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商業周刊
新新聞
多維TW
今周刊
遠見
天下
全球中央
台灣光華雜誌
看雜誌

香港反送中男墜樓亡 王丹:林鄭在歷史會被記這筆血債

按讚就抽任天堂新主機、重機模型…這家警局粉專 讓網友暴動

中國製造崛起 黑手媳婦搶救MIT供應鏈

2019-05-03 12:53天下雜誌

為了保存公公創業的記憶,來自台中的設計師徐景亭在三重展開黑色聚落計劃,串聯近百家...
為了保存公公創業的記憶,來自台中的設計師徐景亭在三重展開黑色聚落計劃,串聯近百家工廠,一頭栽進黑手的世界裡。 (吳宙棋攝)
分享

【文/康育萍;圖片/吳宙棋攝】

當黑手師傅遇上創客,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2013年,設計師徐景亭在新北市三重發起「黑色聚落」計劃,串聯近百家老工廠,讓國際看見台灣製造的能量。對她來說,這不僅是為了振興社區發展,更要喚起人與人之間的情感連結。

新北市三重區,打從1970年代起,便成為北台灣加工製造業重鎮,工廠遍布大街小巷,師傅們練就一身功夫、憑著一雙手,撐起台灣引以為傲的經濟奇蹟。

但這段「台灣錢淹腳目」的時光,早已過去。

如今,走訪三重中正北路193巷一帶,大約剩近百家工廠還在營運,比不上全盛時期的規模。一張張寫著「租」字的海報,就這樣貼在鐵門上。

眼看昔日常見傳統工藝逐漸凋零、失傳,2013年,來自台中的工業設計師徐景亭決定展開「黑色聚落」計劃,搭建製造業與創客、設計師之間的橋梁。

一走進工廠,就被迷住了

笑說自己一走進工廠就被「迷住了」,不待上半天捨不得離開,徐景亭在連Google地圖都難以精準定位的193巷裡,成立東海醫院設計工作室。

走進她的工作室,一打開門,便能看見展示櫃上擺著車床、銑床、沖床加工各類零件,清楚說明不同的工法,彷彿一座小型的工廠博物館。

到鄰近的工廠「串門子」,和老闆聊一下午的天,自己也學著操作設備,是徐景亭工作忙碌...
到鄰近的工廠「串門子」,和老闆聊一下午的天,自己也學著操作設備,是徐景亭工作忙碌之餘最大的樂趣。 (吳宙棋攝)
分享

沒有製造背景的她,為何會一頭栽進黑手工廠的世界裡?

起心動念,是為了保存公公殘存的記憶。

當年,徐景亭的公公來到三重,憑一己之力投入創業,專門生產閥類零件。工廠一樓因此堆滿各式設備,二樓則是住家,形成台灣典型家庭即工廠的經營樣貌。

也因為與丈夫相識,她自此與三重產生連結。沒想到,兩人結婚成家後,2008年金融海嘯來襲,公公的工廠因為客戶生意銳減,頓失訂單而被迫歇業。

等到消失才來救,就來不及了

看著空蕩蕩的工廠,她還曾突發起想,打算自己去學車床,延續公公的事業,卻被公公一口否決,「這個女孩子學不來!」

幾經考慮之後,她決定把工作室搬過來,平時除了在大學教書,也一邊接案,「也是想說,公婆住樓上比較閒,可以幫我帶小孩,」徐景亭笑說。

時間一久,她和這些工廠老闆成為無話不談的鄰居,慢慢培養起感情。深知他們面臨經營危機,卻又苦無能力轉型,如果就這樣放棄,台灣的傳統工藝很可能就此失傳。

一股「想要做點什麼」的念頭油然而生。「如果等到這些人都消失,才要來拯救,那就很困難、很困難了,」她這樣想。

出於對在地的情感,徐景亭啟動黑色聚落計劃,透過公公與街訪鄰居介紹,一一拜訪附近工廠,從記錄師傅的專業開始,除了整理成圖片、文字在工作室展示,也找來日本導演拍紀錄片,將他們的知識與技術傳承下來。

出於對在地社區的情感,希望將老師傅們的經驗、手藝傳承下來,徐景亭一直在思考如何讓...
出於對在地社區的情感,希望將老師傅們的經驗、手藝傳承下來,徐景亭一直在思考如何讓更多年輕人走進工廠,活化傳統產業。 (吳宙棋攝)
分享

黑手的工廠,創客的寶庫

她表示,對歐美國家來說,要在當地找到工廠生產產品是件很困難的事,工匠的精神與技藝是很珍貴的資源。相較之下,台灣還保留完整的供應鏈,如果能發揚光大,對外國團隊更有吸引力。

「有次我帶荷蘭朋友來,他想開發一台拖車去賣。結果他很驚訝,怎麼走出去就有那麼多工廠,就去對面聊一聊,一下子需要的東西都找齊了,還可以回來繼續喝咖啡,」徐景亭說。

於是,如果有人有製造需求,她腦海中的名單就會浮現。不管是做模型、加工零件,還是買材料,一通電話、或走幾步當門拜訪,便能找到合適的工廠,協助他們把產品完成。

採訪過程中,徐景亭就帶我們來到一間飾品零件廠,一樓的設備正轟隆隆運轉,走上二樓,只見老闆忙著和一位設計師討論設計圖,一會又走進貨架區,從上萬種零件中挑出適合的品項。

對設計師和創客來說,這裡就像座寶窟。

麗新飾品零件公司的第二代李明峰回憶,40年前父親創業時,工廠生意好到產品出貨要用貨櫃來裝,數量動輒十萬起跳,還曾到中國浙江義烏設廠,見證台商最風光的歲月。

有一天,大客戶都不見了......

但隨著中國製造崛起,台商失去比較優勢、難以持續經營,最後只好把產線全部移回三重,朝少量多樣的客製化轉型,即便是3、500件的設計師、創客訂單也得接。

「我們的想法是盡可能扶持他們,未來才有希望。不然大客戶都不見了啊!」李明峰感慨地說。

麗新就像是193巷眾多工廠的縮影。如果想生存,就得另尋出路,不然很可能被現實淘汰。

正因如此,黑色聚落計劃進行至今已經6年,徐景亭仍持續摸索,試圖找出互補、雙贏的合作方式。

跨越工廠與外界的高牆

例如,她曾到日本新潟的燕三條參加「工場祭典」,看見當地業者為了求生存,聯合舉辦為期4天的導覽、實作體驗,每年開放工廠,號召世界各地的設計師、創客、新創參與,讓他們了解日本製造的能量,同時替自己開拓客源。

她也嘗試搭建類似的平台,在黑色聚落舉辦「黑金派對」,邀請工廠老闆們到工作室開講,和設計師、創客交流,結束後再實際參訪工廠,「大家會覺得很神奇,自己親眼看見,才知道原來(產品)是這樣做出來的。」

不過,要打破工廠與外界之間高牆,徐景亭就遭遇不少挑戰。

光要說服老闆打開大門,讓外人走進參觀,其實就不容易,吃閉門羹更是常有的事。畢竟對工廠來說,技術、設備都是生財器具,更關乎謀生本領。

再來,即便進入工廠,設計師、創客也不見得能找到合適的方式與師傅溝通,前者不懂製造、後者不懂創意,雙方經常陷入「鴨子聽雷」的窘境。

創客要先做功課

徐景亭舉例,曾有一位創客想請工廠生產模具,開口第一句話卻問,「老闆,請問生產一個模具要多少錢?」

但不同製造方式、材料、用途的模具價格都不一樣,老闆聽了也不知該如何反應,對話就很難展開。

「所以我會建議他們,除了抱持請教的態度,最好自己也先做功課,對要做的東西有所了解,不然最少要拿張(設計)圖來嘛,」徐景亭表示。

師傅也要多開口

另方面,她也試著鼓勵老闆、師傅們多「開口」,走出工廠接觸潛在客戶,透過黑色聚落這個平台,認識前來參加活動的年輕人,不管是設計師、創客或新創,都可能變成下一個合作對象。

一路走到現在,徐景亭自認能力並沒有那麼大,每次面對政府詢問獲利模式、創造多少產值等問題,她坦承自己總是答不出來,「我還是把自己放在推廣的角色,希望看長遠一點。」

比起談數字,她更習慣發揮設計師的感性思惟,從一個又一個的故事切入:這家工廠的老闆退休、兒子回來接班了,哪家工廠買新設備,另一家工廠關門變小吃店了⋯⋯,建立人與人之間的連結,找到互利、共榮的生存方式,是她從過去到現在一直在做的事。

「這裡還是有很強的能量。我每天早上八點多看,大家就忙著開門了,想如何幫客戶解決問題,真的很認真工作。」

採訪尾聲,時間接近傍晚,忙了整天的工廠一家家拉下鐵門,193巷又再度陷入一片寂靜。老闆們口中那個設備24小時運轉、就像在印鈔票的年代,彷彿不曾存在。

但也許,就像「黑色」聚落代表的不只是師傅們手上油墨印記,更是黑暗中的一線生機,「現在有人加班,大家反而會替他們開心,」徐景亭笑說。

她期待,未來能有更多人走進這條巷子,看見台灣在地製造的活力。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671期;訂天下雜誌電子版

分享

天下雜誌

《天下雜誌》是華文世界最優質的財經雜誌,三十多年來備受各界肯定,獲頒亞洲出版大獎、亞洲卓越新聞獎等百項大獎,提供讀者最深入、最完整、最精闢的報導與分析內容。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