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71歲蔡頭驚傳癌逝 1個月前病逝雙和醫院

高雄+12「大量確診足跡曝光」 曾去特力屋、義享天地、渡輪站

他們後來怎麼了? 林獻堂、蔡培火的後半生

(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提供)
(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提供)

文|黃震南、插畫|芳因

1920年代,有一群人推動政治運動、舉辦文化活動,引介世界思潮進入臺灣,其思想和行動都標示了一個新時代的展開,也持續影響著1930、40年代的臺灣社會。

這些當時推動臺灣社會進步、具有影響力的人物,後來怎麼了?本文介紹身為臺灣文化協會重要號召人及贊助者的林獻堂及核心成員蔡培火,在經歷二次大戰、乃至於戰後政權轉換等時局變動,如何走完各自的人生。

日本跟你躲貓貓

林獻堂

林獻堂。插畫芳因(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提供)
林獻堂。插畫芳因(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提供)

戰後的林獻堂怎麼了?這件事,國民黨比臺灣百姓更關心。

畢竟,林獻堂身為霧峰林家的家長,這個身份、地位和資產,都令國民黨又愛又恨。若他表現出積極歡迎祖國、對黨國卑躬屈膝的態度,那他大可成為黨國治臺有力的棋子;但如果他表現出一副愛理不理的姿態,甚至做出些許瓜田李下的動作,就等於挑動黨國的敏感神經了。

那麼,林獻堂的表現如何呢? 1945年日本宣布終戰後,臺灣民間組織了「臺灣光復致敬團」,推林獻堂為領隊,先至上海再轉至南京,參加受降典禮。這本是好事一樁,但期間訊息傳達出了狀況,錯失參加典禮的機會⸺喔喔,醜一!日本向我大中華投降,你怎麼可以不來!

幸好,臺灣地區另有一場受降典禮。行政長官陳儀來臺、次日10月25日在臺北公會堂舉行典禮,這兩天林獻堂都出現了,很好很好,加分。

不久之後,大眾開始有傳言:日本投降之初,林熊祥、辜振甫等仕紳,想聯合日軍進行臺灣獨立運動,據說林獻堂也在其中,甚至在建國後將擔任委員長。後來事實證明,林獻堂反而對此運動抱著保留態度,勸大家不可貿然行事。

1946年,警備總部舉行全臺漢奸總檢舉,希望「全省民眾儘量告發過去日寇統治臺灣時,所有御用漢奸之罪惡」,兩週內收到民眾檢舉335件,其中雖無林獻堂,但民間依然風傳還有林獻堂在內的預備逮捕名單百餘名。

扣分,在統治者心裡扣分扣大了。林獻堂雖無實質反叛證據,但大眾心中都認為他有,就算沒有,也會是反叛團體心中的神主牌,統治者心裡不得不忌諱。

同年4月是省參議員的選舉,林獻堂以過半數票問鼎議長,卻因為行政長官陳儀屬意黃朝琴出任,林獻堂立即「自願」聲明退出。

總之,戰後初期的短短時間內,原本期待「祖國」回歸的林獻堂不斷碰釘子,在二二八事件甚至曾被叛逆名冊列為第一號,幸好他在期間曾救助嚴家淦而脫險。林獻堂對政府的失望有增無減,也如同政府對他的猜忌。

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土地改革。其實林獻堂除了土地之外,尚有許多關係企業,在政經上依然大有可為;然而他在短短4年內,對政治已徹底失望,便在國民黨政府全面撤退來臺前夕,申請到日本考察與治病。返臺的機票雖然已經訂好了,但一到日本他就辦理機票與簽證的延期,這是溫厚的他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耍了國民黨。

此後他在日本住了7年,直至老死,不曾回到臺灣。國民黨政府擔心他與在日本的臺獨份子結盟,不斷派蔡培火等人勸他回臺,林獻堂直言:「危邦不入,亂邦不居」,讓蔡培火碰了一鼻子灰。這記打臉,或許是林獻堂臨終之前,最痛快的一件事吧!

忍辱負重,卻人微言輕

蔡培火

蔡培火。插畫芳因(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提供)
蔡培火。插畫芳因(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提供)

戰後的蔡培火怎麼了?大家都這麼問。

這裡的「怎麼了」,並不是朋友暖心地詢問你:「嘿,最近怎麼了?」而是一種接近鄙夷的語氣:「欸,搞什麼鬼啦,你是怎麼了你!」

因為大家都說,戰前勇於為臺灣人民發聲的蔡培火,到了戰後,成了一個貪求官位,甘於擔任黨國鷹犬的人。這反差未免太大,所以大家暗地都叫他「臭培火」⸺臭(tshàu)與蔡(tshuà)有那麼一點音近。

那麼,他到底怎麼了?我們時間再往前倒帶一點,來到1937年。

那一年,蘆溝橋事變發生,中日正式開打,臺灣總督府拉高警報,也影響了臺灣社運團體的活動。蔡培火眼看在臺灣事不可為,偕子女舉家搬到東京,在日本出版論述《東亞の子かく思ふ》(東亞之子如斯想),主張中日不可起衝突,被日本政府關40天。後來他又找了機會,跑到中國提倡中日親善,直到終戰,順勢成為臺灣人裡算是較早加入國民黨的「黨國元老」。

妻子病逝後,他曾有理想的再婚對象,但為了在黨國體制下生存發展,不得不接受安排,與廖溫音結婚,當時兩人都已經4、50歲了。回臺灣之後,他當過立法委員、政務委員、紅十字會會長等。

討厭他的人說:「你看,他是少數在戰後能在國民黨裡吃香喝辣的臺灣人,這還不該罵嗎?」

對蔡培火來說,留在體制裡,是臺灣人除了反體制抗爭之外,能夠運用最大資源為臺灣人謀求幸福的方法。所以他在「朝廷」裡,曾經受託出面救出受白色恐怖迫害的臺籍菁英;提倡無償捐血,數十年至今救人無數;推行臺語拼音,保存本土語言;甚至在休假期間,他到美國探望兒孫,不料消息傳開,在美國期間不少舊雨新知拜訪。他聽取臺獨人士如何痛罵國民黨,返臺後上書懇勸國民黨要善待臺灣人,要實踐民主政治,要任用臺灣人才等等。

黨國給了他一個虛的權位,但他從來沒有放棄過消費自己的地位,向黨國爭取更多福利給臺灣,也因此常被國民黨中下級幹部檢舉「反黨」⸺他甚至在1979年與黨外人士康寧祥會面,討論臺灣人組黨,建立臺灣人在臺灣的主體性。

偷講個八卦:由於蔡培火經常負責到海外勸說臺獨人士返臺的工作。有一次勸說不成,對方指責蔡培火成天把「三民主義反攻大陸」掛在嘴上,究竟是何居心?蔡培火氣急之下脫口說:「我主張趕快反攻大陸,就是要『他們』趕快走啊!」

他加入國民黨,真的是走錯路了嗎?在他日治時代的日記,眉批上親筆寫著「臺灣呀!我為要汝進步,不知飲了多少無人知道的苦杯!」莫說日治時代當時無人知道他的苦,至今知道的人也不多啊。

紅字眉批「臺灣呀!我為要汝進步,不知飲了多少無人知道的苦杯!」(圖/黃震南 提供)
紅字眉批「臺灣呀!我為要汝進步,不知飲了多少無人知道的苦杯!」(圖/黃震南 提供)

黃震南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文系碩士,藏書人、說書人、拿著藏書說書之人。著有《臺灣史上最有梗的臺灣史》等。

※本文出自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觀‧臺灣》第51期「起造新世界:臺灣文化協會特輯」。

樂為世界人—臺灣文化協會百年特展

特展展期:2021年10月13日~2022年07月24日

地點: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展示教育大樓4樓(地址:臺南市安南區長和路一段250號)

詳細資訊:點我看更多

國民黨 日本 臺史博 閱讀專題

延伸閱讀

等了12年傅崐萁重回國民黨!黨務高層證實案子已通過

拜登不鼓勵台獨惹議 朱立倫:國民黨與美國一樣反台獨

影/國民黨「同舟計畫」 朱:不為任何人量身打造

四大公投街頭決戰 嘉義縣國民黨、民進黨上街頭衝刺

相關新聞

【故宮文物月刊】文人畫最後一筆─線上看溥心畬書畫

文∣劉芳如(任職於國立故宮博物院書畫文獻處) 圖∣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鹽分地帶文學》第95期,走進臺南文學生活進行式

撰文/劉怡青;圖片提供/劉怡青 在臺南開車找路實屬不易,一個又一個的圓環,每個都像線上遊戲無意踏入的「傳送門」──明明要往東,但不知為何在這迴圈裡提早一彎,就把人往南帶去──慣以開車代步的朋友說,後

【翻轉史觀計畫】軍閥家的三小姐、貴州富商千金與她們回不去的遠方

我沒有見過她們口中北方的蒼茫大雪,沒有看過滾滾黃河,不曾體驗過買東西不用錢包、月底自然有人上門清帳的日子,錯過她們輝煌的前半生。只是我一直記得奶奶的旗袍、高跟鞋,記得外婆的白髮和笑容

受難者前輩黃秋爽 口述歷史紀錄片拍攝側記

受難者前輩黃秋爽口述歷史紀錄片拍攝側記

《鹽分地帶文學》第96期,道盡便當的心內話

撰文/林阿炮;圖片提供/宜手作 許多人未必是Foodie,但說起便當,幾乎都能聊上一大段。原因無他,因為我們吃便當的經驗太豐富了。 詩人兼美食家焦桐在〈論便當〉中曾埋怨,便當往往連接著冗長的會

【名單之後】磚木取夥/出身新竹北埔姜家的鄧騰駿與他的兩幅府展入選作品

若有所思的神情,講究的衣著,搭配一副圓形黑框眼鏡。在照片裡,我們可以看見這樣的鄧騰駿。這張照片,出自鄧騰駿那位在臺灣攝影史上佔有一席之地的兄長──鄧南光(本名鄧騰輝)之手。他們兩人,皆來自赫赫有名的新竹北埔姜氏家族。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