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2020台北國際書展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陸學術界醜聞!金融期刊主編登10歲兒作文 還反酸質疑者

清晨北台灣剩10度 吳德榮:今晚明晨還有下波低溫

【這就是單身‧徵文優勝作】羊念君 /愛情的行為藝術

2020-01-10 09:11聯合新聞網 讀創故事「編輯台」

分享

定義:行為藝術是指在特定的時間和地點,由個人或群體行為構成的一門藝術。行為藝術必須包含以下四項基本元素:時間、地點、行為藝術者的身體,以及與觀眾的交流。

──摘自令人錯覺淵博的網路維基百科


  單身,是愛情的行為藝術。

  這個時代對單身者是殘酷的,從單身狗的犬字邊,即可體會此等集體群嘲的狼狽。於是剩者如我,只好援引估狗搜尋大神,將這並非刻意的自苦,反白出標楷體的文藝感──既已單身,更該得體包裝尷尬,抹去外觀的無可奈何,美化為情懷高尚。

  所以我說,單身是愛情的行為藝術──儘管,我不確定自己的內心小劇場,是否搆得上所謂藝術,但相較親友目光灼灼的圍爐餐桌,一時玩弄名詞失手的困窘,畢竟容易承受得多──藉由腦海的自導自演,單身者,隨時、隨地、隨便碰上一個人,都有創作愛情的可能。

  例如晨起走進巷口便利商店買咖啡,店員望著我溫和開口:「大熱拿不加糖對吧?」抑或是通勤上班,常搭同班車的西裝男子,意外讓位給我。又或者凌晨歸家,社區管理員熱絡關切:「今天公司加班吼?」上述時刻之於我,都是瞬間的維納斯誕生。單身者,是最敏銳的藝術家,一縷微妙溫度就能創造亞當,即便它不合理。

  像我前陣子,僅是追個垃圾車,也追出給愛麗絲的虐戀情深。

  認真想來,單身的我,著實跟垃圾車差不多:每日路線既定規律,脾氣又臭又硬,更被迫扛起改造髒亂的社會期許。可這形而上的體會,並無法改變自己痛恨追垃圾車的事實。

  直到,我認識負責的清潔隊大哥。說是認識也不準確,時至今日,仍不知大哥姓什名誰,甚至他的全貌都未曾知悉──濃眉、眼鏡和永不解開的口罩,已構成他在我眼中的天經地義。

  忘了從何時開始,許是獎勵本姑娘在亂軍之中堅持排隊的好品格,大哥會主動替我拎過垃圾,慈悲地還我一身自在。一來二往,我也從原先公式化的道謝,逐步摻入溫暖詞彙,雖非意義特殊,終歸是有交情了。

  颱風季那會兒,某日外頭大雨滂沱,自己抓準時間點,撐著傘出門倒垃圾。走在雨中,視線悽悽惶惶,我拎垃圾之悠悠,鼻間忽有些酸楚。此時,垃圾車抵達,我看見大哥從副駕駛座跳下,一邊維持秩序,發現我了,反射般伸手接走我的垃圾,叫我快些回家,再背過身繼續忙碌。

  轉身走了幾步,我回過頭,凝視大哥背影,突然,想起那首詩:

  你見,或者不見我,我就在那裡,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裡,不來,不去。

  下一秒,我荒謬地被自己感動了。

  大哥長期以來的盡職,頓時化為天長地久的忠實。無論我見或不見,他總是為我佇立此地,不悲,不喜;而自己呢,彷彿也在這裡,不來,不去──雨依舊嘩嘩下著,縈繞身畔的排氣黑煙與廚餘臭味猶未散,抒情過剩的我,已然在淚光中,構築往後二十年悲歡離合的歲月。

  接下來幾週,我遞出年假單,離家走了走。總覺得需要調整心情,方能如常面對大哥。這日下午,自己化好淡妝、穿上看似隨意的戰袍,揣著顆雀躍的心,三步一怦地至定點等車來。

  幾分鐘後,車來了。

  人,卻換了。

  原地傻愣數秒,自己,終究邁步上前。出乎意料地,新任清潔隊大哥,竟主動伸手接過我的垃圾──禮貌道了聲謝,我抬起頭,發現這人也是濃眉、眼鏡和口罩。

  眼見垃圾將滿,大哥按下鈕,車後閘門轟隆隆啟動將垃圾吞沒,噗地一聲,酸水擠壓噴濺,夕陽斜照下迸發絢爛的光。

  我在旁靜靜看著,此刻,一場全新演出,正在心底華麗拉開序幕。


●小熊老師(林德俊)評審短評

這是單身者才能擁有的內心小劇場,作者以俐落的筆搬演引人入勝的黑色幽默,連追垃圾車都能追出仿如虐戀情深的故事,當然,虛構的故事只在腦海裡自導自演。在感情世界的油箱加滿想像力與自嘲力,單身的日子也可以過得充滿生趣。


垃圾車愛情劇場讀創故事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