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鴻海證實:印度清奈廠員工確診 已安排治療並消毒廠區

今天第三震!中午12時35分花蓮規模4.0地震 最大震度4級

【故宮文物月刊】今夕此心,君知之乎─院藏善本古籍選粹展的元稹與白居易

文︱許媛婷(任職於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

圖︱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唐代詩人中,除常被合稱「李杜」的李白與杜甫外,大概就屬並稱為「元白」的元稹與白居易,同為世人熟知。元稹與白居易不僅詩名並列,兩人情誼據說也相當「合拍」。昔人雖已遠,然兩人曾在2020年「院藏善本古籍選粹」展開千餘年後的一期一會。

唐 元稹 〈白氏長慶集序〉 收入《白氏文集》 明姑蘇錢應龍元白合刻本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唐 元稹 〈白氏長慶集序〉 收入《白氏文集》 明姑蘇錢應龍元白合刻本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元稹、白居易詩文中的「我想你」

眾所周知,元稹(字微之,779-831)與白居易(字樂天,772.2.28-846.9.8)詩名並稱,詩作數量雖有差距(元詩較白詩為少),然兩人感情最好,共同認識的文友也多,照理說,流傳至今應該旗鼓相當才是。如今,白居易顯然比元稹更受歡迎,評價也更高。這是為什麼呢?

白居易〈與微之書〉寫下「今夕此心,君知之乎?」;元稹則寫「人亦有相愛,我爾殊眾人。朝朝寧不食,日日願見君。」按元稹的說法:看著別人相愛,然而我和你,與眾人不同。我寧願每天不吃飯,也想天天見到你。元稹詩中,清楚可見他對白居易的熱情。我們想知道的是,這種情感究竟有多強烈?

從詩文看來,白居易對元稹的思念,傾向主動、感性的「想你沒有理由」,所以隨時、隨地、隨物,都可以寫一首詩來思念。像白居易〈寄元九〉:「月夜與花時,少逢杯酒樂。唯有元夫子,閒來同一酌。把手或酣歌,展眉時笑謔。」原來是年輕時在花前與月下,兩人同歡共飲,在杯酒與戲謔之間建立出來的好交情。而這種交情雖然沒有誇張到「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但白居易〈曲江憶元九〉詩中也寫得令人十分揪心:「何況今朝杏園裏,閒人逢盡不逢君。」說他在杏園裏,其他什麼人都遇到了,就是不見元稹的身影。

唐 白居易 〈曲江憶元九〉 收入《白氏文集》 明姑蘇錢應龍元白合刻本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唐 白居易 〈曲江憶元九〉 收入《白氏文集》 明姑蘇錢應龍元白合刻本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至於白居易究竟有多想元稹?他曾寫下:「曉來夢見君,應是君相憶。夢中握君手,問君意何如。君言苦相憶,無人可寄書。」啊~原來是夢到元稹,猜想可能是元稹也在想我吧?夢中拉著元稹手問:最近好不好?元稹卻說思念無處訴。此時,白居易從夢中嚇醒,果然元稹的信就寄到了。後來,白居易終於盼到可以見元稹,又寫下〈見元九〉:「容貌一日減一日,心情十分無九分。每逢陌路猶嗟歎,何況今朝是見君。」他雖在意容貌不復當年,但仍想趕快見到對方的心情,彷彿述說與戀人重逢的忐忑不安。

相較之下,元稹寫給白居易,屬於被動、理性多一些「一萬個想你的理由」,想念一定是有原因。前述提到白夢見元,原因是元稹先寫下:「是夕遠思君,思君瘦如削。但感事睽違,非言官好惡。」這年是元和五年,元稹因過於剛直,得罪宦官,唐憲宗不分是非,將元稹貶到江陵。元在感懷之餘寫詩寄給白居易。告訴他,我很想你啊,想到人都消瘦了,但是一想到事情發展與我期待有所差距,實在不是我個人的好惡所致。

平心而論,元稹比較像是將白居易視為了解自己理想與抱負的知己;白居易則是將其視為可以在情感上真誠付出的密友,詩中容易表現出對元稹的關愛與寬容。

元稹於元和5年3月24日寫〈夜對桐花寄樂天〉詩給白居易,其後白回夢見詩給元;而後元又回〈酬樂天書懷見寄〉給白。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元稹於元和5年3月24日寫〈夜對桐花寄樂天〉詩給白居易,其後白回夢見詩給元;而後元又回〈酬樂天書懷見寄〉給白。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元稹〈會真記〉真的有那麼吸引人?

元稹「理性」,白居易「感性」,但兩人的感情態度也是如此嗎?元稹寫〈會真記〉(又名〈鶯鶯傳〉),歷來研究者多認為這個故事是元稹個人經歷。〈會真記〉描述家境貧寒的張生赴考途中遇見家道中落的豪門白富美崔鶯鶯,她與母親避難於此,在張生的追求與紅娘牽線下,兩人互傳詩信,最終相愛;其後張生赴考上榜,便決意不再與鶯鶯連繫。

崔鶯鶯擁有美貌,但下場實在令人憐惜。於是後人不斷地改寫,其中影響力最大的,便是元劇作家王實甫《西廂記》。沒有王實甫精彩動人的「二次創作」,元稹原作就是作者抒發情感、記錄人生經歷,但很可能是一篇沒沒無聞的傳奇小說。

元 王實甫 《張深之先生正北西廂秘本》 明末刊本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元 王實甫 《張深之先生正北西廂秘本》 明末刊本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白居易〈琵琶行〉對後代創作者的影響

白居易曠世鉅作〈琵琶行〉,描述他在被貶江州司馬隔年(元和十一年,816)秋天,聽到隔壁船中傳來長安歌妓彈著琵琶,於是同感自己仕途不順,遂寫下「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待一曲結束,「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原來哭得最慘的人是白居易。

後來,元曲家馬致遠改編〈琵琶行〉為《江州司馬青衫淚》。故事改寫白居易與長安歌妓裴興奴有過一段情,後來裴興奴被騙,嫁作商人婦。一日,白居易與元稹泛舟,聽到他船傳來琵琶樂聲,上船後始知是昔日情人。聽完舊愛遭遇,白居易感傷之餘帶走裴興奴。之後,元稹代為奏請唐憲宗,皇帝下詔讓白居易與裴興奴兩人終成眷屬,翻轉成大團圓結局。

元 馬致遠 〈江州司馬青衫淚〉 收入《元人雜劇選》 明萬曆間顧曲齋刊配補影鈔本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元 馬致遠 〈江州司馬青衫淚〉 收入《元人雜劇選》 明萬曆間顧曲齋刊配補影鈔本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小結

白居易與元稹為何如此「如膠似漆」?今日看來,亳無疑問兩人是那種互相喜歡、愛慕,甚至比好朋友更為深層的心靈契合。在情感上,誰是「暖男」?誰又是「渣男」?這是近年最流行的話題。從現代角度,我們把兩人出生月日納入考量,會發現一個有趣解釋。白居易生於陰曆正月20日,陽曆為2月28日,星座學上屬於浪漫溫暖的水象星座雙魚座;元稹出生日期不詳,但據白居易形容:「元稹守官正直,人所共知。自授御史以來,舉奏不避權勢。」年輕的元稹富有正義感、不畏強權;中年之後,積極朝向仕宦之途,然讓他願意付出時間與心力的,必是能更進一步在仕途上幫他的人。因此,趨炎附勢、現實薄情的形象就伴隨著他步步高昇的官運與〈會真記〉裏的始亂終棄,而留下如此形象了。

本文摘錄自《故宮文物月刊》450期9月號,授權刊登於聯合新聞網「閱讀」頻道,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星座 李白 詩人 國立故宮博物院 閱讀專題

延伸閱讀

慶雙十國慶! 故宮南北院、北美館今天免費參觀

線上慶雙十 駐芬蘭代表處邀故宮專家導覽文物

【一刻鯨選】蔡璧名/偕莊子與詩歌解愛:有愛,能不能無傷?

【故宮文物月刊】爵與雀─從本院新入藏西周斗形爵談起

相關新聞

古人就愛生猛海鮮、大啖鹹魚?海產臺灣的百年歷史縮影

海島國家吃海產竟然得靠進口? 一口啤酒、一盤熱炒海產解千愁!海產店是今日最臺味的庶民飲食,但回到清代臺灣,大啖海鮮卻是仕紳文人的潮時尚。更意想不到的是,當時臺灣人想吃魚蝦、牡蠣、鹹魚還得依賴島外的輸

【臺灣服飾誌】歌仔戲的「王寶釧」怎麼穿?

『我身騎白馬過三關/改換素衣回中原……我一心只想王寶釧……』,自1950年代起,就有不少影視公司看中歌仔戲的娛樂市場,陸續將《王寶釧》翻拍成電視、電影歌仔戲。那在寒窯裡苦等丈夫十八年的王寶釧,屬於她的戲服是什麼呢?

生得少,活得長,像極了義大利!值得臺灣省思的長照議題

義大利與台灣的長照議題 老年,是我們所有人的未來式。在台灣,也是越來越多人的現在進行式。當新聞不時出現疲憊照顧者、又窮又孤單的下流老人、非法安養院,老後可以依靠誰?我們準備好面對老年的旅程了嗎?過去

【報時光】林太崴/猶抱時光半遮面

若說藝旦是個職業類別的話,在島內早已消失許久。 遠在清朝時代,青樓便頗為盛行,到了日本時代,所謂「花柳界」甚至更具規模,尤其設有專人專法進行管理的「遊廓」(又稱色町)。在遊廓下的各種相關分類中,娼妓是最明確帶有情色服務的,其他如藝妓、酌婦、酒女、女給,則有點走擦邊球路線,漂遊於有與沒有之間。大多數人可能對於藝旦有個誤解,認為她們是性工作者之一。

【名單之後】黃博鈞/撐著,先不睡!劉精枝和他的《小憩》

在劉精枝作品得到入選的臺展第四回,西洋畫近百幅作品以人像為題的有十二幅,也僅有這幅的人物睡著了。縱觀共十六回的臺府展作品中,以睡相為題的也不超過十幅。佔有人生重要意義的睡眠,難道就這樣被眾畫家或審查員們忽略了嗎?」

【2020OB好書獎】開箱天才IT大臣唐鳳書櫃!一起暢聊她的閱讀起源

文/郝妮爾(作家) 攝/Kris Kang 出版業的年度盛事——Openbook好書獎,即將於今(12/1)正午揭曉得獎名單。在評審團如火如荼進行各獎項的評選時,本年度的閱讀代言人,政務委員唐鳳,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