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2019台北國際書展

【焦點作品】蓬萊島嶼妖異肆虐,東燁書寫人妖共存的奇幻之境

2019-04-08 09:26聯合新聞網 有讀小編

分享

兩年前他上奏皇帝,請旨出海,要尋訪海中仙山,以求神仙丹藥……



有讀小編手札

臺灣也有妖怪?是的,近來臺灣在地的妖怪軼聞逐漸地被挖掘而出,許多被埋沒已久的神話,經由創作再次重現世人眼前,各種妖怪題材故事輩出。《東海伏妖誌》話說從頭,至秦始皇派遣徐福至海外尋訪仙山開始,至後代徐聿返鄉尋根路上,意外地在臺灣島上斬妖伏魔,頭城貓妖、雞籠蛇精、玉山神禽、澎湖鬼市、平湖海翁…等。各方妖孽齊現在眾人眼前,也意外揭開一場百年恩怨。屬於臺灣的精采妖怪故事,就此展開。


文/東燁

一派恭謹地行禮後,退出大殿,他依然能感受到背後那對凌厲的目光,那目光彷彿能穿透人心,更能燭照一切虛偽的謊言,像是在他面前,誰都說不得半個謊言。殿外風起,徐福只覺得貼身而寒,原來不知不覺間,在那段短暫的奏議當中,他為了穩攝心神,已經汗流浹背,此時走起路來,更覺得雙腿虛浮無力。

才剛退回府中,他便隨即接獲旨意,囑咐他不必操持一切俗務的張羅備辦,諸事將由皇帝親自撥調,務必要在最短時間內備妥,那些船艦、船工,乃至於一應相關侍從人等,以及食糧、清水等物,這些都用不著他掛心,皇帝對他的要求只有一件事,就是在大隊人馬啟行前,將負責率領這支自一統以來,最龐大的出海艦隊的領導人——徐福,必須虔心齋戒,日夜祝禱,祈求上蒼感應,以圓滿達成任務而已。

十餘日後,諸事俱備,當大船漸漸離岸時,徐福依然伏跪在船首,久久不敢起身,他感覺耳裡似乎還聽到浩大威嚴的鼓角奏鳴,也依稀能感受到皇帝車駕中的那道目光。自始至終,皇帝一語不發,該說的之前早已說完,該叮囑或吩咐的,也半句沒有遺漏,徐福完全能夠猜想得到,倘若皇帝還有什麼要說的,那應該只剩最後一句,而那句話若非得說出口,皇帝也只會告訴他:「事再不成,提頭來見。」

但這事會成嗎?當陣陣和風拂來,日光投射的方向也變了,知道大船離岸已遠,徐福這才敢立起身來,回首遙望岸際,卻毫無脫離虎口的慶幸喜悅,他甚至嘆了一口氣,此行奉旨出海,簡直可以說是從此逃出生天,無論事成與否,他知道自己都注定是不會再回來了,但如此一來,預先被他遣散於四方,那餘下數十口玄靈宗弟子的性命,就得自求多福了。

斜前方雲翳朦朧,金黃色的斜陽餘暉映得滿海生光,幾名船工也立於船首張望,卻誰也不敢多發一語,他們都知道,歷經兩年前那一場海難後,方尊的性情早已變得有些乖戾,他經常突如其來地發笑,又或者暴跳如雷,再不就像此時一樣,獨自望著遠方怔怔出神,好半晌不發一語。他們誰也不曉得,到底這位方尊的心裡藏些什麼,他捋著一綹長髯時,又究竟捋出了什麼來。

這些都只有徐福自己清楚。皇帝自即位的第十七年起,十載光陰,轉戰中原,終於蕩平六國,建立我大秦帝國。自那時起,一位懷抱壯志要吞吐寰宇的帝王就已經不在了,他雖然依舊高坐殿前,審度天下,然而心思卻從不曾在那些事情上著墨半點,他滿心想的只剩巡遊四方,一者要滿足自己的豐功偉業,再者則是希望藉巡遊之名,以求仙訪道,謀一個長生不死的機會而已。

是的,原來即使是皇帝也會怕死,又或者說,原來最怕死的不是一無所有的尋常百姓,而是手握天下權柄、至高無上的皇帝。徐福知道,像皇帝這樣尊貴的人,一旦真心畏懼起死亡,或感受到死亡的陰影正在逐漸籠罩,那麼他就會不惜用犧牲更多人性命的方式,來填補自己的恐慌,而首當其衝的,正是多年來調理丹露,供皇帝延年益壽的玄靈宗方尊,也就是他徐福。

於是兩年前他上奏皇帝,請旨出海,要尋訪海中仙山,以求神仙丹藥。彼一時,皇帝毫無猶豫便即准奏,下令督造天盤船多艘,上載童男童女數千,並預備了三年之用的糧食及大量清水,甚至連衣履、藥品等也全都齊備,為的就是讓他出海,去尋找那宛如不曾存在過的「蓬萊」、「方丈」與「瀛山」三座仙山。

無奈,大隊船艦甫出海不過幾天,來到一處水面上竟有雙峰矗起的汪洋當中,那墨黑巨岩在海上高聳嶙峋的怪異景象,讓徐福觀之不盡,但原本風和日麗的天氣,不知何時竟從極東之際,驀地來了一片彤雲,三月陽春,霎時宛如隆冬乍臨。徐福登臨船首,尚未及醒悟時,劇變陡然而生,彤雲如黑霧迸炸,轉瞬間瀰漫周身。他只聞船工驚駭慘呼之聲,偌大一艘耗盡大秦國諸多工匠心血打造的天盤船已經攔腰而折,墮海之前,徐福但覺船身側腹被巨大的力道撞擊,他在被拋飛至半空中時,清楚地看見一截黝黑並泛鱗光的巨魚正款扭腰身,翻江倒海中,還可見多條頸項連結魚首,搖曳於滔浪之中,其中一截上有虎狼斑紋,眼透青光的魚首,竟與他四眼交投。徐福身在半空,詫異得手足無措,而下一個衝擊而來的,是他墮入大海之時,冰冷中夾帶巨痛的感覺,在那之後,他隨即昏迷,直到大魚將船隊肆虐殆盡,終於搖鰭擺尾,揚長而去。

載浮載沉地不知過了多久,當徐福悠悠醒轉時,發現自己已被救起,置身在一葉扁舟之上。據一樣被搶救起的隨行老船工所云,傳說中渤海有魚,名曰「霽天」,乃鮫魚之精,一身共分六首,各有其名,其中徐福所見虎斑豹紋者,名曰「厄戮」,性極好殺,是以侵襲船艦,動輒殺傷生靈;翻騰江海、興雲吐霧,巨妖縱橫,堪為大禍。傳說此巨妖盤據渤海已有千年以上,欲出大洋者,十有七八,往往皆沒於此妖之惡……那番解釋出於船工之口,入於徐福之耳,只聽得他恍惚失神,好半晌難以言對,竟不知如何是好,滿心只有懊惱不已。原以為此番出海,便可從此擺脫皇帝,得以全一己之生,不料出海未及數日,海中竟有如此巨妖,船隊盡毀不說,三千童男、童女無一倖免,唯獨他與幾名船工生還。

「秉方尊,再往前約半日,便是上回……」甫一開口,那船工隨即壓低聲音,眼神古怪。徐福也明白他未竟之意。出海已經數日,往前遙遙可見,海平線盡頭隱然有左右雙峰插雲聳立,那正是上回「霽天」肆虐之處。徐福沒有理會囁嚅著的船工,他不自覺地伸手按按懸繫腰間的兩口佩劍。

那一對長短雙劍,木質劍柄上細細刻滿玄靈宗讖文,上頭原本的穗纓均已老朽。劍鞘同樣環布篆文,看來斑駁陳舊,十分不起眼。乍比之下,大秦國一名低層將領的佩劍都猶勝於它,然而自當年荊軻意圖謀刺未果之後,這一對佩劍從此不離皇帝之身,尋常人不識貨,見皇帝竟用這等老舊之物防身,莫不感到納悶。可是當那日在大殿之上,徐福硬著頭皮開口商求,皇帝沉吟許久,終於點頭應允時,那威嚴不可一世的帝王,在百官面前手按劍柄,刷地出鞘的瞬間,殿中眾人莫不心頭一顫。他們都為一道電閃的青光所駭然,渾身上下寒毛陡豎,彷彿喉嚨間哽了一枚什麼東西般,吞不下一口唾液,連喘息都為之窒礙。


●本文摘自聯合文學出版之《東海伏妖誌(上卷)》。欲知更多妖異肆虐的故事,立即前往讀創故事閱讀與收藏



東海伏妖誌聯合文學東燁讀創故事

相關新聞

國臺圖/推五感閱讀體驗 帶您感受世界的美好 

2019-04-08 08:30

【追憶似水年華──1950年代1】隱地/美夢成真

2019-04-08 06:08

【剪影】梁正宏/遇.見

2019-04-08 06:05

【文學遊藝場.童話詩 示範作】王姿雯/巨人與豌豆

2019-04-08 06:04

【生活進行式】梅根.德凡/為什麼安慰讓人感覺這麼糟?

2019-04-08 06:00

【青春名人堂】一撇/不離不棄

2019-04-08 06:00

【話題徵文:相遇的那一天】王又立/認識自己的第一天

2019-04-08 06:00

【婆媳之間】劉雲英/前婆婆的祝福

2019-04-08 06:00

【心情點滴】洪玉芬/施比受更有福

2019-04-08 06:00

【為母心情】藝萱/電梯教我的育兒經

2019-04-08 06:00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