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部桃群聚連4天零確診!案889也帶L452R變異株 研判同群聚

指揮中心拍板!春節雙鐵禁飲食 客運比照辦理

除文化使命、族人期許,當代原住民巫師還做些什麼?

排灣族古樓村正在進行唱經儀式,當女巫開始唱經,她們便踏上與神祖靈相會的「路」。
圖片來源│胡台麗提供
排灣族古樓村正在進行唱經儀式,當女巫開始唱經,她們便踏上與神祖靈相會的「路」。
圖片來源│胡台麗提供

為什麼要研究「巫文化」

巫師不只是族人的心靈寄託,更背負文化傳承的壓力。中研院民族所胡台麗、劉璧榛與《當代情境中的巫師與儀式展演》研究群,透過田野調查、儀式參與觀察、禱詞口述翻譯、物的考證等方式,盼讓世人理解當代巫師的精神及所面臨的難題。

採訪編輯|林婷嫻;美術編緝|張語辰

看到「巫師」兩個字,你的腦海浮現什麼

電視節目裡,名嘴天花亂墜地誇飾「巫師」的神秘力量,資料來源多半是網路搜尋、口耳相傳,鮮少透過學術性的田野調查,或與族人面對面請教,來了解巫文化的真實涵義。

在中研院民族所胡台麗、劉璧榛的主持下,《當代情境中的巫師與儀式展演》研究群定期舉辦討論會與研討會,邀請國際與國內各領域的「巫友」交流,從台灣原住民族出發到世界各地,由不同角度解析不同區域的巫文化。本文以「排灣族古樓唱經」與「噶瑪蘭族 kisaiz 成巫儀式」為例,一同了解當代的巫師究竟做些什麼。


排灣族古樓唱經:提醒族人不變的文化價值

受到現代化與經濟衝擊,台灣許多原住民離開部落,到了都市尋求發展。經歷社會變遷,巫文化仍然保存神祖靈想傳承給後代的精神,例如排灣族古樓村女巫師執行儀式中的唱經 (marada) ,神祖靈會在唱經中附身女巫,透過女巫的口,唱出神祖靈的旨意與教誨。

左方是巫師箱袋。唱經儀式中,當各段落的神靈現身時,女巫會用小刀沾點水杯裡的水祭獻。攝影│張語辰
左方是巫師箱袋。唱經儀式中,當各段落的神靈現身時,女巫會用小刀沾點水杯裡的水祭獻。
攝影│張語辰

排灣族的巫師皆為女性,稱為 puringau 或 marada ,在各類祭典儀式中扮演重要角色。女巫唱經時手上會拿著桑葉,一邊搖動桑葉、一邊唱經,桑葉裡還會放豬肉條,面前也擺著削了一些豬骨的祭葉祭品。

上方照片中,祭葉祭品和生豬祭品的中間,有一個巫師箱袋,巫師箱袋裡面有巫珠、小刀和豬骨。在最隆重的唱經儀式中,會殺豬並排列肉塊來象徵一整條豬,肉塊皆挑選豬體右側上方的部位,因為族人認為是比較好的部位。以豐盛的豬為祭品,希望換取神祖靈的福庇。

古樓的唱經 (rada) 文本非常嚴謹,整體架構是固定的,所有要成巫的女子都要能背得起來這一套唱經。過去未曾有人花精神力氣研究唱經的內容和含意,但胡台麗在研究助理柯惠譯協力下,一句句請教女巫師,花了十幾年的時間翻譯,釐清唱經的意思與脈絡。

研究唱經雖然很辛苦,但可以從中抓出排灣文化的特質,例如神祖靈的概念。

排灣族女巫唱經時處於「入神」狀態,神祖靈會附身透過唱經傳達旨意。入神的女巫師應該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但在這情況下,經由女巫師之口,竟然可以唱出一整套超長的經語,有時需一、兩個小時。女巫師說:「不是我,而是神祖靈在唱。」

唱經各段落開頭,是各個神祖靈以第一人稱現身。其中最特別的是,「家」和「村」都是人格化的神祖靈,並非只是建材構成的無生命房子,或表示地域範圍的村子。

排灣族的神祖靈中,有不同領域的創造者,所有祭典儀式皆是為了祈求這些創造者給族人福氣。世間的人只能不斷呼求,殺豬獻上最好的貢品,讓神祖靈有可能來垂顧自己。創造者要怎麼決定你,都是創造者的決定,充滿由上而下的支配性與規範性。

例如,在「元老唱經」的各節中,元老們告誡世人「不要運用強力、濫用靈力」,亦即不要自以為很有力量而勉強行事。

當你們在圍籬外(外村)惹禍犯錯、遭受驚奇窺探時,我們(元老)會不知要如何處理,讓你們脫困。──排灣族古樓唱經,第三章「元老唱經」


噶瑪蘭 kisaiz 儀式:重建部族的自信心與向心力

kisaiz 是噶瑪蘭族的成巫儀式,受到台灣戰後經濟衰退及族人改信基督宗教的影響,於 1960 年代晚期漸漸消逝。但 1987 年之後,族人為了向台灣大眾介紹噶瑪蘭族,展現其文化獨特性並推動族群正名運動, kisaiz 被改以戲劇展演的形式被搬上各種場合。

現今 kisaiz 變成噶瑪蘭族對外展示的文化資產,在國家劇院、地方文化中心等舞台演出,女巫在屋頂上跳舞、呼喊女神是最獨特的展演。圖片來源│劉璧榛提供
現今 kisaiz 變成噶瑪蘭族對外展示的文化資產,在國家劇院、地方文化中心等舞台演出,女巫在屋頂上跳舞、呼喊女神是最獨特的展演。
圖片來源│劉璧榛提供

但要舉行 kisaiz 並不容易,在日本殖民時期噶瑪蘭女巫 (mtiu) 都不敢明示自己的女巫身分,怕因聚眾與消費食物(聚餐)被懲罰。因為舉辦一次 kisaiz ,部落要耗費相當多米食,還要摘野菜、打獵,是一件很盛大、很花錢與捲入眾多人力的事,過去日本人要控制物資與人力用來作戰,所以嚴厲禁止。接著,對戰後時期 1950 年代的族人而言,要辦 kisaiz 經濟上也相當吃緊。

加上花蓮新社部落中的教會認為「泛靈信仰」和「基督信仰」彼此衝突,族人不再讓家中的女孩舉行 kisaiz 而成巫,也不再公開參加女巫集體進行的 pakelabi 治病儀式,甚至儀式所需的蘆竹葉 (baRden) 也會被故意拔除,讓女巫無法順利舉行儀式。

但隨著 1987 年解嚴之後台灣政治氣氛轉變,加上資訊網路發達、偏遠地方公路開通影響,噶瑪蘭族人認知到自己在社會場域中必須要有發聲的位置。

若要爭取噶瑪蘭成為被政府認定的一個族,要有證據顯示自己有不一樣的語言、文化和儀式。

噶瑪蘭人開始思考,自己的文化和其他族有什麼不一樣?其中 kisaiz 就是最獨特的代表文化,尤其是在屋頂上跳舞呼喊女神、直觀連結天與家的概念,是其他台灣原住民族所沒有的。

為此,少壯的噶瑪蘭人開始重新學習如何舉行 kisaiz ,也找部落中的資深女巫協助,因為只有女巫知曉傳統巫文化。當 kisaiz 從傳統的成巫儀式,轉變為展演給大眾看的文化劇,部落中的教友和女巫,又有了重新溝通、交流、凝聚向心力的場域。


延伸閱讀:

當神秘的女巫遇上人類學家──專訪胡台麗、劉璧榛

胡台麗民族所的個人網頁

劉璧榛民族所的個人網頁

《當代情境中的巫師與儀式展演》研究群

《台灣原住民巫師與儀式展演》,胡台麗、劉璧榛主編。台北: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

台灣民族誌數位影音典藏

◆胡台麗│巫珠因緣:排灣族女巫師的成巫之道。發表於「當代巫文化的多元面貌」研討會,南港中研院民族所,2016年11月2-4日。

◆胡台麗│傳承的挑戰:排灣古樓巫師傳統的衰微與復振。民俗曲藝 192:11-46。

◆胡台麗│2010 排灣古樓女巫師唱經的當代展演。刊於台灣原住民巫師與儀式展演,胡台麗、劉璧榛主編,頁23-68。台北: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

◆劉璧榛│2008 認同、性別與聚落:噶瑪蘭人變遷中的儀式研究。南投:國史館台灣文獻館 。

◆劉璧榛│2010 從kisaiz成巫治病儀式到當代劇場展演:噶瑪蘭人的女性巫師權力與族群性協商。刊於台灣原住民巫師與儀式展演,胡台麗、劉璧榛主編,505-555頁。台北: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

◆劉璧榛│2014 從祭儀到劇場、文創與文化資產:國家轉變中的噶瑪蘭族與北部阿美之性別與巫信仰。考古人類學刊80 :141-178 。

本文為中央研究院研之有物以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授權刊登於聯合新聞網「閱讀」頻道。原文為「活在當代的原住民族巫師,究竟做些什麼?」,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噶瑪蘭 排灣族 原住民 信仰 研之有物 閱讀專題

相關新聞

【名單之後】黃博鈞/撐著,先不睡!劉精枝和他的《小憩》

在劉精枝作品得到入選的臺展第四回,西洋畫近百幅作品以人像為題的有十二幅,也僅有這幅的人物睡著了。縱觀共十六回的臺府展作品中,以睡相為題的也不超過十幅。佔有人生重要意義的睡眠,難道就這樣被眾畫家或審查員們忽略了嗎?」

柳青薰/主導戰後高雄城市建設的澎湖移民

每一個高雄人在日常生活中,至少會認識一兩個澎湖人。但嚴格來說,澎湖跟高雄兩地之間,似乎沒有什麼必然的地理關係,再加上渡海來臺的路徑並非像島內移民那樣便利,為什麼高雄會是澎湖人移居臺灣的首選?

【臺灣服飾誌】日治中期摩登「黑貓」怎麼穿?

現代女孩們的時裝被大概分為幾種風格,日系、韓風、復古……甚至「陷阱」等等。而某些打扮特別前衛或跟隨流行的人,偶爾會被戲稱為「潮潮」。那你知道,臺灣的日本時代也有屬於他們的潮潮嗎?他們又穿些什麼呢?

【臺灣服飾誌】日治時期臺灣男學生穿什麼?

男子高校生青春洋溢的笑容,是日本偶像劇常有的場景,那日治時期的臺灣男學生又穿什麼呢?

【故宮文物月刊】寶相重光─清乾隆金壽佛修護記

文︱林永欽(任職於國立故宮博物院登錄保存處) 圖︱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故宮文物月刊】雪域遺珍—院藏清代三大呼畢勒罕進貢法器

文︱賴依縵(任職於國立故宮博物院教育展資處) 圖︱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