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國中會考/各科錯幾題可拿A++ 補教五科分析一次看

注意!北捷明起調整各路線班距 「首班車時間有改變」

周子瑜確診!TWICE一口氣爆三名成員染疫

邵族獨木舟的流浪之歌

日治時期,邵族獨木舟因其地方風土特色被製成明信片販售。搭船遊湖也是當時觀光的一環。(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日治時期,邵族獨木舟因其地方風土特色被製成明信片販售。搭船遊湖也是當時觀光的一環。(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作者|簡煒倫、圖|簡煒倫、陳忠駿、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Wazaqan(日月潭),是邵族人口中的海。只是,走到今天,這片海的樣貌已然變化太大,在長老高榮輝(Hudun Lhkatanamarutaw)一邊翻閱老照片、一邊回憶的過程中,我們彷彿回到1934年以前還如沼澤般平靜浩瀚的海。

一體成形的邵族獨木舟

Ruza(獨木舟)對於世代臨「海」而居的邵族人來說,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無論是1934年因興建日月潭水庫而淹沒的Taringkuan舊社,或是搬遷至新部落Baraubaw之後(即今日的伊達邵部落),各家戶都備有可以承載1至3人的私船。平時要到部落外的水田耕作、到潭裡進行漁撈,或是要到對岸求學、求醫都需要仰賴獨木舟的往來;若是人數眾多,也有可乘坐三十餘人的公船(malamu,俗稱芭樂皮)。因為使用頻繁,邵族男女老少對於操槳都十分熟練。

以往在沒有浪的「海」上,許多獨木舟的船頭是沒有擋浪板的,高榮輝長老回憶起兒時:「我小時候還有划過真正的獨木舟。我比較不按牌理出牌,雖然會操槳,但總愛趴在船頭用兩隻手這樣划划划。」

不像蘭嶼達悟族的拼板舟需要由不同樹種拼裝而成,邵族的獨木舟是直接利用一整棵被刨空的樟樹樹幹製作。從到山上挑選樹木開始,在取下所需的軀幹前要先祭拜樹靈,取下後還要灑祭祈求造舟的過程平安順利。砍下的木材,放置幾年乾燥之後,再去除樹皮、測量木頭重心、切割出大致的船形;接下來,進一步細緻處理,如為便於刨空樹幹中央,藉由火燒讓堅硬的木頭碳化,一邊燒、一邊挖,逐漸將樟樹雕刻成獨木舟的樣貌。

邵族獨木舟,為日治時期畫家宜洲參考森丑之助於 1902 年調查拍攝的照片所描繪。(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邵族獨木舟,為日治時期畫家宜洲參考森丑之助於 1902 年調查拍攝的照片所描繪。(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只可惜,邵族目前僅有的獨木舟都已非樟樹所造。2015年,為預防颱風而先行砍下的南洋杉,讓陳忠駿(Malihan Lhkahihian)與其他部落青年有機會向丹明元長老學習製作傳統獨木舟的方法;無奈舟還未成形,長老就先走一步。而後,邵族的造舟工藝技術,也隨著長老們逝世而逐漸消失。

觀光的衝擊

改變的不只是製作獨木舟的原料。在這片山裡的「海」中行駛的船,一步步從早期邵族人生活必備的獨木舟,轉變成遊湖觀光不可或缺的生財工具⸺那些由漢人引進,更為堅固並可乘載更多人的舢舨。但人力搖槳遊湖,一趟需費時3小時。

因此在舢舨之後,是加上引擎動力、提高載客效率的船外機小船,只不過船艙空間不大,過沒幾年又被木造船取代。直到近年,玻璃纖維製成的大型遊艇被引進後,出現在這片海上開始「興風作浪」,高速行駛而掀起的陣陣船浪,沖刷著潭邊的土地,造成土壤流失,使許多樹木傾倒在岸邊,很大程度地影響著邵族人的生活。

高榮輝長老因家中經營遊艇事業,從小就常在潭邊玩耍,現在仍會趁著清晨未有船浪之際,駕駛著他的「海上保時捷」記錄環境變化,卻只能不斷惋惜著生長百年的老樹一一倒下,也感嘆邵族的獨木舟再也無法行駛這片「海」上。

遊湖船業日漸繁榮,意味著觀光產業不斷壓縮著邵族人的生活。在邵族祖靈信仰中,所有祭典都仰賴Shinshii(邵族女祭司,又稱先生媽)與祖靈的溝通,但Shinshii的誕生相當不容易,不僅資格難以取得,且學習的過程艱難又為終身職。睽違九年,終於2017年產生了新一任Shinshii,就任前需乘坐小船前往Lalu(舊稱光華島,為邵族最高祖靈聖地)求巫,並要在途中觀察水面跡象來得知祖靈的意向。然而,為讓祭典順利進行,光是要求充斥著觀光遊艇的潭面保持平靜,都需要與政府部門及船家公司來回溝通協調多次。最後,終能獲得一個早上的禁航。

傳統領域下的獨木舟文化

除了船隻的更替外,生活空間的不斷流失,也嚴重衝擊邵族的獨木舟文化。日治時期,邵族因政府興建水庫而喪失了舊社生活,戰後,市地重劃取走族人家戶前的祭祀空間,使得邵族的祭典需在馬路上進行。而在因日月潭景色而蓬勃發展的觀光產業下,多項開發案更剝奪了邵族的土地。

在921地震之後,邵族文化發展協會為了復育邵族的傳統獨木舟文化,申請使用後山合適的樹木,希望再次造出漸被遺忘的獨木舟;林務局卻回文表示,邵族須在劃定的「原住民保留地」中取材。諷刺的是,邵族人的原住民保留地,僅限於個別家戶「屋簷滴水線」之內、長不出樹木的家中,這也使族人只得由國外進口昂貴木材製作。無奈外來的木材過重,下水後也難以划動,就連試航也只能象徵性地繞行Lalu一周後,便沉於潭邊。

某天,作者一行人在清晨出發遊湖,聽長老說故事。(簡煒倫攝影)
某天,作者一行人在清晨出發遊湖,聽長老說故事。(簡煒倫攝影)

世代承襲的船隻,如今卻無法在祖先曾經生活的湖泊上航行;為抗議《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並爭取「原住民族轉型正義」,部分族人集結前往凱達格蘭大道上抗議,並在2017年的端午節舉辦「凱道,船來一首詩」的活動,及籌備「邵族悲歌文物展」,藉由展出邵族傳統獨木舟來控訴原民的土地流失困境。

發起人馬躍.比吼(Mayaw Biho)回應舉辦這場活動的緣由:「原住民本來就是在海上航行的海洋民族,只是現在被中華民國政府統治,教育到造船、航行能力都沒有了,因此讓屬於原住民自己造的船來到凱道,逆轉回來節日的意義。」

於是,兩艘乘載著邵族土地流失血淚史的獨木舟,被運上了臺北,放置於總統府前。負責聯繫的邵族青年陳忠駿說:「我們是日月潭邵族,卻沒有使用水域的權利,我們的獨木舟是不能動的。即使總統道歉了,原住民的權利在傳統領域議題上還是像獨木舟一樣不能往前,想用這樣的方式來聲援支持。」獨木舟在臺北流浪一周後,又再次回到部落,而百年來,邵族卻只能不斷地在自己的土地上流浪。

2017 年 5 月,在凱道的邵族獨木舟。(陳忠駿提供)
2017 年 5 月,在凱道的邵族獨木舟。(陳忠駿提供)

自1990年「還我土地」運動至今,原住民土地運動已經過了三十個年頭。邵族人近年也試著透過傳統領域調查,開始爬梳族群歷史脈絡,希望讓後代及主流社會了解邵族在這片土地上的故事,關於那些無法航行在「海」上的獨木舟的故事。

難怪阿媽們總說:「海裡裝著很多眼淚。」

內海仔的船家寶:館藏單桅手撐船的生命史展

特展展期:2021年01月08日~ 12月31日

地點: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展示教育大樓1樓

(地址:臺南市安南區長和路一段250號)

了解更多:點我看更多

※本文出自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觀‧臺灣》第48期「船邊故事」。

獨木舟 原住民 日月潭 臺史博 閱讀專題

延伸閱讀

逾34億元土地、建物沒人辦繼承 竹縣公告快來處理

澎湖郵局贈獨木舟 偏鄉學子將挑戰跨島校際交流

NBA/踩獨木舟去練習場館 湯普森秀神射引杜蘭特來留言

日月潭邵族獨木舟露出水面 族人搶救文物再現風華

相關新聞

古人就愛生猛海鮮、大啖鹹魚?海產臺灣的百年歷史縮影

海島國家吃海產竟然得靠進口? 一口啤酒、一盤熱炒海產解千愁!海產店是今日最臺味的庶民飲食,但回到清代臺灣,大啖海鮮卻是仕紳文人的潮時尚。更意想不到的是,當時臺灣人想吃魚蝦、牡蠣、鹹魚還得依賴島外的輸

惡女大轉型!主持祭祀、帶兵作戰,為禍國妖姬妲己翻案!

翻轉千古狐狸精妲己形象 美艷惑人、愛吹枕邊風,論起狐狸精始祖,非「妲己」莫屬。她不只背負毒害正宮的罪名,連國家滅亡都算在她頭上。但比對考古發掘,商代王后業務繁重,要當祭司、還要上戰場,如果妲己穿越而

羅妹號事件考古揭密:19世紀擊退美軍的排灣族,到底多強大?

羅妹號、牡丹社事件的考古學觀點 1867 年,一艘美國商船羅妹號(Rover)在南臺灣海域觸礁,船員上岸後遭原住民殺害遇難。此後數年間,清兵、美艦、日軍先後兵臨恆春半島,台灣捲入詭譎莫測的國際政治角

【故事借閱所】借閱歷史,讓我們更理解這個世界《血色大地:夾在希特勒與史達林之間的東歐》

這個世界何其大,而我們的所知卻如此有限,在全球聚焦俄烏戰爭的此刻,閱讀這本《血色大地》或許有助於加深我們對這兩個交戰國的理解。

古人驗屍不靠醫學?一窺古代官員、仵作的驗屍指南

清代驗屍制度和現代有什麼不同? 現代驗屍靠法醫,古代則是仰賴官員和仵作、穩婆的「合作」。但是你知道古人驗屍不是在小房間驗、仵作不用考證照、官員也要親自下海,照書核對嗎?中央研究院「研之有物」專訪院內

【故宮文物月刊】文人畫最後一筆─線上看溥心畬書畫

文∣劉芳如(任職於國立故宮博物院書畫文獻處) 圖∣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