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比特犬咬死飼主友人!連志工都不敢牽散步 無人領養下場曝光

中央書局回來了!銘記歷史的思想基地

弧形外觀與扇形空間 / 八角型洗石子門柱。
弧形外觀與扇形空間 / 八角型洗石子門柱。

【文˙蘇俐穎 圖˙中央書局提供】

二十世紀初,巴黎的左岸咖啡館,來自歐洲各地的文人菁英譜寫下文藝狂潮的流動饗宴;同樣年代,遠東地區正逢日本殖民的台灣,林獻堂、林幼春、張深切、賴和等受到現代教育洗禮的知識分子與中部地方士紳,集結成立「中央俱樂部」,成為後來「中央書局」的前身。這裡曾是領銜台灣文藝思想的重鎮,百年來不同年代的風雅之士,都在此銘刻下重要的生命記憶……。

「中央書局回來了!」2019年深秋,一則消息在藝文界引起騷動,相傳創立於1927年,在日治時代最大的漢語書店,從1998年宣告熄燈以後,歷經22年的沉寂,經過各方人士的奔走、籌措,將在原址重新開業。

源於浪漫的力量

來到台中舊城中區,站在台灣大道與市府路的路口,路的一頭,連接著送往迎來的火車站,下一個街廓,則是日治時代的行政中心「台中州廳」。

屹立此處的中央書局,是一幢三層樓高的老宅。扇形延展的三角窗店面,米白的外牆搭配大片的玻璃窗,看上去典雅又有朝氣,外牆刻意仿擬復古字體的店招,正向往來的路人親切地招手。

「這幢建築雖然不是國定歷史古蹟,但它的重要性,來自於歷史精神與價值。書店創辦的起心動念,源於一群人民族自覺的情懷,我們稱作『浪漫的力量』。」中央書局副總監沈貞慧如此開場。

猶如今昔呼應的歷史隱喻,憑著對文化藝術的熱情,以及對民族服務的使命感,當年海歸的知識分子如莊垂勝、葉榮鐘,加上中部的地方士紳,如大雅張家、霧峰林家,以共同集資的方式創辦了中央書局。近一個世紀後,書局再重新開幕,也起因於有一群出身中部的藝文人士,眾志成城地接棒,才完成這項近乎奇蹟的任務。

「承接中央書局,對我而言,是偶然的機緣,但似乎又是必然的緣份。」中央書局代表人張杏如如此說。故事源起於來自台中的作家劉克襄,與同樣在中區主持「中區再生基地」的東海大學建築系助理教授蘇睿弼。當他們看見書店在歇業以後,空間一度被出租改為婚紗店、安全帽店,直到安全帽店也撤出後,因建築結構年久失修,惟恐難逃被拆除的命運,對書局深懷情感的他們,遂向張杏如詢問將此建物承租下來的可能性。

孰知這一詢問,打撈出來的竟是千絲萬縷的人際連結。同樣出身中部的張杏如,回憶起童年在中央書局走跳的經驗,以及自己的家庭與多位書店股東後代的深刻交誼,遂慨然允諾。但現實問題接踵而來,因建築物翻修所費不貲,倘若僅以承租的模式,卻投入高昂資金修繕,並不合算,她遂偕其企業家夫婿何壽川,共同捐款到上善人文基金會,以基金會名義買下建物,並在大幅修繕後進駐營運。

1941年中央書局員工合影。
1941年中央書局員工合影。

人文與知識的交會

這個在林獻堂、呂赫若的私人日記裡多次被提及,讓他們留連忘返、大手筆購書的知識殿堂,甚至曾舉辦過郭雪湖、陳澄波等名家畫展的文藝聖地,在眾人的引頸期盼下終於重新開幕。

回到百年以前,創辦初時,中央書局的定位便不僅是一家單純的賣店,彼時的創辦人們提出了「中央俱樂部」的想法,包含書局在內,同時策劃了餐館、講堂、娛樂室等空間,而書局除了零售以外,也是一家出版社,不僅擁有出版事業,還發行過《南音》、《台灣文藝》等藝文雜誌。

時間拉到今日,重新開張的中央書局延續了當時的理想,空間上採取複合經營模式,一至三樓200坪的空間,除了精選的文史哲相關書籍展售,亦規劃了文創商品賣場、餐飲服務、閱讀區、讀者講堂等空間,也具備出版的功能,頗有今昔呼應之感。

「希望人們來到這裡,能以不同的面向去體驗『閱讀』。」副總監沈貞慧說明:「我們將中央書局的定位放在『不只是一間書店的書店』。過去的中央書局,是文人交流的場所,我們也期待這裡是一個交流平台,讓人與人、人與書、人與知識的交流,在這裡發生。」

在日治時代,書局的創辦人們因著意識到,在日本政府統治的大環境底下,不僅官方語言均以日語為主,台人受教育更屬不易,因此希望透過文藝啟蒙喚醒同為漢民族的社會大眾民族自覺的意識。

雖然時空背景早已物換星移,但對於本土文化、主體意識的啟發與認同,依舊是中央書局的重要經營主軸。團隊特別引進台中相關主題的書籍,並在一樓特別闢設「台中作家」專區,沈貞慧解釋:「我們這裡的『台中』,並不是現在六都的概念,而是沿用過去『台中州』的標準,涵蓋了中、彰、投三個地區。」包括從賴和、巫永福、廖玉蕙等古今作家的作品,都在入選範圍之內。

而秉持著五感體驗閱讀的想法,店內嘗試規畫由書籍文本延伸出的系列活動,好比由詹宏志率先起跑主持的「週三讀書會」,重新導讀經典文學小說;還有與餐點結合的「作家餐桌」,復刻文學書中描繪的滋味,或者將作家的手路菜端上桌,無非都是希望拉近人們與書本、與藝文之間的距離。

採集資形式開始的中央俱樂部,圖為1927年發行的股票。
採集資形式開始的中央俱樂部,圖為1927年發行的股票。

老屋風華再現

包含老屋的購入到軟硬體的重建,中央書局的重建之路斥資超過上億,能從破敗到煥然一新,由同樣出身台中的建築師姜樂靜,以及結構技師施忠賢共同組成的修復團隊功不可沒。團隊先為這幢高齡超過70歲的老宅作全面性的健檢,並且在合乎今日的使用需求之下重新改建。

也由於建築物建於二戰結束、物資相當缺乏的年代,當時的鋼筋水泥都屬管制物資,取得不易,加上歷經長年鏽蝕,結構框架都不穩定,修復團隊除了增做新的結構牆體,甚至特別加裝無障礙電梯,以電梯設置處的梁柱框架,來補強整體建築的結構。

能屹立近一世紀的中央書局,在歷史上經歷過多次的蛻變。從1927年在寶町三丁目十五番地(現址為市府路103號)木造平房正式開業;到1948年戰後遷到現在的位置,將原本的木造房改為三層樓的磚造房;如今可謂「3.0版」的中央書局,底氣依舊,風華猶存,仍屹立在此,持續為人們開放一扇通往知識、藝術寶庫的大門。

「不只是書店」的中央書局,積極舉辦各類藝文活動,促進民眾與書的交流。
「不只是書店」的中央書局,積極舉辦各類藝文活動,促進民眾與書的交流。

建築風華巡禮

圓形圓柱與格子天

中央書局原設計者為建築工程師林文章,他參考彼時市區最豪華的彰化銀行建築,使得兩幢建築物在設計細節上若有神似。雖然日後經過大規模的修復,室內最具特色的圓柱陣及大跨距的格子梁天花板,依舊被完整保留下來,古典風格的細節散發出莊嚴穩重的美感。

弧形外觀與扇形空間

建築體水平帶狀的流線外觀,包覆住整座建築物,流露出歐美的新藝術風格與裝飾藝術風格。

八角型洗石子門柱

立面入口的石柱,表面採洗石子工法,斷面處內凹的八角造型,則轉化自日本傳統的木造建築, 銳利的線條中蘊藏著精緻的美感。

同時提供餐飲服務的中央書局,將老咖啡館的滋味端上桌,讓人們從飲食勾起閱讀的興趣。
同時提供餐飲服務的中央書局,將老咖啡館的滋味端上桌,讓人們從飲食勾起閱讀的興趣。

與時俱進、重新開業的中央書局,持續為人們敞開通往知識殿堂的大門。 (中央書局提供)
與時俱進、重新開業的中央書局,持續為人們敞開通往知識殿堂的大門。 (中央書局提供)

相關新聞

帶台灣踏上奧運擂台 黃筱雯「拳」力奪銅

「一開賽黃筱雯就發揮自己的身高優勢,頻頻用較長的手臂控制彼此間的距離,前手的試探搭配不時的後手攻擊。」 「黃筱雯利用前手直拳與刺拳引對手進來後,再跟上攻擊,首回合五位裁判四人給了十分。」 「聽進教練的話,黃筱雯穩穩拿下第三回合,五比零晉級四強。」 聽著播報員急促的聲線,即時轉播2020東京奧運(以下簡稱「東奧」)拳擊比賽的戰況,黃筱雯確定銅牌進帳,奧運初登場就拿下獎牌,寫下台灣拳擊史上嶄新的一頁。

放下輸贏 找回自己 東奧跆拳道銅牌羅嘉翎

在東奧賽場上踢擊技術精準而凌厲的羅嘉翎,在場下是個恪守跆拳道精神,性格純真開朗的女孩。「其實我在踢資格賽的時候,比打正式賽的時候更緊張。」她回想起過程,忍不住笑起來。「在學長姐之後,能取得第四張奧運門票,讓我一下台就哭了。到了正式比賽,我已經找到內心的平靜,也放下了得失心。」跆拳道是一項崇禮尚義、講究武德、鍛鍊身心的武術運動,而從小在道館裡長大的羅嘉翎,更是深受影響。

寂靜下的專注 世界聽障羽球球后沈彥汝

22歲、現為國立體育大學體育研究所學生的沈彥汝,在她12年的羽球人生中,已掙下許多「第一」的頭銜,她是世界積分排名第一的聽障羽球選手;是全國第一位甲組球員的聽障選手;更是中華台北聽障羽球代表隊個人雙料金牌的紀錄保持者。 聽不見,原本是障礙,但沈彥汝卻化「無聲」的劣勢,為場上專注贏球的優勢。

中央書局回來了!銘記歷史的思想基地

二十世紀初,巴黎的左岸咖啡館,來自歐洲各地的文人菁英譜寫下文藝狂潮的流動饗宴;同樣年代,遠東地區正逢日本殖民的台灣,林獻堂、林幼春、張深切、賴和等受到現代教育洗禮的知識分子與中部地方士紳,集結成立「中央俱樂部」,成為後來「中央書局」的前身。這裡曾是領銜台灣文藝思想的重鎮,百年來不同年代的風雅之士,都在此銘刻下重要的生命記憶……。

我的人生不受限 擁抱障礙的女孩林欣蓓

障礙是什麼?意指阻礙通行的東西。對林欣蓓而言,外表的缺陷不代表不正常,就像近視的人需要眼鏡;下半身癱瘓的她,只要一台輪椅與無障礙空間,便能過著一般人的生活。林欣蓓受邀拍攝環遊世界的廣告、參加《我是演說家》比賽等,證明與「礙」共存的萬千可能。她跨出國界、走入偏鄉,迄今累積超過450場演說,擁抱無數受傷的生命,林欣蓓希望透過自己的故事,為人們帶來激勵與勇氣。

台灣也有Camino! 神父傳愛的軌跡

「Buen Camino!」是走在西班牙聖雅各之路(Camino de Santiago)上,一定會聽到的問候語,來自世界各國的朝聖者,互道祝福「一路平安」。 相傳,耶穌12名使徒之一的聖雅各殉道後,其遺體下落不明數百年,直到西元814年,遺骸在西班牙北部聖地牙哥康波斯特拉(Santiago de Compostela)被發現,信徒於是在當地建起教堂。自此,以西班牙聖地牙哥康波斯特拉為終點,全世界的信徒從自家門口出發,為了贖罪、個人靈修、或是任何難以言傳的原因,走上一生至少要經歷一次的朝聖之路。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