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挺過不信任投票卻被逼宮 「他」成壓倒強生的最後一根稻草

女子吃半磅櫻桃「心臟不動了」 多器官衰竭入ICU險死!醫揭原因

農曆三月「瘋」媽祖 台灣第一女神

(林旻萱攝)
(林旻萱攝)

農曆三月「瘋」媽祖,更深層的意義是藉著進香移動,串起人、事、物的互動與連結。圖為2018年白沙屯媽進香的景況。 (林格立攝)
農曆三月「瘋」媽祖,更深層的意義是藉著進香移動,串起人、事、物的互動與連結。圖為2018年白沙屯媽進香的景況。 (林格立攝)

【文.鄧慧純 圖.林旻萱】

從空拍機的鏡頭俯瞰,狹長的鄉道上,一大群信眾追著一頂轎子行進著,萬頭攢動,人龍綿延了幾公里遠;再轉換視角,把鏡頭拉向行走的人群,行列裡的人或已步履蹣跚,卻還是堅持著腳步往前邁;路邊迎駕的人群或是熱情地分送飲料、物資,或是虔誠地跪地,雙手合十、口中祈願地向轎子行禮。

初訪台灣的外國友人絕對會被這影像所震撼,這是在台灣每年一度的媽祖進香活動,農曆三月,許多媽祖廟會藉由進香的名義,走出宮廟,親近信徒,形成萬人空巷的局面,其中又以台中大甲媽與苗栗通霄白沙屯媽的進香最受矚目。Discovery探索頻道更將大甲媽遶境進香列為世界三大宗教慶典之一。2010年,文化部文化資產局登錄「大甲媽祖遶境進香」、「北港朝天宮迎媽祖」、「白沙屯媽祖進香」為國定的重要民俗。媽祖信仰也是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而台灣正是世界媽祖信仰的核心與重鎮。

眾人簇擁的轎子,裡頭安坐的是台灣的第一女神——媽祖。相傳在北宋年間成仙的巫女林默,原初只是中國東南福建沿海地帶漁民的守護神,但隨著經年累月的靈驗神蹟,媽祖的神性不斷擴張,演變至凡與「水」相關者皆能掌控,媽祖遂有水利神、農業神之名。自宋以來,皇帝冊封不斷,清初施琅平定台灣,上奏是得媽祖之助,康熙皇帝遂敕封為「天后」,得到官方的加持,媽祖信仰被推至高峰,更穩定媽祖信仰在台灣的根基。

落地生根的媽祖信仰

台灣是個移民社會,早期來自泉州、漳州各地的移民祖籍認同強烈,為爭奪資源、求生存,百年來械鬥不斷,直到1860年後,分類械鬥逐漸平緩,移民落地生根,轉以認同台灣本土,當要設置村落共同信仰的主廟時,要推奉誰呢?漳州人拜開漳聖王,泉州人祀奉保生大帝,客家人崇敬三山國王,安溪人遵奉清水祖師,不斷受官方推崇的媽祖成了各方首選,清華大學人類學研究所副教授呂玫鍰解釋,跨越族群與地域,乃是媽祖成為漢人移民在台灣最主要信仰的原因。

媽祖信仰在漢文化圈有深遠的影響力,有漢人移居之處,多數供奉有媽祖的香火,各地的媽祖信仰也因移民的歷史背景發展出各自的特色。東南亞的媽祖多依附在宗親會館裡,台灣的媽祖信仰則是建廟,根據內政部統計,登記有案、主祀媽祖的廟宇超過1,000座。對於媽祖的稱呼,除了「天妃」、「聖妃」、「天后」等官賜的封號外,在台灣,我們會親暱地稱呼她為「媽祖婆」、「婆啊」、「姑婆」、「娘媽」等等,林姓的家族更喜歡親暱地稱她「姑婆祖」,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兼任研究員林美容解釋這些類親屬的稱呼,顯示台灣人與媽祖的親近程度,如同家族裡的長輩,任何事情都可以跟祂傾訴,許多孩子從小給媽祖收為義子等。

媽祖信仰與台灣人的生活緊密連結在一起,廟埕是地方居民生活的重心。 (莊坤儒攝)
媽祖信仰與台灣人的生活緊密連結在一起,廟埕是地方居民生活的重心。 (莊坤儒攝)

氣質各異的媽祖婆

長年浸淫在媽祖信仰研究的呂玫鍰,聊到近年興盛的「媽祖遶境」,她指出,「進香」和「遶境」在傳統宗教脈絡中有非常不一樣的含意:過去「進香」是信徒隨著社區的廟宇前往祖廟或是歷史悠久的老廟上香,在香火關係上是一種下對上的關係。「遶境」則是神明巡視轄區的概念,並有淨化轄區帶給信徒祝福之意,是一種上對下的關係;然而,今日進香與繞境的意涵已被混淆,廟宇之間不強調香火位階關係,反而著重拜會或參香的平等聯誼關係。通常一地神明赴外地進香取回聖地香火之後,會在轄區內巡行遶境,分享福氣。

走過大甲媽和白沙屯媽的進香,呂玫鍰說起兩者各異的風格。台中大甲鎮瀾宮是台灣媽祖信仰的代表廟宇之一,每年一度的遶境進香是從大甲出發,路線貫穿台中、彰化、雲林、嘉義四縣市,以九天八夜的時間跋涉300多公里,到達嘉義新港奉天宮,與新港媽一起慶生,供信眾祝壽。

呂玫鍰點出,「大甲媽祖出巡的陣仗由報馬仔、頭旗、頭燈、三仙旗、開路鼓、大鼓陣等前導開道;中間有繡旗隊、哨角隊、三十六執士團、福德彌勒團、福德團、太子團、神童團、莊儀團等陣頭;最後才是媽祖大轎,由身穿清朝服飾的轎班人員扛抬,轎前後有轎前吹、涼傘、令旗及日月傘等護轎。這些隊伍陣仗均有豐富的象徵意涵,表現這位女神的神恩浩蕩與出巡時莊重華貴氣派。」

相較於大甲,苗栗通霄的白沙屯拱天宮則是村落型的廟宇,而白沙屯媽是信徒心目中最平易近人、聞聲救苦的慈悲媽祖。每年白沙屯媽要往北港朝天宮進香,全程徒步,約400多公里,而且無固定路線,旅途的行止與方向,全憑神明的指示。不固定的路線,增加外地信徒祈求、與媽祖互動的機會,應驗了「媽祖興外庄」的說法。近年進香媽祖大轎常主動鑽入市場、學校、鄉鎮公所、醫院等地,巡視與民生相關的地點,直接與信徒互動,白沙屯媽在信徒心中是如此的親切愛民,因此每年數萬人的追隨,路程上每一雙合十祈拜的手,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跟媽祖的故事。

移動是為了連結

「基本上,進香活動是以在地神明的名義走出自己的地方,以連結外地的宗教、政治、經濟與人群等各種資源,建立並強化這些連結關係。」呂玫鍰解釋,換言之,進香藉由移動,建立廟宇神明之間的香火關係,也透過神與神、人與神的各項儀式活動,彰顯跨地域的人與人的連結。

早年參加白沙屯媽祖進香的信眾(稱「香燈腳」)都是在地人,今日九成以上均是外地人;白沙屯的進香路線不固定,加上腳程快慢不定,若要跟隨媽祖大轎行進(稱為「隨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信徒間流傳著「能走的,要等不能走的」,意指進香途中,大家要互相幫忙,互相照顧;過去進香常發生媽祖大轎轉頭返回走、或原地「行轎」,信徒解釋此為「等候跟不上的人」,是媽祖給予的教導指示。

白沙屯媽祖進香的路途中,一路上的飲食、住宿等,都來自信徒自發性地提供,呂玫鍰說道,這些捐助都請示過媽祖的神意,信徒們會擲筊詢問可不可以做?要準備多少數量?通常媽祖答應的,都會分送一空,不會造成資源浪費與負擔。近年進香團流行信徒自製「結緣品」(結媽祖緣的紀念品),如平安符、紀念小卡、吊飾、背包、鑰匙圈等,在途中分送有緣的信徒,或是在借宿接受幫助時,結緣品是小禮物,作為締結媽祖緣分的見證,也是人與人連結的體現。而即使心中的祈求已經實現且還了願,許多信眾還是每年來陪媽祖走一段,他們稱此是「與媽祖的約定」,是這樣的連結不斷的擴散,同時也把媽祖的慈悲與善念分享出去。

林美容則解釋,漢人社會的男神要展現其權力,是藉由大眾從四方來朝覲,以彰顯其威權;但媽祖則是藉由進香的移動,連結各處的資源,形成影響力。就像是漢人社會是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可是女人就厲害,女人很會串門子,走動在各親族間,連結交換資源,林美容生動的形容了漢人社會中女性的流動,因此媽祖的進香,像在一個個村莊間流動,串起連結,產生影響力,「媽祖信仰在台灣如此盛行,代表父系社會對女性生產力的肯認。」

參加一年一度的媽祖進香盛會,能經驗台灣庶民生活和濃厚的人情味,體驗最台灣味的神人關係。 (林旻萱攝)
參加一年一度的媽祖進香盛會,能經驗台灣庶民生活和濃厚的人情味,體驗最台灣味的神人關係。 (林旻萱攝)

走出自己的路

「回想台灣上個世紀,現代化的關懷下,高舉理性與科學的進步價值,相對於西方宗教,民間信仰被認為是落伍的、迷信的、功利的。」呂玫鍰說,但是她與我們說起2001年進行的白沙屯媽祖進香田野調查,那一年白沙屯媽進香回鑾的途中,不走西螺大橋了,大轎班隨著媽祖行轎的引導,涉水過濁水溪。在現場見證了歷史的一刻,許多人都問:「真的要下水嗎?」但是在地信徒領頭說:「免驚啦!媽祖帶路,安啦!」是這樣的「相信」,讓大家脫掉鞋襪,一個牽一個,一個幫一個,一步步踩過腳底流沙的河床。「當時在冰冷的溪水中,我感受到的是攜手同行的溫暖善意,在溪邊微風捲起的沙塵中,人人跪拜媽祖的真情流露,那情境之美,讓當場每個人都落淚。」呂玫鍰轉述當時的現場,「這也代表信仰已經進到每個人的心裡了。」

近年隨著台灣本土意識的提高,媽祖進香的活動也成為年輕世代「一輩子要體驗一次」的經歷。年輕人善用影像,記錄進香的每一個影格,顯現他們關注的重點已與老一輩的不同,學生們會跟呂玫鍰分享,路途中要品嚐的在地美食,進香旅程中,腳起水泡了怎麼處置。「這些年輕人,他們關心的是『我在這裡』、『我感覺怎麼樣』等內容。」用身體去體驗自己的文化,想了解這個社會,想看看其他的人如何生活,無疑地,是對自身文化自信的展現。

長年投身台灣本土研究的林美容則指出,早年本土文化一直被壓抑,直到1980年代本土化運動,對自己土地的認識與啟蒙才慢慢覺醒,「我的研究一直要提振台灣人對自身文化的了解,及對自身文化的自信心。」媽祖是台灣的第一女神,媽祖信仰已經跟台灣人的生活很緊密的連結在一起。其實不只三月瘋媽祖,台灣人一整年都在拜媽祖,許多媽祖廟本身就是一座博物館,保留了當時代的匠師手藝與歷史印記,民俗藝術如曲館、武館及陣頭也隨著媽祖信仰的興盛有了新的樣貌。她邀請外國朋友,來到台灣別忘了走進媽祖廟,參加一年一度的媽祖進香盛會,經驗台灣庶民生活和濃厚的人情味,體驗最台灣味的神人關係。

熱情民眾聚集在白沙屯拱天宮廟埕,恭迎媽祖回鑾。 (林格立攝)
熱情民眾聚集在白沙屯拱天宮廟埕,恭迎媽祖回鑾。 (林格立攝)

相關新聞

解放衣服的想像 智慧衣的現在進行式

電影往往是未來的一帖預言。電影中蝙蝠俠、蜘蛛人能在彈指之間飛天遁地,秘密就藏在那套結合電腦與織品的定番著裝,隨著科技發展,或許有朝一日,凡夫俗子如你我,都可能體驗一下變身超級英雄的滋味!

農曆三月「瘋」媽祖 台灣第一女神

從空拍機的鏡頭俯瞰,狹長的鄉道上,一大群信眾追著一頂轎子行進著,萬頭攢動,人龍綿延了幾公里遠;再轉換視角,把鏡頭拉向行走的人群,行列裡的人或已步履蹣跚,卻還是堅持著腳步往前邁;路邊迎駕的人群或是熱情地分送飲料、物資,或是虔誠地跪地,雙手合十、口中祈願地向轎子行禮。 初訪台灣的外國友人絕對會被這影像所震撼,這是在台灣每年一度的媽祖進香活動,農曆三月,許多媽祖廟會藉由進香的名義,走出宮廟,親近信徒,形成萬人空巷的局面,其中又以台中大甲媽與苗栗通霄白沙屯媽的進香最受矚目。Discovery探索頻道更將大甲媽遶境進香列為世界三大宗教慶典之一。2010年,文化部文化資產局登錄「大甲媽祖遶境進香」、「北港朝天宮迎媽祖」、「白沙屯媽祖進香」為國定的重要民俗。媽祖信仰也是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而台灣正是世界媽祖信仰的核心與重鎮。

一睹「神采」 天后宮裡的建築與工藝

媽祖是台灣常民信仰,而各地供奉媽祖的天后宮,代表的不只是鄉親捐獻建廟的虔誠,更是一處集結各種傳統工藝的殿堂。大木、小木、剪黏、鑿花、廟宇彩繪、神祇服飾等,廟宇的每個角落都有著工藝師的傾力之作。本期《光華》,將帶大家領略大木作師傅劉勝仁、神帽師傅郭春福、刺繡師傅張麗娟的職人精神,在他們數十年累積的精湛手藝中,欣賞台灣的工藝之美。

鏡頭下的眾生相 從《朝聖台灣》望見信仰的生命力

俗諺說:「三月瘋媽祖,四月王爺生。」每年農曆三月開始,台灣的媽祖廟就更顯熱鬧,尤其大甲媽祖遶境進香、白沙屯媽祖進香,總吸引大批民眾跟著媽祖徒步前行,帶來一股安定的精神力量。 而出生屏東東港、被民俗研究學者稱為「神明欽點的攝影師」陳逸宏,自1990年參加大甲媽祖遶境進香後,便與媽祖結下緣分,此後30多年來,他帶著對信仰力量的好奇及專業的攝影技巧,記錄下台灣廟會祭典,並在去(2021)年集結出版《朝聖台灣》。 本期《光華》,將透過陳逸宏的鏡頭,看見台灣民間信仰裡,珍貴而美麗的人文風景。

老外瘋媽祖 體驗遶境的熱情與無私

媽祖進香與遶境的活動,有什麼魔力?來自美國的YouTuber「小貝」,在拍攝媽祖繞境的途中,在鏡頭前大喊:「這就是我的人生呼召!」台灣傳統宗教的豐富內涵,甚至讓美國人高瑞德將大學主修改為宗教文化研究,現在定居於台灣古城嘉義,跑遍城內廟宇,還協助將在地小吃推上Netflix紀錄片《世界小吃》台灣篇。

乘著高速網路起飛 航向虛實交融、 多維共演的新美地

3G到4G,已為人類生活帶來了許多變革,5G時代接踵來到。在高速、低延遲、多連結的網路世代,以人性為依歸的科技,又將為人類生活帶來哪些全新體驗?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