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蔡頭傳出病逝 經紀人坦言「已經失聯兩三周」

台中東區槍手行凶畫面曝光 快速冷血連開兩槍慢步離開

喂!喂!喂!從旋轉、按鈕到一指即發:電話機

〈介紹!!最新型自動電話6L按扭式電話機〉,《聯合報》,1964年11月23日,5版
〈介紹!!最新型自動電話6L按扭式電話機〉,《聯合報》,1964年11月23日,5版

文︱王韶君(財團法人吳三連臺灣史料基金會助理研究員)

圖︱聯合報系資料

1944年12月25日,臺南佳里的文人醫師吳新榮家裡的電話開通,電話號碼是「26番」。1964年6月,擴大醫院經營,新院落成時,增設不少設備,其中一項便是裝設新電話機,這次還加裝副機,共花了二千多元!((吳新榮著,張良澤總編撰,《吳新榮日記》第7、11冊,臺南:國立臺灣文學館,2008)

不過,那只是話機的費用,日記沒說的是,當時,裝機費將近電話機費用的8倍,也就是1萬6千多元!對比物價指數,當年裝個電話,可比現在買水果機,一樣「貴參參」!

你裝機了嗎?

電話機不是戰後才有的通信設備,只是,1950年代正值臺灣電信事業復甦時期,僅管各界有裝機需求,裝設電話機仍是昂貴的花費,對比薪資所得,光是裝機費就將近14個月的薪水,價值不斐,並非各家各戶皆能入手。特別是,申請和裝設也耗時費工,約莫至1960年下半,全臺裝機才漸普及。(〈1950年代供不應求的電話〉,《電信數位博物館》,瀏覽日期:2020/11/30)

楊振興在《話筒裡的臺灣》細數從世界到本土的電信發展史(2016),電話機早已從人工交換到微電腦選號,不只上山下海,也直通外太空。

臺灣於1958年10月23日頒布「電信法」,共40條,隷屬交通部,設置電信總局處理電信業務,地方政府、公私團體或國民都必須經交通部核准並發給執照才可裝設電話,與現行版本全6章共72條的法規早已大不同。(司法院,「法學資料檢索系統」,瀏覽日期:2020/12/1)

電話機曾是非常時期的管制物資,一不小心,很可能就觸犯「國家總動員法」,被扣上「資共通匪」的帽子,這也是臺灣戰後歷史的特殊時期。不只裝電話受到管制,明明缺機,不管你想要美貨還是日本製,只能用「國產」。(〈戰略物資管制辦法〉,《聯合報》,1957年1月26日,3版;〈電話機管制進口 國產品足夠所需〉,《聯合報》,1962年9月27日,5版)

話說回來,電話機可說是物以稀為貴,僅管裝機費貴得驚人,民眾仍為之瘋狂,為了搶電話,排隊、抽籤、黃牛樣樣來!

1956年5月,臺北電信局在臺北市開放一千二百號的電號供民眾申請,消息一公開,隔天即有三萬份申請表送達,由於需求超標,引發黃牛炒作狀況。臺北電信局為求公平、公開、公正,決定在當時的三軍球場公開抽籤,被抽中的用戶需在規定期限內向電信局繳交安裝費和押機費。(〈申請安裝電話〉,《聯合報》,1956年5月17日,3版;〈新電話千二百部 號碼昨抽籤公佈〉,《聯合報》,1956年8月15日,3版;〈臺北市南區電話 開放一千三百號〉,《聯合報》,1961年10月2日,2版)

當時,裝機費可謂居高不下,裝個電話,電話機、押金、配線等費用合計約需新臺幣2萬元!以臺北、高雄為例,每裝一具電話要價1萬6千元,市郊地區則要2萬元以上,有線區域等7天,無線等56天。由於電話機實在太受歡迎,供不應求,還一度發布禁令,限制民眾申請。(〈電話供需平衡 須待十年後〉,《聯合報》,1956年6月10日,3版;〈電話的故事〉,《經濟日報》,1970年5月17日,10版;〈全省廿六個市鎮 解除電話機限制〉,《聯合報》,1963年8月12日,2版)

考慮臺灣電信的長遠發展,擴充電話號碼、更新電信撥接功能、開發新式電話機,成為規劃重點。

1950年尚是人工撥接、轉盤式電話機的時代,以臺北市為例,初逢改制五位制號碼,民眾常傻傻撥不清楚。1960年起,臺灣電信管理局運用美援,在全臺擴充線路、建造機房,計畫逐步將人工交換機改裝自動式。自1990年開始,轉盤式話機也全面改用按鈕式。五碼之後,一路暢通!六碼、七碼一直到現在的八碼。(〈自動電話 改五位制〉,《聯合報》,1952年12月28日,3版;全省自動電話 擴充四萬多號〉,《聯合報》,1967年4月26日,2版;〈大臺北區電話 明年起改七碼〉,《聯合報》,1974年10月29日,6版;李彥甫,〈大臺北電話八十六年改為八碼〉,《聯合報》,1994年11月11日,16版)

在人工撥號的年代,「自動」成為賣點!不用接線生、按鈕即可、可裝多線分機、通話保密、自動式或磁石式共用等特點,是電話機性能的提升,也有民眾對電話功能期待的展現。

〈自動電話機〉,《聯合報》,1953年10月27日,1版
〈自動電話機〉,《聯合報》,1953年10月27日,1版

〈您想裝20門電話總機嗎?〉,《聯合報》,1965年4月2日,5版
〈您想裝20門電話總機嗎?〉,《聯合報》,1965年4月2日,5版

〈電話用自動式交換機〉,《聯合報》,1958年11月21日,4版
〈電話用自動式交換機〉,《聯合報》,1958年11月21日,4版

〈自動交換電話機〉,《聯合報》,1964年12月9日,5版
〈自動交換電話機〉,《聯合報》,1964年12月9日,5版

隨著號碼日增,1972年,全臺裝機總數也達到50萬具,電信總局為慶祝第50萬具裝機的用戶,除贈送用戶嵌有「中華民國第50萬具電話機」紀念牌的電話機,並免付1萬6千元的裝機費。1974年,全臺裝機密度達83%。1975年,第100萬具電話機的幸運兒出現了!這次不只是免費安裝,贈禮升級為彩色電話機。(〈臺灣地區電話 達到五十萬具〉,《聯合報》(1972年3月28日,2版);〈電話機用戶成長率激增〉,《聯合報》,1974年3月6日,3版;〈臺灣區電話機總數 月底將破百萬大關〉,《聯合報》,1975年5月17日,3版;〈電話屆滿百萬號 免費優待鄭黃好〉,《聯合報》,1975年6月26日,3版)

電話作為一種必配!

不只電話機身從黑白變成彩色,來電答鈴也從「鈴鈴鈴」變成多種音樂鈴聲,電話號碼速見儀具、迷你電話套、香香電話衛生片、電話架等周邊商品亦順勢推出。可別以為電話只是家戶的日常用品,旅館、醫院、建商等行業都推出配有電話機,作為銷售亮點。(〈電話音樂鈴兩種型式三種顏色〉,《經濟日報》,1973年5月22日,7版;〈電話穿外套 一套有兩件〉,《經濟日報》,1971年10月20日,11版;〈香香電話衛生片〉,《經濟日報》,1975年8月28日,7版)

〈電話號碼速見具〉,《聯合報》,1967年10月26日,1版
〈電話號碼速見具〉,《聯合報》,1967年10月26日,1版

〈最新電話架〉,《聯合報》,1955年8月22日,1版
〈最新電話架〉,《聯合報》,1955年8月22日,1版

〈亞歷牌電話架〉,《聯合報》,1967年9月15日,4版
〈亞歷牌電話架〉,《聯合報》,1967年9月15日,4版

最有趣的當屬旅社和建商的廣告了,都強調各屋室均裝設電話,特別是房屋廣告,「內外暢通的電話設備」竟然可媲美買房最關心的交通便利,成為賣屋必備條件。大家一定還記得,即使到了1970年代,臺北市的裝機費還要1萬6千元,1966年的「國泰敦化大廈」售價,一坪從60,581元至7,451元不等,跟電話裝機費一比,立見電話身價!

〈台北皇后旅社〉,《聯合報》,1955年9月27日,4版
〈台北皇后旅社〉,《聯合報》,1955年9月27日,4版

〈國泰敦化大廈〉,《聯合報》,1966年10月9日,1版
〈國泰敦化大廈〉,《聯合報》,1966年10月9日,1版

〈台中萬國大旅社〉,《聯合報》,1962年10月11日,4版
〈台中萬國大旅社〉,《聯合報》,1962年10月11日,4版

電話到底多富貴?「七海綠洲公寓」的廣告,一位女子身著旗袍,翹著腳,整個人窩在豪華沙發裡,電話機放置在桌面,一手倚著沙發,一手拿著電話,展露自在雍容感,貴婦配電話,更顯高貴!

〈七海綠洲公寓〉,《聯合報》,1965年7月3日,8版
〈七海綠洲公寓〉,《聯合報》,1965年7月3日,8版

〈幸福特級公寓〉,《聯合報》,1967年12月16日,10版
〈幸福特級公寓〉,《聯合報》,1967年12月16日,10版

電話機之後

以前撥號靠人工,現在一按直達宇宙。以前要排隊領號碼牌,現在人手一機。老兒、小兒吵鬧,只要丟給TA話機,也會秒靜,只是,此機已非電話機。隨著電信事業的蓬勃瞬變,近年,「剪線潮」紛現,電話機已非家家戶戶必備用品,B.B.Call、大哥大完全是前一世紀的化石,早已無視力遠望當代各類通訊用品的車尾燈。

1990年代以後出生的人,可能少有機會接聽桌上型電話,1950年代的人,可能很難想像真有那麼一天,電話竟然小到可以隨手放在口袋裡。想起以前老闆常說:計畫趕不上變化,變化,趕不上一通電話!今天,接過幾次電話呢?來追車尾燈吧!(〈大千世界廿年後口袋裝電話〉,《聯合報》,1955年6月23日,2版;〈「大哥大大」級行動電話 有人引進 叫價高達十萬〉,《聯合報》,1990年3月14日,5版)


⭐️懷舊廣告圖像庫

收錄1951年以來報紙標語、廣告插畫、漫畫等圖像,暢遊風華臺灣

⭐️報時光

2018年誕生報時光品牌,致力老報文化復興運動,以創意設計能量傳遞時光故事,找回好好生活的初心與人情。獲得更多時光故事與老派系列收藏訊息,歡迎加入粉絲團。


廣告 北市 閱讀專題

延伸閱讀

那些年的節育良友:衛生套

有夠「機車」!三陽、光陽的兩輪傳奇

【報時光】林太崴/傾聽風月

稱霸臺灣廚房半世紀的local king:沙拉脫

相關新聞

古人就愛生猛海鮮、大啖鹹魚?海產臺灣的百年歷史縮影

海島國家吃海產竟然得靠進口? 一口啤酒、一盤熱炒海產解千愁!海產店是今日最臺味的庶民飲食,但回到清代臺灣,大啖海鮮卻是仕紳文人的潮時尚。更意想不到的是,當時臺灣人想吃魚蝦、牡蠣、鹹魚還得依賴島外的輸

【臺灣服飾誌】歌仔戲的「王寶釧」怎麼穿?

『我身騎白馬過三關/改換素衣回中原……我一心只想王寶釧……』,自1950年代起,就有不少影視公司看中歌仔戲的娛樂市場,陸續將《王寶釧》翻拍成電視、電影歌仔戲。那在寒窯裡苦等丈夫十八年的王寶釧,屬於她的戲服是什麼呢?

生得少,活得長,像極了義大利!值得臺灣省思的長照議題

義大利與台灣的長照議題 老年,是我們所有人的未來式。在台灣,也是越來越多人的現在進行式。當新聞不時出現疲憊照顧者、又窮又孤單的下流老人、非法安養院,老後可以依靠誰?我們準備好面對老年的旅程了嗎?過去

【報時光】林太崴/猶抱時光半遮面

若說藝旦是個職業類別的話,在島內早已消失許久。 遠在清朝時代,青樓便頗為盛行,到了日本時代,所謂「花柳界」甚至更具規模,尤其設有專人專法進行管理的「遊廓」(又稱色町)。在遊廓下的各種相關分類中,娼妓是最明確帶有情色服務的,其他如藝妓、酌婦、酒女、女給,則有點走擦邊球路線,漂遊於有與沒有之間。大多數人可能對於藝旦有個誤解,認為她們是性工作者之一。

【名單之後】黃博鈞/撐著,先不睡!劉精枝和他的《小憩》

在劉精枝作品得到入選的臺展第四回,西洋畫近百幅作品以人像為題的有十二幅,也僅有這幅的人物睡著了。縱觀共十六回的臺府展作品中,以睡相為題的也不超過十幅。佔有人生重要意義的睡眠,難道就這樣被眾畫家或審查員們忽略了嗎?」

惡女大轉型!主持祭祀、帶兵作戰,為禍國妖姬妲己翻案!

翻轉千古狐狸精妲己形象 美艷惑人、愛吹枕邊風,論起狐狸精始祖,非「妲己」莫屬。她不只背負毒害正宮的罪名,連國家滅亡都算在她頭上。但比對考古發掘,商代王后業務繁重,要當祭司、還要上戰場,如果妲己穿越而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