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2019台北國際書展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閱讀風向球
故事連載
閱讀專題
讀書人專欄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男子酒精超標1,119倍 醫生再灌15罐啤酒救小命

就是要挺中華隊 在台經典5戰你看過哪些?

齊綸/《獵魔─澳之章》之四

2018-12-30 16:00聯合新聞網 「讀創故事」編輯台

分享

文/齊綸

●udn閱讀頻道獨家連載短篇小說

●西方魔法類最新原創小說

●高中生天才小說家,首度挑戰奇幻魔法世界的全新創作

原本以為當生命終結的時候他會很害怕,可是現在真的面對這樣的情況,反而讓他平靜下來。

他手中十字重劍上面的天使虛影似乎也感受到了悲傷,聖哉的吟唱聲也終止了下來。


姜桓看了看天空,在重新轉頭望向眼前的廣場。明明現在的天氣正常,可是周圍的空氣已經逐漸濃稠起來,

這代表著相柳的力量已經越來越強大。

“要加緊腳步了。”獵魔人喃喃說道,腳步加快了起來。


“神啊,願你的名尊為聖,但救我們免於兇惡。”

老趙喃喃念誦禱文,身上爆發出絢爛的聖光,將前面數十只蛇形的怪物燃燒成灰。這讓他前方的敵人暫時減緩了攻勢,也讓他得以喘上幾口大氣。

他此時的模樣很是狼狽,身上的黑色教士服在背部出現了一個大破口,露出了精壯的上身。這是他在與一個異常強大的邪神傀儡搏鬥之時,所留下的痕跡,如果當時他不是閃躲的夠快,現在就已經一分為二。

他雙手持著一柄巨大的十字形重劍,劍鋒上面寒光璀璨,聖光繚繞,隱約之間,似乎有身披火焰的六翼天使在高歌“聖哉”。

這是昔年十字軍東征的時候,教皇烏爾班二世發表演講的時候所手持的那一柄長劍,名為熾天使,也是後來獅心王理查一世發動戰爭的時候,手上所拿的那一柄。

老趙雖然一直沒有升遷,可是他的功勛累積極多,因此他就向教廷索要了這一柄,幾乎可以稱之為聖器的長劍作為武器。今日在戰鬥之中,不知道幫助了老趙多少。

他身旁那厚達十幾公分高的黑灰,就是鐵一般的功勛。

嘶嘶蛇鳴之聲再次響亮了起來,被邪神相柳的力量污染的生物所轉化而來的傀儡不畏生死的重新圍了上來,向他發起了進攻。

“他上帝的!”老趙低聲罵了一句。他身子前撲,躲開背後的突襲的同時,手中的十字重劍斜砍而下,將兩隻傀儡劈碎。“聖哉”的吟唱聲大起,那些掙扎蠕動的斷肢殘軀自劍傷處燃起純白色的火焰,化作灰燼。

同時,周圍已經轉化為沼澤的土地又重新化為乾燥的大地。

相柳的力量會將其籠罩的地方轉化成充滿劇毒的沼澤,山海經記載“相柳之所抵,厥為澤溪。”現在黑沙海岸附近的土地已經慢慢的轉化為泥濘沼澤,代表著相柳的力量的復甦。祂的傀儡自然可以在其中行動,可是老趙可不行。他必須要在每隔一段時間,就以聖火將周圍的沼澤化為乾燥的土地,讓他有一片立足之地。不然,就算他能在沼澤上面行走,劇毒也會殺死他。

這充滿威懾力的一幕並沒有帶給傀儡任何恐懼,它們繼續包圍上前,蛇尾輾過上一秒還是同伴的黑灰。

“大聖若瑟!”老趙的右拳包裹起濃郁的聖光,用力的將身後一隻傀儡擊飛出去,並矮身躲過了從頭頂上襲來的一擊。

滴答。血液滴落的聲音傳來,他看向自己右臂上的兩個血洞。那是邪神傀儡造成的傷勢。

暗黑色的鲜血自血洞中不斷滴落,而在傷口周圍,白色的光點湧動著,試圖將邪神的力量驅逐出去。

“他上帝的。”神父不滿的看著右臂上的創口,咒罵了一句。在如今這般危險的情況下,任何一點傷勢都可能會造成自己的敗亡。更何況,邪神傀儡的每一次攻擊,都會帶著邪神的力量,讓自己的消耗變得更大。

見到大敵受創,眾傀儡頓時歡呼了起來,更加悍不畏死的一擁而上。一時之間,嘶嘶的蛇信聲響徹雲霄,邪異的氣息朝著老趙撲面而來。

他將十字重劍交於左手,揮砍出一道半月形的缺口,同時,右手在胸前畫了一個十字。左右短,上下長。

“當時,耶和華將硫磺與火從天上耶和華那裡降下。”誦禱聲低沉有力,神父的臉上染上了一層光輝,威嚴而無法直視。這讓傀儡有些畏懼的退後了一些,隨後又嘶嘶的撲了上來。

“啊,天地萬軍的主上帝!”老趙大喝一聲,單膝跪地,雙手緊握十字長劍,似在低頭祈求。

然後,天地就變了。

一道,兩道,三道,十幾道天火如流星一般墜落下來,落入周圍的傀儡群之中,炙熱的高溫灼燒著周圍的空氣,使之扭曲如水波紋。

茫然的看了看周圍,老趙身子突然一軟,握著重劍的手連忙施加更多的力氣,讓他維持單膝跪地的姿勢。眼前所見,是近百具蛇形的硫磺像,圍繞著他的周圍,還做著攻擊的姿勢。

一陣清風吹過,撲簌簌的,那些硫磺像全數崩碎,化作一地粉塵。

“GAAARAAA!”

恐怖邪異的叫聲似在耳邊迴響,一股股誘人墮落的力量化作浪潮一樣將他包圍。他剛才的大動作引動了那位正在恢復力量的邪神。

可是他實在是沒有力氣了,剛才神術的消耗實在太大。他現在的眼前全是一片模糊,天在旋轉,地在動搖。

“要死了嗎?”

神父的腦中,忽而出現了這個想法。他原本以為當生命終結的時候他會很害怕,可是現在真的面對這樣的情況,反而讓他平靜下來。

他手中十字重劍上面的天使虛影似乎也感受到了悲傷,聖哉的吟唱聲也終止了下來。

有一滴溫熱的液體落在他的手上,是血嗎?

在他看不見的地方,燄光繚繞的天使低聲哀泣,紅寶石一般的眼中流下了淚水,落在他的身上。一滴,一滴。

恍惚之間,似乎有腳步聲在附近傳來。

“是錯覺嗎?”老趙在心中想道。可是還不等他確認,眼中的黑暗便徹底擴散開來,將他吞噬。

單手將好友扛到肩上,姜桓歎了一口氣。

獵魔人因為工作的危險性,所以都會懂一些急救用的術法,他自然也不例外。

可是業餘和專業之間的畢竟有著極大地差距,他的急救術法也不能保證能讓老趙撐上多久,必須要趕緊回去教堂那裡找人幫忙。


顯然老趙剛才術法引起的動靜太大,邪神竟然從沉睡之中醒了過來!

一顆巨大猙獰的龍首出現在他們的前方,雖是虛影,但恐怖如同凝實的邪異力量組成了龐大的身軀,正帶著深沉的惡意凝視著他們。

一滴冷汗從獵魔人的額頭上滑落。

他雖然對自己的實力有很大的自信,可是也沒有自大到認為自己可以獨自解決一具邪神虛影的地步,更何況,他的背上還背著一個傷患。

他身上的風衣飄動了起來,手心的左輪發出了低沉的轟鳴。一道又一道的陣紋亮起了玄奧的靈光,將他的力量變得更強。

“兄弟,要拼命了。”他將握緊左輪,低聲說道。

老趙沒有回話,姜桓也沒管,用力在漸漸化為沼澤的地上踏出長達數公尺的裂紋,直直衝向了邪神的虛影。

左輪的槍管噴吐出道道雷光,天雷正法的煌煌神威為他撕開了一道口子。他要從那裡突破。

“GAAARAAA!”

邪神沒有想到這兩個小蟲子竟然可以在他的封鎖中撕開一道口子,憤怒的吼叫一聲,邪異的力量如同滔天巨浪向著兩人拍打而來。

處在大浪最中心的姜桓首當其衝,那種恐怖的力量幾乎就要使他立時墮落,轉化成邪神的傀儡,他的臉上開始出現了細密的鱗片,瞳孔收縮如蛇。

“心若冰清,天塌不驚!”他趕緊默念清心咒,將自己從墮落的邊緣上拉了回來,一咬牙,直接繼續順著先前撕裂的口子突破!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憋著一股氣勢,順著先前趁其不備所撕出來的口子盡心突破,好避免兩個人都被留在這裡。

其實,他就是去賭相柳會以恢復力量為重,不會動用太過強大的力量來殺死他們,不然,就算有十個自己,也是在劫難逃。

相柳的龍首大聲咆哮,化作一道殘影,朝著他們兩人俯衝而來,速度之快,幾乎化作了一道暗黑色的閃電。只是一般的閃電大多充滿了煌煌天威,可是這黑色的閃電卻滿是扭曲的邪惡。

“九天神雷,降以淨世!”姜桓連連扣動扳機,將無數雷光激射而出,那狂暴宣洩而下的雷霆,讓人生出好像有一朵雷雲生在槍口裡的錯覺。這股力量,甚至將邪神的頭顱撕裂開來,數滴漆黑如墨的血液地落在地上,化作了充滿劇毒的沼澤。

邪神怒了,祂低下頭顱,看了膽敢傷害到祂的螻蟻一眼。

只是一眼,就讓姜桓的腦海仿佛爆炸開來,整個腦漿都在翻滾,眼中所見盡是邪異扭曲的符號,邪神的怒嚎在他的耳邊迴響,無數瘋狂的念頭充斥著他的心靈,全身血液沸騰,想要從身上的毛孔之中激射而出。

“不可直視神。”

姜桓倒在地上身上佈滿鱗片,毛孔滲出黑色的血。他已經無力再次突圍,只剩下墮落成邪神的傀儡或是死亡的結局。

突然,一道蒼老的聲音在他耳邊炸響。

“起陣!”

萬千玄奧光芒響徹雲霄,那相柳的龍首觸碰到光芒的時候,便立刻發出一道道滋滋的聲音,冒起了一陣煙霧。數道散發著暗紫色光芒的符咒飛來,砸落在邪神的龍首上面,轟起了雷霆。

一百零八顆念珠自四面八方飛來,莊嚴的佛文化成鎖鏈,困縛住那相柳的頭顱,最後,一個虔誠的祈禱聲響起。

“願你的名被尊為聖,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在天上。”

一道巨大的光柱從天而降,燃燒著天火,穿透了被限制住的邪神頭顱。

“GAAARAAA!”

邪神淒厲的咆哮聲響起,出手的幾人頓時有種要墮落的感覺。

“走!”一個人喊道,手中飛出數道符咒,撕開了一個口子,隨後的兩人快步跟上,一人抱起一人,離開了這處邪神的根據地。

只留下恐怖邪惡的怒吼聲,在這片劇毒的沼澤之中,不斷迴響。

(未完待續)


分享

作者簡介

齊綸

2002年8月生,自小熱愛閱讀且興趣廣泛,戰國策、大唐西域記、史記、全唐詩、全宋詞,元曲等古文,百家講壇及現代各類小說及網路小說等,均可暢意享受文字之樂趣。14歲開始構思創作,15歲發表第一部玄幻武俠小說「雲漢圖」。

完整作家介紹

【作家誌】《雲漢圖》齊綸:看傳承千古畫卷 找到創作答案

故事連載專欄大勢連載中

齊綸/《雲漢圖》之一 畫龍點睛

齊綸/《獵魔─澳之章》之一




想閱讀更多好故事,請進 讀創故事

分享

齊綸/《雲漢圖》

紫衣飄蕩若王侯,一人,一筆,滿袖丹青。

萬丈紅塵風波起,世事變幻如潮。濁世爭渡生死險,獨立彼岸橋。玉芽半盡,棋局將殘,仙台高閣當風笑,指點天下風騷。揮毫如椽巨筆,書寫萬千大道。

千古情劫今應處:菩提飛血,青女幽夢,玉珮環瑤。夜雨燈火闌珊處,共話玄衣白袍。料情字難解,天柱亦當倒。惟千古聲名猶在,雲漢仙踪渺。

分享

銀霜騎士/《極道騎士》

肖恩:你好,我對你的仰望如滔滔江水,額,能握個手嗎?

某天才疑惑地與肖恩握了握手。

肖恩轉身,心中狂笑:嘿嘿,頂級騎士天賦到手。



齊綸獵魔獨家連載雲漢圖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