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北北基豪雨特報! 吳德榮:冷空氣南下 北部低溫下探18度

從「戰疫」看「中國模式」的兩面性

新華社
新華社

【文/穆堯】

在國際醫學領域享有極高聲譽的雜誌《刺胳針》(The Lancet)2月17日刊登社評《2019年新冠肺炎挑戰》(Challenges of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這篇簡短卻態度鮮明的評論指出,不負責任的謠言是如何渲染恐慌氛圍並干擾醫務人員的努力,同時它還直接肯定了大陸政府在控制和消滅疫情以及應對謠言時所表現的積極姿態。《刺胳針》說,:「大量的病例,正考驗中國大陸的衛生系統。然而,中國能夠在幾天內為受影響的病人建造一所醫院。沒有其他國家能以這樣的速度調動資源和人力……」

儘管《刺胳針》是歷史悠久的西方醫學期刊,但乍看這一評論,相信台灣社會第一個反應,就是「又吹捧,收多少人民幣了」?這是現在疫情之下輿論的正常情緒,但《刺胳針》之所以這樣說也並非毫無根據。在看待此次疫情時,不能僅憑情緒,而沒有理性分析,這對疫情的檢討並無幫助。

《刺胳針》內對於中國大陸防控疫情的成效,並非美化大陸官方,掩蓋其官僚系統在新冠肺炎於2019年12月(甚至更早之前)剛剛萌生時所表現出來的不負責任以及在隨後的應對階段中的無能、低效和顢頇昏聵。作為執政黨的中共,在當下的緊要關頭匆匆撤換了湖北省和這次疫情發源地武漢市的最高負責人蔣超良(原湖北省委書記)和馬國強(原武漢市委書記),並重新「空降」和「外調」各種力量「幫助」湖北度過難關,已經「承認」了這一點。

只是必須肯定的是,這些下台的官員並不僅出現於湖北和武漢。人們追問,如果今天新冠肺炎不是肇端於湖北而是在其他省份,當地官員的處置和應對會有所不同嗎?

正如世界衛生組織(WHO)所警告,一場如此規模的瘟疫,在先進國家或許可以因為醫療衛生條件和應急機制的完善而從容應對,但瘟疫考驗的,往往是那些脆弱的、醫療衛生條件並不完善的開發中國家。對他們來說,因應類似緊急公共危機,更不容易。在醫療條件匱乏的背景下,整個國家機器都可能會成為決定整場戰爭的關鍵,因而面臨崩潰的壓力。

「中國模式」之兩面性

大陸地方政府此次從涉嫌瞞報錯過黃金時間,到對外釋放錯誤訊號麻痺民眾,正體現了高度中央集權的威權體制中,國家整個官僚體系在面對突發危機時的無能。事實上,從歷史看,這或許是中國自建立高度中央集權的王朝後便一直延續下來的「文化基因」:自上而下的權力指令從來不缺,地方對中央脆弱的反饋機制卻一直不充分。這種中央與地方的權力關係,使地方政府在因應災難時往往慌了手腳,直到中央直接介入。

但是,這一「中國特色」也正如《刺胳針》所言,在關鍵時刻仍展示了它的優勢,顯示出它的兩面性。事實上,高度中央集權的威權體制甚至專制體制,儘管脆弱、易被誤導,它卻是中國歷代王朝強化中央權威、擺脫地方割據尾大不掉乃至進行重大公共工程和應對集體危機的唯一方式,尤其是在「戰時狀態」下。

因此,在疫情下可發現大陸內部一種有趣的輿論現象:一開始的瞞報、媒體在其中的監督缺失,讓輿情前所未有地兇猛。但在十多天內迅速建好的醫院和臨時隔離所,以及各省物流物資的運送等,卻得到「還是中國有效率」的輿論稱讚。除了湖北情況較特殊、部分地區需要物資分配之外,其餘各省並沒有發生搶購民生物資的情況,物資普遍充足,物價漲幅亦有限,更沒有出現那種莫名的「搶衛生紙狂潮」。

也就是說,大陸社會一方面痛罵著「體制之下」的臭毛病,一方面卻又稱讚「我們政府還是有效率」——這就是大陸體制在疫情之下,體現出來最有趣、也使人民心情矛盾的「兩面性」。其實,西方看待中國大陸何嘗不是如此?一面痛批它專制,一面又不斷研究「為何能在短時間內迅速脫貧、成為第二大經濟體」。

「兩面性」成因剖析

「兩面性」的形成,主要有幾個因素。首先,儘管整個大陸官僚體制龐大複雜,甚至存在各種各樣的內部矛盾,上下層級間的博弈也一直存在,但毫無疑問地,在自上而下的中央集權體系和「政治掛帥」的價值下,其政策執行力之有效,是其他政體難以比擬,尤其是在非常時期。

比如此次疫情,大陸官方可以同時讓14億人幾乎處於一種時間暫停的狀態下,然後按照既定的步驟,逐一按照統一標準辨別現實的和潛在的風險,即確診病例和疑似病例,然後按照中央指示,進行大規模排查。這是一項驚人的系統工程。新任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上任後,一聲令下,當地政府透過各種其「網格化」的社區管理和充實後的力量,不計任何成本地在3天時間內完成了武漢900多萬現有居民每個人的排查、甄別和分類收治,納入到全國性的聯防聯控體系中。

其二,比起其他國家,大陸中央可以依靠自身權威(或稱為專制),在認為必要的情況下為了整體利益而強制和動員(所謂捨小我保大家),共同因應危機。最具體的事例是,國家衛健委在短時間內統籌動員了全大陸19個省份對口支援湖北省武漢以外的16個市、州,千人醫療隊一支支開赴湖北。

事實上,中央調度、前往地方的「對口支援」是中共乃至中國歷代傳統的國家治理手段。自中共建政後,大陸曾經在支援邊疆建設、「上山下鄉」中採取過這種動作,至1979年更制定為「國家政策」。1980年代,因改革開放所造成的地區發展差距逐漸擴大,大陸中央在更大規模運用對口支援,在各省區提供官員交流、支教、支農、支醫等政策支持。

這一「對口支援」有效地降低了中央政府的負擔,並的確可在最短時間內集合力量有效地應對影響全局的局部危機和薄弱地帶。當然,這一切都基於中央對地方的絕對權威,是在中央集權下地方從屬中央、服務於國家目標的體現。

其三,除此之外,中共還直接掌控龐大的人力、物力資源。「黨指揮一切」意味著對最具有紀律性的軍隊、外圍高度政治化的社會群團組織、國家企業、公有制醫院甚至還包括宣傳機器,當然分佈全社會各行各業、各個系統的9,000多萬高度組織化的中共黨員(每人都處在一個基層黨組織中),都擁有絕對的「指揮權」。

這可以保證大陸中央決策層的最高意志可以無遠弗屆地準確傳達到每個社會細胞,可以在短時間內影響甚至動員起最廣泛的社會力量。自然,任何體制,都有好有壞。有種種好處,也有種種難處,更有種種歷經數十載都難以解決的壞處。

大陸的制度有自己難以克服的各種缺陷,比如局部的脆弱性、重複低效;這並不是否認西方體制和社會動員模式的能量,恰恰相反,在《光榮與夢想》一書中,人們同樣可以清晰看到當二戰的炮聲隆隆響起時,美國總統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的遊說獲得國會支持後,同樣讓美國每天都有戰艦、大炮源源不斷走出軍火工廠,激發了無數美國人的參戰熱情……所以,沒有任何體制是完美的和靜止不變的,中國大陸的體制也是如此。

相關新聞

兩岸關係 不是只有看向北京

拜前年中美貿易戰開打,一路綿延到科技戰、軍事緊張,以及伴隨美國大選緊迫倒數,選情堪憂卻忘情「反中」的川普(Donald Trump)頻藉「台灣牌」向北京示威所賜,這一兩年來,台灣的新聞畫面似乎也某種程度上擺脫了過去行車記錄器式的報導內容,對於中美對抗的國際大勢投以一定關注。台灣的輿論也同樣在這一兩年間,視野霎時變得很「國際」,看向太平洋兩端的同時,反身自信了台灣自己其實「也很國際」,不再是那個困於兩岸,曾經風雨飄搖、亞細亞的孤兒。

欲獨又怯戰 蔡英文越不過的現實

蔡英文初入政壇時,曾有「民進黨白玫瑰」之稱,予人冷靜、清新的知性感。然而經歷陸委會主委、民進黨黨主席等職務歷練,如今身居總統之位的蔡英文,已不復當年的不慍不火,而是在台灣日漸極化的政治氛圍中,改以強悍反中的面目示人,故又被青年支持者冠以「辣台妹」的別稱。

欲全面壓制中國 美六代戰機趕進度

美國是世界上第一個裝備第五代戰機的國家,早在2003年第五代戰鬥機F-22就在美國空軍服役。按照所謂「裝備一代、研究一代、預研一代」的武器研發慣例,第五代戰鬥機F-22的服役,意味著美國第六代戰鬥機研製已經啟動,但可能因為F-35戰機專案的延遲而不得不延後。然而,隨著中國大陸自主研製的第五代戰機殲-20在2011年首飛,美國加速第六代戰鬥機研製,意圖全面壓制殲-20帶來的威脅,這也成為美國第六代戰機的最基本需求。

民進黨「自民黨化」 遲早會出事

先說結論,民進黨正一步步走向日本自民黨的窠臼,卻不自知。 前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於7月下旬接受媒體專訪,從黨內的派系問題檢討到政媒關係,喟嘆民進黨已成世俗化政黨,不再是當年那個在街頭衝撞、充滿理念的民進黨,「遲早會出事」。

台灣正成為美國抗中的「衝組」

夏日炎炎,兩岸關係卻不見回溫。7月3日,大陸東南衛視兩名駐台記者「被驅逐出境」,從通知到離境不到48小時,猶如狂風掃落葉,讓國台辦揚言「後果自負」。

閉館逐使:中美危機或契機?

那是1985年的10月16日,時任美國副總統的老布希(George H. W. Bush)親赴成都,出席中國大陸西部首個美國總領事館的開館儀式。當時,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還設在錦江賓館西一樓,僅有6名美國外交官和29名當地雇員。在那之後的35年間,該館不僅搬入了武侯區領事館路4號的大樓,更逐步擴充至200餘人規模,單是美國外交官便逾50人,誠可謂見證了中美關係的深化。

耿爽「出走」:大陸外交部發言人仕途速寫

長期以來,除了中共領導班底以外,大陸官員很少進入台灣民眾的視域之中,直到前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走馬上任,有關他的言行舉止才被放大關注,甚至常以他的名字做文章,例如「耿爽又不爽」形容其發言風格。

別只顧著笑國民黨笨 台灣該何去何從不只是個政治問題

千呼萬喚下,國民黨改革小組兩岸論述建議案終於出爐,肩負中興重任的黨主席江啟臣面對黨內大老碰回軟釘子的同時,黨內青壯派仍堅持認為九二共識沒有市場,使得國民黨整體兩岸論述的看法相當紛雜。未能凸顯與民進黨兩岸政策主張的差異性,可謂是這份兩岸論述報告的致命傷。

厲害了!哪個中國

大陸「兩會」已經閉幕一個多月了,但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兩會」記者會上的一個說法——「有6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人民幣1,000元」,引發了舉國熱議,至今餘波蕩漾。為什麼一則數據會引發如此大的輿論反應?近年大陸社會流行顯富擺富,《厲害了,我的國》之類的聲音一度充斥社會輿論的背景下,李克強的這句大實話有何警示意義?

台海局勢嚴峻 「520」前後恐有危機

從今年3月底至今,台灣軍方罕見啟動了多年未辦的「戰備月」,全島、離島的軍事基地總動員,進行一系列火炮、飛彈實彈射擊、戰機緊急升空攔截演練,以及離島反登陸、反突襲攻防戰,和動員各大特種部隊進行首都衛戍反斬首作戰演練。一系列的實兵實彈演練,是歷來罕見、且過程相當擬真,陸軍直接將主戰坦克開上宜蘭員山街頭,阿帕契攻擊直升機直接在台北市台北大學校園起降,一切的情景宛若實戰,所有作戰單位都由國防部抽測、臨時下狀況,沒有任何「演出」的成分,這說明了台海的軍事緊張局勢,已經緊繃到了最高點。

當「順時中」成為限縮異議的限界

面對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台灣迄今交出亮眼的抗疫成績單,這也讓防疫期間高度曝光、主持防疫大局的流行疫情中心指揮官陳時中人氣和聲望與日倶增。起初柯文哲那帶有嘲諷的一句「現在都要順時中,不要逆時中」,轉眼已成為朝野之間的共識,也佔據民意和輿論主流的意向,甚至形成某種不容被輕易冒犯的言論界線:一旦發言「逆時中」,或對政府的防疫決策有所質疑或異議,就會淪為眾矢之的。

中美必有一戰?北京態度是關鍵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日益嚴峻,抗疫已成為國際社會主流。但疫情之下的政治鬥爭並未停止,其他國家之間爆發的大都是互相截留物資的事務性糾紛,而中美之間上演的爭鬥,話題則豐富到了令人眼花撩亂的地步。蔡英文政府在這場爭鬥中立場明確,然這場爭鬥的本質及其將會給台灣帶來的命運,蔡英文本人或許也未認清。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