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陳學聖宣傳罷王急改文 中選會:若有檢舉一定依法處理

策動暴亂?傳暴動前一天 有議員帶人進美國會「勘查地形」

奇幻小說家也當偵探——〈實話探偵秘帖〉

許丙丁寫的犯罪實錄,讀起來身歷其境。(非作者手稿)(藏品/許丙丁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許丙丁寫的犯罪實錄,讀起來身歷其境。(非作者手稿)(藏品/許丙丁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個藏品】

  「斜槓青年」這個詞一度在年輕人間流行。所謂的「斜槓」,指的是一個人擁有多重職業、身分,因此在自我介紹時,在兩個身分間以斜槓(就是讀者鍵盤上,從右上到左下的斜線)區隔。人們對這個詞的想像,是多采多姿的豐富人生。

  雖然「斜槓青年」是個嶄新的辭彙,但這樣的生活方式卻未必嶄新——人類不過是熱衷給舊事物「重新命名」罷了。至少在臺灣史上,我們就知道這麼一位小說家╱漢詩人╱作詞家╱劇團團長╱演員╱漫畫家⋯⋯為避免視覺疲乏,這裡就不全部列出。

  創作者維生不易,因此小說家的本職可能是醫生、公務員、或認真煉製樟腦;文學的頭腦,與理科向來不是光譜上的兩極。但剛剛說的那位「斜槓先生」,他前半生賴以維生的職業——警察——卻以一種奇妙的方式與文學交織;要是我們知道「偵探小說」與「犯罪實錄」如何緊密相依,就知道這個很難帶來文學想像的職業,與類型文學其實並非無關。然而,我們對這位「斜槓先生」最熟悉的作品,卻是臺灣神怪大亂鬥的幻想小說。

  荒誕幻想與理性搜查當然沒這麼分歧,但這位以幻想小說知名的文人,將30年警察經歷撰寫成的《實話探偵秘帖》一書(目前所知,許丙丁曾於日治時期出版《實話探偵秘帖》,此為日文版。目前國立臺灣文學館收藏之〈實話偵探秘帖〉,以中文寫成),難道不足以引發我們興趣嗎?透過本書,我們得以一窺這位文人豐富多元的斜槓人生。

【正文】

  1937年2月底,臺灣人舊曆年的熱鬧猶未褪盡,嘉義、臺南交界的三層崎山區卻暗雲密佈,籠罩著緊張與恐怖。

  數十名警察、上百名壯丁湧進山中,嚴密控管往來道路,誰也不敢落單;他們的目的是擒拿兇犯楊萬寶——這人在除夕前的深夜,殺害窩藏他的一家五口,並在搜刮財物後,一把火將殺人現場送進了地獄的烈炎⋯⋯那時,楊萬寶的惡名迴盪在歡欣喜慶的春節,久久不絕。

  追捕隊中,有位來自新豐郡刑事課的三十來歲刑警,名叫本山泰若。3月3日,他與北浦、鈴木兩位刑警得到消息,知道楊萬寶出現在嘉義三層崎的森林,便由小石門趕往三層崎,要圍捕殺人鬼。途中,他不小心跌落斷崖,導致腳踝脫臼⋯⋯讀者單看這些,可能很難想像要是本山泰若運氣再差一點,傷到了什麼重要部位,因公殉職,對臺灣會是多大的損失。

  這位英勇盡職的刑警其實沒有日本血統。本山泰若看似日本姓名,只是因應皇民化政策而改的(作為公職人員,不難想像他有改名以明志的壓力)。男子的本名是「許丙丁」——說到這裡,對臺灣文學有所瞭解的讀者或許已恍然大悟,但為了還摸不著腦袋的讀者,在此便給一些提示;您聽過民謠〈丟丟銅〉嗎?或許您對這段歌詞有印象:

雙腳踏到伊都,阿末伊都丟,唉唷臺北市。

看見電燈伊都,丟丟銅仔伊都,阿末伊都,丟仔伊都寫紅字。

  這段耳熟能詳的詞,正是許丙丁所寫。除了〈丟丟銅〉外,他還為許多臺灣民謠填詞,如〈思想起〉、〈牛犁歌〉、〈六月茉莉〉等。

  許丙丁。別號「綠珊盦主人」。20歲便開始寫漢詩,之後加入詩社「桐侶吟社」,活躍於《三六九小報》。喜好京劇,戰後成立「天南平劇社」,還收了知名的歌仔戲藝人楊麗花作義女。他最為人所知的作品《小封神》,取材自民間故事,卻任意發揮,由糊里糊塗的臺灣眾神上演了一齣幽默諷刺劇;在日本時代,如此不拘一格又洋溢著地方風情的幻想小說,可說是彌足珍貴。

  如此的風流雅士,似乎很難聯想到追捕犯人的刑警。但許丙丁不僅是警察,還很優秀;1936年4月25日的《臺灣日日新報》,就有許丙丁跟北浦刑警合力偵破金塊走私詐騙案的記載。前述楊萬寶的故事,也是他本人參與圍捕行動,最後記錄在《實話探偵秘帖》一書。

  「探偵」——讀者看到這兩個字,可能誤將本書視為偵探小說。不過,這其實是一部紀實作品。律師湯德章為本書作序時,還說「對犯罪搜查,沒有經驗的人寫的偵探書,必無法引起讀者興趣。理由是,為引起趣味,多插入假想事,這對讀者無益。我曾服務於搜查事務業務上,看過了不少有關刑事案件書籍,因此,此感更深。」

   這番話簡直一竿子打翻所有推理小說。「對讀者有益」是不是閱讀偵探書的主要關懷,讀者自有心證,湯律師未免多慮了。但在「追求寫實」上,這番話有其道理。《實話探偵秘帖》共五個章節:

   〈扮女裝的殺人鬼〉

   〈烏鴉報惡運〉

   〈殺人放火鬼:楊萬寶〉

   〈獵奇白鼠事件〉

   〈如何預防世上犯罪〉

許丙丁〈偵探實話密帖〉(非作者手稿)(藏品/許丙丁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許丙丁〈偵探實話密帖〉(非作者手稿)(藏品/許丙丁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在〈扮女裝的殺人鬼〉中,眾刑警抵達命案現場,描述極其詳實,連被害人之慘況,也如法醫鑑識般那麼精準。若不是許丙丁30年的刑警經驗,或許無法舉重若輕地令讀者感到真實的重量;在〈殺人放火鬼:楊萬寶〉裡,楊萬寶犯罪的始末更是劇力萬鈞,許丙丁作為參與搜查的當事人,甚至以日為單位交代警察動態,讀者若想一窺日本時代的警察如何搜捕犯人,本書可說極有價值。

  最有意思的,是〈如何預防世上犯罪〉;要讓犯罪絕跡,自然是異想天開,許丙丁也不這麼想。但作為警務人員,許丙丁指出一般人常見的疏漏,希望人們時時注意,不讓罪犯有機可趁。他甚至建議要怎麼避免詐騙,還有如果遭竊時,報案要注意什麼⋯⋯看來犯罪類型與令警察煩惱不已的宣傳工程,在這幾十年來沒有太大差異。

〈實話偵探秘帖〉,足以在臺灣犯罪書寫史記上一筆。(藏品/許丙丁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實話偵探秘帖〉,足以在臺灣犯罪書寫史記上一筆。(藏品/許丙丁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許丙丁會唱戲、寫漢詩、寫小說、畫漫畫、還是個作詞家。過去若有「斜槓青年」這個詞,許丙丁能蒐集到的小小斜線,想必比剛剛的頓號還多。前述這些圍繞著藝文,但這本《實話探偵秘帖》,足以補充他較少被關注的人生經歷。誠然,日本時代不是沒有其他犯罪實錄,追捕廖添丁的飯岡秀三寫過〈探偵實話〉、筑紫太郎寫過〈搜查夜話〉,野田牧泉也曾紀錄眾多奇妙案件,但這類作品終究不多,更別說是由臺灣人自己書寫——

  這本《實話探偵秘帖》,足以在臺灣犯罪書寫史記上一筆。

★ 作家小傳

許丙丁(1900-1977),臺南市人,生性幽默且多才多藝,1931年開始連載小說《小封神》,後來也拍成電影,轟動一時。1960年起為臺灣民謠填詞,如〈丟丟銅〉、〈六月茉莉〉等,被譽為「讓臺灣歌謠活了起來的詮釋者」。著有《小封神》、《實話探偵秘帖》、《廖添丁再世》等小說及臺灣歌謠多種,致力於將文學與臺語、民間信仰相融合,是一位鄉土情懷濃厚的文人。

★觀測員簡介

新日嵯峨子 虛構的小說家。著有《臺北城裡妖魔跋扈》、《帝國大學赤雨騷亂》、《金魅殺人魔術》等書。

本文為國立臺灣文學館授權刊登於聯合新聞網「閱讀」頻道。原文為「【臺文天文臺】新日嵯峨子:幻想小說家的斜槓人生——〈實話偵探秘帖〉」,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斜槓 警察 殺人 國立臺灣文學館 閱讀專題

延伸閱讀

虛構的大象,魔幻的風箏:日本兒童文學作家與臺灣的淵源

熱愛奇幻文學、哈利波特?世上真的有「怪奇研究所」 英國大學開放探秘

「消失的情人節」電影奇幻空間 承億文旅看得到

莫言力薦八〇後小說家 孫頻《鮫在水中央》盡展社會邊緣人的生命力

相關新聞

【名單之後】黃博鈞/撐著,先不睡!劉精枝和他的《小憩》

在劉精枝作品得到入選的臺展第四回,西洋畫近百幅作品以人像為題的有十二幅,也僅有這幅的人物睡著了。縱觀共十六回的臺府展作品中,以睡相為題的也不超過十幅。佔有人生重要意義的睡眠,難道就這樣被眾畫家或審查員們忽略了嗎?」

【2020OB好書獎】開箱天才IT大臣唐鳳書櫃!一起暢聊她的閱讀起源

文/郝妮爾(作家) 攝/Kris Kang 出版業的年度盛事——Openbook好書獎,即將於今(12/1)正午揭曉得獎名單。在評審團如火如荼進行各獎項的評選時,本年度的閱讀代言人,政務委員唐鳳,

【報時光】林太崴/傾聽風月

舊時代總會以多種不同的面貌重新出現,文字、畫作、影像......。對後人來說,拼湊起舊時代各種不同的面貌,有機會串起一個全然不同感知的立體新世界。在《報時光》當中,我們常透過文字或相片來捕捉已不可得的舊時代,有時僅是簡短的字句,甚或是一張模糊的黑白照片,都有可能勾起一種異時光體驗。對於讀者來說,那個感動的瞬間已經穿梭重遊了某個曾經走過,甚至從未曾體驗的時代。

【故宮文物月刊】她─女性形象與才藝特展選介

不容諱言,中國數千年的古代社會,基本上仍是一種以男性為主導的環境架構,導致極多女性的才藝,終其一生,都無法得到充分的發揮。這些女性的處境與心聲,只有透過一些優秀藝術品的詮釋,才幸運地博得同情與關注。 本次特展,選展七十一組件院藏精品,內容分成「群芳競秀」與「女史流芳」兩大單元。前者是以宏觀的角度,依序展陳自五代迄於近現代的繪畫。

有夠「機車」!三陽、光陽的兩輪傳奇

臺灣的「機車瀑布」舉世聞名,如果說我們是機車王國,可說是名符其實,當之無愧了。 三陽、YAMAHA、SUZUKI…臺灣機車品牌眾多,根據統計,2019年市佔率最高的四大品牌分別是光陽(44.66%)、三陽(29.72%)、山葉YAMAHA(21.00%)及摩特動力PGO(1.11%)。市占率最高的兩強:三陽和光陽,這兩個臺灣本土機車品牌的背後,其實有故事。

在土地上發光的自由顆粒──全糖王國裡的鹽分地帶文學

【我們為什麼要挑選這個藏品】   在號稱手搖飲只點去冰半茶、多數食物必帶甜味,甚至空氣中的糖份多得足以拿一根竹籤奔馳遊走就能獲得一支棉花糖的全糖王國──臺南,其實有一處,土壤帶有鹹味、風一撲面便能將好幾粒鹽晶點綴在臉頰上的「鹽分地帶」,從日治時期隱隱流淌著大量含鹽的獨特血脈至今。   「鹽分地帶」範圍為現在的佳里、學甲、七股、西港、將軍以及北門一帶,位於原臺南縣的沿海地區。以現代的眼光來看,或許不過是距離「府城」遙遠的偏鄉,然而它的獨特不僅在於有別於甜滋滋的氣息,在日治時期的臺灣文學中,更是打破現今對「縣」與「市」城鄉發展懸殊的刻板印象,在當時文壇佔有相當份量的地位,如今仍舊以堅持不斷流的細水,不停向前流動著。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