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閱讀‧青鳥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焦點作品】顛覆英雄美人設定,謝金魚大膽改寫傳奇小說

2019-06-09 22:11聯合新聞網 讀創故事「編輯台」

分享

我只是個含冤而死的鬼,沒有嫁人不是我的錯,冤死也不是我的錯,為什麼是我要成為厲鬼?為什麼是我要被粉碎三魂?為什麼?



有讀小編手札

什麼是「孤娘」?早夭或未婚即棄世的女子,稱為孤娘,牌位無法放在家中、必須送往寺廟供奉。因為她們不是「正神」,所以世人蓋「貞女祠/姑娘廟」安置,使其享有萬年香火。

歷史才女作家謝金魚,故事靈感來自明代馮夢龍在《警世通言》的〈趙太祖千里送京娘〉,傳頌千古的情義傳奇為本,融匯民間的「孤娘」習俗,以幽默以驚悚以慧黠,以及一抹柔情,翻攪人間、地府,創新歷史言情小說《御前孤娘》就此展開。


文/ 謝金魚

遠處傳來刺耳的雞鳴,一種不舒服的熾熱感從東方傳來,她閃避到一棵大榕樹下,樹皮涼絲絲的。

「小娘子,快到樹上來,一會兒太陽升起,要燙壞妳的。」沉沉的老人聲音從樹皮裡傳來。

一團毛蓬蓬的東西飛下來,撞在她額頭上,原來是一隻鴞,圓滾滾的眼睛像兩輪銅鏡,反映著她的身影。

原來,鴞鳥是看得見鬼的……不及想,鴞鳥把她趕到樹身的一處縫隙邊,用翅膀和喙用力地頂著她:「快進去快進去!」

「別推我……哎呀……」京娘冷不防被啄了一口,卻發現自己被鴞鳥塞了進去,榕樹微微用力,把她夾住:「這是!」

「別動!」旁邊一個有氣無力的聲音說,京娘勉強地轉過頭,發現榕樹的樹身竟夾了一圈鬼魂,大家都閉著眼睛,誰也不理會她,而她旁邊的那個鬼魂說:「老榕公是專門收留孤魂野鬼的,睡吧,等太陽下山,妳就能出去了。」

說完,隔壁的鬼就再也不理她了。

後來京娘才知道,每一棵榕樹上都有一窩或者一隻鴞鳥,榕樹供牠們住,牠們就負責把鬼魂引到樹上,因此,鬼魂們都叫牠們鬼鴞。

老榕樹的身子涼涼的,隱隱還能感覺到樹的呼吸,像乳母在小時候輕輕拍著她的後背,於是,京娘昏沉沉地睡了……


這樣的日子,她過了七天。

當她飄過花園的圍牆,來到自己的房間前,卻是……

「拆了!」京娘失聲大叫。

她錯愕地看著眼前的斷垣殘壁,一片白紙隨風捲到她腳前,上頭貼著的紅紙窗花分明是她去年剛絞好的。

她抬頭,家人竟然把她住的妝樓給拆了!

「快,把小娘子用過的都搬出去燒了!」嫂子的聲音傳來,京娘回頭去看,嫂子正指揮著奴僕們燒掉她所有的東西,衣服、首飾、書籍、被褥……

無可抑制的憤怒從心底湧出,她恨恨地上前要質問嫂子,卻聽見母親的聲音:「妳這是做什麼!」

「阿娘。」嫂子迎上前去,攙住母親:「我將姑姑生前愛用的東西燒過去,姑姑在九泉之下,也能用得著。」

「這樣呀……」京娘心想,她嘆了口氣,姪女從她身邊走過,抖了一下,孩子抬起頭,畏懼看著空中,然後奔入嫂子懷中。

直到此時,她才明白,自己已經不再是趙家捧在手心上的愛女,而是一個令人畏懼的冤鬼。

京娘灰心至極,她往花園的正門走去,此時,兩個彪形大漢突然攔住她,粗魯地把她用力甩飛:「大膽!門神所在之處,豈是爾等冤鬼可走的?」

京娘抬頭一看門板,上頭貼著兩張門神年畫,是她去年親手貼上的。

她又痛又恨,正要去和門神理論,卻見一個紫衣少婦拉住她說:「小娘子,莫與那守門呆爭,沒妳什麼好,來,妳得走沒貼門神的小門。」

少婦拉著她小心地走著直線,一邊走一邊說:「鬼魂不能轉彎,妳只能盡量地走直線,千萬不要走到迴廊裡,那種彎彎曲曲的路會讓妳卡在裡面出不來。」

「妳是誰?」京娘問。

「妳往昔都會供奉我的,卻忘了?」少婦微笑,帶著她來到小門邊:「我是妳家的胡阿娘。」

京娘站住腳,睜大了眼睛問:「妳是狐仙?」

少婦微笑。

在蒲州,幾乎家家戶戶都供奉狐仙,狐仙有男有女,端看在這家中出生的第一個孩子性別而定,京娘的家原本住在別處,父親經商有成才蓋了這所宅子。由於京娘是在這房子中第一個出生的孩子,所以趙家供奉的是狐女。因為不能直呼狐仙,狐通胡,所以在蒲州都稱狐仙為胡阿翁或胡阿娘。

胡阿娘看起來很年輕,但是她看著京娘時,眸中卻滿是慈愛:「妳家是我修成人形後,第一個照顧的人家。妳就像我的女兒一樣,妳小的時候還能看得見我,晚上總要抱著我的尾巴才肯睡……怎麼也沒想到,妳雖然能看見我了,卻是在這樣的境遇……」

「胡阿娘……」京娘哽咽,胡阿娘嘆了口氣,伸出手臂將她抱在懷中,像慈母一樣地拍著她的背,京娘在胡阿娘懷中,像個走失的孩子一樣痛哭:「這究竟是怎麼了?為什麼家裡的人都不要我了?我做錯了什麼?」

「好孩子、好孩子……」胡阿娘溫柔地安慰著她,她的一隻手還是毛茸茸的狐爪,軟軟的狐毛擦過她的臉,給了京娘一種特殊的力量。

胡阿娘把她去世後的一切都告訴她,陪著她走出趙家、走向貞女祠,帶著她去拜見土地公公,鄭重地託祂們照料京娘。

胡阿娘細細地叮囑了京娘許多做鬼的禁忌,最後,胡阿娘說:「京娘,妳聽好了,未嫁的冤鬼如果一直未嫁或沒有報冤,在天年屆滿的時候,就會慢慢失去心中的善念,快則數月、長則數載,必然成為厲鬼作祟,屆時,土地便會報請天庭擊殺,粉碎三魂,不得超生。」

「不得超生……」京娘低低地重複,這一連串從未聽聞的事,讓她感覺似乎有一張無形的大網將她牢牢地罩住,一種莫名升起的情緒讓她終於明白了什麼叫怨恨。

「胡阿娘,我只是個含冤而死的鬼,沒有嫁人不是我的錯,冤死也不是我的錯,為什麼是我要成為厲鬼?為什麼是我要被粉碎三魂?為什麼?」

「因為在天綱中,人都應該有配偶,人都應該安享天年,違反天綱,就是妖異……」胡阿娘說。

她看著京娘臉上的憤怒,苦笑著說:「不過,也不是不能避免,總之,妳只有三條路可以得到安息:一條是和另一個男鬼或者男人冥婚,把今生的債務留到來生處置。第二條,放下怨恨,去尋個神仙,在祂座下修行。第三條,則是找到那個害妳冤死的人,向他報冤,然後妳的遊魂過所就會被收回,妳只能待在神主牌裡,等妳真正的天年滿了,妳就可以投胎了。」

照理來說,冥婚或放下怨恨似乎是個比較簡單的選項,但是不知為何,京娘卻問:「如何報冤?」

「一命抵一命。」

胡阿娘有點艱難地說完,她並不樂見這種作法,於是又道:「或者,讓他把妳的神主請到他家中,誠心地為妳誦經祈福,四時不斷,直到妳真正的天年。因為妳是他的債主,如果你們重逢,他可以看見妳。他如果在妳的天年之前就死了,他的子孫也要繼續供奉。」

京娘冷靜下來,她覺得以命抵命實在是個太血腥的選項,畢竟她都還沒搞懂自己是為什麼死的……

胡阿娘拉起京娘的手,把她的袖子往上撩,臉色一沉,有點難以啟齒地說:「修行是一條很艱難的路,雖然這是對雙方都最好的。不過……我覺得妳走冥婚可能快一點,畢竟我也可以施點法力讓妳家人替妳完成這事,因為妳恐怕不太可能找到那個害妳冤死的人報冤了。」

「這是為何?」京娘不解。

胡阿娘嘆了口氣,指著上面印的一個名字說:「那害妳冤死的人,是紫微星君。」

京娘看著手臂,上面分明印著三個字「趙匡胤」。

●本文摘自聯合文學出版《御前孤娘》。想知道更多大宋開國皇帝趙匡胤與孤魂京娘相遇後的故事,立即前往讀創故事閱讀與收藏


讀創故事土地公

相關新聞

【文學台灣:台東篇3】林正盛/六十歲人生的遙遠對望

2019-06-09 06:29

【野想到】李進文/六年級畢業前夕

2019-06-09 06:29

陳育律/年獸吃了籤

2019-06-09 06:28

【慢慢讀,詩】阿布/冬至黃昏

2019-06-09 06:27

蔡玲姝/未散的菸味

2019-06-09 06:00

【話題徵文:相遇的那一天】小童/錯失摯友

2019-06-09 06:00

【貓亮相】馮平/問性別

2019-06-09 06:00

【戀曲1990】方秋停/已婚月老與單身派對

2019-06-09 06:00

【家的形狀‧非典型的幸福】周雅淳/真正的基督徒

2019-06-09 06:00

【我見我思】樂樂的媽/挑選對象時

2019-06-09 06:00

【美味記憶】林郁/鳳梨好滋味

2019-06-09 06:00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