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我們會盡力而為」立陶宛將贈台2萬劑AZ疫苗 9月底前送到

小禾馨違規打疫苗屬實 北市開罰230萬終止疫苗合約資格

【名單之後】張哲維/遊走於傳統和現代間的文人:蔡雪溪

蔡雪溪,《扒龍船》,1930,臺北萬豪酒店藏。圖像來源:尊采藝術中心。
蔡雪溪,《扒龍船》,1930,臺北萬豪酒店藏。圖像來源:尊采藝術中心。

udn 閱讀頻道與陳澄波文化基金會合作,推出全新藝文閱讀專題「名單之後:臺府展畫家群像專欄」,推廣日治時期臺灣美術展覽會(簡稱臺府展)16屆以來入選畫家,將以專訪文章介紹近620餘位畫家與其畫作。

即日起,逾百篇藝術專文於 udn 閱讀頻道刊載,深入瞭解臺灣30年代藝術史,感受文藝共振。

文/張哲維(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研究所碩士生)

蔡雪溪 入選 臺展第3~4回,府展4~6回

作為一名藝術家,終其一生最大的成就,莫過於作品受到大眾的欣賞與肯定。尤其在臺灣首次舉辦大型官辦美展的1920年代,創作者們無不使出渾身解數,只為能在「臺灣美術展覽會」(簡稱臺展)的那扇窄門裡,覓得屬於自己的一方位置。[註1]雖說「勝敗乃兵家常事」是比賽中的定理,但對這名年過不惑的藝術家來說,創作生涯裡還未遭遇過如此大的挫折——落選。

他的名字是蔡雪溪,1910年代自中國遊歷返臺後的十多年繪畫經歷中,曾在臺灣南北舉辦過個展,遊走於地方仕紳名流之間。[註2]此外,愛好詩文的他,以幹事的身分參與了「萃英吟社」的創立,其經營的裱畫店「雪溪畫館」,更成為該社的主要據點。[註3]

在傳統水墨畫仍然盛行、展覽館與臺展尚未出現的時代,裱畫店可說是臺灣畫壇重要的展示空間。[註4]一方面有名家收藏在此裝裱,另一方面則有文人墨客相互交流;有些裱畫店甚至還擔任繪畫教育的角色,除了培育店裡的徒弟外,也傳承中國文人畫的氣韻與精髓。「雪溪畫館」即為一例,而這裡也出了一名臺灣美術史上極為代表性的藝術家:郭雪湖。

1927年臺展入選名單公布,郭雪湖、林玉山、陳進三人以平均不到二十歲的年紀拔得頭籌,備受矚目。為人師的蔡雪溪雖說是與有榮焉,但自己畢竟也是參選畫家之一,在這場競賽中鎩羽而歸,或許多少有些掛不住面子,更遑論他在當時畫壇、文壇的地位,仍可說是值得敬重。

蔡雪溪,《秋ノ圓山》,1929。
蔡雪溪,《秋ノ圓山》,1929。

郭雪湖,《圓山附近》,1928,臺北市立美術館藏。圖像來源:臺北市立美術館。
郭雪湖,《圓山附近》,1928,臺北市立美術館藏。圖像來源:臺北市立美術館。

初試啼聲便逢落敗,並沒有因此挫了蔡雪溪的銳氣。經過了自學磨練,1929年他以一件《秋日圓山》(秋ノ圓山)入選第三回臺展,其名更登上了報紙版面。[註5]這件作品無論是畫題還是內容,都免不了聯想到郭雪湖入選第二回臺展的《圓山附近》,但若進一步分析畫面,則可看出畫家在樹木、林葉的線條勾勒,或是墨點筆法的使用上,都帶有傳統中國山水畫的影子。蔡雪溪的努力於此時獲得了肯定,《秋日圓山》也無異是他創作歷程中的一大轉折與成就。

次年入選的《扒龍船》則是再一次的突破,此作畫面遼闊、景致深遠,在透視空間的營造上頗為用心,而近景人物、龍舟的描摹亦是細膩寫實。是時的蔡雪溪顯然已經融會了東洋畫的格調,但相較於同年入選的《南街殷賑》、《蓮池》等作,《扒龍船》又顯得相形失色。即便嘗試自傳統水墨脫胎,進入現代繪畫的語境,對於當時的評論者而言卻流於老套。[註6]

蔡雪溪,《臺北孔子廟》,1941,臺北市立美術館藏。圖像來源:臺北市立美術館。
蔡雪溪,《臺北孔子廟》,1941,臺北市立美術館藏。圖像來源:臺北市立美術館。

30年代的蔡雪溪淡出了官展舞臺,卻並沒有離開畫壇;他先是遠渡中國寫生、返臺舉辦個展,後又集結同好成立「新東洋畫研究會」。[註7]直到1941年,才以一幅《臺北孔子廟》重新回歸至官辦美展的會場;畫中那氣派的孔廟甫落成不久,蔡雪溪取之入畫,猶如攝影一般的紀錄下體現漢文化核心思想的重要場域,彰顯出了自身的文人涵養和底蘊,在第四回府展的展場裡可說是十分出眾。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作品的風格也出現別於過往的改變。蔡雪溪入選第五、六回府展的畫作便不再是恢弘開闊的風景,而是含蓄、秀雅的花卉與靜物小品。走過了中國的文人水墨與日本的東洋膠彩,嘗試了細密寫實的山林和縱深寬廣的河景,晚年的蔡雪溪終究回到了傳統文化的風格裡,精粹出那份屬於騷人墨客的獨特氣質。

也許對蔡雪溪而言,獲獎僅只是過眼雲煙,文人雅士的精神才是他一生奉行的典範。

#名單之後048

備註:

[1] 臺展競爭激烈,可從參選、入選數量了解。以第一回臺展為例,東洋畫、西洋畫分別有175件、473件作品參賽,入選作品則分別為33件、67件。數據引用自王秀雄,〈日治時期臺、府展的興起與風格探釋兼論支援官展的大眾傳播與藝術批評〉,收錄於台灣創價學會藝文中心執行委員會企劃,《日治時期臺灣官辦美展(1927-1943)圖錄與論文集》(臺北市:勤宣文教基金會,2010),頁17。

[2] 〈蔡畵家之展覽〉,《臺灣日日新報》,1915年5月26日,第6版;〈載筆南征〉,《臺灣日日新報》,1921年9月14日,第5版;〈諸羅特訊〉,《臺灣日日新報》,1922年7月20日,第6版;〈蔡雪溪氏個人展 三日間在龍山寺〉,《臺灣日日新報》,1927年7月28日,第4版;〈臺展アトリヱ巡り(一五) 雜音をよそに 繪筆を運ぶ 蔡雪溪氏〉,《臺灣日日新報》,1927年9月21日,第5版。

[3] 〈萃英總會〉,《臺灣日日新報》,1923年8月1日,第6版;〈書畫家美擧續出〉,《臺灣日日新報》,1923年9月20日,第6版。

[4] 黃琪惠,《日治時期臺灣傳統繪畫與近代美術潮流的衝擊》,國立臺灣大學藝術史研究所博士論文,2012年,頁24。

[5] 〈臺展入選二三努力談 呂鼎鑄蔡雪溪諸氏是其一例〉,《臺灣日日新報》,1929年11月14日,第4版。

[6] 評論家N生記便在文章中提及:「第一室的蔡雪溪《扒龍船》作品便是,好像江戶末期剛開始利用西洋畫遠近法所創作的新時代繪畫的樣子。」出自N生記,〈第四回臺展觀後記〉,《臺灣日日新報》,1930年11月3日,第6版;譯文引用自顏娟英,《風景心境——臺灣近代美術文獻導讀(上冊)》(臺北:雄獅,2001),頁203。

[7] 〈臺北畫家蔡雪溪氏〉,《臺灣日日新報》,1933年2月15日,第4版;〈臺北畫家蔡雪溪氏〉,《臺灣日日新報》,1934年12月23日,第12版;〈市内畫家蔡雪溪氏〉,《臺灣日日新報》,1936年5月27日,第4版。


日治時期 藝術家 陳澄波 閱讀專題

延伸閱讀

硬派解謎《Tiny Room Stories: Town Mystery》精緻微型世界中探索答案

美術專業畢業「時薪只有160」 他氣炸喊:這麼不尊重專業!

日治時期大稻埕「仁安醫院」 升格直轄市定古蹟

鄭弘儀是嘉義蘭潭國中校友 今捐50萬獎學金助弱勢學子

相關新聞

爆笑秘訣大公開──脫線訪問記

自從臺史博開始接受各界捐贈文物以來,在唱片部門中,「脫線爆笑劇」就一直是大宗,數量不下任何知名歌手。讓人好奇,當時脫線到底有多紅,如何灌錄這些唱片,又如何變出這些有趣的聲音?

【名單之後】林毓晴/當肖像畫遇上照相術──職業畫師羅訪梅與他的畫館事業

日治時期的臺灣,正處於從傳統「祖先肖像畫」演進到現代「人物寫真」(人物攝影)的過渡階段,許多「寫真館」(攝影館) 皆是由傳統畫師轉型開設。其中,也包含戰後仍在營業的「羅訪梅照相館」。

家家自有黃金屋:臺灣近代環境衛生運動

古早古早以前,臺灣人有隨地便溺的習慣。 井出季和太在《臺灣治績志》(1937)中提到,1895年日軍初次進入臺北市街時,目下所及皆是糞水泥濘、人畜雜居,雖有公用廁所卻隨意排放糞便,環境衛生堪憂。 日治之後,臺灣開始進入近代化的公共衛生時代,衛生習慣可說有了變化。 不過,什麼是公共衛生?從軟體和硬體的概念來說,即衛生觀念和衛生設施。

50歲「玩皮」成職人!皮革工藝師邱芳珍:「皮革是有生命的東西。」

文/陳姿樺;圖/張家瑋;責任編輯/邵璦婷 在三峽的合習聚落裡,有那麼一位職人,在年過半百之後和皮革相遇,並且選擇以此展開自己人生的下半場。「玩皮小孩皮革工坊」是甘樂文創在社區裡成立的手作皮革品牌,希

【臺灣服飾誌】海洋民族的丁字帶(Kekjit no mehakay)

說到蘭嶼,很多人都會想到碧海、藍天、飛魚,和岸上的拼板舟,而生活於這裡的原住民族,就是與大海生活的達悟族了。#達悟族(Tao),也稱雅美族「Yami」。「Tao」(達悟)指的是「人」,而學界慣稱的「Yami」(雅美族),則是「我們」的意思。說起達悟族的傳統族服之一,大家最容易聯想到的就是「丁字褲」了,「丁字褲」雖然被稱為「褲」,但更精確一點它是一條「帶子」,因此它也被稱為「丁字帶」。

【瓶說書】#23 咬手、拔頭髮、猛眨眼……從辨識孩子的焦慮警訊開始,陪伴孩子學會紓解焦慮

孩子的焦慮無法完全消失,但學會辨識、彈性思考、適切表達,大人跟孩子都一定能與焦慮和平共處。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