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2020台北國際書展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清晨北台灣剩10度 吳德榮:今晚明晨還有下波低溫

星宇座艙曝光!擺平高人 經濟艙這兩處也超「大」方

【這就是單身‧徵文優勝作】席宇菲/外在音

2020-01-09 08:00聯合新聞網 讀創故事「編輯台」

分享

  房外傳來音質有點爆的音樂聲響,兩瓣黏在組合櫥物箱的肉團帶領著兩條腿,步出20平方米的微暗空間,上午11點55分。

  「逼,逼逼——」根本不需要和答錄機說話,食指已經完成了開門的全部指令。

  大約需要1分40秒,接著會聽到「叩叩叩」,有時候會是「叩叩,嘣嘣嘣嘣」,彷彿可以感受到門扉上的疼痛。

  「卡拉—嗡」一手接過袋子,一手將門關上。

  在打開紙袋前,要先打開電腦;選定想看的影集後,才讓食物真正進到這個空間裡,認識我的26顆牙齒

  青菜與牙齒碰撞的酥脆音、塑膠叉子攪拌沙拉的摩擦音、喇叭冒出的英文台詞、還有外面咚咚咚的施工聲,這些聲音陪伴我用餐;獨自進食。

待正午的陽光消停,才需要考慮是否把一件蓋過下體的T-shirt、一雙厚軟的襪子、頭稍上還留有昨晚蠟燭燒盡的香氣換掉,因為這些是和本體一樣,過分自由的存在。

  充分清醒後,才想起有個展覽這週末開幕,正巧可以短暫躲避租屋處外的「建設」。站立在全身鏡前,端看著有點肥潤的兩條腿,套上一條寬鬆的闊腿褲,那雙厚軟的襪子留著;隨性的抓了一件合身的上衣,髮梢上的味道留著。脂粉未施,我以最原始的方式對鏡子裡的自己微笑,隨後附上鑰匙碰撞墜落於包包內的聲音。


  外面的空氣也有種聲音,是風的耳語;經常還會聽到樹的問候,沙沙的輕敲,透過落陽表達自我。腳掌隔著球鞋感受乾淨的街道,我才開始迎接大眾的聲音,各式廣告、各式指揮還有各種人經過我的眼、耳朵和我的心。

  在美術館內,耳朵內裝載的Tony Oursler 的數位作品:「(中譯)如果地毯是紫色的,桌子不是紅色的,蘋果,是完全瘋了。....我得出的結論是,成功的生活和工作之路在於自我的探索,自我創造,自律和自我放縱。...」

  用藝術陪伴獨處,是單身生活中我最享受的一部分,或許還有獨自走進餐廳吃飯吧,儘管有人戲稱那只是維持生理機能。

  回程,不受控的雙腿硬是帶著大腦朝回家的路反方向走,這條路沒有綠蔭,只有高架橋上下的車流,在晚間7點,爆量的聲響好像耳朵貼在音樂廳第一排的地板上貼著打擊樂。終於遇上一個可以喘息的口,我彎進去瞧見了一個小區;那裡有一排的黃昏市場,沿著馬路一分為二,左手邊的攤位鑲在建築物內,右手邊的一排老人或坐或站,吆喝著自己的產品。他們在路燈的照射下,臉孔特別無奈,他們也是攤販,但屬於街頭。回顧左手邊的正統,他們顯得「單身」。


  我停下腳步,認真的看了單身的那群老攤販,也故作正經地觀察有歸屬的小老闆。

  離開這個小區,我找了家傳統蘇州的麵館坐下,老闆娘留了顆龐克頭,卻有張老媽媽的笑顏。我今天除了幾句「謝謝」,唯一說的話便是「來碗餛飩麵。」

  為什麼喜歡自己吃飯,有個原因是,我能很不顧忌地品嚐以及很自在地觀看。在我斜前方的隔壁桌是一家四口,爸爸媽媽及一對兄弟,他們營造的歡愉氣氛連老闆娘都湊近搭上兩句,好吃嗎?再來一碗,婆婆請。

  這樣的景象,並不會讓我覺得孤單,反而給我很大的滿足,是自己知道愛是什麼,存有編織未來的憧憬的慾望。當然更多的時候,我也能大方地端看獨自飲食的獨身男子,他們可能和我共享桌面、坐我對面、坐我一旁,但他們通常不帶感情,只是速速地吞下碗裡的所有可食物,離去。他們不是單身的,只是暫時巧遇我的單身饗宴。

  一整天沒有交談,我用更多的眼睛、更多的耳朵,隻身體會這座城。感受自己安排給自己的浪漫、愜意和無所謂,這就是單身,我覺得很好。


●小熊老師(林德俊)評審短評

從各式環境音狀寫一個人的生活,十分可感。用藝術陪伴獨處,看到露天攤販妙喻其「顯得單身」,獨自進館子吃飯時觀察力大爆發……生活在城市街巷裡,一個人之所以能擁有饗宴,跟感受力大有關連,只要你願意,一個人也可以擁有豐富的體會。


耳朵牙齒婆婆美術館讀創故事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