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搶著領食物!奈及利亞教堂驚傳踩踏事件 至少31人喪生

德州小學槍擊案 18歲凶嫌母親:原諒我、原諒我兒子

聲援郭彥均 謝龍介:歡迎蘇貞昌院長把我移送法辦

土耳其排外升溫 不再為阿富汗難民敞大門

【文/何宏儒 (中央社駐安卡拉記者)】

「 我們在敘利亞危機中拯救人類尊嚴,沒有辦法、也沒有耐性去面對新一波移民潮。」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9月在聯合國大會發言時強調,土耳其不會將潛在的新一波阿富汗難民潮的責任攬在身上。

移民潮一觸即發 拒絕再當歐洲難民倉庫

阿富汗危機方興未艾。塔利班8月15日接掌喀布爾後,艾爾段就敦促歐洲國家承擔可能發生的新一波難民潮之責。他強調,土耳其沒有責任義務變成「歐洲難民倉庫」。

土耳其境內接納400多萬敘利亞人和逾100萬其他國家難民,是全球接收難民數量最多的國家。其中,有登記的阿富汗難民逾18萬人,未登記的估有12萬人。

艾爾段此刻做出以上表態,凸顯執政黨面臨的沉重壓力。

距離下一場總統大選只剩不到兩年,正義發展黨(AKP)正在失去選票。安卡拉研究機構MetroPOLL 10月公布調查結果,49.8%受訪者認為艾爾段將輸掉下一場總統選舉,44.1%認為他會贏。此一民調認為他會輸的比例高於認為他會贏的比例,這還是第一次。

移民政策已經成為主要在野黨左翼共和人民黨(CHP)攻擊的箭靶,這自然包括土耳其2016年與歐洲聯盟達成把數以百萬計難民留在國境內的協議。

為了攔阻非正規移民,歐盟數十年來將邊境管制「外部化」,藉由強化第三國的境管能力,將本來應該自己因應移民問題的責任轉嫁給移民母國、移民母國的鄰國及其他中轉國,試圖確保移民無法到達歐洲。

流落異鄉成邊緣人 許多連難民也稱不上

進入土耳其的數以百萬計難民,其中許多僅獲得所謂「暫時保護」(temporary protection)地位。安卡拉的中東科技大學(METU)社會系助理教授澤爾(Besim Can Zirh)指出,這其實是不具有任何明確定義的法律地位,「基本上他們連難民都不算」。

澤爾指出,學術上用處在某種「中介階段(liminality)」來定義土耳其境內許多敘利亞人所處狀態,只能成為最底層勞力,從事季節性農業勞動。即使曾在敘利亞受過高等教育,要進入土耳其其他產業取得工作許可仍非常艱難,通常只能成為便宜勞動力。

「如果敘利亞小孩當年來到土耳其的時候五歲,10年後已經15歲了,卻沒有受教育。想像一下,又過了10 年,甚至更久,他們25歲、35歲、45歲的時候,因為沒有受過教育,還是無法找到有保障的像樣工作。」澤爾說:「從這個層面上來講,我不知道政府對這些人做何打算。」

土耳其對敘利亞難民「開門」,但是本來以為會很快結束的敘利亞內戰卻越來越看不到盡頭,繼續執行「土耳其-歐盟難民協議」對安卡拉當局形成巨大挑戰。境內族群衝突問題正在上綱,恐將引發政治風暴。

疫情衝擊經濟 引爆族群對立

COVID-19疫情持續打擊經濟之際,土耳其失業率飆高、通膨率接近20%、里拉匯價崩跌。由於生活壓力日增,資源排擠效應引發嚴重反彈,已經成為衝擊社會穩定的不定時炸彈。安卡拉省金山縣(Altindag)8月11日以敘利亞人為目標的打砸搶,堪稱爭議性移民政策引爆族群衝突最顯著案例。

大規模衝突引爆前一天,土耳其和敘利亞年輕人在街頭群體鬥毆,導致一名18歲土耳其青年被捅死。事件在社群媒體上迅速發酵,遭到煽動而走上街頭的群眾深夜對金山縣敘利亞移民商店和住家展開報復性攻擊。

「讓他們滾回去,這裡變成到處都是他們的人,我是僅存三個土耳其人店家其中之一。」當地某土耳其商店負責人在衝突發生後對媒體這麼說。金山縣傳統上是執政黨正義發展黨鐵票區。

土耳其與歐盟2016年簽署難民協議時,布魯塞爾承諾對安卡拉提供兩期共60億歐元財政援助,換取土耳其協助遏止難民進入歐洲。根據親政府《每日晨報》(Daily Sabah)報導,為了接納敘利亞人,安卡拉當局已經耗資約400億美元,歐盟承諾的財政援助卻僅首期30億歐元到位。

發生在首都區的上述暗夜暴力透露出,即使好客如土耳其人,一旦單方面付出時間拖長且日益自顧不暇,張開雙臂接待「敘利亞兄弟」的耐性也會被消磨殆盡。隨著萎靡經濟每下愈況,可以預見因移民攻策而引發的族群對立態勢將會持續升高。

邊境築牆高規格戒備 移民夢恐難圓

阿富汗人據信是次於敘利亞人的土耳其第二大難民群體,他們當中有許多人經伊朗入境,打算前往伊斯坦堡打工,或從其他海港城巿輾轉前往歐洲。

阿富汗經伊朗到土耳其這條路線自1980年代蘇聯-阿富汗戰爭以來,就是阿富汗人前往土耳其或穿越土耳其而進入歐洲的主要路線。自從塔利班在阿富汗構成人道威脅以來,成千上萬民眾踏上這條路線。

隨著阿富汗國內衝突加深,根據國際移民組織(IOM)7月公布的估計數字,當時每週約有2萬到3萬難民逃離阿富汗。而其中,許多人踏上這條1,400英里旅程,穿越伊朗中部薩格洛斯山脈(Zagros Mountains)來到邊境,進入土耳其邊城。

據土耳其內政部指出,過去一年約有4萬6,000名阿富汗人非法入境。但土耳其已接納舉世最多難民,艾爾段早已表明,尋求庇護的阿富汗人須由第三國重新安置。

伊斯坦堡薩班哲大學(Sabanci University)伊斯坦堡政策中心研究員奧古斯托娃(Karolína Augustová)9月在報告中指出,包括歐盟在內的西方國家幾乎沒有提供讓土耳其境內阿富汗人可獲重新安置的機會,眼看越來越多難民沿著土東邊界在伊朗一側集結,安卡拉當局只能祭出強硬政策因應。

土東萬恩省(Van)省長比爾梅茲(Mehmet Emin Bilmez)9月初指出:「我們對邊界採取了最高規格措施,盡全力要讓我們的邊界無法穿透。」

一道三公尺高、295公里長的預鑄混凝土圍牆正在土東萬恩省、阿惹省、哈卡里省興建中。比爾梅茲表示:「我們挖108公里壕溝⋯⋯我希望年底前圍牆工程可以完成64公里。」

土耳其部署750名特種作戰人員、35組團隊、50部裝甲車在邊界遏阻阿富汗移民跨境。提升對陸地的安全措施之外,當局也開始在偌大的萬恩湖(Lake Van)加強維安。

由於跨境難度顯著升高,人蛇現在只能帶著難民通過最危險路徑。即使如此,萬恩省政府官員透露,今年前10個月已經逮捕逾1,200名人蛇,送交司法當局發落;去年全年這個數字是599人。難民蜂湧而至使得人口販運成為收入豐厚的生意,但是懷抱「移民夢」的人們現在恐怕更可能「移民夢碎」。(完)

【*看單篇不過癮?中央社電子書城《全球中央》電子雜誌、紙本雜誌全面特價中。】

相關新聞

戴不戴沒那麼簡單 美國口罩背後的文化戰爭

近幾個月,美國各州逐漸取消室內戴口罩的強制規定。但這一路走來,戴不戴口罩在美國一直都沒那麼簡單,不只是防疫問題,更是政治與文化的衝突點。

法國二手市場蒸蒸日上 IKEA也來搶商機

「二手」概念對法國人來說習以為常,無論是像Le Bon Coin這樣的C2C線上平台,或是如Emmaüs這樣遍布全法國的實體二手店面,都已融為生活一部分。

致力百萬難民融入德國 成就梅克爾政治遺產

2015、2016兩年,德國收容了100多萬的難民,根據去年底的報告,2015年抵德的難民,已有近一半找到正式的工作,如果不是疫情,比例將更高。

菲大選小馬可仕呼聲高 親中的杜特蒂後繼有人

小馬可仕在外交政策與杜特蒂不會有太大差異,但在跟北京維持良好關係的基調上,如何處理與美國的共同防禦條約和國防合作協議等盟約,各方拭目以待。

俄羅斯掐歐洲能源命脈 德國淪俄烏戰爭輸家

德國政要最近接二連三公開認錯,嚷嚷「被蒲亭騙了」。似乎到了俄軍入侵烏克蘭,德國才突然頓悟對俄政策走到死胡同,政府只好硬著頭皮調整能源政策,全力擺脫對俄國能源的依賴。

俄烏戰爭改寫世界格局 東西對抗新冷戰成形

俄烏戰爭將重組世界格局,國際政治將走向集團對抗─美國與西方集團對抗中俄與亞洲集團。戰略安全與地緣政治經濟利益,將會主導兩大集團對抗的主軸。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