視的問題再度成為美國社會的焦點議題。本文就來趕個流行討論一下歧視這個題目。

老艋舺的第一縷茶煙 蔡玄甫、蔡子晴父女攜手 福大同茶莊傳承175年(上)

創始於清道光25年的「福大同茶莊」,以中醫起家,秉持代代相傳的獨特烘茶工藝,走過175個年頭。目前由第五代蔡玄甫經營,第六代蔡子晴協助,父女同心齊力,再創萬華老店榮景。

務實的逐夢者 開辦「編劇教室」 東默農補足台灣戲劇市場斷層

不若美國、韓國,在台灣戲劇市場中,「編劇」相對並非顯要工作。看準戲劇產業的斷層,東默農開創「戲劇教學」的人生,做較少人做的那一塊,期盼能為加速台灣影視產業的正向變化盡一份心力。

美中兩國的人民抗爭有何不同?

美國最近有警員執法不當致使一名非裔人士死亡,引發廣泛抗議和暴動,甚至差一點動用軍隊來鎮壓。與此同時,香港去年以來為反送中、反《國歌法》及《香港國安法》,也有人民的大規模抗議活動及政府的強力鎮壓。這兩件事引發了很多評論,不同人士對美國的問題可能有不同意見,同一個人對美國和香港及中國的問題也可能有不同的評論,也有人指責別人是雙重標準。這種種不同評論當然各有評論人意識型態乃至國家認同不同的因素,而兩個抗議行動本質的不同,大家對本質之認識的不同,是更重要的因素。大家要認清事件的本質,才能有正確的評論,以及正確地評論別人的評論。

美國「文革」禍起身分政治

2020年適逢美國大選,發生的怪事接連不斷,背景撲朔迷離的武漢肺炎如何從中國實驗室出來還在爭議之中,「美國文革」又如疾風暴雨般來臨。在美國大肆打砸搶燒的Antifa,剛被美國司法部定為恐怖組織,從不對中國政府的暴行說半個不字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這次不僅大肆譴責美國警察的執法暴行,還宣布承認Antifa是合法組織。

從企業策略看中共五大政治錯誤

治理國家好比經營企業,在全球經濟緊密以及科技日新月異的時代,民間企業及公民社會力量抬頭,轉變了傳統政府體制及國際權力政治。國家不再能只靠槍砲來確保自身地位,還需仰賴更多軟實力及民間力量來鞏固。以下借鏡商場智慧來省思治國之道,從當代企業經營的竅門,來談談中共在國家治理上的五大政治錯誤。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