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另一邊的「罪」:轉型正義豈能獨漏律師?

疫情大斷鏈 台灣缺藥危機來了!哪些病人有危險?

原料只剩下最後一桶?位在江蘇省的中國原料藥廠南通精華,從過年前至今都沒有出貨,台灣甲亢病人面臨斷藥危機。 (黃明堂攝)
原料只剩下最後一桶?位在江蘇省的中國原料藥廠南通精華,從過年前至今都沒有出貨,台灣甲亢病人面臨斷藥危機。 (黃明堂攝)

【文/彭子珊、陳良榕;圖片/黃明堂攝】

新冠肺炎從中國擴散到歐美,台灣的缺藥品項也不斷增加。究竟是醫院和藥局恐慌囤貨,還是疫情打斷藥品供應鏈?用來治療甲狀腺亢進的PTU,開出缺藥第一槍,也反映出台灣學名藥產業的困境。

3月,武漢肺炎從中國蔓延到歐美,也打亂了台灣的藥品供應鏈。

近50年歷史的老牌學名藥廠——台灣汎生(簡稱汎生),就是遇上亂流的藥廠之一。

在高雄澄清湖附近的廠房四樓,是汎生保持20多度C,恆溫、恆濕的GMP標準原料倉庫。

貨架上,一罐25公斤裝的米黃色紙罐,「Propylthiouracil」(簡稱PTU)是治療甲狀腺亢進的常用藥。這桶PTU,加入乳糖、澱粉等賦形劑後,就可以製成50萬顆50毫克的「僕樂彼」藥錠出售。

一旦醫院、通路、汎生的庫存「僕樂彼」也都耗盡,汎生預期,最快6月就會面臨斷貨危機。 (黃明堂攝)
一旦醫院、通路、汎生的庫存「僕樂彼」也都耗盡,汎生預期,最快6月就會面臨斷貨危機。 (黃明堂攝)

汎生過去力行保持20桶的PTU庫存,因為受中國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位在江蘇省的中國原料藥廠南通精華,從過年前至今都沒有出貨,因此這個貨架上只剩下孤零零的一桶。

用來治療甲狀腺亢進的PTU,是食藥署認定的缺藥品項之一,2月份就收到業者通報會有缺藥問題。邁入4月的今天,危機不但沒有解除,缺藥問題還在急速擴大,品項也不斷增加,包括強心劑、降血壓、止痛、利尿劑等都在通報範圍。

「沒想到僕樂彼今天也會缺。以前是最不看好的藥,」汎生總經理蔡沈雪櫻有感而發地說。

由於汎生一個月平均出貨100萬顆僕樂彼,也就是說,這最後一桶PTU,只夠半個月的出貨量。一旦醫院、通路、汎生的庫存「僕樂彼」也都耗盡,汎生預期,最快6月就會面臨斷貨危機。

PTU在台灣只有兩張藥證,由汎生和尼斯可取得。直到截稿前,尼斯可尚未回覆《天下》的採訪需求。

少了PTU,影響有多大?

少了PTU,對於台灣約2萬名甲亢患者來說,究竟有多嚴重?

在台灣,好發在40歲以下年輕女性的甲亢,男女比例大約1比3,幾乎是每十萬人中就有150位女性罹患甲亢,但第一線藥物並不都是PTU。

北市聯醫仁愛院區內分泌科主治醫師王舜禾解釋,2016年美國甲狀腺學會(ATA)在甲狀腺亢進的診療指南中提到,使用PTU可能會有2-3%的人出現肝損傷。在台灣的健保資料庫裡,肝損傷的比例只有千分之一左右,但台灣的醫師多半遵照這份診療指南的建議,優先使用抗甲狀腺藥物Methimazole(MMI)

只是,使用MMI的患者,約5%會出現過敏、紅疹,再加上研究發現孕婦在第一孕期使用MMI可能產生新生兒頭皮缺損,所以診療指南也提到,第一孕期的用藥以PTU為主,患者必須6到8小時吃一次,一天分3到4次吃完3到9顆。

即便急性期過去,還是要穩定服藥一年半左右,才能確保甲狀腺荷爾蒙數值穩定,而且甲狀腺大小正常無虞。

以醫院來說,「僕樂彼」在彰化基督藥醫院的用量,則是每個月超過3萬顆。

一旦無藥可用,這些患者怎麼辦?

「我們可能先換回MMI,如果患者會過敏,再使用抗組織胺或是抗過敏藥物試試看,我預期大部份的病人應該可以撐過急性期,」王舜禾解釋,如果少部份病人沒辦法接受,還可以嘗試鋰鹽,這個現在多半用來治療躁鬱症的藥,也會有一點效果。

如果還是不行,最不得已的選擇就是開刀,切除一部份甲狀腺,或是吃放射性原子碘131,來破壞甲狀腺,達到降低甲狀腺亢進的效果。「這兩個都是破壞性的方法,理論上臨床無藥可用,真的已經無法忍受的時候,才會去做這樣的選擇,」他說。

無藥可用的日子即將到來?

隨著中國大陸疫情趨緩,愈來愈多企業宣布復工,預計存貨可以用到6月的PTU,怎麼還會有缺藥問題?

以汎生的原料藥廠南通精華來說,50多年歷史的GMP藥廠裡,不只生產癲癇用藥的苯巴比妥(Phenobarbital)、抗痙攣藥的乙苯嘧啶二酮(Primidone)等原料藥,還有「王氏保赤丸」、「季德勝蛇藥片」等中藥產品,加總起來「與APEC經濟體國家貿易額,達每年2000萬人民幣。」

疫情當頭,但2月27日南通精華才宣布,第一批治療武漢肺炎的「磷酸氯奎寧」(Chloroquine)已經製造完成,每日產量40萬片,將把這批藥品送到武漢抗疫。

「他們說復工,但開工率可能只有三、四成,」蔡沈雪櫻解釋,除了人員移動的問題,「去年還是前年開始,中國大陸就有很多原料廠開始關廠,應該是環境污染的問題。」

除了疫情打亂復工後的生產節奏,更大的難題是,本來就已經供給緊繃的化工產業,無法產出足夠的PTU原料供應,送到台灣。 (黃明堂攝)
除了疫情打亂復工後的生產節奏,更大的難題是,本來就已經供給緊繃的化工產業,無法產出足夠的PTU原料供應,送到台灣。 (黃明堂攝)

源頭,就是去年3月江蘇鹽城的321響水天嘉宜化工廠爆炸案,導致78人喪生,數十人受傷,許多小型化工廠停業。生產乙苯類有機化合物的廠區爆炸後,大量甲苯、二氯乙烷、二氯甲烷流入河內,空氣裡的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也大幅超標。

據《路透社》報導,中國國務院去年11月的常務會議上,也決定針對江蘇省的危險化學品生產管理進行整治,並在全國針對危險化學品安全進行專項督察。管制趨嚴,導致許多化工廠關閉,化工產業的價格上揚,許多原料也陷入缺貨。

直到3月底,汎生依舊沒有拿到去年底下訂的PTU原料藥。除了疫情打亂復工後的生產節奏,更大的難題是,本來就已經供給緊繃的化工產業,無法產出足夠的PTU原料供應,送到台灣。

等不到中國原料藥的汎生,在四處接洽日本、德國、印度原料藥廠後,找到了一家德國供應商願意供貨,正在等台灣代理商申請作為替代藥品。只是,什麼時候可以完成申請,負責的國貿經理傅春榮還沒有答案。

不只PTU,抗武肺的奎寧是下一個?

「缺藥問題最近這三、五年很嚴重,」負責藥品採購超過十年的彰基資材部藥師柳亦青解釋,藥品供應變得緊繃、不穩定的原因,在於健保藥價連年調降,廠商獲利空間也下滑。

柳亦青觀察,從查廠規範的PIC/S GMP,到針對藥品主成分管理的原料藥GMP,都是用來確保藥品的品質提升,但也讓藥廠的營運成本增加。健保藥價調降的同時,讓許多藥廠放棄製藥,剩下的廠商就用規模來換取獲利空間。「只要一家有狀況,供應量就出問題。」

生產僕樂彼的過程中,汎生也歷經從GMP升級為歐洲規格PIC/S GMP的廠房改建,不只隔間、空調要改,整個生產動線都要調整。但以PTU來說,台灣只有兩張藥證,僕樂彼、普樂治的健保價格都是1.5元,鋁箔或膠箔包裝的每顆2元,比糖果還便宜。

「最近陸續接到明顯較以往多的通報,」北榮藥學部主任,也是國內藥品短缺通報、評估及因應作業計畫主持人張豫立指出,近期短缺通報大多來自社區藥局,但究竟是零星現象或屬普遍性的短缺還有待整體評估。

部份的零星現象,來自醫院和社區藥局的囤貨。亞洲最大醫療保健集團,也是國內原廠藥品物流市佔第一的裕利醫藥集團,總經理周志鴻觀察,光看2月底、3月初醫院和藥局的所有藥品訂貨量,就比去年同期增加了七成。

2月中開始,就有人擔心藥品供應會不會受到中國原料藥廠開工情況的影響,「因此有些醫院,特別是中部的醫院,就變得比較緊張,覺得需要把庫存拉高,」但周志鴻強調,「只要按照正常訂貨,存貨就沒有問題,大家比較擔心,是因爲恐慌因素造成排擠。」

為了減少恐慌性囤藥,衛福部食藥署也在3月17日公告「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疫期間藥品供應管理原則」,規定如果醫院、藥局等每月訂貨量超過前一年的月平均實際出貨量一成以上,就要說明理由、佐證資料通報食藥署,經核可才能出貨。

食藥署出手,也許可以抑制國內過度囤藥的風潮,但因為復工不順、跨國物流等問題而供應不足的缺藥品項愈來愈多,只能一一尋找替代方案。

到歐洲找替代方案?

張豫立提到,PTU的缺藥問題,已有藥廠嘗試從歐洲尋找原料,「問題是疫情已在全球延燒,各國藥廠何時復工無法預期,歐洲也未必早於中國大陸,所以還需持續觀察。」

同樣是調節甲狀腺素,但用在治療甲狀腺低下的德國原廠藥昂特欣(Eltroxin)也在缺貨。記者走訪3家社區藥局發現,即便有處方簽,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拿得到藥。

年前就傳出缺貨的「隆我心錠」(Lanoxin),台灣只有一家國外原廠藥供應,目前也同樣因為工廠生產時程問題,可能缺貨到下半年。食藥署也在協助藥廠,商討是否改由韓國專案進口替代藥品。

隨著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列入《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臨床處置暫行指引第五版》,過去用在紅斑性狼瘡、風濕性關節炎等治療的奎寧類藥物也傳出缺貨,食藥署也展開調查是否有囤貨。

可以確定的是,過去的製藥供應鏈正在洗牌,而缺藥的難題,可能才剛開始。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695期;訂天下雜誌電子版

【延伸閱讀】

新冠肺炎衝擊進口 台灣離糧食危機多近?

從社群發動的外交戰,台灣為什麼可以得到世界的關注?

景氣低迷,這間醫美為何敢在中國加速加盟?

相關新聞

內幕解析》她不接班 吳家會垮掉?新光二公主扛4兆金控帝國

吳東進卸下董事長,而二女兒吳欣儒出任新光金控總經理,正式接班。她如何從「路人甲」,用完全不一樣的風格,取代姊姊吳欣盈,變成4兆金控帝國的接班人?

可簽名就好嗎?因為疫情日本考慮廢除印章 台灣為什麼還緊抱不放?

去銀行辦事,忘了帶印章、忘記當初是用哪顆印章、甚至是印章整顆不見,是許多人都有的經驗。為何在金融科技快速發展的今日,印章的認證力仍被看重?

每一場瘟疫 都是財富重分配的起點 誰是「新冠貧民」?

疫情海嘯無情席捲,全台400多萬人忙著申請紓困,但金字塔頂端的人不但不曾動搖,還抓準機會大玩金錢遊戲。全球16億、近半數勞工正面臨失業風險;台灣四月廣義失業率5.3%,創下9年來單月最高紀錄,海嘯已從第一排的觀光餐旅,擴大衝擊到科技製造業,傷害才剛開始。歷史上每一次瘟疫、每一場經濟危機,都是貧富差距再次拉大的加速器。靠薪水過活,卻因疫情向下沉淪的「新冠貧民」,該何去何從?

只比新聞早2小時知道自己失業!15年高階主管被資遣:完全沒有準備

「我失業了?」這樣天大的消息,竟是跟媒體報導同一天得知。原以為疫情帶來的影響頂多是放無薪假,殊不知台中亞緻驟然宣布停業,讓身為主管的他不僅要處理客訴、安撫下屬,連自己的未來都看不清。

疫後中國更強還是更弱?7張圖表兩會會後記者會透露端倪

中國,全球第一個走出疫情的大國,不只復工,連疫苗都領先。中國勝利論四起,習近平稱疫情是「歷史機遇」,還趁機對香港下手。然而,兩會關鍵詞已透露經濟陰霾。

「我很抱歉」 梅根:唯一錯的事 就是默不作聲

哈利王子的妻子、薩塞克斯公爵夫人梅根日前為中學母校錄製一段畢業致詞,她坦承猶豫了好久,擔心又遭放大檢視,但「什麼都不說,才是錯的」。她也將影響她人生的一句話,送給了畢業生。

獨家榜單揭曉》富可敵國就是它們!台灣最強50大集團 20年誰上位?

2000年,《天下》首度調查「台灣50大企業集團」,睽違20年再度進行,誰還屹立不搖、誰已掉出榜外?對台灣經濟發展舉足輕重的這50大巨人,如何揭示台灣的未來?

大同、力霸、東帝士…曾紅極一時的大集團 為何成了時代眼淚?

對照《天下》20年前後的「台灣50大集團」榜單,有的集團已突圍世界,與全球龍頭平起平坐;有的則跌出榜外,甚至已不存在。曾一時風光、卻黯然消逝的集團,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台灣集團有錢、老化、不敢冒險 李吉仁憂心:我們仍停在製造業經濟

這20年,台灣50大集團總營業額從約5兆成長到近27兆,驅動台灣經濟成長,但同時也遇到成長高原期,未來如何應變?企管策略權威、台大EMBA兼任教授李吉仁認為,轉型與交棒,是台灣集團的兩大挑戰。以下是訪談摘要:

國際週報/生不逢時!失業率創新高 2020畢業生的未來在哪?

2020年畢業生,可說是「生不逢時」,遭逢史無前例的新冠肺炎大流行。正當他們踏入職場之際,卻得面臨創歷史新高的失業率。這場疫情無論是對這一屆畢業的收入或心理健康都將產生難以預料的衝擊,而且很可能會延續一輩子。

台灣科技業最大懸案》為何台積電要輸血10億給這家中小企業?

5月12日,台積電以遠高於市場行情的6.6億台幣,收購家登的南科舊廠。這已是台積過去一年多來,以抵押廠房、專利等不同方式,第三次輸血、合計超過10億元給這家供應商。這家隱形冠軍到底掌握什麼關鍵技術?為什麼官司敗訴之後,股價還大漲4倍?這場台灣半導體史上最高賠償金的懸案幕後真相是?

0利率時代你還在領死薪水?後疫情世界投資理財3招抗波動

新冠肺炎衝擊全球經濟,各國政府印鈔紓困,股市暴起暴落,債市自由落體,利率再創歷史新低。沒有資產、只有定存,恐將淪為低利難民。連80歲彭淮南都開戶理財了,《天下》整理基金、ETF、保險三大金融商品最新趨勢,教你在後疫情時代,挑選適合自己的投資方式,受薪階級也能躍升「資本家」!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