韌性家園的進擊 梅洲社區自主防災典範

天災來襲,梅洲社區自主防災隊展現團結力,齊心捍衛家園。 (梅洲社區水患自主防災隊提供)
天災來襲,梅洲社區自主防災隊展現團結力,齊心捍衛家園。 (梅洲社區水患自主防災隊提供)

【文˙蘇俐穎 圖˙林旻萱】

超級英雄的電影,我們都很熟悉。超人、蜘蛛人、雷神索爾,擁有超凡能力的「半神人」,能夠飛天遁地、拯救世人。

但,現實世界裡,既沒有超級英雄,也沒有跌宕起伏的劇情,多的是日復一日,默默付出的無名小卒;就像高壓電的維修人員、垃圾清潔隊員與大樓外牆的清潔工。有他們堅守崗位,這個世界才能如常運作。

小人物,恪盡本分,成就的,就是大事。──梅洲社區裡的長輩,也是如此。

晴日,無風也無雨的宜蘭,梅洲社區水色蕩漾,水田阡陌交織,溝渠縱橫,小橋流水,婦女蹲在溪旁浣衣,一派寧謐的農家風景。

若非在地人,還真不知道,梅洲地區上游有大礁溪、小礁溪兩條支流,合流後的宜蘭溪蜿蜒經過,因地勢低窪,每到雨水豐沛的汛期,生活在「易淹水地區」,居民常年為水患所苦。

為了解決心頭大患,堤防後方,是2012竣工的梅洲抽水站,造價超過1億3千5百萬,號稱可改善182公頃淹水面積。

移居梅洲二十餘年的詹何倫,回憶過去河床潰堤、良田淹沒的可怖經驗,「三歲那一年,弟弟剛出生,那時家裡還住在宜蘭市,我爸爸是消防隊員,特地來這邊救災……」

雖然此時正是冬季枯水期,河床上石頭粒粒,河堤上綠意點點,但從居民的口述,依舊為當地人「與水搏命」的生活留下深刻的印象。

宜蘭梅洲社區,就像「好客台灣」具體而微的展現。
宜蘭梅洲社區,就像「好客台灣」具體而微的展現。

韌性城市崛起

地理條件「先天不良」,只能認栽,但氣候變異的影響,除了颱風威力越來越強,居民都同意,宜蘭典型的綿綿細雨愈來愈罕見,取而代之的,是猶如西北雨那樣的暴雨。即便科技躍進,人們對於氣象風險的意識慢慢提升,但從災害發生到即時應變,以及災後的快速復原,光憑事前預警並不足夠。

1970年代,生物學家觀察自然界的動物,發現少數物種,在承受自然災害(好比森林大火)擁有快速可復原至新平衡的能力,因而被稱為擁有較高的「韌性」。

1980年代,其概念進一步引入社會科學(如地理學、人類學)範疇,探討人類面對災害來襲,如何提升其容受力與復原能力,尤其在面對氣候變遷、高齡社會、環境污染等重大衝擊,與其逃避,不如正面面對,從失敗裡汲取經驗,不斷調適、應變,加速復原的過程。

採訪時,發生了一件小插曲。當我們隨著詹何倫在社區內兜轉,卻偶遇了一起摩托車與汽車擦撞的意外事故,同時擔任社區內自主防災隊副指揮官的他,不由分說,立即靠邊停妥,下車協助。

但搶快抵達現場的,竟不是警方,也不是醫護人員,而是當地自主防災隊的隊員。叔叔、伯伯整齊劃一地穿上了貼著螢光條的背心、頭戴安全帽,手拿指揮棒嫻熟地指揮交通,引導車輛繞道。

直到回到里民活動中心,大夥兒如常沏茶,對於執法人員來得稍晚,「宜蘭那麼多個里,警察人手也有限。」梅洲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同時也是自主防災隊隊長吳文龍體恤地說。

「但妳想想,如果不是我們先去指揮,如果又發生追撞,豈不是很危險?」執行秘書簡聰信平靜地補充。

雖然不曾親眼目睹災害來臨的現場,但由此例,也讓人深刻認識發展韌性城市(社區)的重要;同時為梅洲社區自主防災隊的團結與訓練有素,留下了鮮明的印象。

保衛家園,當仁不讓的社區長輩。
保衛家園,當仁不讓的社區長輩。

危患求存之道

梅洲的居民,就像詹何倫一樣,生命時間常以幾個重大水患作為記憶的節點。詹何倫口中淹大水的回憶,發生在1960年左右,談起陳年往事,吳文龍歷歷在目,還是孩童的他,跟著大人拿著裝滿砂石的麻布袋,急著阻擋水路步步逼近。

「以前淹水,最高可以淹到天花板噯!」吳文龍指著挑高的一樓屋頂。

「生於憂患」的他們,風險意識也比一般人高些。因此,當2010年,水利署發現,防災不能只有公部門做得如火如荼,民間也必須培養基礎的自主防災能力,始而推動「水患自主防災社區」等相關政策,當時任職里長的吳文龍聽聞後,積極與居民溝通,開始積極爭取參與。

一本本厚厚的訓練手冊,詳細說明災害來臨時,組織、動員的SOP,「說真的,我有閱讀障礙!」詹何倫哈哈大笑地說。

話雖如此,最基本的水患,加上颱風、地震、土石流,甚至考量到社區鄰近有瓦斯裝罐廠,因此進一步延伸到火災、氣爆等項目。梅洲社區自主防災隊的成員們,早已將各樣災害的應變方式,猶如身體記憶一般,緊緊牢記。

輔導梅洲社區的台灣大學生物環境系統工程學系榮譽教授譚義績解釋,梅洲社區在自主防災的成功關鍵,其中之一就是在於「組織性」。

平日是社區的守望相助隊,非常時刻化身為自主防災隊,40餘人編整為「巡視預警」、「裝備準備」、「疏散收容」、「關懷醫護」、「整備救援」五組,聆聽指揮官的命令,為保護家園盡一份力。

以颱風日為例,大夥兒提高警覺,一旦市公所宣布成立災害應變中心,自主防災隊就會即刻成立指揮中心。

首先,由「裝備準備組」預備好防災背心、雨衣、鏈鋸、擔架等用品;「關懷醫護組」率先前往獨居老人、慢性病居民的家裡,給予必要性物資,好比乾糧、水、藥品;「巡視預警組」風雨無阻,每一、兩個小時定時巡視,觀察易淹地段是否有異常;「整備救援組」負責搶修工作;若是情況危急,由「疏散收容組」負責撤離民眾到里民活動中心暫時避難。

團隊裡有專業醫療人員,也是梅洲社區自主防災隊的特色。因著有一次參與評鑑,委員一句話:「關懷醫護組裡有專業人員嗎?」雖然社區中沒有資源,吳文龍向外尋找,幸而宜蘭市區開診所的黃建財醫師認同理念,慷慨入伍。而後,只要非常時刻,醫師、護士都會到場,一同待命。

要「韌性」,不「任性」

防災,一般想到多是硬體工程,不過,翻轉台灣人觀念的是,發展「韌性城市」除了大興土木,更著重的是軟實力的煉成與全民參與的精神。

譚義績說明,防災方法有很多種,工程手段,動輒需要上億資金,但推動自主防災,「經濟而且有效。」

彰化師範大學地理系助理教授盧沛文在〈韌性,城市不任性II:理論發展與空間規劃上的應用〉一文細談到:「以都市洪水的議題為例,韌性的推動可以表現在公共工程如滯洪公園、排水設施等,但若沒有市民共同對水議題的關注,對自身環境的準備與危機意識,發展一個都市的韌性就會相當困難。」

梅洲社區推動自主防災,做了十餘年,吳文龍說,沒有什麼特別的秘訣,「就是人嘛!」早年沒有經費奧援,但為了守護家園,大夥兒主動捐錢、做事。吳文龍強調,先有人,開始做,做成了,經費自然來。

但一種米養百樣人,走過太多社區,有的社區文武百業,競相投入,攜手防災,年年與梅洲交流;有的社區卻眼紅他們的經費,明示暗示地討錢,讓吳文龍不勝唏噓。

比起經費,人的轉念,才是最困難的一件事。

經過專家實地探勘、輔導,繪製成防災地圖,圖上可見,當地的小學、宮廟、社區活動中心,在災害來襲時都將轉換作為緊急避難所。 (梅洲社區水患自主防災隊提供)
經過專家實地探勘、輔導,繪製成防災地圖,圖上可見,當地的小學、宮廟、社區活動中心,在災害來襲時都將轉換作為緊急避難所。 (梅洲社區水患自主防災隊提供)

南向軟實力

經過完整的複合式訓練,梅洲社區參與水利署舉辦「水患自主防災社區」評比,已連續三年被評為特優。後來,吳文龍意識到,因各方面已經做到極致,繼續比賽,不過強佔名額與資源,故主動放棄。

但梅洲社區對外的交流不曾減少,團隊成了「種子」,走進台灣環島到各個社區交流,也踏入校園,為小學生、大學生上課。

「我只有小學畢業,但也去台大幫學生上課!」吳文龍相當自豪。

2018年,在政治大學東亞所教授楊昊等人的協助下,梅洲社區居然以「增強亞洲社區抗災韌性」計畫,從上千件案子中脫穎而出,申請到美國國務院「學友連結創新基金」(AEIF)的經費。

楊昊說明,梅洲社區的案例,被防災專家譽為是「教科書的範本」,但長者多屆齡退休,經驗恐有斷層之虞,因此希望藉計畫經費,將經驗數位化,永續傳承。

同時也身為台亞會執行長的他,由國家戰略的角度進一步指出,論地理、氣候等客觀條件,台灣與東南亞諸國都有高度的相似性,面對水患、地震、颱風等天災,如梅洲這樣的成熟經驗,可以作為借鏡,輸出共享。

也因應當前蔡政府推動的「新南向政策」,從社區出發的交流與連結,符合政策核心「以人為本」的精神,以此利基,能突破官方的限制,串聯起東南亞社群。

每年到梅洲社區參訪的團體,不計其數,台灣以外,甚至有遠從泰國、緬甸、菲律賓的專家學者,前來見習交流。

「經貿投資是大數據,但人們可以從社區的軟實力,學習到經驗,也可以實際感受到台灣社會的友善與熱情。」楊昊說。

在重視人際網絡的亞洲社會,梅洲社區,就像「好客台灣」具體而微的展現。

一應俱全的防災用品,有專責管理的人員,負責定期保養、汰舊換新。
一應俱全的防災用品,有專責管理的人員,負責定期保養、汰舊換新。

台味服務是發自內心的款待,誠心的交陪。 (林旻萱攝)
台味服務是發自內心的款待,誠心的交陪。 (林旻萱攝)

相關新聞

楊安澤2020 台裔移民之子競逐美國總統

歷史上第一位競逐美國總統民主黨初選的台裔候選人楊安澤,父母親來自台灣,擁有法律、科技背景的楊安澤,為美國政壇帶來什麼社會變革的理念?

午夜書店的最後一頁 誠品敦南店熄燈號

誠品創辦人吳清友,38歲那年生了一場重病,在手術室歷經失血與搶救,走過生死邊緣,再次睜開雙眼的他,開始思考生命過去所追尋的背後意義。他發現,自己不只想開一間人文藝術書店,還想創立一處「心靈停泊的場所」,用書本、音樂、畫作營造靜謐的氛圍,歡迎每一個渴望靠岸休息的靈魂。

防疫總動員 從守護台灣到貢獻世界

>根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統計,新冠肺炎病毒迄今(2020年5月底截稿為止)已蔓延至180多個國家,確診病例超過500萬例,死亡人數更是超過34萬人。 這個被喻為二次大戰以來,對人類生命最嚴重的威脅;1930年代經濟大蕭條以來,對全球經濟最嚴重的打擊。台灣民眾在疫情危機中,小心翼翼地走出全球擴散的陰影,創立成功的台灣防疫模式,備受世界讚譽。

自媒時代停看聽 范琪斐、林冠廷答客問

自媒體、新媒體百花齊放的時代,機會多、招式多;消息多,陷阱也多。作為經營者,如何在點擊率的誘惑下自律?作為受眾,面對眼花撩亂的媒體生態,又該如何判讀訊息真偽?這一期,《光華》特別邀請自媒體創辦人──范琪斐、林冠廷,聊媒體、聊態度、聊初衷,他們的回答,也許可以為活在媒體戰國時代的我們,找到安身立命的線索。

台鐵風景改變中 美學復興上路

不論是去(2019)年年底亮相的台鐵觀光列車,或是早幾年完成的「花東新車站運動」,修整翻新花東線沿線車站,您都會發現,伴著許多人通勤、離鄉、旅行的台鐵風景,正逐步改變中。

忘路之遠近 九九峰下──毓繡美術館

一對發願「一輩子做一件有意義的事」的企業家夫婦,遇上一個勇敢作夢、言出必行的藝術家,共同成就了一座人間至美的美術館的誕生。它,是啟動美感覺知的場域,也是台灣社會的無價餽贈,更是天地大美的具體化身。

友善清真全面啟動 歡迎穆斯林來台灣玩

台灣宗教以佛、道、民間信仰居多,基督教、天主教的信眾也不少,相較之下國人對於伊斯蘭教的了解甚少。所幸在政府與民間的協力下,有越來越多人加入友善清真環境的行列,張開雙臂,歡迎穆斯林來台灣玩!

森林裡的測量課 那些關於森林的數字們

一棵樹有多高?有多少片葉子?森林有多少棵樹?這些問題幾乎是孩童時期十萬個為什麼裡必定收錄的疑問。但隨著年紀漸長,發現樹葉根本數也數不完,手邊的尺根本不夠丈量,就放棄追問了。 長大後,若非成為森林相關的從業人員,這些問題跟我們的生活成了平行線,但每回走進森林,是否仍會勾起你的好奇,森林怎麼量測,量測得來的數字有什麼意義呢?

島內散步 遇見文化自信的台灣

在您的文化裡,「茶」這個字怎麼發音呢?是偏向「cha」還是「tea」?「島內散步」的導覽老師施子真為國際友人解說時,總喜歡用此當引子,解釋茶文化從華人世界傳播到世界各地的路徑。「cha」發音的國家,代表當年茶是走陸路(絲綢之路)傳播到當地,因途中經過波斯受其語言影響;若是「tea」的發音,則代表是經由海路,被荷蘭、英國貿易商帶到歐洲,因為從福建、台灣出口,受閩南語發音「te」影響。 利用「茶」開啟台灣與外國友人共同的話題,我們著實不一樣,卻也可能因為歷史留下的吉光片羽而有片段的相交。「島內散步」的導覽,總不放棄絲微線索,惦念著聆聽者的背景與需求,投其所好地客製導覽內容,就像電影《E.T.外星人》中E.T.伸出的手指剎那,文化的共鳴與交流就從那個觸點開始了。

紅塵浪裡 孤峰頂上 書畫家朱振南

離開了家以後,才漸漸懂了什麼是鄉愁。 書法名家朱振南1996年公費到法國留學,初抵藝術村,環顧四周只有一張行軍床跟一張簡單的桌子,想像中的藝術之都,起居竟是那麼克難,讓朱振南有點落寞。

自己的空氣自己救 公民社群推空氣盒子

台灣民眾對空氣品質的追求,催生出了「空氣盒子」,運用微型感測器與大數據偵測空氣汙染,在網路上公布當下的空氣狀況。這項技術領先全球,使台灣擁有豐富的數據分析,成為國際的典範,吸引各國來台取經與合作。

在家鄉的土地上搖滾 台青蕉樂團

此「台青蕉」非彼高等學府「台清交」,而是「台」灣「青」年愛香「蕉」樂團的簡稱,從團名就洋溢年輕世代的創意與無厘頭。團長兼鍵盤手兼主唱王繼維(暱稱老王)、貝斯手王繼強、鼓手黃堂軒和吉他手郭合沅,成長於高雄旗山小鎮,他們用香蕉當音符,用香蕉園當舞台,用青春譜寫留鄉組曲。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