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漂亮無用?美麗大使拚外交,臺海兩岸選美擂臺不能輸!

第三屆三位中國小姐加冕後合影,(左起)劉秀嫚、江樂舜、方瑀。 (《聯合報》1962.5.27(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第三屆三位中國小姐加冕後合影,(左起)劉秀嫚、江樂舜、方瑀。 (《聯合報》1962.5.27(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文︱簡單

圖︱聯合報系資料

你知道外交雪崩潮嗎?1970年代,中華民國業力引爆,斷交狂潮襲來,邦交國數量失速下墜,兩岸在國際間「愛我還是他」的「中國」代表權之爭漸漸分出強弱態勢。

不過,其實在更早以前,英國、丹麥、荷蘭、挪威等歐洲國家早已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正式邦交關係,彼時我們政府雖仍以「正統中國代表」之姿在聯合國保有一席之地,但政府還是必須想方設法地透過各種方式提高國際能見度,爭取各國支持。就在這時候,政府無意間發現了一個低風險、高獲利的投資標的:國際選美

事情是這樣的。1959年美國長堤舉辦的世界小姐選拔宣布取消泳裝項目,讓政府決定在1960年舉辦「中國小姐」選美比賽,選出第一屆「國姐」林靜宜代表國家前去美國爭后冠。林靜宜前往美國參加世界小姐選美比賽雖然未奪下佳績,卻在美國僑界掀起一股旋風,當時報紙紛紛以「美的大使」來讚美她,這陣「林靜宜旋風」讓政府看到另一種柔性外交的可能性,於是對國際選美賽事的態度轉趨積極。

不是「中國小姐」,是「自由中國小姐」

然而,風風光光準備飛到英國倫敦參選「世界小姐」的第二屆「中國小姐」李秀英,立刻就遭遇到「技術性問題」。1961年,倫敦世界小姐選美會雖然來信邀請,但政府堅持若要我方參加,必須符合兩個條件:一、保證沒有共匪參加;二、須用「中華民國小姐」名義參加。

只是,當時英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友好,和我國已無邦交,因此倫敦選美會雖保證「共匪」不參加,但也要求當時的國姐李秀英不可使用「中華民國小姐」的名號出賽,必須改以「國民政府中國小姐」(Miss Nationalist China)的名義參加。對於這個「別出心裁」的稱謂,我方政府認為實在不倫不類,堅決表態無法接受,李秀英的倫敦行竟成為一場國際外交角力戰。這場名稱的爭議足足協商了三個月,期間還一度被倫敦選美協會已讀不回(〈曲終人散談中姐選拔〉,《聯合報》1961.5.18第3版),最後雙方妥協以「自由中國小姐」的名義,李秀英才得以順利出賽。(〈李秀英將赴英倫 以「自由中國」小姐競美〉,《聯合報》1961.07.12第3版)。

幸好李秀英最後成功奪下后冠,在歐洲掛起青天白日旗,為我國扳回了面子,在國際間揚眉吐氣。這樣的經驗更足以證實「美的使節」在國際間展開外交活動,不失為一條可走的途徑。當時評論家何凡(夏承楹)就曾在報紙上為此大書特書:「就國際宣傳的意義說,參加競賽是一個有效而簡便的方法。尤其是像英國這個無邦交的國家,我們僅派一位小姐去,即能挑出國旗,豈非最廉價的交易?」(〈東方女性體格〉,《聯合報》1961.4.9第7版)。

向國際伸粉拳,美麗使節拚外交

第三屆中國小姐由方瑀、劉秀嫚、江樂舜三人同戴榮冠,代表國家分別前往美國、邁阿密與英國倫敦參加國際競美活動(〈方瑀劉秀嫚江樂舜 當選三屆中國小姐〉,《聯合報》1962.5.28第3版)。江樂舜回國後向記者透露,自己在倫敦時,選美會的交通車上貼掛了參賽國的國旗,但是因為選美會租用的交通車工作人員把共匪的五星旗誤認為我國國旗,江樂舜憤而將五星旗貼紙撕碎,並且向同車的他國小姐說明中華民國和共匪的不同,成功向國際伸出粉拳,打響我方的名號!(〈江樂舜載欣載歸〉,《聯合報》1962.12.9第3版)

到了1963年初,對岸共產黨開始進行文革前哨戰的四清運動,時局緊張,臺灣社會輿論認為不應該在此時舉辦娛樂性色彩濃厚的選美活動,而且民間團體也不願再出錢籌辦,因此當年的選美停辦了一次,直到1964年才復辦第四屆國姐選拔。

這一屆的三名后冠分別由趙令瑜赴長堤、于儀赴邁阿密、林素幸赴倫敦,不一樣的是增派了中姐第二名的田敏媛參加多明尼加聖多明哥舉辦的世界小姐選美會選拔(〈選拔會接受邀請〉,《聯合報》1964.7.14第3版)。那一年,于儀赴美時攜帶了一批國畫打算要分送給邁阿密市長等友邦人士,除了參加選美這個任務外,還同時肩負宣揚中華文化的使命。

第四屆中國小姐后冠三人合影。(左起)于儀、趙令瑜及林素幸。 《聯合報》1964.7.7(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第四屆中國小姐后冠三人合影。(左起)于儀、趙令瑜及林素幸。 《聯合報》1964.7.7(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而前往多明尼加的田敏媛,剛好遇上多國第一次舉辦國際級的選美,全國上下為此沸騰,多明尼加的執政團甚至親自接見各國佳麗,而田敏媛在這次選拔中獲得了第二名;不僅是摘下多明尼加世界小姐第二名的榮耀,同一時間適逢聖多明哥當地也舉辦開埠四百六十八年紀念皇后競選,田敏媛在該項比賽中拔得頭籌榮登后座,使得她在多國每走到一處,該地就能見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飄揚,據聞當地的報紙紛紛大篇幅介紹田敏媛,《加里貝日報》並稱譽田敏媛是「愛的大使」,與「美麗和可愛的外交政治家」(〈欣慰和榮譽的故事〉,《聯合報》1964.10.4第3版)。

至於最晚動身前往倫敦的林素幸,沿用前兩屆的慣例以「自由中國小姐」的名義參賽,且不負眾望拿下世界小姐第三名,榮居季后寶座,但這次「自由中國小姐」的稱謂卻引來中共抗議。英國外務部官員在選美結果揭曉後向外界透露,在活動進行期間,中國大使館官員曾兩次在酒會場合提出半正式的抗議。但英國當局告訴中共使節,英政府認為此事並無任何政治意義,所以無需插手干預選美之事(〈林素幸赴英倫競美 國民外交又勝一回〉,《聯合報》1964.11.6第3版)。

選美結果的勝利,也讓林素幸在周遊歐洲抵達羅馬時,倚靠世界小姐第三名的光環,替我國在當地媒體博得不少版面。1964年底,中共政權與義大利政府開始交好,雙方打算互換記者及商業代表,甚至傳出義大利隔年將承認中共政權,一切情況都不利於我方,幸好林素幸的到來,義大利選美協會安排了一場盛大的記者會,報章媒體對於世姐造訪大肆宣傳,淡化了不少中共的「囂張之氣」。(〈林素幸羅馬假期〉,《聯合報》1964.12.9第3版)

選美嘎然休止,美麗大使成絕響

然而,就在這些美麗大使屢傳捷報打響我國名號時,1960年代盛極一時的中國小姐選美活動在辦了四屆後嘎然畫下休止符。至於停辦的原因眾說紛紜,除了主辦單位連年虧損,據說主辦最後一屆選美的八方傳播公司甚至賠到差點破產,導致沒人願意接辦這賠本生意外,歷屆幾位中國小姐傳出八卦緋聞、醜聞等漫天飛,使得選美會成為眾矢之的,或許才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為了杜絕這些負面新聞造成的社會影響,政府不得不下令停辦選美活動(〈選美 改變她的一生〉,《聯合報》1995.4.6第34版),「美麗大使」也成了絕響。

漫畫家以漫畫嘲諷選美帶起女子追名逐利的歪風。 聯合報》1966.6.26(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漫畫家以漫畫嘲諷選美帶起女子追名逐利的歪風。 聯合報》1966.6.26(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我們一般人或許認為,外交場合多半是坐在談判桌上的折衝樽俎、嚴肅生冷的條件交換,儘管今日「中國小姐」選美早已成為昨日的記憶,但回首國際局勢詭譎多變的一九六○年代,曾經有過幾個美麗女孩揹起彩帶,戴上后冠,扮起「美的使節」,背負著宣揚國威和文化的使命,為國家在國際場合中打出一場又一場漂亮的柔性勝戰!


⭐️懷舊廣告圖像庫

收錄1951年以來報紙標語、廣告插畫、漫畫等圖像,暢遊風華臺灣

⭐️報時光

2018年誕生報時光品牌,致力老報文化復興運動,以創意設計能量傳遞時光故事,找回好好生活的初心與人情。獲得更多時光故事與老派系列收藏訊息,歡迎加入粉絲團。


選美 倫敦 英國 大使館 閱讀專題

延伸閱讀

稱霸臺灣廚房半世紀的local king:沙拉脫

愛國獎券之真假富翁糊塗死?(下)

無心插柳卻結「美」果!奪下世界第一的「中國小姐」

最正環保大使 艾瑪華森加入開雲集團成永續委員會主席

相關新聞

「鏢局」俠客如何行走江湖?朝廷文書一解身世之謎

「武林至尊,寶刀屠龍,號令天下,莫敢不從!」屠龍刀為《倚天屠龍記》揭開序幕,隨寶刀一同出場的「龍門鏢局」,也就此捲入江湖腥風血雨,帶出高潮迭起的劇情。然而考據歷史,「鏢局」現身在金庸此劇裡,其實存在著意想不到的歷史疑義。「研之有物」專訪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陳熙遠研究員,透過明清檔案文書,帶你一同揭開歷史上鏢局俠客的身世之謎。

【臺灣服飾誌】清領前期的糖廠工人穿什麼?

這張人物形象出自清初年間〈番社采風圖──糖廍〉,雖然這卷番社采風圖大多是描述當年帶平埔族群的生活現狀,但此張「糖廍」卻是其中描述漢人生活的樣貌。那麼當時的漢人工人穿些什麼呢?

獄中習禁忌,跨語為文學:楊逵《新生筆記簿》

在他的獄中筆記「新生筆記簿」當中,我們看見著名的文學家與社會運動者楊逵在政局轉換之際,如何承受另一個威權的壓抑,並重新適應新的政治規則,以暸解自己在各種言喻限制下,要如何從事可能的抵抗。

誰說漂亮無用?美麗大使拚外交,臺海兩岸選美擂臺不能輸!

你知道外交雪崩潮嗎?1970年代,中華民國業力引爆,斷交狂潮襲來,邦交國數量失速下墜,兩岸在國際間「愛我還是他」的「中國」代表權之爭漸漸分出強弱態勢。

在主機與卡帶裡遊戲人間──電玩玩具店

手機和線上遊戲出現前,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遊戲機年代。1983年7月,任天堂紅白機在日本發售,這臺半路殺出、席捲全球的家用電子遊戲機。但隨便問一個人,他會告訴你小時候玩的是一片50元的「臺片」、神奇的200合一卡帶,而早期臺製的相容機現在甚至是收藏家眼中的寶物。這些翻版商品,構築了無數臺灣小孩如夢一般的遊戲時光......

探密者、報導者、研究者眼中的19世紀福爾摩沙

臺灣在1860年開港通商後,遠渡而來的國外訪客以文字、攝影或博物學標本等方式留下紀錄,通史性質的西文臺灣歷史書寫,也在19世紀最末幾年開啟先河,以上都讓臺灣在歷經幾乎長達兩個世紀的封閉狀態後,重新回到世界的知識網絡之中。

【青鳥書店】在你的瞳孔裡種詩!愛羅手機詩攝影書分享會

手機攝影詩人愛羅2014年以創舉的手機攝影結合現代詩作品,出版《孵夢森林‧愛羅手機攝影詩集》,本書被譽為「華文世界第一本手機攝影詩集」。 2020再度精心策畫推出《在你的瞳孔裡種詩‧愛羅手機詩攝影》一書,本書將其歷年來在手機攝影創作及教學的心得,以45個主題69禎超乎我們視野想像的手機攝影作品,結合現代詩、專業的攝影語彙、專精的的影像思維匯於一爐,完成這冊宜於欣賞、取法、典藏的好書。 這是一冊對於喜愛使用手機拍照以及圖文創作的初階學習者相當具有啟發性的攝影集,內頁照片同時備註簡易教學、短詩、與執鏡者當下的感動。

【青鳥居所】真理盜火者的愛與命運 ——《渴飲光流》

「蒙太奇般的架構,遊走在夢與神話,虛構與歷史的疆界,拷打著記憶與救贖的不可思議之書。」 《渴飲光流》由逾千行的魔幻政治詩篇架構而成,以白色恐怖時期追求真理的盜火者為主角,藉由一段哀絕的愛情故事,逼仄著台灣禁忌的傷痕。

【青鳥書店】如果撐不下去了,就來書店吧!銀色快手的《解憂書店》

約莫2017年7月,獨立書店店主「銀色快手」開始當起「出租大叔」,將自己的生命片段出租給全然未知的陌生人。在兩個小時的時光中,承租者或與他心靈交流,或徵詢他的建議,而出租大叔則分享自己的專業與經驗。透過與一個又一個的案主真實接觸,兩個彼此平行的生命短暫交疊,述說平凡人背後的不尋常內心風景。 銀快大叔藉由這些體驗,揉合成十三則豐盛的生命故事,彷徨站在十字路口的迷茫行者,反映當下社會不同階層和職業領域殊異的人生縮影。而他們的欲望與煩惱,也可能是我們經歷的低潮。偶然乍現的魔術時刻,一次帶著全然接納的相談,或是一本書暗藏的啟示,都可以是改寫人生劇本的契機。期待讀者從他人的故事情節,找到適合自己前進的方向。

【故宮文物月刊】筆歌墨舞—故宮繪畫導賞

「筆歌墨舞—故宮繪畫導賞」為故宮109年度第二季的繪畫例行展,透過陳列後世偽託、想像的唐(618-907)、宋(960-1279)畫家作品,帶領觀眾理解畫史裡常見傳稱、託附名家,以及對名家作品傳移摹寫的現象。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