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睽違四年!元大台灣50反1比下0050 躍居台股最大ETF

約會峮峮全匯報 吳宗憲堅護小鬼隱私「就讓他帶走吧」

流傳華文圈《格理弗遊記》竟藏翻譯瑕疵?專訪翻譯學家單德興

大眾看過的《格理弗遊記》,往往只是第一冊的小人國。
圖片來源│the United States Library of Congress
大眾看過的《格理弗遊記》,往往只是第一冊的小人國。
圖片來源│the United States Library of Congress

常被忽略的「翻譯」

如果認為「只要精通兩種語言,即可勝任翻譯的工作」,那就誤會大了!例如,曾被譯得面目全非的《格理弗遊記》(Gulliver's Travels),在在突顯了翻譯的重要性。中研院歐美研究所的特聘研究員單德興認為,若要讓大眾得以接觸美好的外文作品,也讓原文作者的才識為人欣賞,翻譯時便不能忽略深藏其中的「文化脈絡」。

採訪編輯|林承勳;美術編緝|張語辰

你以為你跟《格理弗遊記》很熟嗎?

其實在中華文化裡,早在周朝就有關於「翻譯」的文獻流傳。如《禮記•王制》提到:「中國、夷、蠻、戎、狄……五方之民,言語不通,嗜欲不同,達其志,通其欲,東方曰寄,南方曰象,西方曰狄鞮,北方曰譯」。在漫長的中外翻譯史裡,家喻戶曉的《格里弗遊記》絕對佔有特殊地位。

翻譯史上,被譯得面目全非、又不被細讀的經典名著─《格理弗遊記》

「華人世界裡流傳的《格理弗遊記》,可以說是經典的幸、與不幸。」單德興有些無奈地說道。幸,是這部英國文學經典幾乎無人不知;但不幸,則在於它廣為流傳,卻被認為沒必要再仔細閱讀。更諷刺的是,華文世界通行的版本經常是被「節譯」或「誤譯」之後的樣貌,而不是全貌。

單德興受邀演講時,常以「你看過《格理弗遊記》嗎?」開場。幾乎所有人都表示讀過翻譯、改寫、漫畫或動畫的版本,但從第一、二冊的小人國、大人國,問到第三、四冊的島國、馬國,閱讀過的人數愈來愈少,最後只剩下英語系學生讀過原文版本。

《格理弗遊記》原來有四冊,是愛爾蘭出生的綏夫特 (Jonathan Swift, 1667-1745) 用來諷刺人性、英國時政與權貴的作品。

在第一冊第三章裡頭寫道,小人國國王將三種不同顏色的細絲線,賞賜給一種類似凌波舞舞技最佳的三位表演者。表現靈巧、跳躍、爬行時間最久的前三位,分別賞賜藍、紅、綠絲線。單德興指出,不同顏色的絲線,分別影射當時三種頒予爵士的勳章:藍色綬帶的嘉德勳章、紅色綬帶的巴斯勳章、綠色綬帶的薊勳章。

用凌波舞表演取得絲線,其實是譏諷國王用人非選賢與能

「凌波舞高手的筋骨要很柔軟,是在影射沒有骨氣的人才能得到寵愛、成為高官嘛!」單德興笑著說。

但也因為暗示得太明顯,出版商擔心這段文字會得罪當道,因此在出版的時候將絲線的顏色改為紫色、黃色還有白色。顏色一改,寓意煙消雲散,多虧單德興參考不同的英文註釋本與相關研究,在譯注中加以說明,中文讀者才能重新瞭解作者綏夫特的用心,以及其他中譯本可能根據的英文版本。

被視為愛爾蘭民族英雄的綏夫特,其長達四冊的諷刺文學經典介紹到中文世界後,幾乎沒有辦法以真面目示人。單德興發現,中文世界最早的三個譯本中,《談瀛小錄》(同治十一年〔1872 年〕)、《僬僥國》(後來改名為《汗漫游》,光緒二十九年至三十二年〔1903 至 1906 年〕),先後在《申報》和《繡像小說》以連載的形式刊出,直到林紓與魏易(另一說是曾宗鞏)合譯的《海外軒渠錄》才首度以專書的形式出版(光緒三十二年〔1906 年〕),而且出版者都位於開風氣之先的上海。

但在流傳的版本中,大多經過改寫、甚至腰斬得面目全非。即使是逐句翻譯,錯誤與誤解也屢見不鮮。單德興舉第一冊第一章為例說明:“ Leyden:There I studied Physick two years and seven Months, knowing it would be useful in long Voyages ”。其中 “ Leyden” 是荷蘭西南部的城市,林紓直接使用音譯──來登,卻沒有加以註解,讓當時的讀者只得到「外地城市」的模糊訊息,而不知該城市在當時歐洲的文化與思想上的重要性。

還有 “ Physick ” 一詞,早期被誤譯為「格致」,也就是現代的物理學。但在綏夫特的時代,該詞指的是「醫學」。

學習科目一變,《格理弗遊記》主角船醫的身分,就變成了物理學家,在長途航行中該如何發揮所學有些令人困惑。由此可見,翻譯時被誤解的細節,對語句、甚至是文意暗示卻有極大的影響。


翻譯要接近原文或譯入語?

對翻譯要求完美,幾乎是種苛求。不論是貼近作者原意與表達方式的「異化」策略,還是翻譯得通順、易讀的「歸化」手法,都會面臨挑戰。

余光中曾說:「譯無全功」(“Translation knows no perfection”)。翻譯沒有完美的時候,但不能因為無法達成而卻步不前。

書名:《守夜人(增訂新版)》作者:余光中出版社:九歌出版出版時間:2017年01月01日
書名:《守夜人(增訂新版)》
作者:余光中
出版社:九歌出版
出版時間:2017年01月01日

單德興認為,從最高標準來看,「完全忠實」是不可能的。2017 年余光中的兩本譯詩集──《守夜人》與《英美現代詩選》推出修訂版。就算余光中是翻譯自己的作品,《守夜人》前後還是有三個版本,以期精益求精。原因在於每種語文都有特殊的形、音、義,尤其是譯詩,文意跟音樂性很難兼顧。

即便是不可能的任務,單德興依然認為要在能力與時間的許可下,用「序」帶出這個文本的時代背景、文化脈絡、作者地位、作品特色等等,幫助讀者理解文本所產生的時空環境;並於譯文中加上「註解」說明原文詞彙的考證、可能的意涵、翻譯時的考量……,並帶入歷史與文化背景,以期達到異文化傳達與溝通的作用。

書名:《英美現代詩選》作者:余光中譯者:余光中出版社:九歌出版出版時間:2017年07月07日
書名:《英美現代詩選》
作者:余光中
譯者:余光中
出版社:九歌出版
出版時間:2017年07月07日

單德興引申余光中的「演員」比喻,表示「翻譯文本的時候,譯者是一個忘我的演員,要入乎其內;註解文本的時候,包括知識、見解與立場,要站在舞台外面,客觀解說,出乎其外。」因此,譯注者既是演員,也是劇評家。單德興說,註解可以補充譯文無法傳達的脈絡,加上再三修訂,盡量將翻譯做到忠實、通達、充實。

長期研究、並親身實踐翻譯的單德興強調,翻譯絕不只是把文本移植到另一個語文,還牽涉到原作者與譯者雙方的文化。讀者透過譯注者體現的自身文化脈絡,以及他所呈現的原作者與作品的文化脈絡,有機會深入瞭解譯注的經典,形成一種「雙重脈絡化」 (dual contextualization) 的模式。


譯者動輒得咎的尷尬處境

如《格理弗遊記》般被誤譯、誤解,卻又備受歡迎的案例史上罕見,但翻譯所遭遇的困難、錯誤與挑戰卻從來沒有少過。單德興引用帶有懷疑、貶斥的義大利諺語,說明譯者的處境:

Traduttore, traditore :翻譯者,反逆者也

書名:《格理弗遊記》作者:綏夫特(Jonathan Swift)譯者:單德興出版社:聯經出版出版時間:2013年05月13日
書名:《格理弗遊記》
作者:綏夫特(Jonathan Swift)
譯者:單德興
出版社:聯經出版
出版時間:2013年05月13日

「反逆」指的是違背原作的意義。撇開誤譯不說,翻譯過頭或不及都可能被視為逆反。翻譯得順暢,可能被質疑過度遷就本國語言,而犧牲原文的特色與含意;然而若是措辭、語法貼近原著,則往往會被批評為文句生硬、文意不通。

翻譯英文詩的時候,尤其難以拿捏。古典英詩有自己的格律,呈現於韻腳、節奏、行數、詩行長度,貼近原文的中文翻譯,有可能讀起來比較呆板。為了湊齊一行十個字,可能會顯得不自然。與其為了保存形式而犧牲文意,不如在中文字數和韻腳上保留些彈性。「即使詩的格律無法完全保留,至少要讓讀者知道原意,以及原文是有押韻的。」執意押韻卻譯成打油詩,反而得不償失,單德興這樣分享余光中的多年經驗之談。

無論是翻譯一般書籍或詩作,譯者絞盡腦汁,將原文文本轉化之後,讚嘆與榮耀常盡歸於作者,譯者彷彿隱形一般不被看見。然而,當翻譯有缺失時,譯者責無旁貸,成為眾矢之的。這是翻譯人常面臨的窘境。此外,臺灣社會普遍不重視翻譯,許多人以為只要有 Google、字典在手,翻譯不是大問題,甚至會有「無法創作,才從事翻譯」的刻板印象。

面對這種刻板印象,單德興略帶挑戰地說:「找兩段文字,自己動手翻譯看看。」即使是對話的文字也不一定比較容易。藉由翻譯簡短文字來揣摩、體驗翻譯的過程與感受,可能就會對翻譯這件事有不同的看法。

「作者」是文字的創作者,從無到有,生產一個文本;「譯者」則是文字的轉化者,將一個語文的作品轉化成另一個語文。不僅如此,將文本用另一個語文再現,也是透過文本引介「異文化」,因此,譯者同時扮演了文本的「再現者」、文化的「中介者」兩個角色。

從文字、文本、文學到文化,翻譯是超乎想像,龐大而複雜的工程。當被問到是否能分享「翻譯」的經驗,單德興語重心長地說:「說來話長,就像許多網路心得文開頭會寫『文長慎入』。」


翻譯,讓外文作品更容易閱讀

單德興提到,當初是因為就讀政治大學西洋語文學系(如今改名為英國語文學系)而接觸到翻譯,很感興趣,大二時參加當時余光中(系主任)舉辦的全校翻譯比賽,一舉得到首獎,更增加信心。「那可說是一生的轉捩點,不然會不會多年從事翻譯我也不曉得!」

之後單德興進入中研院,在研究歐美文學、比較文學之餘,將翻譯當作志業。協助策劃並參與國科會經典譯注計畫,嚴謹地翻譯《格理弗遊記》,除了學術譯注版之外,並有普及版。此外,也投入相當多的時間與精力從事翻譯研究以及其他專業服務。

「如果翻譯當成興趣來投入,那很好。但如果要將翻譯當成職業,社會對譯者的態度和待遇都欠佳,要先有心理準備。」單德興提醒。攝影│張語辰
「如果翻譯當成興趣來投入,那很好。但如果要將翻譯當成職業,社會對譯者的態度和待遇都欠佳,要先有心理準備。」單德興提醒。
攝影│張語辰

單德興認為,想要從事翻譯,熟悉「譯出語」(原文)跟「譯入語」(譯文)是基本條件,再來是翻譯的基本觀念與技巧。即使中、外文能力良好如魯迅,但他的翻譯理念主張「硬譯」,譯出來的作品現在幾乎沒人看。而在機器翻譯愈來愈發達的時代,最重要的是,不要做一個輕易會被「人工智慧」取代的譯者,也就是翻譯的題材、內容不能像型錄、使用手冊那樣不必花費心思和技巧。

譯者,既是易者,也是益者。

單德興用此句點出譯者對文化交流的重要性,這可貴之處也是只有「人」才能勝任。

「易」,兼具易文改裝,變得容易與人親近之意,因為翻譯將大多數讀者無法以原文閱讀的文本,以「容易閱讀」的方式呈現;至於「益」,是指作者與讀者同為翻譯的「受益者」,而獲益最大的其實是認真的譯者。沒有翻譯,就沒有廣為流傳的世界文學,大眾也無法接觸到美好的作品,作者的才識也無法受到肯定,異文化之間更無法交流,甚至導致自身文化的孤立與枯萎。

世界可不只有《格理弗遊記》這本翻譯名作,信徒早晚研讀的宗教經典也是因為有了翻譯,才能在各地廣為流傳。其實我們早已置身在「翻譯」當中,只是鎮日接觸卻不自知,因此必須打破刻板印象、思考翻譯的重要性,並給予譯者必要的尊重。


延伸閱讀:

單德興個人網頁

單德興(2017)。〈譯注經典的另類來生—《格理弗遊記》經典譯注版的再生緣〉。

◆單德興(2016)。《翻譯與評介》。台北:書林。264頁。

◆單德興(2014)。《卻顧所來徑:當代名家訪談錄》。台北:允晨文化。446頁。

單德興(2013)。《格理弗遊記》普及版 (Gulliver's Travels)。Jonathan Swift 原作。台北:聯經。376頁。【◆國科會經典譯注計畫成果】

◆單德興(2009)。《翻譯與脈絡》。繁體字增訂版。台北:書林。337頁。

◆單德興(2004)。《格理弗遊記》學術譯注版 (Gulliver's Travels)。Jonathan Swift 原作。台北:聯經。672頁。【國科會經典譯注計畫成果】

本文為中央研究院研之有物以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授權刊登於聯合新聞網「閱讀」頻道。原文為「陪我們長大的《格理弗遊記》真相竟然是?專訪翻譯學家單德興」,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余光中 英國 愛爾蘭 研之有物 閱讀專題

相關新聞

【瓶說書】#6 給我一個中年婦女,我可以撬起整個地球!

從月下花前的「玫瑰少女」到結婚生子後的爺性迸發,每一個中年婦女,莫不是經歷了自己都難以置信的成長,變成「鋼鐵戰士」。我們中年婦女,還有什麼事沒看透?就來說點倒楣事,讓你們開心開心......

【臺灣服飾誌】清領後期客家女性穿什麼?(南部客家)

客家服裝大致可分為「北部客家」與「南部客家」。北部客家多在桃竹苗一帶,而南部客家則是分布在高屏六堆地區,那麼清朝時臺灣的南部客家女性穿什麼呢?

【書.人生】羅士庭/複製或刪除,沒有灰色地帶

總有那麼一本或數本書,一位或多位文人作家,曾在我們的閱讀行旅中,留下難以遺忘的足跡。「書.人生」專欄邀請各界方家隨筆描摹,記述一段未曾與外人道的書與人的故事。期以閱讀的饗宴,勾動讀者的共鳴。

流傳華文圈《格理弗遊記》竟藏翻譯瑕疵?專訪翻譯學家單德興

如果認為「只要精通兩種語言,即可勝任翻譯的工作」,那就誤會大了!例如,曾被譯得面目全非的《格理弗遊記》(Gulliver's Travels),在在突顯了翻譯的重要性。中研院歐美研究所的特聘研究員單德興認為,若要讓大眾得以接觸美好的外文作品,也讓原文作者的才識為人欣賞,翻譯時便不能忽略深藏其中的「文化脈絡」。

【瓶說書】#5 喊不舒服卻又不看病?榮總老年精神科主任的陪伴解方

明明想好好照顧父母,但為什麼總是一觸即發、不歡而散?子女滿是挫折、無奈與不解,父母覺得萬般委屈......

最熟悉的陌生詞!認識「臺灣國語」的前世今生

在禁說臺語的年代,不小心說溜嘴,學生得掛牌、罰錢,字正腔圓的國語是最受推崇的標準語言。但曾幾何時,臺式國語越來越當道,許多流行字詞也來自華閩交混,例如奧步、撇步不但是本世紀初「臺灣製造」,甚至同步影響華語圈!中研院語言學研究所蕭素英副研究員,透過古漢語、現代國語、近現代閩南語的語料分析,帶領「研之有物」讀者一同看看臺式國語的前世今生。

拾回幾近失傳戲法 傀儡師錦飛鳳:「這是祖輩不能斷的傳承」

聽到偶戲,你會想起什麼?也許多數人直覺想起的是歐洲的偶劇團、或是東方的布袋戲。但除此之外,臺灣還有皮影戲、傀儡戲等不同的戲種。此次我們來到了高雄阿蓮鄉,採訪錦飛鳳傀儡戲劇團,它是目前臺灣南部少數還在營運的傀儡戲團,目前由第三代的薛熒源所經營。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