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土博出頭天1】「缺野心只想低標畢業」他點出土博找不到教職原因

大同經營權之爭 經濟部明日擬駁回變更登記申請

妝點臺灣老屋記憶 鐵工師邱宏鎰:「有鐵窗花,才有家的感覺!」

老屋常見的鐵窗花,是許多臺灣人的共同記憶。照片中的山形窗花,便是邱宏鎰搜集而來的藏品之一。(圖/文化銀行 提供、陳姿樺攝)
老屋常見的鐵窗花,是許多臺灣人的共同記憶。照片中的山形窗花,便是邱宏鎰搜集而來的藏品之一。(圖/文化銀行 提供、陳姿樺攝)

窗,是連接每一戶人家與外頭世界的地方。你曾經佇足凝視過街上房屋的窗嗎?

今日走在臺灣的街頭巷尾,仔細觀察路上家屋的每一扇窗,多半會看到的是不鏽鋼鐵窗,或直或橫的生硬直柱。但你或許也對那些偶然瞥見的老屋有所印象,各有風格、各自燦爛的鐵窗花,就是它們的正字標記。

時間拉回1920年代,鐵窗花開始隨著西洋現代建築來到這座島嶼,開始在家家戶戶綻放。由於早期房屋的防盜需求,鐵窗開始在臺盛行,而以黑鐵為材料的鐵窗,其軟質地和可塑性更讓鐵工師傅得以彎折、鍛造,把屋主的想像與願望做成一扇扇的鐵窗花,讓每一戶人家都能擁有屬於自己的圖騰意象。

老屋常見的鐵窗花,是許多臺灣人的共同記憶。照片中的山形窗花,便是邱宏鎰搜集而來的藏品之一。(圖/文化銀行 提供、陳姿樺攝)
老屋常見的鐵窗花,是許多臺灣人的共同記憶。照片中的山形窗花,便是邱宏鎰搜集而來的藏品之一。(圖/文化銀行 提供、陳姿樺攝)
 

客人請坐! 歡迎來到請作鐵木工坊

置身在六堵科技園區裡頭,一幢幢的工廠林立,我們被包覆在工作的氛圍與機械運作的聲響中,連神經也不自覺跟著開始緊繃;越過轉角,隱身在偌大園區裡的請作鐵木工坊,是這座冰冷的科技城堡裡唯一散發溫度的角落。

提供傢俱設計與室內裝潢等服務的請作鐵木工坊,名字據說源自於老闆喜愛的港片《與龍共舞》當中的經典橋段:「這是『義大利』名師Sit Down Please 設計的!」除了致敬電影,「請作」也諧音「請坐」,如同採訪這天一到,老闆便熱情招呼「坐呀!」,彷彿可以想像每個來到這裡的客人都是如此被溫暖對待著。

各種風格與形式的傢俱擺飾散落在工坊裡,時光在這裡靜靜地展延開來,藉由鐵工師傅和木工師傅的巧手與技藝,鐵和木不再是生硬的材質,反而是在客人的需求之下,有了千百種的可能與想像。而在這裡的小小一隅,鐵工師傅邱宏鎰也正在將某個期待具體實現中。 

耗時耗力 從一根鐵條到一扇鐵窗花

要在工坊裡找到邱宏鎰的工作區域並不困難,看到那個懸掛著鐵窗花的地方就沒錯了。身為請作鐵木工坊的鐵工師傅,除了一般的鐵製傢俱外,凡有鐵窗花的訂單皆是由邱宏鎰一手包辦。桌上的材料和工具一字排開十分壯觀,讓人不免期待見證一扇鐵窗花的誕生。

鐵窗花的設計十分客製化,通常是依照客人提供想法圖案,或者也可交由工坊構圖打版。問及過去有沒有覺得什麼圖案做起來特別困難,邱宏鎰回答:「其實有圖我們大概都做得出來。」簡單的一句回答,也讓人看見他的自信。

有了圖案接著必須裁切出適當的鐵條大小,進而按照圖案彎曲、凹折。邱宏鎰提到,大部分的鐵窗花皆是以S型為基礎延伸,再以不同的拼接方式創造出不同的圖騰和意象。說著說著他便開始一個一個折了起來,每一隻鐵條都是親手凹折,即使弧度或彎曲有些微不同,卻也突顯了手做才有的溫度。

每一扇鐵窗花都始於一根根由師傅手工凹折的鐵條。(圖/文化銀行 提供、陳姿樺攝)
每一扇鐵窗花都始於一根根由師傅手工凹折的鐵條。(圖/文化銀行 提供、陳姿樺攝)

邱宏鎰示範另一種凹折方式,讓鐵條呈現不同彎曲樣式。(圖/文化銀行 提供、陳姿樺攝)
邱宏鎰示範另一種凹折方式,讓鐵條呈現不同彎曲樣式。(圖/文化銀行 提供、陳姿樺攝)

將鐵條凹折完畢後,須要拼裝組合並在連接點焊接。(圖/文化銀行 提供、陳姿樺攝)
將鐵條凹折完畢後,須要拼裝組合並在連接點焊接。(圖/文化銀行 提供、陳姿樺攝)
 

組裝完成的鐵窗花終於可以來到最後一個步驟,依據客人的需求漆上不同的油漆。轉移到工坊的另一頭,邱宏鎰仔細噴著作品。除了一般的油漆之外,他也談到其實有不少客人為了復古感,也會想要做仿舊處理,免去時間的等待,用泡鹽水的方式製造鏽蝕效果。待一切完成之後,鐵窗花就能夠送到客人的家中或是店裡,成為望向窗外最美麗的風景。

組裝完成後,邱宏鎰仔細地為作品上漆。(圖/文化銀行 提供、陳姿樺攝)
組裝完成後,邱宏鎰仔細地為作品上漆。(圖/文化銀行 提供、陳姿樺攝)

除了一般油漆,現在也有不少人喜歡仿舊的鏽蝕效果。(圖/文化銀行 提供、陳姿樺攝)
除了一般油漆,現在也有不少人喜歡仿舊的鏽蝕效果。(圖/文化銀行 提供、陳姿樺攝)

「家」的感覺 邱宏鎰與鐵窗花的獨家記憶

談起對鐵窗花的印象,邱宏鎰說:「看到朋友住大樓(公寓)外面都會有鐵窗花,感覺會羨慕,會覺得那種才是家的感覺。」老公寓的鐵窗花是他對家的想像,也或許是因為這樣的緣分,在各個行業打滾過一輪後,最終還是選擇了鐵工師傅這個身份。

「桃園機場二航廈的所有欄杆都是我做的。」邱宏鎰語帶自信的說著,在來到請作鐵木工坊以前,邱宏鎰原先是專門做營造廠或工地的鐵工師傅,「但那種東西就是沒什麼變化性,唯一的變化就是每個工地會在不同的地方,這裡能接觸的人更多。」後來因為客人的需求而開始學做起鐵窗花,客製化的作品,每個圖案往往都具有客人的故事,窗花不只連接了客人與記憶,更連接了邱宏鎰與他們的故事。

眼神是騙不了人的,雖然實際接觸鐵窗花工藝不過幾年時間,但當邱宏鎰拿起手機分享儲存在裡頭的鐵窗花照片,談起他在泰國街頭看到印象深刻的鐵窗花街景,眼神裡的光總是那麼耀眼。  

停駐的歲月 願記載故事的鐵窗花永恆綻放

一直到二、三十年前,時序的推移之間,不易生鏽的不鏽鋼漸漸取代了黑鐵製成的鐵窗花,追求速度與效率的節奏也淘汰掉這些複雜的圖騰花樣。「你不覺得那種白鐵窗看起來很冰冷沒有溫度嗎?」邱宏鎰這樣問著,像是叩問著這個時代,卻沒人給得了答案。 鐵窗花的存在,像是見證了時代的更迭,承載了居民的共同記憶。下次走在臺灣街頭,也許你可以更留意身旁的尋常人家,駐足凝望,也許你會看見時間在這塊土地、在每戶人家流淌的美麗。


本文為文化銀行授權刊登於聯合新聞網「閱讀」頻道。原文為「鐵窗開出一朵花 彎著生活的模樣——專訪鐵工師傅邱宏鎰」,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老屋

相關新聞

「鏢局」俠客如何行走江湖?朝廷文書一解身世之謎

「武林至尊,寶刀屠龍,號令天下,莫敢不從!」屠龍刀為《倚天屠龍記》揭開序幕,隨寶刀一同出場的「龍門鏢局」,也就此捲入江湖腥風血雨,帶出高潮迭起的劇情。然而考據歷史,「鏢局」現身在金庸此劇裡,其實存在著意想不到的歷史疑義。「研之有物」專訪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陳熙遠研究員,透過明清檔案文書,帶你一同揭開歷史上鏢局俠客的身世之謎。

國家級女神──媽祖,如何成為臺灣最強天后?

「三月瘋媽祖」是臺灣獨有的宗教文化。媽祖信仰跨過黑水溝,在臺灣落地生根後,發展出本土在地特色,包括進香遶境、湄洲謁祖、Q 版公仔、媽祖神像,連「媽祖」這個稱號都十足臺灣味!天上聖母如何成為臺灣守護神?媽祖信仰又是怎麼長出在地本土味?研之有物專訪中研院民族學研究所張珣研究員,帶你一同來了解。

防疫比你想的還老派?回顧疾病史研究的歷史省思

「一覺醒來,整個世界都不一樣了。」新冠肺炎讓全球史無前例停工封城,在我們明確意識之前,疾病已經成為全球化的一環。但回顧醫學史,這並不是人類第一場瘟疫大戰,疾病不時大舉來襲,統一各洲;人類也不斷尋找各種抗疫手法,延續至今。「研之有物」專訪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李尚仁研究員,梳理歷史切片中人類面對瘟疫的變與不變,提供當前的我們歷史縱深的省思。

【臺灣服飾誌】明鄭時期的水軍穿什麼?

在面對反清復明時,與清朝抗衡的武裝,除了南明遺民的勢力外,還有鄭芝龍遺留下來的私人武力。由於當年的鄭家水軍圖像難以找到,因此參考了明朝時期水軍的出土塑像,介紹一些水軍的配件與其裝束。

妝點臺灣老屋記憶 鐵工師邱宏鎰:「有鐵窗花,才有家的感覺!」

時間拉回1920年代,鐵窗花開始隨著西洋現代建築來到這座島嶼,開始在家家戶戶綻放。由於早期房屋的防盜需求,鐵窗開始在臺盛行,而以黑鐵為材料的鐵窗,其軟質地和可塑性更讓鐵工師傅得以彎折、鍛造,把屋主的想像與願望做成一扇扇的鐵窗花,讓每一戶人家都能擁有屬於自己的圖騰意象。

【臺灣服飾誌】清領前期的糖廠工人穿什麼?

這張人物形象出自清初年間〈番社采風圖──糖廍〉,雖然這卷番社采風圖大多是描述當年帶平埔族群的生活現狀,但此張「糖廍」卻是其中描述漢人生活的樣貌。那麼當時的漢人工人穿些什麼呢?

獄中習禁忌,跨語為文學:楊逵《新生筆記簿》

在他的獄中筆記「新生筆記簿」當中,我們看見著名的文學家與社會運動者楊逵在政局轉換之際,如何承受另一個威權的壓抑,並重新適應新的政治規則,以暸解自己在各種言喻限制下,要如何從事可能的抵抗。

誰說漂亮無用?美麗大使拚外交,臺海兩岸選美擂臺不能輸!

你知道外交雪崩潮嗎?1970年代,中華民國業力引爆,斷交狂潮襲來,邦交國數量失速下墜,兩岸在國際間「愛我還是他」的「中國」代表權之爭漸漸分出強弱態勢。

熱帶神經衰弱、南洋呆?日治時期在臺日人負面標籤的成因與時代意義

日治時期,「熱帶神經衰弱」於在臺日人之間流行,影響範圍小從個人生產力,大到南進政策的廢存。藉由研究「熱帶神經衰弱」理論上的演變,中研院史語所的巫毓荃助研究員發覺,這不只是單純的生心理疾病,更牽涉在臺日人如何於臺灣殖民社會中,面對殖民地生活、政治與文化的難題及尋找身分認同。

無心插柳卻結「美」果!奪下世界第一的「中國小姐」

連方瑀、歸亞蕾、王滿嬌,這三個女人有什麼共同點?同一年出生?不是。同一所學校畢業?也不是。答案是她們都曾參選「中國小姐」。

【臺灣服飾誌】清領前期的「通事」穿什麼?

「通事」是一個清朝臺灣的官職,通常是漢人所任,職位並不高,但卻是作為官府與平埔族部落的溝通渠道,負責傳達政令。那麼當時的「通事」穿些什麼呢?

站在世紀末的轉捩點:臺灣漫畫1980-1990

回顧戰後臺灣漫畫的發展,如同臺灣的民主之路,就是一連串不斷被壓制到邊緣,然後又從努力從邊緣蓄勢反撲,屢戰屢敗,屢敗屢戰的輪迴。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