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赴美新政 AIT重申所有外籍旅客都須疫苗證明

恆大債務越滾越多 許家印10年套現逾2100億元

【臺灣服飾誌】戰時少女的長衫

陳進〈悠閒〉。(圖/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
陳進〈悠閒〉。(圖/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

  日治時期的「長衫」,也就是我們現在稱的「旗袍」。臺灣早期慣稱為長衫,意即長及腳踝的連身衣著。

  與當時傳統台灣服不同的是,長衫因為使用了西式的立體剪裁,更能凸顯女性曲線的美,1930年代傳入台灣後,逐漸在都會地區流行。一些中上階層的家庭、都會女子、或是咖啡店的「女給」(店侍),都忍不住敗在它的魅力下。

  然而,當時的台灣,卻是山雨欲來風滿樓。隨著二次戰爭的開打,日本也開始推行「皇民化運動」。

  「皇民化運動」,是二戰時日本對少數民族、殖民地推行的一系列同化政策,希望藉政策讓這些族群認同自己身為日本人的身分。台灣身為殖民地當然也難逃其命運,也因此具有「支那色彩」(中國風)的旗袍,很快地便被警務單位列為「挑發性服裝」。

  例如政府就曾要求女給或酌婦(陪酒女性),改穿著樸素的洋裝或兩件式套裝,或是宣導民眾把中式的盤扣改成西式扣、把開衩縫成裙等等。

  但同時也有一派日人認為,長衫易穿自然,與其禁止,不如結合優點,改良成日本主導的東亞共通的「興亞服」。

  一位日本的美容界權威就曾說:『今日需要更具活動性的服裝,……興亞服是站在滿洲與支那服裝基礎上所設計的,在確立東亞新秩序後,期待亦能普及於聯邦女性。』

  也是因為這樣的爭論,使的台灣女孩在穿著長衫時,仍然有一些合理化的空間。但是到了1940年代,戰爭越演越烈,穿著長衫出門變成一件需要勇氣的事。

陳進〈婦女圖〉(圖/臺灣服飾誌 提供)
陳進〈婦女圖〉(圖/臺灣服飾誌 提供)

  台灣首位女記者楊千鶴就曾回憶道:『……如果不是和日本人朋友同行,穿長衫對我而言實在麻煩費勁,起初也沒有意識到這些,但有時察覺到他人責備似的眼神,都不免讓穿長衫的我心頭一驚。』

  直到1943年末進入了空襲時期,長衫才真正從街頭消失。

  各個女孩穿著長衫的理由皆不相同,有些女孩用長衫背後的政治意涵,表達自己的立場;也有女孩是單純喜愛那優美的線條,在戰爭時代努力用一匹布料活出自己的色彩。

  如果服裝一直都是性別與政治的角力場,那麼她們在大環境下對美麗的小堅持,或許在某種意義上也是自主權的展現吧。

 

參考資料:

◆洪郁如〈旗袍•洋裝•モンぺ(燈籠褲):戰爭時期台灣女性的服裝〉

◆明道學術論壇〈長衫的時尚觀察-日治晚期臺灣女性的自主性意識展現〉

◆文中圖〈悠閒〉,是1935年日本時代台灣女性畫家陳進以姊姊為模特兒畫的作品,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更多介紹

日本 戰爭 旗袍 臺灣服飾誌 閱讀專題

延伸閱讀

日本東京都新增822例 連續20天比上週同日成長

日本老翁「超前部署」 隱瞞接種紀錄打了4劑輝瑞疫苗

與國中小女友性交認罪事後不賠償 法院判撤銷緩刑

女童變少女!「左左右右」美成這樣網讚爆

相關新聞

羅妹號事件考古揭密:19世紀擊退美軍的排灣族,到底多強大?

羅妹號、牡丹社事件的考古學觀點 1867 年,一艘美國商船羅妹號(Rover)在南臺灣海域觸礁,船員上岸後遭原住民殺害遇難。此後數年間,清兵、美艦、日軍先後兵臨恆春半島,台灣捲入詭譎莫測的國際政治角

臺灣鐵器時代出土大量玻璃珠?用考古學與材料科學找答案

為什麼要研究臺灣鐵器時代玻璃珠? 古代物品的交換與流動,是考古學密切關注的主題。臺灣在新石器時代的流行物品是「玉」,到了鐵器時代,玉的風潮不再,取而代之的飾品正是「玻璃珠」。過去臺灣考古學家認為鐵器

打造人纖時代的臺灣紡織

你在意質料還是品牌? 比如,尼龍、特多龍、開司米龍,或是竹獅牌、太子牌、洋房牌。 前者是1950年代中期開始,臺灣紡織工業最新的人造纖維衣料,簡稱人纖。後者是1960年代中後期,臺灣本土新創的各大紡織品牌。1950年代是臺灣紡織業起步的年代,受官方保護政策,仰賴美援的棉紗,日本的原料與技術合作,約在1960年代才逐漸進入自產自銷的豐衣時期。

以畫筆為眼 漫畫家筆下的四O年代臺灣運動賽事

東京奧運因為疫情的影響之下,延後至今年7月開辦,在各界的關注之下,媒體、新聞無不積極記錄報導著這世界性的運動賽事,讓國人們得以在遠方為自己所支持之運動員加油打氣。隨著賽事發展,令臺灣觀賽者感到最為振奮的事情,莫過於東京奧運女子舉重59公斤級項目,舉重好手郭婞淳為我國取得了此次奧運首面金牌,更達成其各大賽事金滿貫的傲人成績。值得注意的是,媒體新聞在轉報此次賽事的同時,其中一張郭婞淳於第二次抓舉時成功舉起時露出微笑的照片,更成為其此次奪取金牌過程中令人印象深刻的畫面。

從清領、日治到民國的政權轉移,如何影響臺灣的地名更替?

「清領/日治」與「日治/民國」政權更替之際,統治者面對舊地名時,態度如何?要改還是不改呢?

謝英從/臺灣政治犯的關押轉戾點──泰源事件與綠洲山莊

文 |謝英從(國家人權博物館副研究員) 白色恐怖綠島紀念園區保存兩個時期政治受難者監獄,一處是1950年代的臺灣省保安司令部新生訓導處(1958年以後改稱臺灣警備總司令部新生訓導處),另一處是197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