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沒興趣也沒空了解 僅2成青少年知道國內有幾座古蹟

台灣奧運射箭男團「銀」家 魏均珩、鄧宇成、湯智鈞

教練劉展明(右)無論訓練或生活,都非常關心選手,即使有時射箭表現不穩定,仍對他們充滿信心。
教練劉展明(右)無論訓練或生活,都非常關心選手,即使有時射箭表現不穩定,仍對他們充滿信心。

【文˙謝宜婷 圖˙林格立】

「水啦!」東京奧運射箭場上,台灣射箭男團選手魏均珩、鄧宇成、湯智鈞互視、擊拳,不斷喊聲為彼此打氣,憑著這股氣勢與默契,在16強比賽中扭轉被領先兩局的情勢,第四局連續射出五支10分箭追平比數,接著在加分賽以三箭28分的表現打敗對手,然後一路維持穩定性,挺進決戰。

從2004年開始,台灣射箭國家隊每屆奧運都取得滿額參賽的資格,而且三度在奧運場上奪牌。總教練林政賢表示,台灣射箭隊優異的表現除了來自選手的自我要求、團隊的凝聚力與正向氛圍,最重要的是,男女團平常都不斷為彼此鼓勵。這次東京奧運,先上場的女團雖然輸了,但不氣餒,立即將比賽當下的狀況與感覺回饋給男團,有助於男團上場時能更果斷地射出每一支箭。

魏均珩(中圖)是團隊的大哥,常用肯定的眼神與相互擊拳,回應學弟鄧宇成(左圖)與湯智鈞(右圖)在場上的精采表現。
魏均珩(中圖)是團隊的大哥,常用肯定的眼神與相互擊拳,回應學弟鄧宇成(左圖)與湯智鈞(右圖)在場上的精采表現。

射箭從「心」出發

東京奧運的射箭比賽場地,位於靠海的夢之島公園內,風向相當多變。尤其台灣射箭隊因為COVID-19疫情,將近兩年沒參加國際賽,此戰可說是硬仗。

回憶第一場比賽當下,魏均珩淡淡地說:「就是當下適應,盡力就好。」雖然一開始還沒掌握好風向,只射出7分箭,但持續做好動作,就逐漸進入了狀況。同樣漸入佳境的湯智鈞也認為:「我不會一直想要怎麼重新調整上一支箭,我會把每一支箭都當第一支在射。」而外表總是淡定的鄧宇成,是團隊中首先射出9分箭穩定軍心的,他表示:「只記得那個時候,好像有風從左邊來吧?重點還是要把動作做到位。」

即使面對平手的緊張情勢,射箭男團在場上依然露出笑容,不斷用眼神肯定彼此的表現。林政賢笑著回應:「可見平常教練說:『要享受比賽』,他們都有聽進去。」

此次備戰東京奧運,訓練過程一直強調選手的自信與心理狀態,因為頂尖射箭選手,比的不再只是技術,而是掌握內心的能力。教練團平常透過正向語言,指出選手需要改善之處,例如:「你的後手臂張力多一點會更流暢。」而非直接點出弱項,「這樣會在他們腦海中烙下印象,在重要時刻,不足的地方反而會顯露出來。」林政賢若觀察到選手訓練時有異狀,也會請隨隊心理師注意,避免直接詢問造成選手壓力。

射箭男團心理師陳若芸,都會在場邊觀察選手訓練,透過他們的臉部表情與動作變化察覺心理狀態。選手每射完一輪箭,她會陪著他們走到70公尺處的標靶拔箭,在這個過程中鼓勵、更認識他們。「我也會給選手作業去觀察隊友,因為人比較容易看到自己做不好的一面,但透過別人回饋可以看見自己表現好的地方。」陳若芸表示,除了觀察隊友,她也會與選手一起設定目標、事後討論,幫助他們從完成的事情中找尋自信心。

魏均珩(阿魏)年齡:27
魏均珩(阿魏)年齡:27

努力訓練,相信自己

問起林政賢台灣射箭在世界名列前茅的秘訣,他表示除了從小訓練紮實之外,還有「我們(國家隊)訓練都不按牌理出牌!」面對這一代自我要求極高的選手,每次參加國際賽總以奪牌為目標,賽前的體能訓練也非常主動積極,晚上還會相約一起射箭,教練團反而要適時提醒他們去休息,當發現選手有點疲勞,還會提議先一起出去吃冰、看電影,再回來練習。

射箭男團三人面對訓練,各有獨特見解。魏均珩說:「有時候,我晚上會自己到射箭場練習,挑戰不開燈射箭。」因為他相信「心中有靶就有靶,懷疑自己的時候就射不到。」鄧宇成認為:「每天訓練就是找出最理想的角度與姿勢。當天一拿弓,拉第一支箭時,就知道有哪些熱身要做得更徹底,要把專注放在哪裡。」而湯智鈞著重在模擬:「我會幻想一個對手,他可能射10、10、9的成績,換我射的時候,我就努力去做動作。」

除了教練團,奧運隨隊醫師郭純恩也給選手很大的空間去做決定,當她到國家運動訓練中心為射箭選手針灸,幫助他們放鬆肌肉時,她發現每個人的需求都不一樣:「老鄧(鄧宇成)習慣肌肉是緊繃的狀態,這樣他比較好施力,所以這麼多年來,他只讓我針過五次吧。湯包(湯智鈞)是針對局部,他會問我可以針三角肌,放鬆一點點就好嗎?阿魏(魏均珩)當天如果沒有要治療,也會報告自己的狀況,對自己的狀態很負責。」郭純恩認為射箭是講求全身肌肉平衡的運動,只有選手最清楚自己身體的狀態,因此不會要求選手配合,而是尊重他們對自己身體的掌握度。

湯智鈞(湯包)年齡:20
湯智鈞(湯包)年齡:20

享受比賽的緊張

射箭與多數運動不同,站上發射線後,就要獨自面對比賽,安靜地承受內心所有情緒。面對奧運這類大型賽事,如何保持專注、控制心跳,是致勝的關鍵。

魏均珩以運動心理學觀念「覺醒水準」來說明,每項運動需要的亢奮程度都不同,射箭的覺醒水準要位於中間,因此面對緊張,「不要排斥,要想怎麼去吸收、轉換,跟自己結合,變成你的東西去活用它,將緊張變成亢奮!」

而過去一緊張,箭著點就無法集中的湯智鈞,現在懂得不能心急,「因為比到最後大家成績都差不多,心態正確,在比賽上才會有更多正能量與信心。」在場上幾乎面無表情的鄧宇成,看似缺乏亢奮情緒,但東京奧運比賽結束後,在醫師郭純恩的詢問下,才說出心聲:「我緊張到快死了,但還可以接受。」這才讓郭純恩發現鄧宇成正努力維持適當的亢奮程度。

除了自身態度,心理師也有教選手用呼吸調整節奏並用自我對話激勵自己,因此魏均珩就經常聽到湯智鈞說:「我是奧運冠軍,湯智鈞!」

鄧宇成(鄧爺)年齡:22
鄧宇成(鄧爺)年齡:22

為彼此著想的情感

射箭男團的好感情,提升了比賽時的士氣。男團教練劉展明表示,他們不是第一次同隊,因此已經累積一定默契。而且在奧運賽前,男團已經模擬過很多比賽狀況,演練過不同選手上場順序。「風比較大的時候,阿魏會先當第一棒,他的弓磅數高,受風影響不會那麼大,而且能將場上資訊回饋給學弟。宇成很沉穩,所以放在第二棒。智鈞節奏比較快,所以放第一棒或最後一棒都可以。」

射箭隊的凝聚力,在國訓中心是眾所皆知,劉展明笑著說:「我們不分男女團,假日的時候就喜歡一起去聚餐、看電影。」郭純恩為射箭隊看診時,也發現男女團都是「團進團出」,沒有人搶著看診。「女團選手林佳恩每次都會問大家:『明天誰要比賽,先來給郭醫師看。』其他人都沒有意見,默默做自己的事,直到所有團員結束治療,再一起離開。」

「運動難免會有互相較勁的時候,但是,我在射箭隊看到他們為彼此著想的心。」郭純恩還記得東京奧運賽前替魏均珩針灸時,湯智鈞在一旁認真觀看,她笑著說:「我走到前面,他就跟到前面,我走到後面,他也跟到後面。」原來湯智鈞想要記住穴道位置,在場上幫學長按摩放鬆肌肉,並不在意他們在個人賽時會成為對手。

東京奧運結束後,三位選手稍作休息,又開始備戰。魏均珩參加2021世界射箭錦標賽獲得反曲弓男團銅牌,而鄧宇成與湯智鈞也在全國運動會男團射箭分別獲得金牌與銀牌的佳績。接著,他們要爭取2022亞運國手資格,雖然名額有限,但他們始終都秉持「開心射箭,享受比賽」的態度,無論是誰參賽,都會為彼此鼓勵。因為每場比賽都是新的開始,對於射箭,最終的敵人只有自己。

雙十國慶舉行的「OUR HEROES!台灣英雄大遊行」,東京奧運奪牌選手紛紛亮相,引來民眾陣陣歡呼。 (莊坤儒攝)
雙十國慶舉行的「OUR HEROES!台灣英雄大遊行」,東京奧運奪牌選手紛紛亮相,引來民眾陣陣歡呼。 (莊坤儒攝)

相關新聞

台灣奧運射箭男團「銀」家 魏均珩、鄧宇成、湯智鈞

「水啦!」東京奧運射箭場上,台灣射箭男團選手魏均珩、鄧宇成、湯智鈞互視、擊拳,不斷喊聲為彼此打氣,憑著這股氣勢與默契,在16強比賽中扭轉被領先兩局的情勢,第四局連續射出五支10分箭追平比數,接著在加分賽以三箭28分的表現打敗對手,然後一路維持穩定性,挺進決戰。

觀看太平山的N種方式 鐵路、古道、溫泉一次滿足

位於宜蘭的太平山森林遊樂區,過去是台灣三大林場之一,蹦蹦車曾經馳騁於這片山林。100多公里的森林鐵道,不只將珍貴的紅檜、扁柏運下山,也把博物學家帶進山裡,探究太平山的豐富生態。如今太平山轉型為森林遊樂區,可以搭乘蹦蹦車感受林業風華,走訪步道的運材軌跡;海拔的變化也帶來豐富林相,雲海、溫泉、四季風景……,太平山的美,讀了千遍也不厭倦。

搭火車優遊客家山城 內灣線產業的時代變化

台灣在19世紀末到20世紀中,有「樟腦王國」的美譽,當時全球超過七成的樟腦由台灣出口作為無煙火藥的原料與電影底片的賽璐珞。在天然樟腦被其他材料取代後,儘管產業盛況不再,但沿著島內支線鐵路,仍可一窺昔日開採與製作的地點。 位於新竹的內灣線,是樟腦盛世過後興建的鐵路,前身是日治時期的輕便鐵道,有些車站位置是當時焗製樟腦的所在處,而居住在內灣線附近的客家人正是當初樟腦產業發展的主要勞力。搭乘內灣線,不僅可以欣賞客家族群的生活樣貌,還能走入周圍山林,了解隨時代變遷的產業。

深澳線上的美麗家園 從黃金、黑金到人文礦藏

台灣東北角上的深澳支線,沿著海岸線綿延往前,這條猶若日本湘南江之電的濱海鐵道,背山臨海,擁有絕色風景。即便當年促使鐵道興建的礦脈資源早已絕盡,但累積豐厚的人文底蘊與獨特的自然景觀交織,仍吸引觀光人潮前往。

翻山越嶺捍衛山林 高山型國家公園玉山、雪霸

台灣的山脈面積占全島70%,是全球高山密度最高的島嶼,超過3,000公尺的高山多達268座,是同為多山島嶼日本的26倍,紐西蘭的13倍。其中3,952公尺的第一高峰「玉山」,位於玉山國家公園(以下簡稱玉山);山齡500萬年,3,886公尺的第二高峰「雪山」,則劃入雪霸國家公園(以下簡稱雪霸),兩座高山型國家公園分處南北,各具使命。

港都裡的生態樂園 由解說員帶你深入壽山

位於高雄的壽山,從19世紀中期台灣開港通商以來,吸引西方博物學家與探險家走訪,像是英國領事兼鳥類學家史溫侯(Robert Swinhoe)、英國探險家兼通譯必麒麟(William Alexander Pickering)與英國旅行攝影家約翰湯姆生(John Thomson)等等,他們透過標本製作、文字記錄與攝影作品,為壽山的自然生態留下珍貴史料。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