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遭王敏錡控花費驚人刷出「1棟豪宅」 何如芸再發聲明

疫情衝擊下的百家爭鳴:「經典重映」為何對影迷重要?

「比死豬、死老鼠還臭」 卜蜂污泥案揭開美食天堂的陰暗面

從環保署空拍畫面,遠看以為只是一般的土,其實卻是臭不可聞的數千噸食品加工污泥,堆置在彰化芳苑農田間。而這僅是台灣食品加工廢棄物再利用難題的冰山一角。 圖片來源:環保署提供
從環保署空拍畫面,遠看以為只是一般的土,其實卻是臭不可聞的數千噸食品加工污泥,堆置在彰化芳苑農田間。而這僅是台灣食品加工廢棄物再利用難題的冰山一角。 圖片來源:環保署提供

【文 劉光瑩】

台灣人每天吃掉25萬片雞排,相當於10座台北101大樓高,一年商機40億元;健身帶起的雞胸肉風潮,更創造一年破百億商機。然而,在台灣美食天堂招牌下的陰暗處,堆得比101大樓高的,還有「比死豬、死老鼠還臭」的食品加工廢棄物。食品大廠卜蜂與配合業者將污泥棄置於農地,反映出一個崩壞的循環體系,你我也牽涉其中。

台灣人愛吃也懂吃,被稱為國民美食的香雞排與鹹酥雞是許多人的最愛,農委會統計,台灣人平均每天吃掉25萬片雞排,相當於10座台北101大樓高,一年商機40億元。

增肌減脂風潮,更讓雞胸肉成為健身族的心頭好。超商龍頭與卜蜂、大成合作的即食雞胸肉,不到一年銷售突破200萬包。

台灣的人均雞肉消費量,30年來翻倍成長,從1986年的每人每年吃14公斤,如今超過30公斤。光雞胸肉,一年創造的商機超過百億。

沒想到在一塊塊美味雞排與雞胸肉的背後,卻隱藏著崩壞的廢棄物處理體系,在台灣美食天堂招牌下的陰暗處,殊不知堆得比101大樓還高的,還有食品加工產生的廢棄物。

去年中,農民在彰化芳苑鄉農地發現飄散惡臭的數千噸污泥,彰化地檢署與環保署督察總隊合作追查,發現居然是福茂有機肥料等再利用業者將食品加工廢棄污泥棄置,不法所得數千萬元,更牽涉十幾家知名食品企業,包括卜蜂、義美、愛之味等,震驚社會。

美食背後的廢物,究竟是怎麼跑到農地裡的?這又凸顯出食品廢棄物再利用體系的什麼問題?

《天下》記者細細爬梳食品污泥再利用產業鏈,看到了理想與現實的差距,以及愛享受美食的台灣人,不願面對的真相。

第1站 再利用機構

「大家都心知肚明,每個人都在亂倒」

1月初,《天下》記者來到苗栗苑裡水柳坡的穩盛農藝科技公司。在去年之前,它還是經環保署核准,具有食品加工污泥再利用資格的10多家廠商之一。

彰檢起訴書指出,在被迫歇業以前,穩盛農藝科技曾先於被起訴的福茂公司,與卜蜂長久合作10餘年。穩盛有四支內含食品加工污泥製成的肥料,包括綠旺5號、高效肥1號、高效肥3號與高效能1號,都領有農委會農糧署的肥料登記證。

「好多食品業者跟學者來看我的工廠,都說我做得很好,」穩盛農藝科技實際負責人陳麒任,信心滿滿地說,「還說如果我都做不好,就沒有人可以做好了。」

關於這次食品污泥棄置案,陳麒任卻一語道破問題:「大家都心知肚明,每個人都在亂倒。」

為了解開亂倒背後原因,我們走入穩盛工廠找答案,卻是一片空蕩蕩。

走近鐵皮廠房,空氣中瀰漫粉塵與一股異味,鐵鏽不時從頭上飄落。幾片棧板堆著一袋袋穩盛牌高效肥3號,旁邊有一小座堆肥山丘,已經生出白色菌絲。「這都是好菌,可以讓植物長得很漂亮,」穩盛的老闆娘曾郁涵信心滿滿地說,一邊掬起肥料給記者看。

穩盛農藝董事長陳麒任,在苗栗苑裡空蕩蕩的廠房裡。穩盛因村民抗議而暫停收料,但他認為自己的設備在同業已屬先進,不該遭到停業命運。(王建棟攝)
穩盛農藝董事長陳麒任,在苗栗苑裡空蕩蕩的廠房裡。穩盛因村民抗議而暫停收料,但他認為自己的設備在同業已屬先進,不該遭到停業命運。(王建棟攝)

但走到廠房後面的堆置料源區,可看出有生產的痕跡,牆上掛著牌子,指出各種廢料的暫置場所,包括廢白土、廢矽藻土、食品加工污泥、廢菇包、釀酒污泥等等。只不過,現在都空空如也。

穩盛有肥料登記證,又跟卜蜂與多家食品廠合作多年,為何生產線會空蕩蕩?

簡單來說,是村民來抗議了。

美食的惡臭,被居民抗議到歇業

「就是屍體的臭味,」彰化專辦國土案件的王銘仁檢察官回憶說,去年底在彰化芳苑查獲兩台亂倒食品加工污泥的卡車,開回到地檢署停車場,他在辦公室裡開會,距離一百公尺外還能聞到濃濃臭味。兩三天之後,卡車開到保管場,即使是卸貨後依然臭氣熏天,連附近居民都打電話來抗議說,臭到受不了了,最後只好勞駕消防隊來清洗。

這就是美食天堂的陰暗面:再美味的珍饈,都會產出惡臭的有機廢棄物。

如今,環保署公告可再利用食品加工污泥機構的名單中,已不見穩盛的名字。

談到這,陳麒任有不少苦水要吐。

他說,穩盛10多年前在彰化經營有機廢棄物再利用廠,後來遷移至南投名間,並拓展與卜蜂南投食品加工廠的合作關係,但後來卻因氣味難聞,遭到周遭居民抗議,讓他萌生遷廠之意。

去年3月,陳麒任在苗栗苑裡荒郊野外找到一塊原是磁磚業的舊廠房進駐。依申請每月污泥最高收取量為1000噸,沒想到經營不到半年,每月處理量僅500噸,就引起地方民眾與議員多次包圍廠房抗議惡臭,甚至有居民說「比死豬、死老鼠還臭」。

他強調,工廠為合法申設,環保局來測空污也未超標。然而事實擺在眼前,穩盛在南投與苗栗的兩間廠,都因為地方居民抗議,檢核證明遭地方政府壓住不發,導致無法繼續收料營業。

做回收必然會有鄰避效應,難道只有穩盛被抗議?陳麒任說,苑裡當地村民其實給過他忠告,「另外一家做廢棄物的老闆,每年拿200萬給村民敦親睦鄰,」陳麒任認為主要是因為他不願「敦親睦鄰」,才成為眾矢之的,儘管穩盛產生臭味,也是不爭事實。

無論如何,穩盛停產,凸顯出全台一觸即發的危機。

「我早就猜到福茂會亂倒了,全國才幾家可以收食品加工污泥的再利用機構,早晚會出問題,有的因為違規或像我們沒拿到檢核就停收了,這次檢察官又起訴好幾家,食品加工業者都雞飛狗跳,」陳麒任無奈說。

透過環保署資源再利用管理資訊系統,可查到登記在案可做食品加工污泥(代碼 R-0902)再利用的業者,僅寥寥十多家,但其中兩家(福茂有機肥料、方圓)因為牽涉棄置案遭起訴,已被剔除資格,穩盛南投與苗栗兩廠也因居民抗議、拿不到地方政府檢核通過而停產。

「每間工廠都有一定可收的量,全台灣也沒幾家,現在又關了這麼多家,怎麼可能不亂丟?」陳麒任無奈說。

第2站 彰檢調查棄置現場

「生產設備長滿蜘蛛網,肥料袋一個都拿不出來」

近年崛起的健身商機,究竟有多夯?根據公開訊息,卜蜂2019年前三季累計營收約156億元,稅後純益9.4億元,年增近五成。在法說會上,卜蜂董事長鄭武樾就表示,雞肉產品不受中美貿易戰影響,團隊持續開發肉類加工產品,推動業績成長。

看股價可見端倪。過去4年,與雞肉相關的公司大紅,卜蜂股價漲了近2倍,大成股價漲1倍多。有業界人士觀察到,卜蜂幾年前原本一天殺5萬隻雞,現在一天要殺10萬隻,可見業績大幅成長。

加工食品業績好,廢料也等比例產出,卻造成再利用廠商來不及處理,乾脆選擇不處理,直接傾倒,好繼續收取廢料,賺取一噸4400元至6000元不等的處理費。

彰檢起訴書對這「假循環、真亂丟」大賺其錢的過程有生動描述。當清運公司司機告知卜蜂賴姓課長,福茂公司因為月核配量已爆滿,不再收受食品加工污泥,卜蜂蕭姓協理旋即出面「協調」,串通工廠同事、司機與再利用機構(福茂),在不申報的情況下,仍將食品加工污泥清運至福茂公司。之後,賴姓課長也多次配合司機,規避查緝,將未申報之污泥運至福茂。

「我們看了好幾家收受食品加工污泥,號稱再利用的業者,很顯然根本沒在生產,」彰化地檢署檢察官劉智偉直言。在去年偵辦過程中,他為了釐清再利用業者亂丟污泥的原因,親自去看了福茂的再利用廠。

「它如果有正常生產的話,一定有生產設備和添加的其他原料,但它的生產設備都長蜘蛛網了,肥料包裝袋居然一個都沒有,每月電費單只有200多塊,很顯然空有設備沒生產,」劉智偉回憶當初查廠情況說。

為什麼再利用業者,收了污泥卻不生產,寧願亂倒農田裡?答案是不好賺又難賣。

廢物不斷增加,卻難以再利用

彰化檢察官王銘仁直言,在台灣廢棄物再利用的根本問題,就是事業廢棄物不斷增加,但再利用的管道並沒有變多,尤其碰到再利用價值低的廢棄物,到市場上更加沒去處。

食品加工污泥製肥,就是最好的例子。陳麒任說,穩盛以食品加工污泥製成的有機肥,一包20公斤只能賣70元至170元,再利用業者主要收入是來自處理費,賣肥料只是次要。

穩盛生產的有機肥料,價格不高,營收主要還是來自處理費。(王建棟攝)
穩盛生產的有機肥料,價格不高,營收主要還是來自處理費。(王建棟攝)

價格差就算了,更怕沒人要買。彰檢施教文就聽農會的人抱怨過,說食品加工污泥再製的肥料不好用,會有比較嚴重的臭味和蒼蠅問題,當有更多平價好用的化肥可買,有機污泥製肥自然乏人問津。

更別提肥料產銷自成體系,不是做得出來就賣得出去。長期研究有機肥的中興大學生命科學系講座教授楊秋忠就說,一般農民都是透過肥料店買肥料,肥料店會賣的產品通常是利潤高的、好保存的,沒有特別誘因,他們不會去批食品加工污泥製成的肥料,銷售管道自然受限。

完美風暴就這樣發生了:食品加工污泥除了再製成肥料,沒有其他去向,但做成肥料不好賣又賺不到錢。如果當廢棄物處理,脫水後焚燒,每噸處理成本高達8800元。

第3站 環保署廢管處

每天煩惱廢棄物無處可去的官員

食品加工廢棄物行之有年,為何只有10幾家業者可處理?問題在臭味,使廠商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避之唯恐不及。在彰檢起訴書中,我們還發現另一家位於雲林的農場,過去也曾與卜蜂業務合作多年。

「這一家做很久了,也很低調,」一位環保署官員透露。有多低調?記者打電話到這家農場,希望詢問食品加工污泥再利用產業問題,卻馬上被掛電話說「無可奉告」。環保署官員表示,政府與業者怕引起太多社會關注,會讓附近居民去抗議,「我們最煩惱的,是到時候污泥又沒有地方可去,豈不是更多亂丟?」

這個問題,也讓環保署廢管處處長賴瑩瑩頭痛。「我們了解到,穩盛的操作沒有很到位,除臭沒做好,抗議在所難免,」她解釋說,目前經濟部工業局針對再利用業者的操作規範,已有較嚴格的操作規範。

解方1:食品公司自行處理廢棄物、標明去向

以往對食品加工廠來說,付處理費把廢棄物交給廠商就放心了,但若再利用管道不暢通,就變成徒具虛名。換句話說,食品企業不能再如鴕鳥把頭埋在沙子裡,全然信任再利用業者的良心。彰檢施教文偵辦此案期間,感觸很深。

「我把食品大廠的老闆叫來,他們還極力辯解,『都是交給環保署公告的合格廠商,他們亂丟不是我們的責任』,」他說。

直到檢察官帶他們親臨彰化芳苑棄置現場,施教文問,「你們公司產生的廢棄物跑到田裡,你們真的覺得這樣沒問題嗎?」後來到了再利用廠,看到廠房裡長蜘蛛網的設備,「我跟他們說,『如果你們有來看過,一次就好,今天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他們才覺得愧疚。」

要解決問題,應該正本清源,自己產的廢物自己負責。

「廢棄物可以便宜委外處理的黃金時代已經結束了,」王銘仁直言,食品業者應盡量自行處理廢棄物,包括在生產過程中減少廢料,或在出廠前就利用脫水或是破碎等方式減少廢料,也有助降低生產成本。陳麒任說,有食品大廠投資上億經費購置脫水設備,降低污泥含水率,也能節省再利用費用。

「我問高階主管,你們賣給連鎖速食店的雞肉,是不是每塊肉的來源、成分都清清楚楚,廢棄物為何不用比照辦理?」施教文說。

在彰化檢察官與環保署積極偵辦下,芳苑污泥棄置案抓到兇手並起訴,更要求業者恢復原狀,圖為打包準備運走的污泥。但全台灣也許還有更多這樣的棄置場所,藏在不為人知的角落。(環保署提供)
在彰化檢察官與環保署積極偵辦下,芳苑污泥棄置案抓到兇手並起訴,更要求業者恢復原狀,圖為打包準備運走的污泥。但全台灣也許還有更多這樣的棄置場所,藏在不為人知的角落。(環保署提供)

近年在台灣,塑化劑、食品添加物風暴後,詳細標示產品成分已成食品業界標準做法,廢棄物處理方式與流向,也應一併讓消費者知情,作為選擇產品的判準之一。

施教文也舉出《天下》高科技廢棄物的報導,讓台積電承諾要自行處理多種有害廢棄物,根據這一做法,卜蜂已公開表示將研究自行處理技術。「我們抱非常高的期待,」王銘仁也說。

正本清源,食品加工污泥問題,究竟該如何治本而非僅是治標?

解方2:消費者願接受食品漲價、選擇好企業

「我們也自我檢討,未來針對有機污泥再利用的業者,對於臭味跟環境的要求一定會更明確與更嚴格,」賴瑩瑩說,例如比較新的有機廢棄物再利用機構,政府會要求採用快速發酵設備,可有效降低臭味,並把處理時間從兩個月縮短至幾天,降低被抗議的可能性。

食品加工污泥理論上可再利用,會產生臭味無可避免,在地狹人稠的台灣,只有確實砸下重金投資設備,才不會讓再利用業者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然而,羊毛出在羊身上。假若期待食品加工業者妥善處理廢棄物,勢必要投入更高成本購置設備與建立機制。彰檢認為,如果消費者願意接受付出較高的價格,敦促食品業者把事情做好,對於企業、環境、消費者是三贏。環保署也該協助輔導再利用業者,改善升級除臭設備。

賴瑩瑩也同意,食品加工廢棄物委外處理費節節升高,如今再利用機構處理能量不足,當成本持續攀升,食品業者將更有誘因自行建立處理技術,也是正向發展。

為了共有的環境,消費者大啖美食的同時,可有意識地選擇負責任處理廢棄物的企業。(王建棟攝)
為了共有的環境,消費者大啖美食的同時,可有意識地選擇負責任處理廢棄物的企業。(王建棟攝)

此外,儘管循環經濟成為近年熱議、且是對的方向,但並非所有廢棄物都具有循環再利用的價值。

真正聰明的利用方式,是將廢棄物分級再利用,以找出能創造更高價值的去化管道。研究有機堆肥多年的元沛農坊創辦人許又仁,就舉荷蘭經驗堪為借鏡。

解方3:再利用要有價,須精細分類、輔以綠色補貼

許又仁說,荷蘭的阿爾梅勒(Almere)永續生態村,就採用系統性思考,把動物殘渣處理堆肥後再循環到環境裡,尤其是花卉產業,政府採用綠色補償概念,對使用循環殘渣堆肥的農民提供補貼,讓有機廢棄物能跟價廉物美的化肥競爭。

他強調資源再利用的前提,是要精細分類。例如同樣是漁業養殖廢棄物,如果一視同仁做堆肥就浪費了,最大片的吳郭魚鱗可做成人工眼角膜,次級的萃取膠原蛋白做保養品,最差的才去堆肥。「所有的有機廢棄物都要分級才能對接到正確市場,創造出更高價值,」許又仁說。

食品加工並非新行業,為何現在才爆出非法棄置案?其實這凸顯了人民的環境意識提升。王銘仁說,以往大家對環境沒那麼在意,往往積非成是,食品加工污泥如果堆著沒人管,臭上幾個月就真的自己變堆肥了。

徒法不足以自行。廢棄物亂丟亂倒的違法行為,讓不肖業者賺飽口袋,負面代價卻是讓環境與全民承擔。隨著民眾與企業對環境的意識提升,消費者也應該有意識支持負責任處理自產廢棄物的企業,從科技業到食品加工業,都一視同仁要求,才能有朝一日真正讓棄置無所遁形,讓廢棄物不再玷污台灣的青山綠水。

延伸閱讀》

浪費公帑、圖利廠商、危害新聞自由:WHO至今4大爭議

武漢肺炎抗戰!鐵人行程守護台灣 「阿中部長」撲克臉下的真性情

別再戰文理組!資訊時代衝擊高等教育 台大語言所也瘋學寫程式

相關新聞

台灣罩得住嗎?新冠肺炎黑天鵝來了 產業衝擊因應全解析

2008全球金融海嘯以來,最大的黑天鵝來了——新冠肺炎全球蔓延,已勢不可擋。但經濟問題,恐怕比疫情擴散還嚴重。中國經濟成長率將面臨6%的保衛戰,影響台灣四成出口、兩成進口。《天下》第一時間採訪台灣各產業龍頭,從石化、鋼鐵、紡織、汽車產業到觀光服務業,帶來新冠肺炎衝擊的第一手解讀與解方。

武漢肺炎快速擴散 美國防疫專家:擔心台灣防堵策略可能失效

17年前SARS期間負責流行病應變,前美國疾病防治中心主任阿里.可汗接受《天下》專訪,預測武漢肺炎的疫情走向,並提醒台灣仍要小心謹慎,因為感染人數可能比我們想像的要多,「我不覺得任何一個國家應該只看確診人數十餘例,就感覺安全。」

股價飆漲58%市值直逼鴻海 為什麼大家都要用Zoom ?

每次危機,都會有超新星企業因勢而起。這次席捲全球的新冠肺炎大流行,則造就了在美國上市未滿一年的Zoom。它憑什麼顛覆視訊會議這個巨星雲集、又高度成熟的產業?

不發疫情災難財一起活下來!看企業如何救客戶也救自己?

新冠肺炎疫情連帶影響百業蕭條,2008年金融風暴以來最嚴重的景氣衰退即將來襲,各行各業該如何逆勢突圍?經濟愈不景氣,客戶忠誠度愈重要。唯有提供良好服務、體驗與承諾,企業才能留住客戶。該怎麼做?答案是「讓客戶成功」!改變商業模式,翻轉企業組織文化,一直走在客戶前面,成為了永續經營的成功心法。

在地獄朝鮮熱血復仇!爆紅韓劇「梨泰院Class」作者本人更熱血

《愛的迫降》之後,又一部韓劇高踞Netflix熱門排行榜。看似狗血、老掉牙的復仇故事,結合現實與熱血,更試圖翻轉社會對更生人、變性人與非裔族群等偏見,這部原著被韓國年輕人譽為「人生漫畫」的《梨泰院Class》,也是作者趙光真在地獄朝鮮存活下來的真實心境。

媒體外的真實面 鑽石公主號乘客:船上其實很冷靜、充滿溫情

泊靠日本橫濱港、新冠肺炎確診人數已超過600人的鑽石公主號郵輪,被稱作「海上武漢」、「COVID-19製造機」,外界可能想像船上籠罩著惶恐與不安。但是一位日本乘客daxa,每天將船內動態分享在推特上,不但帶動船內外訊息交流和全球各地的加油應援。為什麼能這麼淡定?

新冠肺炎蔓延上健身房還安全嗎? 醫生告訴你該去與不該去的公共場所

在疫情蔓延的時刻,平常固定去的健身房還能去嗎?電影院安全嗎?餐廳用餐的風險又有多高呢?醫生指出,其實不同的公共場所,感染傳染病的風險不一,而在這些公共場所,你可以採取這些做法來降低感染風險。

獨家榜單揭曉》富可敵國就是它們!台灣最強50大集團 20年誰上位?

2000年,《天下》首度調查「台灣50大企業集團」,睽違20年再度進行,誰還屹立不搖、誰已掉出榜外?對台灣經濟發展舉足輕重的這50大巨人,如何揭示台灣的未來?

大同、力霸、東帝士…曾紅極一時的大集團 為何成了時代眼淚?

對照《天下》20年前後的「台灣50大集團」榜單,有的集團已突圍世界,與全球龍頭平起平坐;有的則跌出榜外,甚至已不存在。曾一時風光、卻黯然消逝的集團,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台灣集團有錢、老化、不敢冒險 李吉仁憂心:我們仍停在製造業經濟

這20年,台灣50大集團總營業額從約5兆成長到近27兆,驅動台灣經濟成長,但同時也遇到成長高原期,未來如何應變?企管策略權威、台大EMBA兼任教授李吉仁認為,轉型與交棒,是台灣集團的兩大挑戰。以下是訪談摘要:

國際週報/生不逢時!失業率創新高 2020畢業生的未來在哪?

2020年畢業生,可說是「生不逢時」,遭逢史無前例的新冠肺炎大流行。正當他們踏入職場之際,卻得面臨創歷史新高的失業率。這場疫情無論是對這一屆畢業的收入或心理健康都將產生難以預料的衝擊,而且很可能會延續一輩子。

台灣科技業最大懸案》為何台積電要輸血10億給這家中小企業?

5月12日,台積電以遠高於市場行情的6.6億台幣,收購家登的南科舊廠。這已是台積過去一年多來,以抵押廠房、專利等不同方式,第三次輸血、合計超過10億元給這家供應商。這家隱形冠軍到底掌握什麼關鍵技術?為什麼官司敗訴之後,股價還大漲4倍?這場台灣半導體史上最高賠償金的懸案幕後真相是?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