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2019台北國際書展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閱讀風向球
故事連載
閱讀專題
讀書人專欄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齊綸/《獵魔─澳之章》之二

2018-12-29 16:00聯合新聞網 「讀創故事」編輯台

分享

文/齊綸

●udn閱讀頻道獨家連載短篇小說

●西方魔法類最新原創小說

●高中生天才小說家,首度挑戰奇幻魔法世界的全新創作

“不可直視神!”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從前接受獵魔訓練的時候,反復聽到的告誡。

無論是邪神還是善神......


目送著好友離去,姜桓拿起了背包和地圖,像一個普通觀光客一樣,向著目標中的景點走去。他討厭開車,對於這種狹小的,而且毫無躲閃餘地的密閉空間,他有天然的排斥。除非由一個可靠的隊友在旁邊,比如說老趙。

這是多年獵魔生涯的危機感在作怪。能善終的獵魔人只有不到一成,剩下的不是死在獵魔行動之中,就是死在報復和爭鬥之下。

他希望自己可以成為那一成。

在媽祖閣、哪吒廟和普濟禪院附近轉了轉,跟其他觀光客一樣拍了幾張照,吃了點小吃,便往澳門最負盛名的景點走去。

這個建於1594年,名為聖保祿教堂的建築的命運實在坎坷,先前經歷了三次大火,前兩次或許是上帝出手相助,並沒有造成太大的破壞,可惜到了第三次,上帝他老人家或許是懶得再次出手相護,終於一把火燒成了白地。從此以後,本為大教堂的建築至此只剩下了一座牌坊,但也造就了澳門的地標。

這,便是澳門八景之一的大三巴牌坊的歷史。

他饒有興致的看著眼前27公尺高的巨大建築,以及上面的各種基督教的標誌性圖像。真實,細膩而且一絲不苟。

東西兩方的藝術作品在表現上面,有著雲泥之別。東方重寫意,西方重寫實,瀟灑和法度並存的是東方,一絲不苟的是西方。

這種不同的風格,同樣也體現在雙方的獵魔傳承上面,尤其是結界和封印更為明顯。東方的結界和封印注重意象,可能一副半尺長的山河圖,就可以藉著其中氣度鎮壓上古四凶,但是毫無意境且過於死板的建築,即使佔地再大,所佈下的結界和封印都弱小的可憐。

西方就不一樣,大就是大,小就是小,一張畫上面,即使氣度在怎麼恢弘,也沒辦法提供結界封印足夠多的力量,但是一個足夠巨大的建築群,即便死板而毫無意境,也完全可以封印一名地獄公爵。

所以,西方的教堂越大,上面的結界和封印的力量就越強,即使是殘留下來的一塊牌坊,也可以觀察到巨大結界的一部份。

“咦?”

大三巴牌坊上面居然完全沒有任何結界的影子,乾乾淨淨的好像什麼都沒有出現過。

“這不太正常。”他心中立時警惕了起來。

早在唐朝,東西方獵魔者就已經開始合作進行獵魔,昔年的聖保祿教堂的規模是澳門最大,肯定有教廷的獵魔人手駐扎,與媽祖閣、哪吒廟、普濟禪院等東方勢力,一同合作,鎮壓澳門一帶的魑魅魍魎。

可是現在牌坊上面卻沒有半點力量,而教廷人手駐扎的教堂也換成了聖母雪地殿教堂。這代表著,當初1835年的時候,肯定發生了什麼!

姜桓靜靜地思考著,突然之間,在他的耳畔,聽聞到了一陣陣模糊的呢喃的祈禱聲。這一陣祈禱聲幾乎低不可聞,只是一瞬間就消失不見。

“啊,讚美您,讚美吾主,您是無盡地獄之主,墜落星辰者,....原初之惡,暗的基石,最初的神敵,.....慾望的掌控者,吞噬萬國之人,.....您最忠誠的僕人再次向您獻上祭禮,懇求您自無盡黑暗之中,投下您的注視!”

如果換做一般人,恐怕會將剛才的呢喃祈禱聲當做幻覺幻聽,可是在經過無數訓練的獵魔人耳中,方才的祈禱聲簡直就像是半夜十二點的鞭炮聲一樣響亮。


“是邪教徒在舉行祭祀嗎?”他想道。

“或是更糟,比如說...喚醒沉睡的魔神?”

在這裡,能夠和魔神搭上邊的,也只有大三巴牌坊了。他悄悄地將手搭上了風衣裡面的槍柄,偽裝成觀光客一樣的緩緩前行,仔細檢查起這巨大的牌坊,打算在待會找到罪魁禍首的時候,直接當頭給祂一槍。

“第一層的山花和銅鴿,代表著聖神,沒有問題。第二層的小耶穌,沒問題,旁邊環繞著的刑具和天使....等等,刑具?”

他看向小耶穌周圍環繞著的刑具。在基督教或是天主教的藝術作品之中,刑具並不是一個罕見的題材。事實上,這個宗教最為重要的標識,十字架,就是羅馬時代的刑具。

可是無論如何,這些刑具也不應該被握在周圍環繞著的天使手裡,而且那些天使背後的翅膀,怎麼越看越像是.....蝠翼?

姜桓心中頓時一驚,被他這個發現嚇了一大跳。這跟他以前看過的大三巴牌坊的照片完全不同!

他拿出手機,搜尋了大三巴牌坊的照片,驚訝的發現,網路上面的照片竟然正在發生詭異的變化!

小耶穌的銅像被無數刑具刺穿,那些刑具的末端被握在周圍浮雕的手中,而那些原本應該是天使的浮雕,竟然變成了七宗罪惡魔的形象!

手機螢幕上,銅鑄的聖母雕像的臉上忽然流下了血淚。但是那臉上的笑容,依然聖潔。

他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他知道他被捲進一個大麻煩了。

能夠將曾經擁有強大力量的教堂牌坊變成這幅樣子,就連處於虛擬之中的照片都可以改變,這樣子的力量,絕對不是什麼小魔怪可以做到。至少也是跟尼斯湖的那玩意處於同一級別,甚至更強。

現在的問題,就是他到底要不要出手幫忙。

“明哲保身,少管閒事。”

他喃喃念誦自己的八字真言,一邊將附著在風衣上面的術法開啟。

雖然將“少管閒事”這四個字奉為圭臬,“明哲保身”無論在何時何地都是保命的不二法門,可是真正遇到這種狀況,他很少成功說服自己不出手幫忙。

“你是在休假。”他開始再一次努力為自己不要多管閒事找藉口。

不過,沒有人規定軍人休假的時候不能去玩槍,同樣,也沒有人說獵魔人度假的時候不能出手獵魔。

果不其然,他在很短的時間便向內心妥協。裝出一副驚駭欲絕的樣子,恐懼的向後軟倒。同時,他的右手往左輪的扳機探索著。

在千分之一秒內,他的修長的手指放在扳機之上,百分之一秒後,扳機會被大力扣下,而在十分之一秒之內,被壓縮成子彈形狀的聖光術法就呼嘯著衝出槍口,猛烈地往牌坊轟擊過去。

子彈狠狠的撞擊在銅鑄的聖母像之上,化為一道絢爛的聖光,神聖之名在半空中一閃而逝。這一切都在姜桓的預期之中。

“Garrraaaa!”

邪異扭曲的嚎叫之聲響徹雲霄,聲音裡頭蘊含的扭曲意志太過恐怖,如果姜桓沒有在第一時間,將一顆“清心咒”術法打入體內,他現在早已陷入了最深沉的瘋狂。

“不可直視神!”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從前接受獵魔訓練的時候,反復聽到的告誡。

無論是邪神還是善神,只要“位格”,或者說,“維度”,與自身的差距過大,都會造成十分可怕的後果。這無關乎善惡,純粹只是位格相差太多所帶來的影響。

而通常聲音或是影象,就是接觸這些高位格存在的最佳媒介。

如果是善神還好,聽聞祂們的聲音或是見到祂們模糊的身形,頂多就是成為狂信徒,如果接觸到的存在是惡神,不是陷入最恐怖的瘋狂之中,就是直接死亡,靈魂成為邪神的玩物。

可是,不管是善神還是惡神,如果不是頂級強者,只要直接過近距離看見祂們的真實形體,唯一的結局,就是直接被焚燒,或是說,氣化成虛無。無論是靈魂還是肉體,都不會有半點殘渣遺留。

“呼,幸好這個存在的實力並沒有完全恢復,而且位格也沒有高到離譜的程度,不然這次我估計就栽了。”姜桓大口喘著氣,心中滿是劫後餘生的欣喜。

他突然想到,或許大三巴牌坊出現的變故,可能根本不是那個存在有意為之,而是祂在甦醒的過程之中,無意中所洩露出來的力量造成的。

生存下來的喜悅過後,回頭看著大三巴廣場,獵魔人的臉色變得沉重起來,廣場上的遊客都陷入一片瘋狂。這些人顯然都聽到了那聲邪異扭曲的嚎叫。

他不認為自己轟擊牌坊有錯,如果放任這個存在—像這種高位格的存在,甚至已經不能簡單的以魔物來劃分,一旦將力量重新蓄積起來,到時候恐怕整個澳門都會陷入祂的掌控之中。


姜桓拿起了手機,撥了一個號碼。他很討厭打通這個電話,因為這會讓他感覺自己很沒用。

只有小孩子才會去找家長。

電話很快就被接通了,是一個略顯慵懶的男聲。

“阿桓,怎麼突然想到要給哥打電話?”

姜桓簡略的說了事情的經過。可是意外的,是電話另一頭的男人似乎毫不驚訝,連聲線都沒有起伏。

“也對,畢竟那麼多年了…好,澳門這些居民及遊客,會有人處理的。”

掛上了電話,再次看了一眼囈語及尖叫聲此起彼伏的廣場,他強制自己冷靜下來。驚惶不會有任何好處,只會讓腎上腺素過分的支配自己的軀體。

他匆匆的翻起了風衣裡面的口袋,找出特製的子彈。這些子彈,是由隱藏身形、追蹤魔物、增強術法力量等術法轉換而成。

惡趣味的擺弄姿勢,對著自己的身體狠狠開了一槍,接著,子彈重新轉換成術法,散發著柔和的光澤,悄無聲息的融入獵魔人強健有力的身軀之中。

很快的,他便感覺到自己身上蔓延開一陣清涼。那是術法發動的徵兆。

看著眼中漸漸被黑白二色取代的視線,姜桓低聲說道:“獵魔,開始!”


眼前的視野一片黑白,唯一的色彩,就是一條筆直延伸出去的刺目紅線。那是代表著邪惡力量的殘留,而獵魔人正是靠著顯現在眼前的邪惡殘留來進行追蹤。

他不需要真的上前硬拼,而是需要先去弄清這個不知名的存在所行動的範圍,再不濟,也要知道到底是那些混帳在喚醒這個存在。

持槍奔行在車水馬龍的街道上,卻沒有引起半點恐慌。這樣子的情況,除了在拍電影之外,也就只有加持了隱身術法的獵魔人才能辦到了。

對於這樣的情景,其他獵魔人感覺如何姜桓不清楚,但他每一次都有一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感覺。

眼前黑白二色的視線範圍越發狹窄,而紅色所侵佔的範圍卻越來越多,一直到整個視線都是紅色為止。而無論他面向哪個方向,眼中所看到的景色,都是一模一樣的血紅。

這代表著那個存在的力量已經越發強大,撒發出來的力量,恐怕已經完全籠罩住小半個澳門了。

(未完待續)


分享

作者簡介

齊綸

2002年8月生,自小熱愛閱讀且興趣廣泛,戰國策、大唐西域記、史記、全唐詩、全宋詞,元曲等古文,百家講壇及現代各類小說及網路小說等,均可暢意享受文字之樂趣。14歲開始構思創作,15歲發表第一部玄幻武俠小說「雲漢圖」。

完整作家介紹

【作家誌】《雲漢圖》齊綸:看傳承千古畫卷 找到創作答案

故事連載專欄大勢連載中

齊綸/《雲漢圖》之一 畫龍點睛

齊綸/《獵魔─澳之章》之一




想閱讀更多好故事,請進 讀創故事

分享

齊綸/《雲漢圖》

紫衣飄蕩若王侯,一人,一筆,滿袖丹青。

萬丈紅塵風波起,世事變幻如潮。濁世爭渡生死險,獨立彼岸橋。玉芽半盡,棋局將殘,仙台高閣當風笑,指點天下風騷。揮毫如椽巨筆,書寫萬千大道。

千古情劫今應處:菩提飛血,青女幽夢,玉珮環瑤。夜雨燈火闌珊處,共話玄衣白袍。料情字難解,天柱亦當倒。惟千古聲名猶在,雲漢仙踪渺。

分享

JK丶y/《無境戰歌》

數萬鐵騎叼著香煙猛抽一口隨即開始衝鋒,舞著雙節棍的烏龜一路勢如破竹。手中的平底鍋配上那一身膘肉,那是天下第一刺客。強盜就該是混蛋?老子也有一群兄弟要養著。在這兒,你看不到尋常,因為這本書本身就是個奇葩。

在這兒,各種各樣的職業,各種各樣的人生,絕對讓你深深的愛上某個角色......


齊綸獵魔獨家連載雲漢圖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