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齊綸/《獵魔─澳之章》之五

2018-12-31 09:00聯合新聞網 「讀創故事」編輯台

分享

文/齊綸

●udn閱讀頻道獨家連載短篇小說

●西方魔法類最新原創小說

●高中生天才小說家,首度挑戰奇幻魔法世界的全新創作

姜桓重新拾起了那本周易象傳章註,隨著普空大師一同離開房間。

現在整個澳門的獵魔勢力,都已經到了。


一間素淨的房間裡,一個人靜靜的躺在床上,旁邊燃燒著一個古樸的香爐,裊裊青煙升起,讓房間裡多了一些縹緲的韻味。

忽然,床上的人影動了一動。

“醒了?”一個背對著床看書的人影感到了身後的動靜,淡聲說道。

老趙眨了眨眼,眼前的一切給他一股熟悉之感,兩秒後,他找到了原因。因為這裡就是他的房間。

“你把我背回來了?”他問道。下一秒,他就被自己的聲音給嚇了一大跳。乾澀如同裂帛,跟他從前低沉磁性的嗓音完全不同。

“不是我,我只背到半路,我差一點也一起栽了。”姜桓沒好氣的把手中的《周易象傳章註》扔到老趙的臉上,引起了一陣痛呼。

“我可是傷患!”老趙不滿的把那本厚厚的周易扔了回去。不過因為雙手酸軟無力,那本書在空中飛到一半便重新落下,砸在他的腳上,害得他又是一陣痛呼。

“趙施主,先莫聊天了,還請先把這碗藥喝了吧。”房間門再一次推開,一個精神矍鑠的老和尚走了進來,手上端著一碗黑色的藥湯。

看著藥湯,老趙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忌憚。中藥大多都苦,可是他最害怕的就是苦。

“普空大師,您這藥,行嗎?”重傷的神父問道,眼前的老和尚是普濟禪院的住持,實力高超,可是他的醫術卻沒什麼名氣。

“讓你吃就吃,囉嗦什麼?”姜桓道。

“當然是行的,不過,略苦。”普空和尚臉上的笑容一派慈祥。

略苦的意思,應該就是指有一點苦吧...?神父想到。再次看了一眼黑色濃稠的藥湯,帶著壯烈成仁的氣勢,他一口將其飲下。

苦,極致的苦,好像千萬顆黃蓮苦膽全部濃縮在一起的味道,一次性的在他的味蕾上爆發開來,讓他的胃部緊縮,下意識的就要將口中的藥湯重新吐了出來。

可是他做不到,因為一隻白皙有力的手用力按住了他,讓他連張嘴都做不到。

“嗚嗚嗚!”老趙發出一聲悲鳴,雙手雙腳瘋狂揮舞,努力抗拒著,不過姜桓郎心似鐵,自然不會對他又任何的同情。等到老趙將最終的藥湯吞下,他才放過了對方。

“呼呼。”老趙大口喘著氣,目光幽怨的瞪了自家好友一眼,對於姜桓的“不仗義”,感到十分的憤怒。

苦雖苦,與那恐怖至極的苦味相對的,是藥湯的藥效,說是妙手回春絕不為過。原本還酸軟無力,仿若病入膏肓的軀體,竟然已經能夠發揮出些許力量,這一點,從剛才老趙已經可以掙扎就可見一斑。

姜桓重新拾起了那本周易象傳章註,隨著普空大師一同離開房間。

現在整個澳門的獵魔勢力,都已經到了。

在教堂兩側的一個告解室旁,一個身穿杏黃色道袍的老道士正在和一個身穿唐裝的老者聊天,一個金髮碧眼的神父跪在地上喃喃祈禱。

推開大廳的門,姜桓和普空一同走了進來。

互相問好後,五人便一同坐下,商議大事。

大家都清楚,邪神相柳這件事情茲事體大,一個沒處理好,或許又變成另一個夏威夷事件。

“夏威夷事件”,獵魔界很有名的一個事件,起因是當年在夏威夷島的下方封印一隻紅龍的時候,發生了一些事情,封印的不夠紮實,結果導致紅龍的力量時常爆發出來,造成火山噴發。

“對於趙教友身上所發生的事情,教宗也感到十分驚訝,”金髮碧眼的神父第一個開口。“他畢竟是我們教會派駐在東方的頂尖強者之一了。”

“難怪教會總部會讓你這麼短的時間就趕到,上帝的天火。”姜桓笑道。喬治若瑟,教會總部最強的十人之一,被譽為是“上帝的天火”。

“咳咳,姜施主,你拜託老道要帶來的東西在這裡。”老道士從懷中拿出了一卷畫卷。

“多謝陽大師了,諸位,相柳作為遠古巨妖,即使只餘一顆腦袋,還被封印了兩千多年,依然非我們可以抗衡,我們就必須要用一些其他的手段了。”他喝了一口水,繼續侃侃而談。

“陽道長特別請來了武當山供奉千年的六合陣圖,到時候佈下大陣,重新將相柳封印起來。”

“陣法?”喬治若瑟一拍手,叫道:“我們教會也有一個六芒星的陣法,說不定可以合著用。”

“鄭老,這件事您怎麼看?”姜桓沒有直接接話,轉頭望向了那位一直沒說話的唐裝老者。鄭指玄,南方著名陣法的大師。

“陣圖拿來,我研究研究。”威名赫赫的陣法大師也沒有托大,很是沉穩的表示要先行研究一番。

眾人就著攻守及各種突發狀況做了沙盤推演,最後普空道:“等趙施主恢復之日,便是我們屠魔之時!”

姜桓點頭同意的同時,下意識的看了一下手錶。五月二十七日,距離撒旦力量最為強盛的六月六日還剩十天。雖然已經知道,那興風作浪的是邪神相柳,與撒旦無關,可是,真的是這樣嗎?

他想著那群邪教徒詭異的禱言,忽然感覺身上有些冷。


六月六日。

站在教堂的樓梯上,眾人的臉色都變得有些沉重。除了教堂周圍的十公尺,都已經充斥著濃稠空氣。

“相柳的力量已經大致恢復了。”陽道人皺眉道。

“政府雖然已經發佈空氣品質警報,要求大家不要外出,可是再拖下去,土地就會變成劇毒的沼澤,那可真的不得了了。”

“相柳僅僅只剩下一顆頭顱就已經如此之強,那麼當年禹皇和秦皇鎮壓的相柳該有多強?”鄭指玄歎道。昔年大禹殺相柳,相柳那時候有九顆頭顱。秦始皇派大軍斬殺相柳,那時候相柳有七顆頭顱。而今日的相柳只剩下一顆頭顱,就已經讓他們不得不拼命而戰。遙想先人英姿,不得不為之心折。

“走吧。”

老趙一馬當先的向外走去。在外面,一台直升機正停在那裡。

“有誰懼高嗎?”老趙看著自家好友問道。姜桓臉色鐵青的搖了搖頭,示意自己可以忍受,“只是向來都不曾搭乘這種交通工具,現在有些不習慣罷了。”

眾人大笑。他們接下來幾乎是十死無生,可是沒有人為之懼怕,反而都在談笑。

這不是不怕死,而是向死而生。

譚嗣同說“死得其所,快哉快哉”就是在向死而生,哪怕是死,精神依然長存。這也是他們今日所求的,即使在與相柳的戰鬥中死了,只要能夠將邪神斬殺,他們便是活的。

這是一種氣度,為了那些與他們毫無關係的普通人而準備付出生命的氣度,這也是為何獵魔人受到如此尊敬,他們做的,就是拯救世界的活。

“噠噠噠”直升機在黑沙海灘上空中停下,眾人抓起了降落傘,便要往下跳。

姜桓一個人拿了兩個降落傘,這又讓大家為之莞爾。

陽道人揮出幾張符紙,弄了個足以落腳的地方供大家站立,便望向了前方。

(未完待續)


分享

作者簡介

齊綸

2002年8月生,自小熱愛閱讀且興趣廣泛,戰國策、大唐西域記、史記、全唐詩、全宋詞,元曲等古文,百家講壇及現代各類小說及網路小說等,均可暢意享受文字之樂趣。14歲開始構思創作,15歲發表第一部玄幻武俠小說「雲漢圖」。

完整作家介紹

【作家誌】《雲漢圖》齊綸:看傳承千古畫卷 找到創作答案

故事連載專欄大勢連載中

齊綸/《雲漢圖》之一 畫龍點睛

齊綸/《獵魔─澳之章》之一




想閱讀更多好故事,請進 讀創故事

分享

齊綸/《雲漢圖》

紫衣飄蕩若王侯,一人,一筆,滿袖丹青。

萬丈紅塵風波起,世事變幻如潮。濁世爭渡生死險,獨立彼岸橋。玉芽半盡,棋局將殘,仙台高閣當風笑,指點天下風騷。揮毫如椽巨筆,書寫萬千大道。

千古情劫今應處:菩提飛血,青女幽夢,玉珮環瑤。夜雨燈火闌珊處,共話玄衣白袍。料情字難解,天柱亦當倒。惟千古聲名猶在,雲漢仙踪渺。

分享

煙雨如雪/《超級兵王混都市》

原華夏特種部隊“華夏之刃”的頂尖天組之龍宋毅,因上層交易而淪為棄子,拼死逃回後憤然退役。身為頂尖天才的他,徹底解開枷鎖,在都市掀起驚天大浪!




齊綸獵魔獨家連載雲漢圖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