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漂亮無用?美麗大使拚外交,臺海兩岸選美擂臺不能輸!

第三屆三位中國小姐加冕後合影,(左起)劉秀嫚、江樂舜、方瑀。 (《聯合報》1962.5.27(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第三屆三位中國小姐加冕後合影,(左起)劉秀嫚、江樂舜、方瑀。 (《聯合報》1962.5.27(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文︱簡單

圖︱聯合報系資料

你知道外交雪崩潮嗎?1970年代,中華民國業力引爆,斷交狂潮襲來,邦交國數量失速下墜,兩岸在國際間「愛我還是他」的「中國」代表權之爭漸漸分出強弱態勢。

不過,其實在更早以前,英國、丹麥、荷蘭、挪威等歐洲國家早已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正式邦交關係,彼時我們政府雖仍以「正統中國代表」之姿在聯合國保有一席之地,但政府還是必須想方設法地透過各種方式提高國際能見度,爭取各國支持。就在這時候,政府無意間發現了一個低風險、高獲利的投資標的:國際選美

事情是這樣的。1959年美國長堤舉辦的世界小姐選拔宣布取消泳裝項目,讓政府決定在1960年舉辦「中國小姐」選美比賽,選出第一屆「國姐」林靜宜代表國家前去美國爭后冠。林靜宜前往美國參加世界小姐選美比賽雖然未奪下佳績,卻在美國僑界掀起一股旋風,當時報紙紛紛以「美的大使」來讚美她,這陣「林靜宜旋風」讓政府看到另一種柔性外交的可能性,於是對國際選美賽事的態度轉趨積極。

不是「中國小姐」,是「自由中國小姐」

然而,風風光光準備飛到英國倫敦參選「世界小姐」的第二屆「中國小姐」李秀英,立刻就遭遇到「技術性問題」。1961年,倫敦世界小姐選美會雖然來信邀請,但政府堅持若要我方參加,必須符合兩個條件:一、保證沒有共匪參加;二、須用「中華民國小姐」名義參加。

只是,當時英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友好,和我國已無邦交,因此倫敦選美會雖保證「共匪」不參加,但也要求當時的國姐李秀英不可使用「中華民國小姐」的名號出賽,必須改以「國民政府中國小姐」(Miss Nationalist China)的名義參加。對於這個「別出心裁」的稱謂,我方政府認為實在不倫不類,堅決表態無法接受,李秀英的倫敦行竟成為一場國際外交角力戰。這場名稱的爭議足足協商了三個月,期間還一度被倫敦選美協會已讀不回(〈曲終人散談中姐選拔〉,《聯合報》1961.5.18第3版),最後雙方妥協以「自由中國小姐」的名義,李秀英才得以順利出賽。(〈李秀英將赴英倫 以「自由中國」小姐競美〉,《聯合報》1961.07.12第3版)。

幸好李秀英最後成功奪下后冠,在歐洲掛起青天白日旗,為我國扳回了面子,在國際間揚眉吐氣。這樣的經驗更足以證實「美的使節」在國際間展開外交活動,不失為一條可走的途徑。當時評論家何凡(夏承楹)就曾在報紙上為此大書特書:「就國際宣傳的意義說,參加競賽是一個有效而簡便的方法。尤其是像英國這個無邦交的國家,我們僅派一位小姐去,即能挑出國旗,豈非最廉價的交易?」(〈東方女性體格〉,《聯合報》1961.4.9第7版)。

向國際伸粉拳,美麗使節拚外交

第三屆中國小姐由方瑀、劉秀嫚、江樂舜三人同戴榮冠,代表國家分別前往美國、邁阿密與英國倫敦參加國際競美活動(〈方瑀劉秀嫚江樂舜 當選三屆中國小姐〉,《聯合報》1962.5.28第3版)。江樂舜回國後向記者透露,自己在倫敦時,選美會的交通車上貼掛了參賽國的國旗,但是因為選美會租用的交通車工作人員把共匪的五星旗誤認為我國國旗,江樂舜憤而將五星旗貼紙撕碎,並且向同車的他國小姐說明中華民國和共匪的不同,成功向國際伸出粉拳,打響我方的名號!(〈江樂舜載欣載歸〉,《聯合報》1962.12.9第3版)

到了1963年初,對岸共產黨開始進行文革前哨戰的四清運動,時局緊張,臺灣社會輿論認為不應該在此時舉辦娛樂性色彩濃厚的選美活動,而且民間團體也不願再出錢籌辦,因此當年的選美停辦了一次,直到1964年才復辦第四屆國姐選拔。

這一屆的三名后冠分別由趙令瑜赴長堤、于儀赴邁阿密、林素幸赴倫敦,不一樣的是增派了中姐第二名的田敏媛參加多明尼加聖多明哥舉辦的世界小姐選美會選拔(〈選拔會接受邀請〉,《聯合報》1964.7.14第3版)。那一年,于儀赴美時攜帶了一批國畫打算要分送給邁阿密市長等友邦人士,除了參加選美這個任務外,還同時肩負宣揚中華文化的使命。

第四屆中國小姐后冠三人合影。(左起)于儀、趙令瑜及林素幸。 《聯合報》1964.7.7(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第四屆中國小姐后冠三人合影。(左起)于儀、趙令瑜及林素幸。 《聯合報》1964.7.7(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而前往多明尼加的田敏媛,剛好遇上多國第一次舉辦國際級的選美,全國上下為此沸騰,多明尼加的執政團甚至親自接見各國佳麗,而田敏媛在這次選拔中獲得了第二名;不僅是摘下多明尼加世界小姐第二名的榮耀,同一時間適逢聖多明哥當地也舉辦開埠四百六十八年紀念皇后競選,田敏媛在該項比賽中拔得頭籌榮登后座,使得她在多國每走到一處,該地就能見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飄揚,據聞當地的報紙紛紛大篇幅介紹田敏媛,《加里貝日報》並稱譽田敏媛是「愛的大使」,與「美麗和可愛的外交政治家」(〈欣慰和榮譽的故事〉,《聯合報》1964.10.4第3版)。

至於最晚動身前往倫敦的林素幸,沿用前兩屆的慣例以「自由中國小姐」的名義參賽,且不負眾望拿下世界小姐第三名,榮居季后寶座,但這次「自由中國小姐」的稱謂卻引來中共抗議。英國外務部官員在選美結果揭曉後向外界透露,在活動進行期間,中國大使館官員曾兩次在酒會場合提出半正式的抗議。但英國當局告訴中共使節,英政府認為此事並無任何政治意義,所以無需插手干預選美之事(〈林素幸赴英倫競美 國民外交又勝一回〉,《聯合報》1964.11.6第3版)。

選美結果的勝利,也讓林素幸在周遊歐洲抵達羅馬時,倚靠世界小姐第三名的光環,替我國在當地媒體博得不少版面。1964年底,中共政權與義大利政府開始交好,雙方打算互換記者及商業代表,甚至傳出義大利隔年將承認中共政權,一切情況都不利於我方,幸好林素幸的到來,義大利選美協會安排了一場盛大的記者會,報章媒體對於世姐造訪大肆宣傳,淡化了不少中共的「囂張之氣」。(〈林素幸羅馬假期〉,《聯合報》1964.12.9第3版)

選美嘎然休止,美麗大使成絕響

然而,就在這些美麗大使屢傳捷報打響我國名號時,1960年代盛極一時的中國小姐選美活動在辦了四屆後嘎然畫下休止符。至於停辦的原因眾說紛紜,除了主辦單位連年虧損,據說主辦最後一屆選美的八方傳播公司甚至賠到差點破產,導致沒人願意接辦這賠本生意外,歷屆幾位中國小姐傳出八卦緋聞、醜聞等漫天飛,使得選美會成為眾矢之的,或許才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為了杜絕這些負面新聞造成的社會影響,政府不得不下令停辦選美活動(〈選美 改變她的一生〉,《聯合報》1995.4.6第34版),「美麗大使」也成了絕響。

漫畫家以漫畫嘲諷選美帶起女子追名逐利的歪風。 聯合報》1966.6.26(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漫畫家以漫畫嘲諷選美帶起女子追名逐利的歪風。 聯合報》1966.6.26(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我們一般人或許認為,外交場合多半是坐在談判桌上的折衝樽俎、嚴肅生冷的條件交換,儘管今日「中國小姐」選美早已成為昨日的記憶,但回首國際局勢詭譎多變的一九六○年代,曾經有過幾個美麗女孩揹起彩帶,戴上后冠,扮起「美的使節」,背負著宣揚國威和文化的使命,為國家在國際場合中打出一場又一場漂亮的柔性勝戰!


⭐️懷舊廣告圖像庫

收錄1951年以來報紙標語、廣告插畫、漫畫等圖像,暢遊風華臺灣

⭐️報時光

2018年誕生報時光品牌,致力老報文化復興運動,以創意設計能量傳遞時光故事,找回好好生活的初心與人情。獲得更多時光故事與老派系列收藏訊息,歡迎加入粉絲團。


選美 倫敦 英國 大使館 閱讀專題

延伸閱讀

稱霸臺灣廚房半世紀的local king:沙拉脫

無心插柳卻結「美」果!奪下世界第一的「中國小姐」

愛國獎券之真假富翁糊塗死?(下)

最正環保大使 艾瑪華森加入開雲集團成永續委員會主席

相關新聞

在土地上發光的自由顆粒──全糖王國裡的鹽分地帶文學

【我們為什麼要挑選這個藏品】   在號稱手搖飲只點去冰半茶、多數食物必帶甜味,甚至空氣中的糖份多得足以拿一根竹籤奔馳遊走就能獲得一支棉花糖的全糖王國──臺南,其實有一處,土壤帶有鹹味、風一撲面便能將好幾粒鹽晶點綴在臉頰上的「鹽分地帶」,從日治時期隱隱流淌著大量含鹽的獨特血脈至今。   「鹽分地帶」範圍為現在的佳里、學甲、七股、西港、將軍以及北門一帶,位於原臺南縣的沿海地區。以現代的眼光來看,或許不過是距離「府城」遙遠的偏鄉,然而它的獨特不僅在於有別於甜滋滋的氣息,在日治時期的臺灣文學中,更是打破現今對「縣」與「市」城鄉發展懸殊的刻板印象,在當時文壇佔有相當份量的地位,如今仍舊以堅持不斷流的細水,不停向前流動著。

改善國民營養年代的補給品:健素糖

你吃過健素糖嗎?問及生長於健素糖風行年代的台灣人,大家不約而同地說:「有!」 若再進一步追問「:好吃嗎?」回答則很有趣:「對身體有益的東西都不好吃啦。」「那個時代不像現在那麼多零食,有健素糖可以吃就很滿足了。」「健素糖本身不好吃,小孩子嘛,喜歡吃的是外面那層糖衣。」「那時候學校合作社只賣牛奶、麵包、健素糖,健素糖最便宜啊。」於是,營養、好吃又便宜,成為大家對健素糖的共同記憶。

【臺灣服飾誌】清領後期臺灣閩籍女性穿什麼?

清領後期的女裝繡飾,不同於清中葉的緄邊寬大繁複,逐漸轉為融合了一些具有象徵的圖騰,可以說是在東方的精細中融合了西式的簡潔,在一些藏品上,甚至還可以看到蕾絲的運用。那麼當時臺灣的閩籍女性穿什麼呢?

【瓶說書】#7 功勞只有你記得,老闆謝過就忘了!

你躲起來哭,那叫低潮,你奮力一撲,就變成「機會」。 人生路上死不了人的,都是擦傷。

【故宮文物月刊】爵與雀─從本院新入藏西周斗形爵談起

爵是古代祭祀儀式和獻酌賓客必備的酒器,也是貴族表彰身份的載體,因此在古代文獻中具有重要且鮮明的地位。國立故宮博物院今年承國際著名收藏家范季融先生慨贈西周晚期〈變形龍紋斗形爵〉,此器類相當稀有,且為院藏所無,因此別具意義。這種爵,盛酒的器身為斂口的扁橢圓杯形,下面接著一個鏤空圈足。器身一側為寬短曲柄,飾鏤空雙首龍紋。另一側為帶有獸首裝飾的半環形。這種爵因其形態特徵像斗又像勺,現在學術界多將這種爵稱為斗形爵。與三足爵相比,斗形爵無三足及流口,又有三足爵所沒有的扁平長柄,兩者在持拿及用法上應該完全不同,更與現在認知三足爵為溫酒器的功能有別。

【故宮文物月刊】「士拿乎—清宮鼻煙壺的時尚風潮」特展介紹

鼻煙(snuff)源自西方,早期翻譯成「士拿乎」,在康熙皇帝時業已傳入,將發酵煙葉細末調香而成,服用時將粉末直接吸入鼻中,有通嚏輕揚之效。將鼻煙翻譯為「士拿乎」或可反映當時鼻煙稀少而珍貴,僅於宮廷與王公貴族間,屬於士大夫以上階層流通。清代宮廷將其改成小口、廣腹帶匙蓋的鼻煙壺,成為當時的時尚風潮。將展覽分成三個單元:「新」說明當時工藝之創新、「藝」了解各種技法在鼻煙壺上運用、「境」體會清代人如何使用鼻煙壺之情境。看到清代工藝之縮影與微型藝術之經典。

【臺灣服飾誌】清領後期臺灣農民怎麼穿?

如所有年代的勞動人民,服裝都是方便不妨礙工作為主,那麼清末的臺灣農民穿什麼呢?

【OB書評】但唐謨/一場文化的乾坤大挪移:評《指匠情挑》

英國作家莎拉.華特絲(Sarah Waters)是當今少數發掘女同志主題的文學作者。《維多利亞三部曲》中,她以通俗小說的趣味,帶領讀者進入19世紀的英國各種光怪陸離的角落,呈現一分從歷史細節、記憶想像中建築出來的女同志形象,以及她們以溫柔陽剛兼容並蓄的「惡女力」,從困境突圍而出的過程。此三部曲都曾改編成電視或電影,文字的力量與影像的體現各有其魅力。韓國導演朴贊郁曾經把其中的《指匠情挑》改編成電影《下女的誘惑》(2016),把華特絲的文字打造成一場東西歷史、性別文化的乾坤大挪移。

【瓶說書】#6 給我一個中年婦女,我可以撬起整個地球!

從月下花前的「玫瑰少女」到結婚生子後的爺性迸發,每一個中年婦女,莫不是經歷了自己都難以置信的成長,變成「鋼鐵戰士」。我們中年婦女,還有什麼事沒看透?就來說點倒楣事,讓你們開心開心......

【臺灣服飾誌】清領後期客家女性穿什麼?(南部客家)

客家服裝大致可分為「北部客家」與「南部客家」。北部客家多在桃竹苗一帶,而南部客家則是分布在高屏六堆地區,那麼清朝時臺灣的南部客家女性穿什麼呢?

【書.人生】羅士庭/複製或刪除,沒有灰色地帶

總有那麼一本或數本書,一位或多位文人作家,曾在我們的閱讀行旅中,留下難以遺忘的足跡。「書.人生」專欄邀請各界方家隨筆描摹,記述一段未曾與外人道的書與人的故事。期以閱讀的饗宴,勾動讀者的共鳴。

流傳華文圈《格理弗遊記》竟藏翻譯瑕疵?專訪翻譯學家單德興

如果認為「只要精通兩種語言,即可勝任翻譯的工作」,那就誤會大了!例如,曾被譯得面目全非的《格理弗遊記》(Gulliver's Travels),在在突顯了翻譯的重要性。中研院歐美研究所的特聘研究員單德興認為,若要讓大眾得以接觸美好的外文作品,也讓原文作者的才識為人欣賞,翻譯時便不能忽略深藏其中的「文化脈絡」。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