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台灣芭樂獲准輸美成亞洲首例 十年溝通突破檢疫關卡

昨才說要檢討一例一休 韓國瑜今霸氣喊廢除

齊綸/《獵魔─澳之章》之一

2018-12-29 09:00聯合新聞網 「讀創故事」編輯台

分享

文/齊綸

●udn閱讀頻道獨家連載短篇小說

●西方魔法類最新原創小說

●高中生天才小說家,首度挑戰奇幻魔法世界的全新創作

獵魔人,一個專門對付那些世界上魔物怪物的職業,上至遠古神魔所遺留的殘骸,下至小小精怪,都是他們的狩獵對象。


“天火南離,地火明夷,焚、滅!”

呼喝之聲傳來,身著風衣的青年男子扣下了手中的扳機,槍口之中噴吐出猛烈熾熱的火焰。奔騰的火焰內,隱約有一個神靈端坐當中。

在他面前,八十呎長的猙獰巨蛇在狂暴天火中痛苦翻滾,翻起了滔天巨浪。周圍大量的湖水完全沒有對巨蛇有著半點幫助,就好像白磷彈一樣,誓不將巨蛇焚燒成灰死不休。可是這火要比白磷恐怖多,至少白磷完全無法給予巨蛇半點創傷,而天火可以。

看到這一幕,男子將彈巢中的金紅色子彈退下,換上了一顆銀白色的子彈,扳機錯動,聖潔光芒升騰而起,在半空之中勾勒出一個巨大的大衛之星。在六芒星的正中央,天主的聖名閃閃如輝,將巨蛇重新封印了起來。這是教會發下來的封印結界,可以保證百年之內,這隻恐怖魔怪不會再次出現。

“保證百年之內...只要沒有人出來搗亂,誤觸封印。”男子回想著教會的人將封印結界交給他的時候所說的話語,默默在心裡面多補充了一句。

像這種古老的封印,通常除了年久失修,導致被封印的惡魔重新出現之外,最常見的狀況,就是有探險家傻愣愣的將封印打開。

周圍如同世界末日一樣出現了各種巨浪湍流的湖面,終於恢復了平靜。男子甩去了風衣上面的水珠,走向了岸邊。

將口袋內的小本子攤開,放在旁邊的告示牌上面,男子在本子上面寫下了龍飛鳳舞的字跡。

“布提斯殘骸,七十二柱魔神於現世遺留物之一,封印完畢。”

下方,則是一行署名。

“獵魔人,姜桓。”


獵魔人,一個專門對付那些世界上魔物怪物的職業,上至遠古神魔所遺留的殘骸,下至小小精怪,都是他們的狩獵對象。

姜桓吐了一口氣,將本子收回風衣的口袋之內。這可是到時候去跟教廷要錢的憑依,不能丟了。他思考了一下,用手機拍了一張平靜湖面的照片,算作一份證據。

在他身後,佈告欄仍舊搖搖晃晃著,上面用斑駁的字跡寫著一行粗獷的字。

“小心,尼斯湖水怪出沒!”


站在往香港遊輪的甲板上,帶著墨鏡,手裡拿著葡萄酒,迎著撲面而來的海風,看著碧海藍天的景色,是什麼樣的感覺?

如果有人這樣子去問姜桓,他肯定會直接噴那人一臉口水。

他現在已經在海面上航行了整整十三天,每天看到的東西,除了海之外,就只有海。

遊輪上面的娛樂對他而言很單調,除了泳池、餐廳、表演廳、舞廳和賭場之外,就再也沒有什麼其他的娛樂。可是在這個舉目所見都是一望無盡的海水的地方,姜桓完全沒有半點游泳的興致。

更何況,過去的半年之內,他有接近九成的時間,都泡在尼斯湖裡頭,處理教廷針對七十二柱魔神之中,排名第十七位的魔神布提斯的封印。這位外型酷似毒蛇,手執號角與刀劍,可通曉古今,分辨敵友的魔神似乎印證了“百足之蟲,至死不僵”的古言。

即使它已經在長達二十世紀的封印歲月中重新被驅逐回地獄,但是遺留下來的軀殼卻仍舊不肯好好地待在封印裡面,反而不斷的掙脫封印來掀起事端,同時也弄出了尼斯湖水怪的赫赫聲名。

結果現在卻引起了無數人前往探險,意圖一探尼斯湖水怪的真面目,也導致了他們這些專業獵魔人的麻煩。

背著包的年輕獵魔人,站在瑪嘉烈蛋塔店前面等著老趙來接他。他點了兩份蛋撻,可能還要等上五分鐘,對於老趙的遲到,他沒有半分的不滿。

更何況,從香港坐快艇來澳門,再加上自碼頭前往蛋撻店的的士費用,已經徹底花光他身上最後一毛錢。現在的他身無分文。

“作為東道主,請客人吃甜點,應該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他如是想。

反正老趙在邀請他前來澳門渡假的時候,也曾經說過,他在這邊一應的費用,全部由他來承擔。

所以姜桓來了,除了身上一件永遠不變的風衣和他從不離身的武器,一把左輪,他兩手空空的前來澳門。

街角處,一輛邁巴赫停在巷子口,一個全身名牌的青年從車上走了下來。

剛下車的青年一看到已經坐在蛋撻店裡享受蛋撻加咖啡的姜桓,立刻快步走來,狠狠的擁抱了他一下。

“老姜!”他高興的笑道。“等了兩個禮拜,你終於來了!”

看著眼前除了脖子上掛著的十字架項鍊以外,再也沒有半點像是神職人員的好友,獵魔人笑著搥了對方一拳。

“你再晚上兩分鐘,恐怕你就要去治安警察局看我了。”姜桓道。“而我,則是以吃霸王餐的原因被請去喝茶。”

“好吧,遲到是我的錯,拿著。”老趙扔了一張卡過來。

“這是你在澳門這幾天的生活費,密碼你知道。別看裡面的錢雖然挺多,但是真要丟到賭場裡頭,卻是半個水花都浮不起來。”

姜桓伸手接過了卡,沒有矯情的推辭。他雖然在世界各地進行獵魔任務的時候賺了不少錢,可是那些錢全都被他拿去增強實力。獵魔人作為一個死亡率高達八成的職業,實力再怎麼高,依然會嫌不夠,只有不斷變得更強,才能帶來安全感。

反正按照老趙的話來說,跟一條命相比,錢財乃是身外之物,你姜桓救過我一命,但沒有給我救你命的機會,我就從其他地方報恩吧!

這讓他覺得挺好,這樣子的朋友交起來最舒服,真誠的直來直往,於是乎他就心安理得的花著老趙的錢了。

趁著他結帳付錢的當口,土豪神父繼續喋喋不休:“不過,按照你的個性,人太多的地方是不可能過去的,所以這卡應該是花不完的,當然,若是這卡真被你花完了,也沒什麼,反正我...”

“上車!”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見簡潔有力的兩個字在耳邊迴響,一抬頭,就看見姜桓已經拉開了車門準備上車。

“等等我!”土豪神父哀嚎一聲,趕忙追了過去。

寬敞的車子裡頭,姜桓拿著一個金黃色酥皮的蛋撻靜靜地吃著,膝上,橫放著他那把左輪手槍。

絕大多數大獵魔人,包括姜桓的實力,都是比較駁雜的,並不會很有系統的只學習一種傳承,只要能夠在獵魔任務之中幫上忙的能力,都會想法子去學習。至少,沒人知道下一個要對付的敵人能力到底如何,是怕火還是怕水?恐懼光明還是畏懼黑暗?

實力越是強大的獵魔人,便會開始尋找辦法,把自己的一身所學統合起來,而姜桓的辦法,就是這柄所費不貲的左輪手槍。

就好比雞尾酒,一定比例的基酒和副材料可以構成一杯美味的調酒,可是毫不顧忌的隨意亂加,只會讓口感變得難喝。力量,也是如此,學雜了,力量反而下降了。

透過將術法力量轉換為子彈的動作,姜桓成功的擺脫了所學太雜的困擾,同時也一舉成為了當今最負盛名的獵魔人之一。

不過多年的獵魔生涯也讓他患上了很嚴重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只要這柄與他經歷過大小戰役的手槍不在身邊,獵魔人的焦躁不安就會將他吞噬。

所幸,還是有一些術法是可以幫助他偷渡武器過海關上遊輪的,不然獵魔人的焦躁絕對會將他逼瘋。整整十幾天看不到自己的武器?對他而言,那是比凌遲還要殘酷無數倍的刑罰。

豪華轎車穿過了大街小巷,最後在一間小教堂前面停了下來。

聖母雪地殿教堂,老趙工作的單位。這是他自己的說法。畢竟這位神父並非一個虔誠的信仰者。在他看來,他和上帝之間的關係,比較像是一場交易--我為神服務,而神賜給我力量。

這恐怕也是為何老趙的實力明明可以在教會之中排上前百名,卻仍然甘於駐守著面積不甚大的澳門之故。

老趙對此倒是沒什麼感覺。在他看來,自己已經夠有錢了,擁有的力量也很強大,沒必要再去追逐權利。

“權、錢、名、色,一個人活在這世界上,追求的不外乎這四種東西,名我有了,錢我也有了,教會的權利,只要我願意,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四者已得其二,還有一個就在前方不遠處,人就不要太過貪心,這樣的人生已經很滿足了。”老趙一邊走樓梯,一邊向姜桓灌輸這些他聽過無數遍的言論。基本上,幾乎每一次見到老趙,他就會再說一遍。

姜桓瞥了他一眼,背著包自顧自的走進了教堂。老趙的嘮叨功力好像又有所長進,他實在是無法理解,一個人到底怎麼能有如此多的話來說?

剛才十幾分鐘的車程,這傢伙可是從未停止過講話。

土豪神父領著姜桓,從寫著“禁止參觀”的側門進入,轉了幾個圈,來到一個收拾好的房間。這房間原本是給教堂裡其他的神父準備的。貌似公開的聖母雪地殿教堂,實際上是教會在東方獵魔界的重要駐地,只是老趙沒讓教會派人前來,所以其他房間也就空了下來。

帶著好友吃了頓午飯,老趙興致勃勃的開始規劃行程。

“我說啊,老姜!”土豪神父用一種說相聲段子的語氣,將一張澳門地圖在姜桓的面前攤開,啪的一聲,一巴掌拍在上面。“來來來,且聽我好好說說,這份花了我整整一個禮拜安排出來的行程。”

姜桓翻了個白眼。因為久經鍛煉的緣故,他的眼力很好,那張紙上面墨水新乾的痕跡,在他眼中叫一個纖毫畢現。

神父臉上不漏半分尷尬的神色,他繼續激昂文字:“我考慮了你的精神症狀,所以什麼賭場電影院的就沒幫你安排了。而你的第一個目標,便是...”

他正指點江山到一半,忽然宗教聖樂聲響起,他連忙伸手摸向口袋裡的手機。

說了聲抱歉,老趙急匆匆的接了電話往外走,看得出來,電話另一頭的人對他而言很重要。

姜桓沒有被冷落的想法,自個兒拿過了地圖,仔細研究老趙安排好的行程。這傢伙雖然是剛剛才把這次行程安排好,可是景點都很符合他的喜好。大多都是戶外的行程,不然就是人潮較少的教堂或是博物館,而澳門最出名的賭場卻一個也沒有安排在裡頭。

“老姜,對不住啊,”老趙跑了進來,臉上滿是歉意“上頭的人發話,說緬甸那裡問題鬧得很大,我們好幾個隊伍都給被滅了,有能力處理的人現在又脫不開身,就緊急調我去支援,連直升機都直接開過來了,他上帝的,把我壓在澳門不讓我升官,現在出了問題又要我幫忙,如果到時候沒有足夠的好處,看我翻不翻臉。”

姜桓靜靜地等他把話說完,這才慢慢開口:“沒關係,這樣更好。”

老趙回了個白眼,也知道好友是在打消自己的罪惡感,拋下一句“他上帝的”之後,便匆匆向外走去。

(未完待續)


分享

作者簡介

齊綸

2002年8月生,自小熱愛閱讀且興趣廣泛,戰國策、大唐西域記、史記、全唐詩、全宋詞,元曲等古文,百家講壇及現代各類小說及網路小說等,均可暢意享受文字之樂趣。14歲開始構思創作,15歲發表第一部玄幻武俠小說「雲漢圖」。

完整作家介紹

【作家誌】《雲漢圖》齊綸:看傳承千古畫卷 找到創作答案

故事連載專欄大勢連載中

齊綸/《雲漢圖》之一 畫龍點睛




想閱讀更多好故事,請進 讀創故事

分享

齊綸/《雲漢圖》

紫衣飄蕩若王侯,一人,一筆,滿袖丹青。

萬丈紅塵風波起,世事變幻如潮。濁世爭渡生死險,獨立彼岸橋。玉芽半盡,棋局將殘,仙台高閣當風笑,指點天下風騷。揮毫如椽巨筆,書寫萬千大道。

千古情劫今應處:菩提飛血,青女幽夢,玉珮環瑤。夜雨燈火闌珊處,共話玄衣白袍。料情字難解,天柱亦當倒。惟千古聲名猶在,雲漢仙踪渺。

分享

望潮/《重生松鼠大作戰》

挖洞,我要挖成別墅。 覓食,我要堆滿倉庫。

打架,老鷹,猞猁都打不過我! 另外,其實我是個外星人!

陸豐,重生成松鼠的日子~


獵魔齊綸獨家連載雲漢圖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