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為解晶片荒美要求提供資料 台積電:11月8日前提交

中職/只差2K!徐若熙4.1局4K退場本季關機 挑戰百K留遺憾

【名單之後】張哲維/山田東洋的京町風景

山田東洋,《臺銀裏風景》,1938。
山田東洋,《臺銀裏風景》,1938。

udn 閱讀頻道與陳澄波文化基金會合作,推出全新藝文閱讀專題「名單之後:臺府展畫家群像專欄」,推廣日治時期臺灣美術展覽會(簡稱臺府展)16屆以來入選畫家,將以專訪文章介紹近620餘位畫家與其畫作。

即日起,逾百篇藝術專文於 udn 閱讀頻道刊載,深入瞭解臺灣30年代藝術史,感受文藝共振。

文/張哲維(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研究所碩士生)

山田東洋 入選 臺展第8~10回,府展第1~2回。

八十年前的臺北街景是什麼樣子?在今日,隨著老照片的出土愈趨豐富,過去的城市景觀已清晰地呈現在我們眼前。然而,除了影像之外,繪畫亦是再現視覺的載體。當我們透過黑白相片望見昔日的同時,也別忘了有一群藝術家們,藉著畫筆來記錄眼前的生活風情──那麼,日治時期的畫家們究竟是如何描繪他們所處的城市風景呢?

於臺北京町(即今日博愛路、永綏街、沅陵街一帶)開設「裝飾與圖案店」[註1](類似設計工作室)的山田東洋,便以京町一帶的城市街景畫入選第十回臺展與第一、二回府展。不僅如此,活躍於當時畫壇的山田東洋,也以描繪臺灣街道建築的作品參加白日會展、臺陽美展,[註2]可見這位畫家豐富的創作量,以及對於描繪城市景觀的熱衷和喜愛。

山田東洋,《靜物》,1934。
山田東洋,《靜物》,1934。

不過,山田東洋並非一貫的以城市為題,他在1934年首次入選臺展的作品便是一幅靜物畫。這幅畫中央為一盆放置於桌上的花束,開枝散葉的模樣佔了畫面大半。平視的花盆與俯視的桌面兩者間形成不合理的觀看角度關係,且即便透過黑白照片,也能感受到強烈的筆觸與較重的用色,展現了畫家的個人風格。如此的表現手法也延續到1935年的第九回臺展,山田東洋使用粗勁有力的線條描繪芭蕉樹的枝葉,顯目的明暗對比似乎有意強調臺灣的熱帶氣候特質。

山田東洋,《芭蕉花》,1935。
山田東洋,《芭蕉花》,1935。

有趣的是,山田東洋對街景的描繪卻呈現出不一樣的風格。在《公會堂前》與《臺銀裏風景》兩件作品裡,他一改先前充滿個人特色的豪放筆觸,以細膩的筆法畫下臺北公會堂(今中山堂)前方廣場以及臺灣銀行旁街道(今寶慶路)的景色。經市區改正後的臺北「城內」,舉目所及的皆是代表現代的元素,如路燈、汽車、西式建築等,而如此摩登的街景,正是山田東洋經營的「裝飾與圖案店」步行約十分鐘處。順帶一提,山田東洋更在1938年於公會堂前開設「東洋畫廊」[註3],我們可猜想當時的他,大概是在閒暇之時於店舖和畫廊附近散步,信筆畫下眼前的都市風景吧!

山田東洋,《公會堂前》,1936。
山田東洋,《公會堂前》,1936。

先後入選臺、府展的《公會堂前》與《臺銀裏風景》,也不是表面上看來這麼簡單、能以三言兩語草草帶過。若我們仔細觀察,便可以發現到在這兩幅畫中,遠景處同樣地描繪了一棟高樓,而這棟高聳的建築正是臺灣第一家百貨公司──菊元百貨。[註4]

菊元百貨於1932年開幕,建築體共七層,有「七重天」之稱,為日治時期臺北地區高度僅次於總督府的建築物!在當時只要稍稍抬頭,便能看見沒有建築遮蔽的廣闊藍天,但山田東洋卻有意將菊元百貨放入畫面當中,意味著這座建築對他來說有其意義,才會選擇在構圖時以遠景出現菊元百貨的視點來創作這兩件作品。

再看山田東洋入選第二屆府展的《旗日》,則可能是畫家站在百貨或周遭建築之上望向公會堂的視角。無論是街景漫步,還是登高望遠,山田東洋藉由不同視點,捕捉了所欲描繪的景色,而這些作品中所呈現的,都與他最熟悉的生活環境「京町」,有著緊密的地緣關係。

山田東洋,《旗日》,1939。
山田東洋,《旗日》,1939。

京町街道的改正,直到1931年才完成,[註5]後隨著榮町菊元百貨的開張,以及大和町公會堂的建立,此區在當時可以說是最新潮時髦的地方。山田東洋自何時開始居住於此雖難以考證,不過我們依然能從報紙刊登的內容得知,早自1934年第一次入選臺展,至1939年在東洋畫廊舉辦展覽的這段期間,山田東洋對京町一帶有著至少五年的情感,關係甚為密切。

日本殖民政府帶來的現代化建設,改變了臺灣的地景地貌。清廷設立的臺北城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西方風格的樓房,這些建設看似如「空降」般突如其來、格格不入,但在時間的推進之下,卻也成為臺灣風景的一環。我們從山田東洋的作品中看見了不一樣的城內街景,而畫面裡頭也透露出畫家對生活環境的觀察,和對於不同角度景觀描繪的關注,顯然這一帶的風景,早已融入山田東洋的生命之中。

今日的我們在繁華的高樓大廈間游移,又是否能夠如過去一般,培養出人與都市間的情感呢?

#名單之後005

備註及參考資料:

[1] 〈裝飾と圖案店の山田東洋君〉,《臺灣日日新報》(臺北),1934年10月23日,第2版。

[2] 〈教會(白日會展) 山田東洋〉,《臺灣日日新報》,1938年3月2日,第6版;〈藥草屋(白日會展) 山田東洋〉,《臺灣日日新報》,1940年3月13日,第6版;〈臺灣の祭典(臺陽展) 山田東洋〉,《臺灣日日新報》,1937年4月30日,第5版。

[3] 〈山田東洋氏が畫廊を創設〉,《臺灣日日新報》,1938年6月24日,第10版。

[4]「水瓶子的城市漫步」網誌(http://trip.writers.idv.tw/2018/06/blog-post_7.html,2019年1月15日點閱。)

[5] 王建成譯,〈臺北市京町改建紀實〉,《臺北文獻》,156(臺北:2006.6),頁209-239。


建築 日治時期 陳澄波 閱讀專題

延伸閱讀

2021 德國IF設計獎作品 融入街景地貌的義式餐廳

駁疫苗採購遲延 陳時中:BNT去年沒人敢買

東洋備89萬劑流感疫苗 公費對象可於10月1開打 

謝志偉怨被政府當空氣 孫大千:編故事收割BNT搶功

相關新聞

惡女大轉型!主持祭祀、帶兵作戰,為禍國妖姬妲己翻案!

翻轉千古狐狸精妲己形象 美艷惑人、愛吹枕邊風,論起狐狸精始祖,非「妲己」莫屬。她不只背負毒害正宮的罪名,連國家滅亡都算在她頭上。但比對考古發掘,商代王后業務繁重,要當祭司、還要上戰場,如果妲己穿越而

【故宮文物月刊】認識黑老虎──刻石取拓碑帖展介紹

文 ∣ 吳誦芬(任職於國立故宮博物院書畫文獻處) 圖 ∣ 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作為一個古老的收藏品種,碑帖拓本多以黑底白字的墨拓為主,俗稱「黑老虎」。因為歷代翻刻,底色深黑易於拼湊,真假難辨,版本

陳進金/綠島居民對政治受難者的記憶

綠島政治犯對綠島醫療、教育及農業的貢獻

以綠島的藝文創作回溯人權歷史──綠島人權藝術創作輯錄

綠島人權藝術創作輯錄

日治時期《臺日畫報》中的體育報導

《臺日畫報》是《臺灣日日新報》的全日文月刊附錄,以視覺上的照片和圖片呈現為一大重點。每期有約二十頁的圖片欄,不定期刊登體育相關照片,從照片內容可以想像當時臺灣社會存在哪些普遍的體育項目。本期就讓我們來介紹《畫報》上的野球(棒球)和田徑,並說說日本時代兩位運動好手⸺林月雲和張星賢的故事。

【名單之後】蔡幸伶/開創藝術新格局的小澤秋成

認為小澤將東洋技法融入西洋畫中,展現創作新貌,自此蔚成風潮,引起青年學子爭相仿效。甚第6回臺展鷗亭生提及:「西畫部會場上,到處可見模仿小澤的作品,甚至一成不變、全般倣效。由此看來,臺灣地方極需要經常展示一些有成就的畫家作品。」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