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防打疫苗猝死有撇步 長輩3大疑問一次解答

高嘉瑜喬疫苗基層炸鍋 康裕成:中評會無法主動處理違紀

【原著愛改編】利米/新婚快樂,我的青春:《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組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照、利米提供書封)
(組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照、利米提供書封)

文/利米

歡迎再度來到原著黨的追劇時間。快拿起手邊的爆米花,進入精彩的改編世界吧!今天想聊的作品,是2011年由九把刀原著、改編與執導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以下簡稱《那些年》)。

必須承認,基於那些已知的爭議,直到開稿前一刻,我的心頭仍是忐忑。然而,青春是個太迷人的題目,即使商品化了,柯景騰和沈佳宜,依然打動我這顆30+的初老心。畢竟,誰不期待在炙熱的年歲裡,遇上個明亮少女?誰又不希望身邊有個少年,全力狂奔只為追上自己?就算在「世界」這部鉅著中,我們僅是模糊的路人甲,可在「那些年」的故事裡,每個男孩女孩,都值得擁有一個發光的可能,一段專屬於「我」的青春。

《那些年》原著改編電影劇照!陳昭妤攝影(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那些年》原著改編電影劇照!陳昭妤攝影(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原著版:似水年華的隨筆,待打磨的璞玉

我計畫已久的故事,在這場婚禮,終於有了明確的答案。沒有人哭,沒有人懊惱,沒有人故意喝醉。只有滿地的祝福和胡鬧。(註1)

這是個在結束後,才能真正開始的故事。

做為作者的半自傳作品,《那些年》寫作時的挑戰,就是必須能在現實中劃下讓人滿意的句點。因此,當女孩幸福步上紅毯,這一頭,告別青春的男孩,總算能從第一章啟程,沿著(多少被美化的)成長軌跡,一路寫抵展翅高飛的終局。只不過,有別於電影的精煉敘事,原著更像是部《柯景騰黑歷史大全》,除了著墨於青春期的胡鬧(外加強調對挖鼻孔的熱愛),李小華和毛毛狗這兩段戀情,亦稀釋了沈佳宜之於柯景騰的獨特。相較改編後的情有獨鍾,「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註2)」,原著裡的荳蔻少女,終究更接近賣場一顆12元的秤重蘋果,一群大男孩的集體記憶。

可即便敘寫過於隨興、男主流於濫情,九把刀創作金句的天分,諸如「我也很喜歡,當年喜歡著妳的我。那時候的我,簡直無時無刻都在發光呢!(註3)」仍讓故事不時迸發亮點,也讓這顆璞玉被打磨成電影後,能在更嚴謹的架構下,呈現出110分鐘完整的感動(尤其對邊翻書邊翻白眼的原著黨來說,感動更加深刻啊!)

《那些年》原著改編電影劇照!陳昭妤攝影(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那些年》原著改編電影劇照!陳昭妤攝影(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電影版:去蕪存菁,更純粹的小美好

我想當一個很厲害的人。讓這個世界,因為有了我,會有一點點差別……而我的世界,不過就是妳的心。(註4)

與原著的角色不同,電影中的「柯景騰」,全力以赴只為沈佳宜一人。就算仍保有幼稚、無賴,以及對鼻孔的熱愛,他對待女孩始終的虔誠,無疑讓這段青春被詮釋得更加動人。另一方面,擺脫原書受限的視角,鏡頭前的沈佳宜,也被導演建構得更加立體、心境轉折亦較具說服力。加上原創女配的出現,藉由手帕交互動突顯性情,更讓女主跳出接收情感的扁平設定,成為有思想的獨立靈魂。此外,比起原著的鬆散,改編後的《那些年》,將情節濃縮在高中至大學,敘事節奏也流暢許多。原先散落各章的片段,被集中成一氣呵成的明快,更增添了像「對抗教官」、「海邊玩水」、「考後痛哭」、「鐵道對話」、與「大雨爭執」等原創橋段,讓人物產生更強的張力與可看性。

至於個人最欣賞的,莫過於結尾處的改編。當時,眾人起鬨要親新娘子沈佳宜,新郎大氣表示想親我老婆可以,但要先用同樣的方式親我才行。話音剛落,柯景騰一言不發撲上去,緊抓新郎一路嘴對嘴往後親到翻桌(而我也終於明白,導演為何要將沈佳宜許配給全聯先生,畢竟,並不是每個新郎都能承受這種熱情的。)那些年說不出口的熱烈,便這般隱晦又坦然地,傳達給他深愛的女孩、他全部的青春。

而在親吻的同時,導演也拍出了平行時空的想像。在那個世界裡,男孩最終放下驕傲,在大雨中回到沈佳宜面前;而女孩也接納了柯景騰的幼稚,選擇和他共度白首。看到這裡,不禁令我想起電影《樂來樂愛你》的尾聲:同樣是平行時空的雙方、同樣是半途走散的感傷,也是同樣地,在彼此最迷惘的年歲裡,陪伴對方成為了更好的自己。

既是如此,兩個人最終的錯過,又有什麼好失落的呢?就像九把刀在原著裡寫的:

沒有結果的愛情,只要開了花,顏色就是燦爛的。見識了那道燦爛,我的青春,再也無悔。(註5)

只要能在年輕的時候,義無反顧地綻放一回,可以踏實地為自己的青春,留下一個不完滿、卻無悔的句點──這樣,其實就夠了。

沒時間啃原著?那就來看〈白門,再見!〉吧

事實上,我在翻閱《那些年》的過程中,不斷想起〈白門,再見!〉這篇小說。作家夏烈用短短幾千字,寫出一群高中男孩的成長史,故事裡的白門,就是他們的沈佳宜:「不管我們走到哪裡,離得多遠,大家還能常常想到『白門』,想到『白門』,就會記得那段朝夕共處的可愛日子。(註6)」猶如九把刀寫下《那些年》的初衷,重點從來不是那個女孩,而是那群大男孩,如何共享著一份明亮的憧憬,攜手度過他們的青春、走進真實的人生。

翻攝自由夏烈所著《白門再見》書本內頁。(圖/利米提供)
翻攝自由夏烈所著《白門再見》書本內頁。(圖/利米提供)

結論:青春是首笑忘歌

電影演到中後段,當柯景騰與他的兄弟們,紛紛考上大學各奔東西,看著他們被火車載往各自的方向時,我的耳邊響起了一段旋律:

青春是手牽手坐上了,永不回頭的火車。總有一天我們都老了,不會遺憾就OK了。(註7)

如同前面所提及的,《那些年》是個被句點開啟的故事。人們看待自身歲月時,似乎也常是在確認離場後,才漸有意識地展開書寫。年過三十總算承認,青春是有限期的奢侈品,但幸好,我們都在出發的月台上,刻意地遺落了名為「回憶」的行李,儘管認領時難免感到惋惜,可當我又一次站在原地,直視那段奮不顧身的燃燒時,長大後的自己,畢竟是沒有遺憾的。

作者註:

1. 引自原著第26章。

2. 「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是一句英文諺語,表示「你是我的摯愛」。此句在原著和電影中皆有出現,前者寫在高中畢業禮物上送出,後者則寫在女主北上的臨別禮物裡(亦做為本片的英文片名。)

3. 引自原著第23章。

4. 引自原著第16章,亦為《那些年》的電影台詞。

5. 引自原著第24章。

6. 這是〈白門,再見!〉裡朱胖子所講的話。

7. 摘自五月天〈笑忘歌〉的歌詞,收錄於其2008年發行的《後青春期的詩》專輯中。

●2021新專欄「原著愛改編」:利米,讀創故事駐站原創作家。是個不忠貞的原著黨員,對原作有愛、對改編亦不排斥的女孩。本專欄旨在介紹由原著文本改編的影劇作品,沒有太嚴肅的分析(畢竟我除了不忠貞外,更是不怎麼專業),只有個人心得的分享,期待提供讀者閱聽新視角。每月刊出2篇,敬請期待。

電影 婚禮 教官 讀創故事

相關新聞

【原著愛改編】利米/化作春泥護了誰:《魯冰花》

歡迎來到原著黨的追劇時間。今天介紹的這部電影,觀賞時可能得準備好手帕才行。是的,它就是1989年由楊立國執導、吳念真編劇,改編自鍾肇政的同名作品《魯冰花》。 天上的星星不說話,地上的娃娃想媽媽。

【原著愛改編】利米/新婚快樂,我的青春:《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文/利米 歡迎再度來到原著黨的追劇時間。快拿起手邊的爆米花,進入精彩的改編世界吧!今天想聊的作品,是2011年由九把刀原著、改編與執導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以下簡稱《那些年》)。 必須承

【午後留聲機】陳文榮/汽笛聲

文/陳文榮 小火車   故鄉嘉南平原是甘庶重要的產地,甘蔗採收時期,以小火車作為交通工具,把甘蔗輸送到糖廠,製造砂糖。   童年甘蔗採收期,每天黃昏,聽到小火車嗚!嗚!響亮的汽笛聲,」突破鄉野

【漢服HanFun】楚楚/輕便漢服玩手作

●專欄「漢服HanFun」:楚楚,「衣冠楚楚」的「楚楚」,來自臺北的漢服生活化研究生,分享美好衣冠文化,以及漢服的一百種生活方式。每月刊出2篇,敬請期待。 文/楚楚 一般人對中華文化傳統服

【午後留聲機】Vivien/阿婆,我想吃豆腐 !

文/Vivien 「賣豆腐,賣豆腐,來買豆腐喲!」 「阿婆!(客語發音)阿婆!我想吃豆腐!」   四歲大的我吃力地說出客家話,就是想讓外婆聽懂我要的東西,因為爸爸是外省人,因此我發著客語音,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