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影/舊蘇花公路對撞火燒車阻斷雙向交通 北上回堵3公里

【名單之後】黃博鈞/撐著,先不睡!劉精枝和他的《小憩》

希臘神話中的睡眠之神與他的孿生兄弟死神。John William Waterhouse,《Sleep and his Half-brother Death》,1874。來源:維基百科「John William Waterhouse」條目
希臘神話中的睡眠之神與他的孿生兄弟死神。John William Waterhouse,《Sleep and his Half-brother Death》,1874。來源:維基百科「John William Waterhouse」條目

udn 閱讀頻道與陳澄波文化基金會合作,推出全新藝文閱讀專題「名單之後:臺府展畫家群像專欄」,推廣日治時期臺灣美術展覽會(簡稱臺府展)16屆以來入選畫家,將以專訪文章介紹近620餘位畫家與其畫作。

即日起,逾百篇藝術專文於 udn 閱讀頻道刊載,深入瞭解臺灣30年代藝術史,感受文藝共振。

文/黃博鈞(磚木取夥故事劇場編導)

劉精枝 入選 臺展第4回

阿嬤?阿嬤!」(彷彿看見一名小女孩的緊張神情)

「阿嬤...只是...睡著...了啦。」

「但是阿嬤你怎麼,話才說完又睡著了啦!!!」(小女孩再次崩潰)


看來阿嬤真的是相當睏呢,坐在椅子上也能睡著。不過也不能怪小女孩會有誤會,若從希臘神話來說,睡眠之神和死神是對孿生兄弟。因此,如何在靜止繪畫裡表達睡眠,而不被人誤會,畫家需要設計構圖、人物姿態、配件、色彩等元素,還要睡得不無聊,吸引人們的注意。每個環節都需要精心設計,感覺再鑽研下去,今天換我們睡不著了。

據說睡眠之神的能力,連眾神之王宙斯也無法抵擋。瞌睡蟲的魅力無遠弗屆,無人能敵。一旦來了,就算想用力撐開眼皮,也辦不到啊。一名婦女,睡進劉精枝的作品《少憩(小憩)》之中。這位日後工作擔任了各式行政職的細心畫家,給了主角置中位置,讓人難以忽略那個微微張開的嘴巴。坐在籐椅上睡得正甜的她,連掉了一隻鞋也沒注意到。如此日常且生動的畫面,跨越了時代,就好像不久前才發生在我們家裡的客廳。

劉精枝,《少憩(小憩)》,1930,第四回臺展入選。
劉精枝,《少憩(小憩)》,1930,第四回臺展入選。

在劉精枝作品得到入選的臺展第四回,西洋畫近百幅作品以人像為題的有十二幅,也僅有這幅的人物睡著了。縱觀共十六回的臺府展作品中,以睡相為題的也不超過十幅。佔有人生重要意義的睡眠,難道就這樣被眾畫家或審查員們忽略了嗎?

還好,我們有劉精枝的《少憩》。這幅作品能讓人感到睡得如此香甜舒服,或許來自畫家佈置的許多元素。主角是名臉頰圓潤的婦人,紮著頭髮閉著眼,有點捲的瀏海中分看得見半張額頭,捲起袖子露出手臂的模樣,這樣的打扮風格,似乎暗示著婦人在前一刻還忙於工作的日常想像。

累壞了,就坐一下。坐著,再瞇一下子就好。如果做了夢也很好,不小心還睡到嘴巴張開。

劉精枝透過服裝及背景布幔,創造了整幅作品如被窩般的柔軟垂墜感。讓婦人的右腳勾著左腳,左腳勾著將離未離的拖鞋,創造了畫面的動感及趣味。最後,畫中的傢俱:藤椅及編織小桌,真正地拉近我們和畫作的距離,還讓人感到親近。因為,那就像是我們成長過程裡,都曾經坐過的那張,會不小心夾進頭髮、夾到肉的藤椅。

1930年,28歲的劉精枝以《少憩》入選臺展。當時日本政府已統治臺灣三十五年,日常生活中無論服裝、器物或習慣,都開始逐漸現代化或西洋化。然而,藤編傢俱多流行於盛產藤料的熱帶、亞熱帶地區,若決定將藤編或竹編傢俱入畫,這樣就地取材的傢俱風格,則被視為一種引入地方色彩的表現。同時期入選畫家在人物坐像的椅子種類,有同樣的藤椅,也有躺椅、沙發等各種型態,琳瑯滿目地表達出畫家想在畫中傳達的意念。

不同畫家所表現的人物坐像及各種型態的椅子。左上:潘春源《婦女》,1931;左中:堀越英之助,《イボンヌ(伊芙那(Yvonne))》,1932;左下:竹中正義,《憩ひ(憩)》。1931;中上:李石樵《人物》,1932;中中:劉精枝,《少憩(小憩)》,1930;中下:陳植棋,《婦人像》。1931;右上:顏水龍,《窗際にて(窗邊)》,1929;右中:李梅樹,《憩ふ女(小憩之女)》,1935;右下:松ケ崎亞旗,《室內》,1939。
不同畫家所表現的人物坐像及各種型態的椅子。左上:潘春源《婦女》,1931;左中:堀越英之助,《イボンヌ(伊芙那(Yvonne))》,1932;左下:竹中正義,《憩ひ(憩)》。1931;中上:李石樵《人物》,1932;中中:劉精枝,《少憩(小憩)》,1930;中下:陳植棋,《婦人像》。1931;右上:顏水龍,《窗際にて(窗邊)》,1929;右中:李梅樹,《憩ふ女(小憩之女)》,1935;右下:松ケ崎亞旗,《室內》,1939。

或許,對於就讀臺北師範,受教於石川欽一郎,而後在新竹地區擔任公學校教師的劉精枝來說,無論在家裡、校園,或是和畫家同僚相處的新竹美術研究會會所中,擺著一張藤椅,不過是種尋常風景。但正因為日常,所以才能動人。藤椅的安排,總能讓我們回想起記憶裡的那個親密老家。

陳進,《姊妹》,1939。來源:《陳進百歲紀念展:赴日巡迴前展》書頁翻拍。
陳進,《姊妹》,1939。來源:《陳進百歲紀念展:赴日巡迴前展》書頁翻拍。

同樣,對於出身新竹的畫家陳進,藤椅也曾在他的畫裡,佔有一席之地。在1930年代已赴日本的她,為了擠身主流畫壇在持續努力。師承多位日籍老師的技法,陳進在1939年,沒有選擇日本環境中的器物,選擇了將藤椅入畫。在《姊妹》一畫中,那張編織細膩的藤椅,表達了故鄉的地方色彩,也逐漸開創了陳進日後的繪畫風格。

到了現代,對藤椅愛不釋手也大有人在。藤椅的優點夏天涼爽,冬天坐起來也不會冰涼,更好的就是可以依約客製化,打麻將用的椅背就要直,工作用的椅背還要有些前傾,然而,休閒用的要有些許向後凹陷,讓人坐起來可以全身放鬆。或許,大家也可以猜猜看,《少憩》裡婦人選擇的是哪種類型的藤椅呢?

如同在巷口就能遇見的婦人,熟悉的空間擺設,以及每個家裡都有的那張,讓人一坐下就想睡覺的神奇椅子。劉精枝的《少憩》,放在九十年後的今天看來,還是同樣親切。

所以,故事即將說完,你有想起家裡那張一坐下去就昏昏欲睡的椅子了嗎?會不會有畫家在一旁虎視眈眈呢?

#名單之後109

參考資料:

1.謝水森,《發生於新竹市的地方小故事彙集》,新竹:國興出版社,2000,頁154。

2.謝佳玲,〈臺灣文化再現──探析日治時期陳進畫中的傳統傢俱圖像〉,2014。

3.林育淳,《陳進百歲紀念展:赴日巡迴前展》,2006。

4.維基百科,「許普諾斯」條目。

本文為陳澄波文化基金會授權刊登於聯合新聞網「閱讀」頻道,原文「【名單之後】撐著,先不睡!劉精枝和他的《小憩》」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新竹 阿嬤 睡眠 陳澄波 閱讀專題

延伸閱讀

棒球/2020接棒未來棒球邀請賽 新竹場24隊參賽

新竹來台中進香7旬婦走失 媽祖保佑警民協力3小時尋獲

冬季柑橘何處尋 新竹良品歡迎購

台府展日據時代畫作 陳澄波「西湖」重現

相關新聞

【報時光】林太崴/猶抱時光半遮面

若說藝旦是個職業類別的話,在島內早已消失許久。 遠在清朝時代,青樓便頗為盛行,到了日本時代,所謂「花柳界」甚至更具規模,尤其設有專人專法進行管理的「遊廓」(又稱色町)。在遊廓下的各種相關分類中,娼妓是最明確帶有情色服務的,其他如藝妓、酌婦、酒女、女給,則有點走擦邊球路線,漂遊於有與沒有之間。大多數人可能對於藝旦有個誤解,認為她們是性工作者之一。

【名單之後】黃博鈞/撐著,先不睡!劉精枝和他的《小憩》

在劉精枝作品得到入選的臺展第四回,西洋畫近百幅作品以人像為題的有十二幅,也僅有這幅的人物睡著了。縱觀共十六回的臺府展作品中,以睡相為題的也不超過十幅。佔有人生重要意義的睡眠,難道就這樣被眾畫家或審查員們忽略了嗎?」

【臺灣服飾誌】日治晚期臺灣職業婦女穿什麼?

「高女畢業生希望成為職業婦女,畢業證書不再是新娘嫁妝」,那麼當時渴望進入職場的女性,又是穿些什麼呢?

柳青薰/主導戰後高雄城市建設的澎湖移民

每一個高雄人在日常生活中,至少會認識一兩個澎湖人。但嚴格來說,澎湖跟高雄兩地之間,似乎沒有什麼必然的地理關係,再加上渡海來臺的路徑並非像島內移民那樣便利,為什麼高雄會是澎湖人移居臺灣的首選?

【臺灣服飾誌】日治中期摩登「黑貓」怎麼穿?

現代女孩們的時裝被大概分為幾種風格,日系、韓風、復古……甚至「陷阱」等等。而某些打扮特別前衛或跟隨流行的人,偶爾會被戲稱為「潮潮」。那你知道,臺灣的日本時代也有屬於他們的潮潮嗎?他們又穿些什麼呢?

【臺灣服飾誌】日治時期臺灣男學生穿什麼?

男子高校生青春洋溢的笑容,是日本偶像劇常有的場景,那日治時期的臺灣男學生又穿什麼呢?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