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美參院通過紓困案 道指大漲306點創新高

涉內線交易 光寶創辦人宋恭源3000萬元交保

是榮耀不是炫耀──姚一葦得獎這件事

這一年,姚一葦66歲,獲得吳三連先生文藝獎基金會的劇本獎。(藏品/姚海星提供,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這一年,姚一葦66歲,獲得吳三連先生文藝獎基金會的劇本獎。(藏品/姚海星提供,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個藏品】

  姚一葦被文學界譽為「暗夜中的掌燈者」,在劇場則被尊崇為「一代導師」,除了本身寫劇本、寫理論之外,為文學與戲劇作育英才、提攜後進不遺餘力,這樣一位大咖,低調行事,默默的寫作,默默的做事,就連得獎,也鮮少張揚。可是得獎通常是讓人開心的事,當得獎者的反應不如預期──過度激動或不激動,總讓人好奇背後的原因。而沒有被影像紀錄的那段過去,就撿拾紙張上的隻字片語,串成一個故事,為身處寒涼庫房的獎章注入一點溫暖,讓它再一次綻放自己的光。

  「這可是人家主動給我的!」就像小小孩從老師那裡拿到蘋果獎勵圖一樣雀躍,一連說了好多次,這是姚一葦在好友林懷民面前,提到自己獲得吳三連先生文藝獎基金會頒發戲劇劇本獎時的真情表現,這一年,姚一葦66歲。

  他為什麼這麼開心?

  這並不是姚一葦第一次獲獎。早在1968年,姚一葦就以劇本《碾玉觀音》拿下「第四屆話劇金鼎獎最佳編劇」,並以評論集《藝術的奧秘》獲得第三屆中山文藝創作獎。而在不久之前的1983年,也剛抱回「《聯合報》第八屆小說獎特別貢獻獎」,只是相較於此次的激動反應,先前得獎時可以說相對低調,甚至沒有留下什麼得獎心得,連親近朋友們在日後也很少提及這些往事。

  姚一葦不只為人低調,連在做的事──戲劇,在當時來說,其實頗為邊緣。本業在銀行工作的姚一葦,研讀戲劇一開始只是個人興趣而已,不意在1956年被國立藝專校長張隆延邀請到校演講而開啟教授戲劇之路,也重拾寫劇評與劇本之筆,數十年來累積了相當多的作品與深厚的資歷,雖然得過幾個獎,但在教學上,姚一葦心中不免有一個小小遺憾,就是自己沒有教授證書。直到有一天,他和《文學評論》的編委們聚餐,大伙兒聊起彭歌翻譯的《人生的光明面》大賣一事(1983年由純文學出版社初版,印行將近一百版),多數人感嘆起簡易的讀物被大眾所愛,討論經典正統文藝的作品卻淪為小眾,本來沉默著的姚一葦突然自爆自己終於不再是「黑牌」教授,在座不無爭相道喜。只是,為什麼他要在這個場合說出來呢?

姚一葦曾有更多獲獎機會,但最後都拒絕了,只因他抱持一個信念:「寫作是自己的事,給獎是別人的事」。(藏品/姚海星提供,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姚一葦曾有更多獲獎機會,但最後都拒絕了,只因他抱持一個信念:「寫作是自己的事,給獎是別人的事」。(藏品/姚海星提供,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也許就是這樣的邊緣讓姚一葦感同身受吧?姚一葦雖然先蒙張校長慧眼邀請演講,後來在幾間學校教授戲劇理論方面的課程,即使到了1979年,依據行政院頒布的「加強文化及育樂活動方案」,國立藝術學院(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前身)開始籌建,1982年學校建成,有了戲劇系,有了體制支持的藝術教育空間,只是在整個教育現場,仍稱不上主流。可姚一葦憑著對藝術文化的熱情,從學校籌建、戲劇學系的系務規劃、師資延攬等,都極積投入,即便後來退休了,仍在戲劇研究所上課,直至生命消逝前一天。他心中那一小角缺憾,也終於在他投入極大精力,完成建校創系之後,給撫平了──學校將他所著《藝術的奧祕》與《美的範疇論》送審,經教育部認證通過,頒發教授證,此時,姚一葦已為戲劇藝術奉獻了至少二十六個年頭。

  與其把姚一葦拿到教授證書與獲頒吳三連先生文藝獎後的表現看作是不低調,不如說這樣的表現是和他寫劇本一樣,因為「一時的感觸」,所以「一吐為快」。認識姚一葦的人都知道,他不是個會爭名奪利,或者出風頭的人。如果姚一葦想要出名,以他在藝文界的地位與聲望,是極容易的事,可他偏不,他擔任教師多年,也擔任許多文學獎的評審,卻從不為自己的劇作爭取演出或申請參選。除了前述已知的獎項,姚一葦曾有更多獲獎機會,但最後都拒絕了,只因他抱持一個信念:「寫作是自己的事,給獎是別人的事」。

  不過別誤會,姚一葦並非排斥得獎這件事,反而認為可以得獎是種殊榮,他只是做不來填表蓋章等申請流程,所以大多推辭了。其實在1984年,就有人想推薦姚一葦角逐吳三連獎,他也以同樣的理由謝絕,沒想到過四年居然領到獎,當下他實在是太高興了,因為自己沒去申請,但民間的基金會仍頒給獎項,讓他覺得自己近三十年來在文學、戲劇、教學上的一切努力與付出,備受肯認,也難怪姚一葦在朋友們面前,提到吳三連先生文藝獎基金會頒發的戲劇劇本獎時,顯露出不勝欣喜的模樣。事後,姚一葦才知道是汪其楣、鮑幼玉、林懷民等藝文界的朋友熟知他的脾氣,又不願他錯失這份榮譽,私下替他完成申請流程。得到前輩與後進們如此的肯定與善意的安排,對姚一葦來說,也和獲獎同樣喜悅吧!

★作家小傳

姚一葦(1922-1997),本名姚公偉。自幼喜歡戲劇,雖本業為銀行員,但對戲劇興致不減。中年後因緣巧合,先至國立藝術學校(今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演講,進而成為授課教師,教授戲劇理論為主;後來提早從臺灣銀行退休,全心投入國立藝術學院(今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籌備事宜,並擔任戲劇學系創系主任兼教務長。退休後仍在戲劇研究所任課,並持續有劇作及論述出版,直至離世。著有劇本《來自鳳凰鎮的人》、《碾玉觀音》、《紅鼻子》、《申生》、《一口箱子》等十數本,以及《詩學箋註》、《藝術的奧祕》、《戲劇論集》、《美的範疇論》、《文學論集》、《戲劇原理》等學術論著,另著有散文數本。

★觀測員簡介

洪千媚,國立中興大學臺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究所畢。現正進行撿拾散落的鉛字,重組他人人生的訓練。

本文為國立臺灣文學館授權刊登於聯合新聞網「閱讀」頻道。原文為「【臺文天文臺】洪千媚:寫作是自己的事,給獎是別人的事——第十一屆吳三連先生文藝獎獎章」,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林懷民 行政院 教育部 國立臺灣文學館 閱讀專題

延伸閱讀

戲劇常見「手刀擊頸」讓人昏厥 網:真的會暈嗎?

宋仲基制霸2月 「勝利號」預習當爸 「黑道律師」耍狠

從「美少年」進化為御姊 「偷走」世代男神之心的內田有紀

2021追劇就看他們!台灣新一代5大時尚男神盤點

相關新聞

【報時光】林太崴/猶抱時光半遮面

若說藝旦是個職業類別的話,在島內早已消失許久。 遠在清朝時代,青樓便頗為盛行,到了日本時代,所謂「花柳界」甚至更具規模,尤其設有專人專法進行管理的「遊廓」(又稱色町)。在遊廓下的各種相關分類中,娼妓是最明確帶有情色服務的,其他如藝妓、酌婦、酒女、女給,則有點走擦邊球路線,漂遊於有與沒有之間。大多數人可能對於藝旦有個誤解,認為她們是性工作者之一。

【名單之後】李知灝/黃水文,南國的詩情畫意

這種相對鮮豔的色彩,若用於表現臺灣位處熱帶地區的景物特徵,常能收到很好的效果。再加上當時東洋畫家也常以寫生磨練自身的繪畫技巧,更是讓臺灣舉目可見的南國風情躍然紙上,讓觀賞者彷彿置身其中。黃水文之作品即是如此,以寫實的筆法,細緻地展現屬於臺灣的南國情調。

【臺灣服飾誌】日治晚期女子高校學生穿什麼?

1940年代,隨著太平洋戰爭的開打,日本也在台灣推行「皇民化運動」,不只要求學生們穿著更加統一,也希望能夠在臺灣人的服裝上進行更「日本化」的改革。那麼當時的女子學校學生穿什麼呢?

【名單之後】劉錡豫/困在馬尼拉的日籍教師:本橋正虎與〈マニラ籠城記〉

1941至1942年間的菲律賓戰役結束後,本橋正虎曾寫下一篇名為「馬尼拉圍城記」(マニラ籠城記)的文章,除了描述到當時美日兩軍駁火交戰的激烈情況,該文也記錄了他困守於小學校裡的生活細節。

【故宮文物月刊】「鑑古─乾隆朝的宮廷銅器收藏」特展介紹

文︱張莅(任職於國立故宮博物院器物處) 圖︱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佐渡守/台灣出版外譯現況報導 ft. Books From Taiwan

文/佐渡守(文字工作者) 在全球文化交流的版圖中,當前台書外譯的豐富樣貌,具現了台灣文化輸出的成果。不僅需要產官學多年的推進積累,也集合了許多喜愛台灣文化的外譯夥伴的努力,他們包括來自國外的出版人、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