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人物/「民主戰艦」朱高正 台灣跳上立院主席台抗爭的始祖

混打請深思!若預約了第十二輪卻棄打 第十三輪也打不到

【原著愛改編】利米/相信,才是真正的存在:《天橋上的魔術師》

「天橋上的魔術師」還原80年代中華商場景象。公視、myVideo提供(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天橋上的魔術師」還原80年代中華商場景象。公視、myVideo提供(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專欄「原著愛改編」:利米,讀創故事駐站原創作家。是個不忠貞的原著黨員,對原作有愛、對改編亦不排斥的女孩。本專欄旨在介紹由原著文本改編的影劇作品,沒有太嚴肅的分析(畢竟我除了不忠貞外,更是不怎麼專業),只有個人心得的分享,期待提供讀者閱聽新視角。每月刊出2篇,敬請期待。

文/利米

寫在前面

本月初,由楊雅喆執導、改編自吳明益同名小說的《天橋上的魔術師》,以及由鄭芬芬執導、改編自林立青同名散文的《做工的人》,分別於56金鐘獎斬獲戲劇節目、戲劇節目導演,迷你劇集、迷你劇集導演等多項大獎,所以十月份,就來個金鐘主題吧!

正式與《天橋上的魔術師》相遇

「舶來品!舶來品!高級鞋墊,三雙兩百元,快來買喔~[註1]

台劇《天橋上的魔術師》一開始,「小不點」睜開眼,遊走於商場內兜售鞋墊。看似趣味的開場,內核卻是深沉的憂傷。側重文學性(而非故事性)的原著,讓導演放棄了通俗的敘事節奏,依循書本的惆悵基調,娓娓道出一個關於追尋與遺憾的故事。

小說中的追尋,是為了找回已逝的曾經;戲劇裡的追尋,是為了帶回失落的美好──兩者皆是出於不捨,但,也正因著不捨,致使結局注定遺憾──無論是拆毀的中華商場、是回不去的童年、是小說家的不復記憶、或是劇中人求而不得的一切。

幸好,我們還有魔術師。原著中的「小不點」,訪遍成長於中華商場的小夥伴,十篇故事串成對時光的尋索,彷彿一旦把眾人口中的魔術師拼湊起來,天橋就確定存在,兒時的商場便永遠不會坍塌。來到劇集,魔術師依舊是「小不點」追逐的對象,卻見他以天台為據點,穿梭於獨立又連貫的商場故事間,用神神秘秘的魔術(和古古怪怪的台詞)點化迷惘劇中人(這麼一想,興許稱他為天台上的魔術師更恰當。)透過手底施展的魔法,魔術師替眾生保留了份希冀,關於迴避失去、關於明亮的可能性,雖然,他也清楚地告訴「小不點」:

「那些消失的東西,必須留在九十九樓,否則它們就不真實存在了。[註2]

若說原著的文眼是「尋回」,劇集的核心就是「消失與存在」。二者猶如一體兩面,「尋回」是基於「已消失(不存在)」的前提,但細究卻又有出入,只因消失與存在,在劇集裡是共生的概念。

「原來消失,才是真正的存在。[註3]

比起小說家召喚流年的企圖心,導演藉著傳說中的「九十九樓」,更專注於探討「存在」一事。事實上,劇末「小不點」的離家出走,便是化用原作第二篇〈九十九樓〉的內容,但相較遊蕩的奇幻感,劇集則緊扣題旨:長期被忽略的「小不點」,在進入九十九樓「隱身」後,第一次被爸媽「看見」──因為消失,所以存在。這層樓不只實現夢想,更能實現自我價值。

雖然,他也在感受存在的同時,面臨著永遠消失的風險。

說起來,〈九十九樓〉這篇故事,亦為原著中唯一一篇「第三人稱視角」的作品(另九篇則以第一人稱為主),即使在書裡,也宛若自成一格的空間。而翻拍後的「九十九樓」,更成為孩童口耳相傳的「夢幻國度」,裡頭收納了幸福的具體形狀,包括打不完的電動、走出衣櫃的夢想、被父母重視的渴望,就像「小不點」離開九十九樓前所說的:

「在那裏,爸爸最偏心。在那裏,媽媽的髒話是我愛你。三小男孩永遠不會解散,永遠在那裏的樹,會等到那朵貪玩的雲回來……[註4]

《天橋上的魔術師》中〈九十九樓〉的書籍內頁。(圖/利米 提供)
《天橋上的魔術師》中〈九十九樓〉的書籍內頁。(圖/利米 提供)

然而,與其說九十九樓是平行時空或異次元,我覺得這個空間,更像吳明益在〈雨豆樹下的魔術師〉一章所寫:

「故事並不全然是記憶。故事是黏土,是從記憶不在的地方長出來的……記憶不需要被說出來,只有記憶聯合了失憶的部分,變身為故事才值得一說。[註5]

九十九樓裡的「真實」,是記憶聯合了失憶後、幻化而成的「故事」。它們之所以存在,並不是因為消失,而是因為有人覺得它存在──或許,真正重要的,從非我們找到了什麼,而是自己願意相信什麼。

並在最終,選擇說出什麼。

全劇結束前,舊的魔術師離開,新的魔術師進駐。而當(根本只是外出去剪了短髮又跑回來的)新魔術師拿出一頂帽子,說它能帶大家抵達一百零一樓,此時,有孩子發問:「那層樓有什麼啊?」

下一秒,只見他意味深長地反問:「你『覺得』會有什麼?」

我想,在未知的一百零一樓裡,終有些記憶會亡佚,終有些故事被說出。可即便那些被「真實地」保留在樓裡的,並非最「真實的」過去,但,既然「我覺得」自己曾看過斑馬在公廁現身,那麼,小說就能從這裡寫起,灰燼裡的中華商場,也就能從虛空中被召喚回來。

最終,讓所有人見證一段,因為相信、所以存在的美好。

書名:《天橋上的魔術師》作者:吳明益出版社:讀書共和國 / 木馬文化出版時間:2011年12月01日
書名:《天橋上的魔術師》
作者:吳明益
出版社:讀書共和國 / 木馬文化
出版時間:2011年12月01日

●礙於篇幅,《天橋上的魔術師》的未爆彩蛋,歡迎移步至FB粉專「利米 古家榕」中翻找,也可在FB搜尋欄輸入「阿貓有事嗎」進行挖掘。

註:

1. 第一集開場時,「小不點」叫賣的台詞。

2. 這段是影集的原創台詞,亦為本劇核心概念,分別在第一集開頭和第十集結尾處,藉「小不點」之口說過一次。

3. 同上

4. 第十集結尾處,「小不點」的自白。

5. 《天橋上的魔術師》p.219


天橋上的魔術師 中華商場 吳明益 夢想

相關新聞

【原著愛改編】利米/ 更多人疼惜艱苦人:《做工的人》

●專欄「原著愛改編」:利米,讀創故事駐站原創作家。是個不忠貞的原著黨員,對原作有愛、對改編亦不排斥的女孩。本專欄旨在介紹由原著文本改編的影劇作品,沒有太嚴肅的分析(畢竟我除了不忠貞外,更是不怎麼專業)

【原著愛改編】利米/相信,才是真正的存在:《天橋上的魔術師》

●專欄「原著愛改編」:利米,讀創故事駐站原創作家。是個不忠貞的原著黨員,對原作有愛、對改編亦不排斥的女孩。本專欄旨在介紹由原著文本改編的影劇作品,沒有太嚴肅的分析(畢竟我除了不忠貞外,更是不怎麼專業)

【午後留聲機】打絮/冬夜來風

文/打絮 一開始我以為是某種夜梟,低頻且固定節律的嗚鳴著。這種音調持續的似乎比冬天的夜還長,在下午五點到十點的圖書館窗邊,慢慢延伸著,宛若一種永恆的背景襯音,細數著時間。直到好一陣子,大風呼嘯,窗戶

【午後留聲機】郁雲龍/人生上下課

文/郁雲龍 不怎麼悅耳的高分貝 「噹──噹──噹鐺──噹鐺噹鐺──噹鐺──噹──噹──噹鐺噹鐺──」 這個鐘聲,旋律節奏沒有變過,無論何時聽到,總會讓我有股念想,就像被制約的狗狗,聽到鈴聲也許有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