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MLB/從中職轉身 邦威穿上洋基球衣圓夢不嫌晚

陽明員工嗨翻!每位今年再領約116萬元 小股東希望明年減資

NBA/湯普森飆分秀 勇士輾壓獨行俠相隔2季重返總冠軍賽

蒂摩爾古薪舞集 展演排灣當代身體語彙

觀眾隨著工作人員探索美麗的三地門鄉,背景裡位於馬路旁的巨大浮雕,即是原住民藝術家撒古流的作品。
觀眾隨著工作人員探索美麗的三地門鄉,背景裡位於馬路旁的巨大浮雕,即是原住民藝術家撒古流的作品。

文‧蘇俐穎 圖‧林旻萱

你心目中的原住民部落,是什麼樣子?來自屏東三地門地磨兒部落的蒂摩爾古薪舞集的呼召,邀請大夥兒一同「去排灣」,去看看,這裡和想像中的部落,有什麼不同……。

「很多人問我,三地門最漂亮的地方是什麼?我總說,這裡沒有漂亮的風景;最漂亮的,是人。」坐在綠蔭環繞的咖啡館裡,蒂摩爾古薪舞集創辦人暨藝術總監路之‧瑪迪霖(Ljuzem Madiljin)這樣為此次的採訪開場。

你的生活,是我遠道而來的風景

採訪的前一日,我們參與舞團辦的部落導覽,隨著在地鄉親逡巡在大街小巷。對應起路之的這番話,細想之下不無道理。也不是第一回踏入原鄉,但多數大同小異,要嘛地理位置偏遠,要嘛人影稀疏,千篇一律的「老人、小孩與狗」,只有在節慶的特殊日子,才會突兀地湧現人潮。

但三地門不是。1935年,日人為了方便統治管理,將五個部落遷居合併,來到了這個舊名「Taracekes」的地方,重新命名為「Timur」(地磨兒)。如今,這個小鎮,有500戶人家定居,規模不如一般傳統部落,規模迷你,除了常見的小學、教堂,不乏小吃、餐廳與咖啡館、服飾店,生活機能完備,棋盤格的街道整齊劃一,加上距離屏東市區僅半小時車程,高達九成以上的居住率,讓這兒處處呈顯出里仁為美的山城風情。

當我們行走在街區中,除了五位頭目家門前必備的象徵性石碑,以及用來集會的空地,一般的民房也常見融合傳統的石板、木雕、陶壺、獸骨作為裝飾,房舍周圍更環繞著大量花卉、盆栽、蕨類等美麗的植物,甚至可目睹到正在創作中的藝術家,一派旖旎風情,竟使人萌生猶若身置歐洲小鎮的錯覺。

一個愛與溫暖的所在

大家都說,排灣族是原住民族中,以家族為重,情感格外含蓄的一族,但即使不說出口,這些深情,都在這些美麗的細節中流露無遺。「排灣族文化最美的,不是大家刻板印象裡的節慶祭儀、唱歌跳舞,反而是這些文化的細節,以及裡頭人跟人的情感交流。」路之這樣說。

又好比在導覽後,觀眾們紛紛踏入由舞團經營的劇場,觀賞今年度舞團與舞蹈家林文中合作的新作。開場以前,觀眾未入場前,篤信基督教的團員們手拉著手,誠心向神祝禱:「請保守我們的觀眾前來的路途上一路平安。」入場後,再紛紛遞上象徵著友好、歡迎之意的羊齒草頭花,以及繡著排灣族圖騰的口罩。登時,所有人的衣著都被巧妙地統合,即使簇擁在簡單且親密的表演空間之中,也和諧無比。

「這是一個溫暖有愛的地方。」不僅觀眾有感,就連從台北來到部落駐村一年的舞蹈家林文中,也在演後座談上反覆提了好幾回。

為孩子打造一處遮風避雨的地方

淳真、率直、熱情的性格,美的直覺,與能歌善舞的才藝,加上處處以家族、部落為重的排灣族文化……這些因緣的俱足,才催生出「蒂摩爾古薪舞集」,甚至從當時的無心插柳,走過創辦以來的15年長路。

被舞者們稱為「老師」的路之,一派長女性格,為解決學生就業的問題,毅然將團隊轉型為專業舞團。
被舞者們稱為「老師」的路之,一派長女性格,為解決學生就業的問題,毅然將團隊轉型為專業舞團。

一切得先從路之開始說起。路之的爸爸沙滔‧瑪迪霖(Shatao Madiljin),與弟弟巴魯‧瑪迪霖(Baru Madiljin)都是舞蹈家,出身自舞蹈世家的路之,從舞蹈系科班畢業以後,回到故鄉,原本循著科班生的軌道,成為了一名在學校兼課的舞蹈老師。

但由於不喜校方總將舞蹈視為對外宣傳的一項才藝表演,加上看到許多孩子的天賦異稟,不忍良材平白浪費;2006年,她想方設法先成立了舞團,好在課外時間,能以舞團的名義務教導、培訓學生,將不少孩子紛紛送入舞蹈系就讀。

「結果,他們考上後,我反而壓力超大,一直問自己,妳打算給人家吃什麼?」頗具長女性格的她,對孩子一向視如己出,出於現實考量,2013年她將蒂摩爾轉為專業舞團,甚至把當時遠在台北,原本壓根兒不願意回鄉的弟弟召回,兩人胼手胝足,齊心為這些年輕舞者,打造一方可供棲息、遮風避雨的地方。

從古謠聲線中重建身體語彙

蒂摩爾古薪舞集,代表了「以古為薪」,從傳統文化出發之意,不言可喻。台灣的舞蹈科班生,都有學習芭蕾舞的經驗,但芭蕾終究是西方的產物,東方人不如西人身材修長,跳起來總是輸人一截。就像雲門舞集,以太極導引的方式,開創具有東方性的現代舞,原住民族的他們,又該如何找到專屬的身體語彙?

路之認為,答案就在傳統文化之中。

只不過,排灣族的傳統是「以歌入舞,以舞寫歌」,歌舞是一體兩面,不可分割,不僅古謠在現代化的過程中逐漸佚失,舞蹈也是。路之便回憶:「小時的慶典都是看著部落耆老,手拉著手,一邊唱古謠,一邊跳四步舞。現在卻演變成,只有一個人拿著麥克風唱,有些人甚至會穿著高跟鞋跳,看起來就很奇怪。」

也由於傳統樂舞與生活的密不可分,因此,想找回過去的身體語彙,必須是全面性、沉浸式的環境,故她特別堅持,將舞團的基地、排練場設立在部落中,也要求所有舞者都得跟著族人一同學習,也唯有一同生活,才能對排灣族精神耳濡目染。

蒂摩爾是台灣少數的職業舞團,以罕見的原民當代身體語彙,獲邀在世界各地巡演。
蒂摩爾是台灣少數的職業舞團,以罕見的原民當代身體語彙,獲邀在世界各地巡演。

尤其,舞蹈系科班生的訓練,主要還是源於西方體系,但排灣族的傳統舞蹈鮮少腳伸直,或踮腳尖的姿勢;以經典的四步舞為例,主要是藉著腿部曲膝、前後左右移動,來產生韻律,身體語彙就與一般人所熟知的芭蕾截然不同。

「別看這個動作簡單,但你要很多科班生做,他們做不出來。」、「這個動作不是『蹲』,而是『沉』。」路之說明。倘若芭蕾表現出修長綿延的優雅美感,那麼排灣族的舞蹈,則是樸實渾厚的力量之美。

科班出身的路之,對於訓練舞者,開發出一套系統教學方法。首先所有進入舞團的舞者,不管是不是排灣族人,都得重新「歸零」,從傳統古謠開始學習。「聲線會自然帶動身體的韻律,透過呼吸方法,再轉化成當代的身體語彙。因此,你會覺得我們的舞看起來很傳統,卻又是這麼的當代。」路之說。

但訓練一名具有「蒂摩爾身體」的舞者確實不容易,初加入的舞者,從實習階段到正式上台,至少需要一年。

甚至,也曾有人質疑,為何要將舞團範疇框限在「排灣」,是否過於狹隘?但從小生長在部落的路之卻明瞭,16個原住民族,不同部落,依地理位置、文化習俗,從發聲方式與聲線,到肢體語言,是如此的不同。「我們或許可以騙過外行,但卻騙不過自己。」這是路之擇善固執的堅持。

去樣板化、去符號化、去風情化以後

2020這一年,舞團邀請到舞蹈家林文中來到地磨兒,林文中同樣也出身自舞蹈世家,甚至路之的父親與林文中的母親,在過去還曾同組一團到歐洲表演民俗舞蹈。這樣奇特的緣分,讓兩人在看待原住民當代舞蹈上,擁有頗多共同之處。

雙方合作之下所推出的舞作《去排灣》,表演中,看不到任何傳統服飾的影子,衣著極簡的舞者,在乾淨的排練場地,恣意地躍動,同時唱誦古謠,乍看之下,流暢的肢體動作,確實是現代舞無疑,但歌舞雙軌進行的形式,卻猶若復刻了傳統,「你覺得這是傳統的排灣族舞蹈嗎?」在表演結束之後,巴魯上前詢問觀眾,眾人答案不一。

蒂摩爾強調歌舞並重,以《去排灣》為例,舞者在跳舞之餘,必須全程唱誦古謠。
蒂摩爾強調歌舞並重,以《去排灣》為例,舞者在跳舞之餘,必須全程唱誦古謠。

不論是路之或者林文中,皆不願族人的傳統樂舞停留在觀光化的刻板印象之中,常見舞者得穿上最容易被識別的傳統服飾,在特殊的場合,為了娛樂,甚至政治目的而演出。當樣板化、外在符碼、民俗風情都剔除得乾乾淨淨,剩下最純粹的是,由肢體語彙、從內在展現的身體美感。

《去排灣》演出尾聲,舞者邀請觀眾一起跳排灣族四步舞,象徵復振傳統文化。
《去排灣》演出尾聲,舞者邀請觀眾一起跳排灣族四步舞,象徵復振傳統文化。

這一趟「去排灣」,背後意味著超過十年,對內在文化的深入探索、重新認同與建構之路;也是一次向大眾開放的友善邀請,邀請觀眾暫時放下刻板印象,親自走上一遭,從互為友好的對等交流,遇見排灣文化的美麗。

猶如大家庭和睦融融的舞團,也可從中看見排灣族以家為重、情感內斂卻又豐沛的傳統文化。
猶如大家庭和睦融融的舞團,也可從中看見排灣族以家為重、情感內斂卻又豐沛的傳統文化。

政大金旋獎的使命是讓音樂人自由抒發創作。 (林旻萱攝)
政大金旋獎的使命是讓音樂人自由抒發創作。 (林旻萱攝)

相關新聞

台灣奧運射箭男團「銀」家 魏均珩、鄧宇成、湯智鈞

「水啦!」東京奧運射箭場上,台灣射箭男團選手魏均珩、鄧宇成、湯智鈞互視、擊拳,不斷喊聲為彼此打氣,憑著這股氣勢與默契,在16強比賽中扭轉被領先兩局的情勢,第四局連續射出五支10分箭追平比數,接著在加分賽以三箭28分的表現打敗對手,然後一路維持穩定性,挺進決戰。

農曆三月「瘋」媽祖 台灣第一女神

從空拍機的鏡頭俯瞰,狹長的鄉道上,一大群信眾追著一頂轎子行進著,萬頭攢動,人龍綿延了幾公里遠;再轉換視角,把鏡頭拉向行走的人群,行列裡的人或已步履蹣跚,卻還是堅持著腳步往前邁;路邊迎駕的人群或是熱情地分送飲料、物資,或是虔誠地跪地,雙手合十、口中祈願地向轎子行禮。 初訪台灣的外國友人絕對會被這影像所震撼,這是在台灣每年一度的媽祖進香活動,農曆三月,許多媽祖廟會藉由進香的名義,走出宮廟,親近信徒,形成萬人空巷的局面,其中又以台中大甲媽與苗栗通霄白沙屯媽的進香最受矚目。Discovery探索頻道更將大甲媽遶境進香列為世界三大宗教慶典之一。2010年,文化部文化資產局登錄「大甲媽祖遶境進香」、「北港朝天宮迎媽祖」、「白沙屯媽祖進香」為國定的重要民俗。媽祖信仰也是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而台灣正是世界媽祖信仰的核心與重鎮。

一睹「神采」 天后宮裡的建築與工藝

媽祖是台灣常民信仰,而各地供奉媽祖的天后宮,代表的不只是鄉親捐獻建廟的虔誠,更是一處集結各種傳統工藝的殿堂。大木、小木、剪黏、鑿花、廟宇彩繪、神祇服飾等,廟宇的每個角落都有著工藝師的傾力之作。本期《光華》,將帶大家領略大木作師傅劉勝仁、神帽師傅郭春福、刺繡師傅張麗娟的職人精神,在他們數十年累積的精湛手藝中,欣賞台灣的工藝之美。

鏡頭下的眾生相 從《朝聖台灣》望見信仰的生命力

俗諺說:「三月瘋媽祖,四月王爺生。」每年農曆三月開始,台灣的媽祖廟就更顯熱鬧,尤其大甲媽祖遶境進香、白沙屯媽祖進香,總吸引大批民眾跟著媽祖徒步前行,帶來一股安定的精神力量。 而出生屏東東港、被民俗研究學者稱為「神明欽點的攝影師」陳逸宏,自1990年參加大甲媽祖遶境進香後,便與媽祖結下緣分,此後30多年來,他帶著對信仰力量的好奇及專業的攝影技巧,記錄下台灣廟會祭典,並在去(2021)年集結出版《朝聖台灣》。 本期《光華》,將透過陳逸宏的鏡頭,看見台灣民間信仰裡,珍貴而美麗的人文風景。

老外瘋媽祖 體驗遶境的熱情與無私

媽祖進香與遶境的活動,有什麼魔力?來自美國的YouTuber「小貝」,在拍攝媽祖繞境的途中,在鏡頭前大喊:「這就是我的人生呼召!」台灣傳統宗教的豐富內涵,甚至讓美國人高瑞德將大學主修改為宗教文化研究,現在定居於台灣古城嘉義,跑遍城內廟宇,還協助將在地小吃推上Netflix紀錄片《世界小吃》台灣篇。

尋覓西班牙人在台足跡 鮑曉鷗的基隆和平島考古夢

比起枯燥的文獻史料,以故事的角度重新詮釋的歷史,往往更讓人著迷。近來當紅的電視劇《斯卡羅》、《茶金》,即從歷史取材,如果你曾經為這些故事所感動,那麼必然也會為歷史學家鮑曉鷗眼中的基隆所折服。因為,這不是單純的歷史探查行動,更是一段「西班牙裔新移民」與「歷史上的西班牙人」,相隔300多年後,在台灣重新交會的奇妙遇見……。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